首页 > 言情 >

夫君是太监:二嫁皇妃

夫君是太监:二嫁皇妃小说

夫君是太监:二嫁皇妃

  • 作者:霜河白晓
  • 分类:言情
  • 来源:红薯网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我骗你时,用的都是真心
开始阅读
简介
夫君是太监:二嫁皇妃图1
夫君是太监:二嫁皇妃图2

古代言情小说《不如我们重头再来》的主角是穆沉渊和扶疏,是作者霜河白晓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扶疏本是相府的嫡女,却因一场抄家流落乐坊,穆沉渊给了扶疏万千的宠爱,却把她送到了太监手上,扶疏却不知穆沉渊便是当朝的帝王,那位所谓的太监就是穆沉渊。

精彩节选:

大鄢摇光元年三月初五。

柳氏全族被押往西北蛮荒之地,地牢与城门之间聚满了围观的百姓,要不是有士兵拦着,恐怕一个个都要挤到犯人队伍中去。

“相爷是冤枉的……我们冤枉啊……”蓬头垢面的柳氏族人声声哀求,可却没人理会。

柳余年怀中抱着一块漆黑的牌位踉踉跄跄朝前走着,不过入狱几日,他整个人迅速衰老,四十几的年岁,看上去像是五六十的老人,双眼浑浊,两鬓发白,衣衫褴褛……哪还有昔日指点江山的风采。

“想不到前不久才斩了个王韬,现在就轮到了柳相……”

不远处熙攘的人群里,已掩去自己本来面目的扶疏静静立在人群,身边不停的有喋喋不休的议论声传入耳中,她要拼命克制才能控制住自己不一拳挥出去,父亲为大鄢殚精竭虑这么多年,这些人又怎会知道。

眼前渐渐有水雾弥漫,怕周遭的人看出不对,她用力眨了眨眼才将这股酸涩之意憋了回去,最后看了眼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柳余年一眼,低头转身离开。

本想回这几天的藏身之所去,却让她一眼看到陈展带着人急匆匆走过的身影,扶疏微微皱了下眉,下意识就跟了上去。

陈展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没发觉身后有人跟着,只是冷着一张脸,只知一路赶着。

扶疏一时心里千万个念头频转,也猜不到他如此匆忙是为了什么,等到发觉眼前跟着的人影一晃没了踪影时,她才被耳边几声娇笑惊醒了神。

“哟这位公子,第一次来啊……”耳边香风拂面,一时间她被一团团花枝招展的女子包围。

“小公子真是俊俏……”没防备间,脸颊已经叫人掐了一把,扶疏尴尬的想要挣脱,无奈敌不过这么多女人的围攻,被一路推搡着进了楼。

她惊慌间抬头,头顶如意楼三字映入眼帘,脑中一根弦啪嗒一声断了开来,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一路跟着陈展,竟然到了烨城最大的销金窝。

眼见陈展那身墨色锦袍在二楼廊柱边一闪就没了踪影,她心中急跳,猛地推开那包围而来的莺莺燕燕,匆匆追了过去。只是等到了二楼,哪还有陈展的身影,她暗暗咬了咬牙,一间一间跟着悄悄将门推开一丝缝隙。

她不明白陈展为什么会放过自己,更加不明白为何温婉优雅的母亲会成为陈国郡主撞死在地牢,只有弄清楚一切,她才能救柳家,才能让爹爹和梦如飘碧她们回来。

然而她几乎把二楼都找遍了,都没见着陈展的踪迹。正当她要放弃时,拐角处传来的声音让她脚步一滞。

迟疑间,那说话的两人已经经过了她身边。

“巧儿你别怕,那位公子点名要你,就是怕自己的身份泄露了,正好你也看不见,倒省了他麻烦。”

“方妈妈,我,我还是怕……听红莲方才说,是个脸色黑如锅底的,别是有什么不好的嗜好吧?”

搽脂抹粉的如意楼老鸨哪会放弃白花花的银子,当下就劝她,“红莲那丫头诳你呢,是个穿墨色锦袍的年轻公子,瞧着十分高贵呢……”

此刻前方区域已是不让男子进入,扶疏在听到那墨色锦袍四字后,双脚再也挪不动,她蹙了蹙眉,躲在角落将自己长发放下随手绑了个发带,装作是这销金窝的丫鬟,悄然跟了过去,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跟着两人七弯八拐的,最终到了一间十分隐秘的房间前,那老鸨又叮嘱了巧儿几句,就匆匆离开了,巧儿站在那门前,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既想进去,又有些惧怕。

扶疏下意识咬了下唇角,心中一动,从藏身的地方现身,冲她焦声道,“是巧儿姑娘吗?怎么还不进去?我家公子可是发了好大一通火……”

巧儿一愣,害怕的浑身都颤抖起来,“我,我……”

扶疏瞧了眼房间,眼中光华流转,凑近她低声道,“我家公子正发着脾气,姑娘快进去罢,说几声好的,他……”

巧儿一听,却是更怕了,“我,我待会再来……”她匆匆忙忙丢下这句,就扶着门框跌跌撞撞离开。

扶疏唇角略略一勾,抬手就推开了房门。

屋内燃着淡淡的檀香,一门之隔,倒是和外面歌舞笙箫的销金窝有着天壤之别。

身穿墨色锦袍的男人背手而立,微微仰头看着屏风上的字画。

扶疏心头有些讶异,才要开口叫他,那人已经听到了动静缓缓转身,却是个全然陌生的俊朗贵人,根本不是陈展。

穆沉渊拧眉看着已然呆滞的扶疏一眼,淡淡道,“过来,我在你前方十五步。”

这是把自己当成了盲女巧儿了?

扶疏心头瞬间闪过这个念头,在发现这人不是自己跟着的陈展后,她就动了要退的念头,只是这人淡淡扫来一眼,虽然是稀疏平常的话语,可那口气里是不容置疑的威严,那是融入骨血的强势,是上位者才有的气势。

心中暗暗叫苦,扶疏这个在逃的罪臣之女却不敢在这人面前逃之夭夭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只好暂时扮作那个盲女,尽量让双眼显得呆滞无神,微低头一步一步朝男人走去。

穆沉渊十分有耐心的等她靠近,在她即将来到面前时,还体贴的送上了自己的手,“手……”

扶疏循声伸出手,战战兢兢柔弱慌怕的模样似乎取悦了穆沉渊,他低低笑了声,声音放柔了几分,“听说巧姑娘眼虽盲,但一手雕刻之术出神入化,我……”

他说话间已经握住了扶疏的手,而扶疏在听到他的话时,脸色微变,心中大叫不好,眼盲的雕刻大师双手哪会像自己的手这样白皙细嫩,她下意识就想抽手逃跑。可她快穆沉渊更快,他紧紧捏住扶疏手腕,手上一拉一带,已将她狠狠压在屏风之上,修长五指紧紧箍住她的脖子,眼神狠戾冷漠,宛若杀神,哪还有先前清贵高雅的模样,“你不是巧儿,说,你是谁?”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