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撒旦强宠:魔鬼的温柔

撒旦强宠:魔鬼的温柔小说

撒旦强宠:魔鬼的温柔

  • 作者:段小蓝
  • 分类:言情
  • 来源:栀子欢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陆笠城,下辈子,你可愿从头来过。
开始阅读
简介
撒旦强宠:魔鬼的温柔图1
撒旦强宠:魔鬼的温柔图2

《撒旦强宠:魔鬼的温柔》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男女主是陆笠城姜初阳,主要讲述了:因为陆笠城的酒后驾驶,姜初阳与丈夫天人相隔,可肇事者却依然逍遥法外,为了给死去的丈夫报仇,姜初阳一步步接近陆笠城,可陆笠城却先她一步,断她前途、将她囚禁,逼得她走投无路,然后,笑看她的无妄挣扎,冷眼旁观她越陷越深。这场博弈中,并没有胜者,她和他,谁都无法全身而退。

精彩节选:

第二天早上我刚到公司,安凯琳就来找我。

我一见她,就浑身不舒服。

她开门见山说:“我知道你并不想见到我,若不是替陆总传达他的话,我也不会来这儿。”

我不自然地问:“什么事啊?”

“陆总让你过去一趟。”

“过去?去哪儿?”

安凯琳一耸肩:“当然是去他办公室。”

我看看手表:“一……一会儿吧,我现在……走不开。”

安凯琳给了我一张电梯卡:“用不着一会儿,你乘下一趟电梯吧。这是顶层办公室专用卡,和员工证件放在一起,别弄丢了。陆总希望你每次都能随叫随到,或者,你有什么事想找陆总,也可以随时上来。”

我接过:“哦,谢谢。”

安凯琳走后,我估摸着她差不多应该已经回到顶楼了,这才慢吞吞的进了电梯。

虽然和陆笠城同一间公司,但我根本不想找他、或者和他碰面,他竟主动找我,肯定又是为了叶子的事。我这心里忐忑不安,总觉得他就像一个定时炸弹,让我每时每刻都没有安全感。

站在陆笠城办公室门口,敲了门,里面浑厚的嗓音说了句:“进来吧。”

他见是我,一脸的不悦:“怎么这么慢?”

“哦,等电梯来着,电梯慢。”

他扔过来一份文件:“签了。”

我看了看:“这是什么?”

“上面写的很清楚,你自己不会看吗?”

我舔了舔嘴唇,趁他不注意,瞪他一眼,他冷不防抬头,我赶紧低眉顺眼地假装研读文件。

这是一份抚养合同,大意就是,在姜小叶满十八岁之前,我要一直在路安工作,并且不能结婚、不能怀孕,可以交男朋友,但必须征得陆笠城的同意,我若不能遵守,就算违约,不仅要赔付给陆笠城一百万元,还要交出姜小叶的抚养权,姜小叶仅有选择自己和谁居住的权利。也就是说,假如我违反合同了,就算姜小叶最后选了我,我还是失去了抚养权并且要赔给陆笠城一百万。

我皱眉:“这个……陆总,不太合理吧?”

他坐在老板椅上,悠哉地一摊手:“姜小姐,我把女儿让给你,已经是做了最大的让步,这份合同,我认为非常合理,作为父亲,我总得让女儿的成长有个保障吧?你将来若是再婚、有了你自己的孩子,我女儿肯定会受到委屈,这个毋庸置疑。如果这样的话,你还不如现在就交出抚养权,对你、对我、对姜小叶都好。哦,对。”他朝我微笑:“那她也不应该姓姜了,应该姓陆。”

我立刻说道:“我不会的!”

“你不会什么?是不会结婚?还是不会有孩子?姜小姐,你丈夫的死,我很遗憾,我也多次向你声明,车祸与我毫无关系,你还年轻,也不可能为了我的女儿单身一辈子。”他弯曲手指,在文件上敲了敲:“喏,上面写了,你可以交男朋友,用来填补你生活的空虚,只需征得我的同意,不过结婚生子,希望你不介意再多等十二年。”

我气得牙根直痒痒,虽然我早就打定主意不会再结婚,可这种事从陆笠城嘴里说出来,还是有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思。

我伸出手:“拿笔来!”

他把签字笔脱了笔帽放到我手上,我大笔一挥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我的签名,他起初是十分满意的表情,可仔细一瞧,面部表情就不对劲了,我当然心知肚明他的变脸是所为何事,我心里这个解气,堂堂的陆大总裁也有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时候!

陆笠城强忍着怒气,问:“这怎么回事?”

我装无辜:“什么怎么回事?”

“你的签名!”

“哦,陆总,以前不是职业需要嘛,我专门去学过硬笔书法。”

他冷笑:“专门学我的字体,是么?”

我假装吃惊:“陆总,我不明白,我这字有什么问题吗?怎么成了专门学你的字体了呢?”

陆笠城指着我:“很好,姜初阳,我看你也是不在乎姜小叶了。”

我赶紧说:“陆总,合同都签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陆笠城一扬手:“你出去吧。姜初阳,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和我耍心眼,最后吃亏的是你自己。”

我点头哈腰:“谢谢陆总,那我回去工作了。”

出了陆笠城的办公室,我给自己比划了一个大大的“YES”,胸腔顿时畅快无比。

陆笠城,我虽然不会耍心眼,但是我可以用自己的笨方法慢慢、慢慢的治你,我对何亮的车祸,已经放下了,可你让我坐了一年半的冤狱,这事我绝对不会原谅!

在监狱的时候,我每天要花四个小时练习书法,练的就是陆笠城写字。

《嵩宁日报》上刊登过他为一家新开张的购物中心写的贺词,那商场老板是他的合作伙伴,自然是要长篇大论的,优美华丽的辞藻充斥着全篇,洋洋洒洒占了整整一个版面,右下角是他龙飞凤舞的签名,整个篇幅不是打印字,而是手写体。陆笠城是少有的、我见过的写字特别好看的人,听说,他年少时师从嵩宁著名的书法艺术家,也曾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现在更是有不少巴结他的,主动上门求字。我把那一整版剪下来,一并贴在本子上,琢磨他写字的间架结构和下笔风格。

我写字没有笔法,只能算得上工整,也没系统的练过,自从学了陆笠城写字,我好像一头扎进去了,每天写到废寝忘食。就是现在,我仍坚持每日一篇小楷。

所以,我的字和陆笠城的字,没有十分像也有八九分的相似了。

下了班,我接上姜小叶去逛超市,特意买了好多排骨,晚上做了一大桌子的菜。

纪宴书又惊又喜,口水都快淌饭桌上了,她问我缘由,我笑而不答,当着姜小叶的面,我自然是不方便说,而且,要是被她知道我模仿陆笠城的字迹,还不定怎么教育我呢,她是保守主义,冒险的事,她当然不会做。

夜里,我又梦到了何亮,我把他痛打了一顿,之后哭得撕心裂肺。那个渣男,耗费了我四年的青春,我终于彻底摆脱他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