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咿呀我的爱

咿呀我的爱小说

咿呀我的爱

  • 作者:亦生爱
  • 分类:言情
  • 来源:365好书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暖萌文艺女与冷傲学神醋王的甜甜爱情故事
开始阅读
简介
咿呀我的爱图1
咿呀我的爱图2

《咿呀我的爱》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男女主是傅子珩毛幼晏,主要讲述了:傅子珩与毛幼晏同桌三年,早在两年前就被传关系不绯。傅子珩虽然第一次见毛幼晏,但其实已经喜欢她很久了,他在她哥哥那里见过她的照片,一直就想见见她,想了一年多,可能这就是喜欢吧,莫名其妙的喜欢,却又恋恋不忘。

精彩节选:

到了教室后,傅子珩就在门口等着毛幼晏去换练功服。因为毛幼晏说了,要让他陪着一起练习,至于毛时生,那就随便他回去还是留下来。

陶梦越和毛幼晏一起在试衣间的时候,就忍不住好奇,问起了毛幼晏。

“幼晏,你哥哥今天为什么要这么生气,因为你和傅子珩的吗?”

毛幼晏想起这个,自己也气呢,噘嘴不开心的说着,“我哥最近总是针对子珩哥,莫名其妙的,我不想理他。”

“那他针对也是有原因的吧,是傅子珩做了什么惹他不高兴,还是说……傅子珩对你做了什么,他才不高兴?”

陶梦越小心翼翼的打听着。

“梦越你怎么和我哥一样想法呢?子珩哥对我特别的好,没做任何我不高兴的事,你们怎么要这么想子珩哥呢?”

“没有没有……”陶梦越慌忙的道着歉,“只是时生哥一向对你很好,总是爽朗的样子,今天却眉头都皱在一起了。”

“不知道,他也该有自己的心事吧。”毛幼晏不以为意的说着,一点都不关心毛时生心里到底在别扭什么劲。

陶梦越轻轻点了点头,应着,“也是吧。那你现在和傅子珩在一起交往了吗?”

交往?毛幼晏突然定住好好想了想这个词,在她的世界里,似乎就没有出现这个词过。她只是一心喜欢着傅子珩,至于其他的交不交往,她一次都没想过。

陶梦越看着她的表情反应,就猜到是没有了。

而毛幼晏回过神来,抓住了陶梦越的手臂,快凑到她的脸前,睁着大眼十分认真的问起,“梦越,我是很喜欢子珩哥的,我们以后也会交往的,可是交往之前应该要做些什么呢?”

“恩——要先告白的吧。”陶梦越哪清楚这些事情,自己也没谈过恋爱,谈论起这种恋爱话题,不由的脸红起来。

“可是我都知道子珩哥喜欢我,他也知道我喜欢他了,但是我们现在并没有交往啊。”

“恩——”陶梦越又认真想了想,回着,“交往是要确立一个未来方向的,你们彼此坚定的要告诉对方,想要真正的在一起。”

“真正的在一起?”

陶梦越自知自己对爱情是个晚熟的人了,但没想到毛幼晏比她还要不懂,看她平时热情的喜欢这个同学,喜欢那个同学的,结果是个对感情对迟钝的人了。

于是她又解释着,“真正在一起,就是把他当做自己,一起生活,做很多亲密的事。”

亲密的事?毛幼晏心里又开始回想,告白的话他们说过很多了,接吻的话其实也差一点了,只是差那么一个机会把话说清楚吧?不过为什么子珩哥不找我说呢?还是说他在等着我去说?

“奥,我懂了,谢谢你啊,梦越。”

毛幼晏虽然很是肯定的说懂了,可陶梦越为什么很担心毛幼晏懂的事和她解释的不同呢?

算了,她和毛幼晏认识这么久了,也看不是很明白毛幼晏古怪的想法,这一时间也是看不清的,便作罢了。

可是毛幼晏坦坦荡荡的喜欢一个人,真的让她很是羡慕,便笑盈盈的又对着她讲。

“你真的很勇敢呢,我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毛幼晏听了没有自我得意起来,反而说着,“你不要像我,我哥说了,像你这样的女生男孩子才喜欢,他们不喜欢我这么吵闹不安分的人。不过,只要子珩哥喜欢我,其他人都和我没关系啦。”

“是……是吗?”陶梦越心跳突然加快了些,脸上的笑容又多了一丝。

毛时生说,像她这样的女生男生会喜欢,那是不是间接说,毛时生是喜欢她这个类型的?那她是有机会的了?

曾几年前,陶梦越因为毛幼晏的介绍,第一次见到了毛时生。她不是会一见钟情的人,后来见的次数多了,发现毛时生和妹妹一样都是那么乐观明朗的人,总是笑着,总是那么友善。

而她似乎注定的性格就是孤冷,不知道怎么离人群更近一些,不知道该和别人说些什么,要不是毛幼晏的主动热情,可能她十六年了,都不会有一个亲近的朋友。

毛时生身上阳光的气质慢慢的就吸引了陶梦越,可她没有勇气啊,每次只能偷着多看毛时生一眼,也只能在毛时生来舞蹈学校见毛幼晏的时候见上一面。

她们换好衣服出来,见到傅子珩和毛时生都很耐心的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等着。

毛时生都被嫌弃了,都还不走。陶梦越见他憋屈的又赖着不走的样,突然很想笑,是个有些傻乎乎没脾气的人呢。

“子珩哥,我每练一个小时是可以休息一会儿的,当然,你要是坐的不舒服了,可以出去走走的,今天周末,老师不巡逻的。”

毛幼晏生怕傅子珩会无聊没事做,坐不住椅子,又不想他这么早就回去了,就这样说着。

但傅子珩毫不介意这种事,“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你快进去吧。”

毛幼晏使劲的点了点头,异常的高兴,她本来上舞蹈课时就很认真,今天傅子珩在,更是使出了一千分的认真,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姿态都要做到完美。

教室玻璃橱窗外,傅子珩嘴角一直弯弯的看着她,毛时生也并肩和傅子珩站在一起,安静的看着变身后的妹妹,是个优雅淑女。

“傅子珩。”毛时生看着自己的妹妹优美的舞姿后,这心口的气不知为何自己就散去了,开始和傅子珩讲起了话。

“什么事?”傅子珩眼睛一眨都不眨的依旧看着教室里的毛幼晏,视线真是片刻也不忍离开她。

“我之前为什么没察觉你这么闷骚呢?”毛时生毫不客气的说着,却眼神里又是很平静的。

傅子珩听不太懂他的意思,问着,“闷骚?我?”

“对,就是你。之前的你把女生拒之千里之外,搞得别人还以为你和我有什么。结果现在呢,整天就盯着幼晏,面上看起来你好像还是那个冷傲的傅子珩,实际闷骚得不行,还失控的差点对幼晏做那种事。”

“你要是这么解释……我是没有反驳你的话的。”傅子珩听着也不生气,好像还理所当然一样。

“不过我的话还是要说在前面,别对幼晏打什么小算盘,你憋不住也得给我憋住。”

“你我同是男人,男人何必要为难男人?”傅子珩嘴角斜着往上一瞥,一时之间竟露出邪魅的表情。

“你!”

毛时生可真是没用,明明想好好挫挫傅子珩的锐气,结果又被反将了一军。

傅子珩得意的一笑,却没有再进一步,而是宽慰着毛时生来。

“你放心吧,什么事什么时候做,我清楚的很,我不会伤害晏儿的。”

毛时生终于听到傅子珩给句踏实的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拍了拍傅子珩一下肩膀,“那我继续勉强认你这个兄弟吧。”

教室里的毛幼晏丝毫没有关注外面的动向,认真的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一刻没有松懈。

傅子珩虽然没有接受过任何的形体的锻炼,但是看着毛幼晏把自己的关节摆来摆去,看着都觉得疼。他看着看着,从一开始的欣赏变得怜惜了。

这时毛时生又在旁边说起,“别看幼晏现在跳得很好,以前是受了不少的伤,现在身上也是有伤的,但她除了在上药的时候哭喊几次,就好像个没事人一样,总是笑嘻嘻的,像是个傻子一样。”

“傻人是有傻福的。”傅子珩本来很冷静,说完这句,自己被自己的话逗笑了。

“对吧,我就怀疑她脑子里是少了一根筋。”毛时生吐槽起自己的妹妹真是一点不含糊的。

满一小时后老师说休息,毛幼晏都秒变脸极度兴奋的冲出去,在傅子珩身边摇摇晃晃。

一说练习了,拔腿嗖的一下又跑回教室,不会迟到一秒钟。

到了午休时间,毛幼晏的力气终于是用了一些出去,人稍稍的焉了些,一直叫着要吃饭,要吃饭。

以往毛时生送毛幼晏到了学校后就先回去了,晚上再来接。所以以前毛幼晏都是和陶梦越一起在学校食堂吃的饭。

不过今日,大家都在,毛幼晏就坚决提议出去吃饭!要吃大餐!

但毛时生看妹妹看得劲,她这下午还得练习,吃什么大餐,只能米饭配中餐,八分饱,可以妥协的是找个好点的餐馆,吃点有营养的。

毛幼晏在那顿时间觉得毛时生就像一个老头子样,啰嗦又古板,还要养生。毛时生不乐意,转头祈求着傅子珩说说好话。

但傅子珩默许了毛时生,这就让毛幼晏无法再反驳她哥了,最后眼巴巴的望着陶梦越,把希望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陶梦越尴尬的一笑,也说着,简单点好,还得练舞。

美餐梦就这么破灭了,去餐馆的路上,毛幼晏拽着傅子珩的手臂,脚底不停的踢着地面石头,闷闷的生着气。

傅子珩见她再这样对着自己的脚发气,鞋子就该被踢破了,他便一只手扶上了毛幼晏的肩膀,紧紧的靠在自己身上,宠溺的看着她,“毕业了我天天带你吃好不?别生气了。”

其实傅子珩只需要安慰的说一句别生气了,毛幼晏立马就能高兴起来,听到以后可以天天吃,更是高兴的要飞了,一下子就乖顺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