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麻雀的狮子

麻雀的狮子小说

麻雀的狮子

  • 作者:锵锵
  • 分类:言情
  • 来源:暗夜文学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男神遇到女神经,什么骄傲冷静,统统溃不成军
开始阅读
简介
麻雀的狮子图1
麻雀的狮子图2

《麻雀的狮子》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男女主是江一诩李灿,主要讲述了:李灿八岁时捡到男神胚子江一诩,都说江一翎性格古怪,从小到大,对谁都客客气气,可谁都不被他放在眼里。偏偏李灿能降得住他,男神遇到女神经,什么骄傲冷静,统统溃不成军。他花光了整个青春,只为了等她踮起脚尖,吻上他的唇。

精彩节选:

闪闪和江一翎关系要好,却也不是从来没有过争吵。但平时,总归是有个人会先在争吵后默默伸出友谊的小手,另一个也顺坡下驴当做无事发生。偏偏这一场争吵有些不同寻常,虽然友谊依旧地久天长,但江一翎的话却少了很多。

过完了年,寒假接近尾声,闪闪厚着脸皮带着作业去江家补,美名其曰需要监督。但她明目张胆抢了江一翎的周记来看,这个家伙却也故作大度,不与她计较,更不跟她多说一句话。

太奇怪了,江一翎忽然变哑巴了?

闪闪对此百思不得其解,一直纳闷到了开学。

开学头一天晚上,闪闪的小灵通上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

——明天早上7点我在路口等你。

闪闪看着这没头没尾的短信,下意识开口要喊蔡红英。可声音还没出嗓子眼,又被她给摁了回去。

短信内容有点……暧昧啊?

她本以为是谁发错了,可心里又难免冒出各种浪漫的臆想。或许是有哪一个暗恋她的男生,企图明天早上7点在她家外路口跟她表白?但这个时间有点微妙啊?

因为家离学校比较远,她骑自行车可以多睡半个小时,但也必须六点五十就要出家门,否则要赶不上早自习。如今她心爱的自行车已经离她而去,明天她必须六点二十就出门才行。

七点钟在自家巷子外头的路口?她不要上学去了吗?

难道是她得罪了社会大哥,要被堵住挨打?

闪闪攥着小灵通瞪圆了眼,两条腿在被窝里蹬了两下,又觉着不对劲。她可是本分良民,从来没有的罪过哪路神仙。

所以说这条短信真的是别人发错给她的?

她决定无视,把小灵通往枕头底下一塞,闭上眼准备继续入睡。可片刻后,手机震动透过枕头再次传达到她耳朵里,闪闪安静了两秒,伸手又把小灵通掏了出来,人缩在被窝里看短信。

——没收到?

闪闪有点抓狂,她一个电话拨到江一翎手机上。

“喂?”江一翎声音有点闷。

等对方声音响起,闪闪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她的声音闷在被窝里,低低的似是耳语:“你睡觉啦?”

“没有。”江一翎声音依旧有些奇怪,但闪闪此刻没心思留意这个,带了点儿紧张地把刚才收到奇怪短信的事情告诉他。

“我好像得罪了谁,明天有人要在我家路口这儿堵我!”

江一翎顿了顿,声线古怪地发出一个字:“嗯?”

“我收到一条短信……”闪闪试图解释,声音却被江一翎打断。

“你白痴吗?短信我发的!”

闪闪张了张嘴,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手机和小灵通不是不能互发信息吗?不对,那个号码明明不是你的,你唬谁呢。”

江一翎短促地啧了一声,耐着性子解释:“我新买的小灵通,你记一下我的号码。”

“你买小灵通啦?哎你买这个干吗,你的手机那么高级!”闪闪松了口气,又高兴起来:“那咱们可以发短信了诶!小灵通发短信每条比手机便宜四分钱的!”

江一翎呼吸声传入闪闪耳里,搔弄得她耳根发痒。她握着手机在被窝侧过身,换了个耳朵听电话,继续兴致勃勃:“所以你明天早上来接我上学?”

“嗯,我爸让张叔叔送我们,你自行车不是丢了吗,明天开学,别迟到了。”

自两人寒假争吵后,江一翎很少跟闪闪说这么长的句子。闪闪正要兴致勃勃顺着江远达的司机张叔叔聊下去,却听江一翎紧接着说道:“就这个事情,没事我挂了。”

“你要睡觉了?”

“还没。”

“那再聊会儿,嘿嘿。”

“……发短信聊。”

“为什么啊!”

“懒得说话。挂了。”江一翎说罢,冷酷无情地挂断了电话。

闪闪把头露出被子,换了口大气,又愤愤缩回被窝里。若不是她知道男生不会来例假,她都要怀疑江一翎是生理期心情古怪了。

第二天一早,闪闪就把这个观点告诉了蔡红英。

“男生没有例假,但是有变声期!毛毛嗓子不舒服,不爱说话不是很正常的吗!”蔡红英手里飞快炸着油条,炸好的油条整齐码在晾油的筐子里,金黄喷香。

“变声期是什么?为什么会嗓子不舒服?”闪闪难得这个时候还没上学,挽了袖子帮着蔡红英收钱。

“就是长嗓子的,你忘了之前你俩吵了一架了?毛毛他妈说他第二天就哑了,嗓子里头肿成个核桃大。”

蔡红英和宋婉婷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女人。她们自小成长在不同的环境里,学历眼界皆是不同。原本该是没什么交集,却偏偏在几年前有了一场不浅的缘分。

如今,她们的孩子年纪相仿,关系要好不说,还是同班同学,于是两个女人便因此多出谈资,平时联系越发紧密。蔡红英是个在家卖早点的,宋婉婷原本还在机关单位里上上班,后来因为江远达下海做生意后,政策上不允许,于是她便也辞了职在家养花。

等到白天里,女人们便总要抽空打电话给彼此,光聊孩子也能聊上许久。

所以江一翎到了变声期这件事,蔡红英比闪闪早知道。只是算起来,毛毛也差不多是到了这个时候,蔡红英没当一回事,自然也没专门拿出来跟闪闪说。

但闪闪却觉着新奇,她七点在路口上了江家的车。

“张叔叔早,谢谢你早上接我,我妈让我给您带的早饭。”闪闪对司机笑得讨喜,把用塑料袋装着的鸡蛋灌饼,拿餐巾纸垫着,往前面递过去。

江远达的司机是公司给配的,在老板身边开车两三年,也是认识闪闪的。他一早出来替老板做私家的事情,自然是没吃早饭。这时候一闻见喷香的灌饼味,顿时笑容都真诚了许多。

“谢谢啊。”他接过灌饼,却没立刻吃,启动车子,须得先送两个孩子上学。

闪闪笑眯眯地把书包放在身侧,一扭头看见江一翎正盯着她看。

“干嘛?”

“我的呢?”江一翎拧起眉头。

“你没吃早饭?”闪闪觉着奇怪,他不是早上要吃面包牛奶的吗?

“没有。”

“啊,那我们到校门口买面包吧?最近不是乌米时节,我妈不做蒸饭的。”

“那我吃灌饼也行。”江一翎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格外拗。

“我妈说了,你变声期不能吃油炸的。”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