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与神

与神

与神

  • 作者:九蒲儿
  • 分类:玄幻
  • 来源:黑岩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名为混沌的神秘组织悄然出动
开始阅读
简介
与神ͼ0
与神ͼ1

现代都市玄幻小说《与神》的主角是夜雨逸,是作者九蒲儿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在现在这信息化的时代,在大家繁忙的背景之下,有两种神秘的力量在抗衡,为了持续和平,夜雨逸收到了一个秘密的任务。

精彩节选:

夜雨逸两眼一亮,压抑不住满心的欢喜往店里冲。佘蝶幽紧随其后,不紧不慢的介绍道:“这里是地府数一数二的武器贩卖商,在这里的武器都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能力和独一无二的灵魂,我们称之为——灵体。但同时,这里的武器也是价格不菲的。”

夜雨逸好奇地端详着陈列在玻璃柜中的武器:枪械,短刀,长剑,镰刀……乃至似孟婆装备的那种巨大机械。

很快,夜雨逸的目光便锁定在一对双枪上。这对双枪造型十分独特:似鸟翼般展翅欲飞的漆黑枪身,镶在枪管上的正羽点缀着点点银色,好似划破天际的一对流星。

“怎么?这位客人看上这把枪了?”一位身材高瘦的老爷爷快步走了过来,动作干净利索,薄镜片下那双细长的眼睛中透着坚定和自信。“嗯,您就是这家店的老板吗?”夜雨逸看着那位老爷爷说道。

只见那位老爷爷轻蔑一笑,正了正自己黑色西装的领子,说:“不错,我正是这家店的掌柜,鬼称九爷。”佘蝶幽走上前,撇了一眼柜中的双枪,咬了咬嘴唇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名称流火星翼,编号F0194,九爷,这对枪我就要下了。”佘蝶幽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卡递给九爷说道。

九爷有些诧异,却只是笑笑,从柜中拿出那对双枪给夜雨逸。

离开武器店,佘蝶幽带着夜雨逸来到了一栋颇有气势的中式房屋。“这是您在协助期间居住的地方,设备很齐全,如果有其他需要可随时告诉在附近巡查的罗刹或夜叉。”佘蝶幽拿出钥匙,不紧不慢的打开沉重的红木门说,“钥匙给您,如果没什么事,蝶儿就先行告退了。”

夜雨逸接过钥匙,见佘蝶幽走出几步连忙叫住道:“蝶儿!我需要齐全的实验器材,等一下血族领域那边应该会把那些东西送过来,到时候你安排人送过来吧,谢谢啦!”佘蝶幽连忙转身,恭敬地鞠了躬道:“是!”

佘蝶幽走后,夜雨逸转身进了屋里。“嗯——蛮不错的嘛!”夜雨逸伸了个懒腰道,“哎哟哎哟——哈——好累啊,先休息一会儿吧……”夜雨逸拖着疲惫的身体迈进寝室,把门掩上便倒头大睡。

“噗啊!咳咳咳!哎一古!”张艺灵从一堆实验器材里猛地钻出来,一双晶绿眼睛里满是嫌弃,“啊,为什么要我去地府这种地方啊!还要我带上这么多东西!咳咳咳……”“你就别叨叨了,赶紧吧!”凌星夜抱着一个大纸箱看着张艺灵挑了挑眉说道。“切,好啦好啦!”张艺灵摆了摆手,连忙站起来整理。

“这里就是了吧,地府。”张艺灵看着面前有些阴沉的城市。“哟吼,今天来的人可真多!”一个霸气的声音响起。凌星夜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是一个手持大剑的女子。“啧啧,一个个长得怎么那么俊呢!呀,我是罗刹,你们就是从血族领域来的吧。”罗刹撅了撅嘴,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罗刹……哥,你认识她吗?”凌星夜那双金黄的眼睛又望向旁边的张艺灵。张艺灵拍了拍手,瞥了罗刹一眼说:“认识什么呀认识,你以为我是谁啊,神通广大的吗?真是。”

罗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但手中的剑已经对准了张艺灵:“这位大叔,说话客气点。”“呀!你说谁是大叔!”张艺灵瞪了罗刹一眼。“咳咳,不幼稚吗你们?嗯?”凌星夜翻了个白眼,看了看两个人,不耐烦的说道。“切,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休息的地方。”罗刹不屑的看了张艺灵一眼然后放下了剑。

夜雨逸躺在床上,显然已经进入了梦乡。一个人推开了半掩的门,慢慢走到了床边。那人拿出一条项链,项链上的蛇像令人毛骨悚然,那对绿色的蛇眼更是寒气逼人。项链悬浮在空中,周围浮现出绿色的柔光连接着夜雨逸。

“哼,过了这么久,长大了不少呢。”

夜雨逸的眉头慢慢皱起来,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夜雨逸的额头上冒出来。

在梦境里,是漆黑的一片,时不时闪过几束红光。“啪!”是玻璃碎掉的声音。一块似碎片般的图腾浮现在面前,然后又回到一片漆黑。

而此时的夜雨逸头痛欲裂,感觉大脑中有一个人随时都要逃脱束缚。

圆盘回到那个人的手中,夜雨逸的眉头慢慢舒缓下来。

“再见,今天就到这里吧。”

“小白呀,要赶紧醒来啊。”孟婆坐在病床前,双手紧握着白无常的右手。“咚咚。”敲门声响起,医生走了进来,翻着手上的文件说:“多处微型骨折,看来是很激烈的战斗啊。因为还有符咒的伤害,灵体受到一定程度的损伤,不是很严重,调养几个月就可以重新回到岗位了。”孟婆听了检查报告之后深深呼出一口气,说:“谢谢医生,谢谢。”

“妹妹!妹妹!”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男子突然冲了进来,跪在病床旁神情紧张的看着床上的白无常。“安静一点,黑无常,这可是在医院。”孟婆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小白受了点伤,但不是很严重,休息几个月就好了。”听了孟婆这番话,黑无常才放松下来点了点头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过她到底去执行了什么任务,竟然会伤成这样?”孟婆看了看医生,医生也知趣的离开了。

“咳咳,阎王也没有和我透露太多,只是说去取回某件被偷的东西。”孟婆叹了口气说,“让我接应完血族领域那边的协助人就去接她回来。然后,就看见满地都是符纸,她从屋顶上掉了下来。”黑无常顿时严肃起来,眉宇间有些愤怒:“是谁派她一个人去的?”

“常言。”

“嘭!”阎王殿的门猛地被打开。

“常言!你给我出来!我今天就要找你算账!”黑无常大吼道。“啧,是哪个杂碎的声音打扰我?”常言停住了正在抚摸自己心爱花瓶的手,转头看向黑无常。“杂碎?你这个流氓!”黑无常顿时怒火冲天,手中幻化出一把纯黑的苗刀。黑无常迅速的冲到常言面前作势要杀了他。“啧,这是谁给你的勇气?”常言不屑的瞥了黑无常一眼,慢慢放下花瓶,细长的眼睛对着黑无常狠狠地一瞪,一条血红色的龙从地下冲出来,飞到常言的右边。

黑无常咬牙切齿的看着常言,苗刀却迟迟没有动静,他不敢,不敢杀死眼前这个人。“哼,你跟我作对没有好下场。怎么?还想杀了我吗?为什么这么冲动呢?”常言撇了撇嘴不屑地看着黑无常,“啊,是因为你的妹妹吗?我什么都没有干啊,让她受伤的不是我,是她去追的那个人啊!”“那你让她自己一个人去的理由呢?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去啊!”黑无常愤怒的吼道,脖子上的青筋也鼓了起来。

“理由吗?理由就是没有理由。”常言嘲笑道。“你……”黑无常一拳重重地打在常言的脸上。常言有些震惊,他抹了抹嘴角的血然后扶正眼镜,无语地笑了笑走到一旁。“嗖!”一支银色长戟朝黑无常飞来。“铛!”黑无常眼疾手快的用苗刀把长戟打到一旁,长戟深深地刺进了木质地板里。一个人影突然闪现在黑无常面前,一拳打在黑无常的脸上,然后拔出那把长戟向黑无常刺去。“额。”黑无常极力想躲过,但还是被划伤了脸,鲜红的血珠从伤口流出滴在长袍上。

“行了杏儿。他应该尝到苦头了。”常言嘲笑几声,挥挥手让佘杏犹过来,“还不快滚?”黑无常恶狠狠地看着这两个人,气冲冲的走了。黑无常走后,佘杏犹瞪着她那双大大眼睛看着常言说:“要把他除掉吗?感觉他总有一天会杀了您。”“不用,留着他还有点用。”常言笑了笑,“像他这样冲动的单细胞生物,还是有点利用价值的。”

“诺,这就是你们休息的地方。一个人一间房。”罗刹把凌星夜和张艺灵带到了夜雨逸住的地方,“我就带你们到这里了,其它的自己解决。”说完,罗刹就走了。张艺灵瞥了罗刹离开的背影搞怪的扭了扭头,凌星夜看着他有些不解,他不知道这个哥哥为什么要生罗刹的气。

张艺灵和凌星夜把东西都搬进屋内,吵闹的声音把夜雨逸吵醒了。夜雨逸爬起来,推开门看到的是张艺灵。“哦莫!”显然张艺灵被吓了一跳。“哎哟,这哥。”夜雨逸也被吓了一跳,他拍拍胸口说,“那个,你们怎么过来了……”“我只是过来帮艺灵哥搬东西,等一下就回去了。”凌星夜边整理着边说道。“长老会让我过来的。还有,你的实验器材也带过来了。”张艺灵挠了挠头说。

“哦哦,谢谢。”夜雨逸点了点头说。张艺灵耸了耸肩,准备离开。“诶,等一下!”夜雨逸突然叫住张艺灵。“嗯?”张艺灵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夜雨逸的眼神又暗淡下来,摇了摇头说:“没事,你先去忙吧。”

夜雨逸看着张艺灵远去的身影慢慢低下头来。“唔。”小时候的回忆浮现在眼前。

“嘿嘿!小家伙,等我以后当了张氏的大长老,就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了!”幼年的张艺灵看着夜雨逸得意洋洋道。那时,夜雨逸并不受孩子们的待见,被殴打是常有的事,孩子们都称他为没有父母的怪物。但是张艺灵却站了出来,处处都保护着夜雨逸。

小时候的时光,真好。夜雨逸这么想。

此时的北京已是黄昏时分,在戏剧馆的顶楼站着一位男子,好似在欣赏眼前这番美景。

“哟,这么雅致?”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慢慢走过来看着面前这个背对着自己的人说道,他就是马面。

“……”

“走吧,找你有事呢。”

“又有什么事?这第五殿阎王最近这么悠闲?”

“啧,别废话,快点跟我走,别逼我动武。”

“好了,走走走,跟你走不就是了。真是急性子。”男子转过身微微一笑,顿时狂风大作,搅得天上的残阳火云混沌一片。

“啧,你这意思是要动武咯?”马面手中幻化出一把黑色长矛,迅速地向男子冲去。“哼……”男子轻笑,伸手抓住了矛柄。“啧。”马面有些惊讶。“咔……嚓!”清脆的一声,矛柄断成了几节掉落在地上。“不要那么鲁莽,开个玩笑而已,这就乖乖跟你回去。”男子轻抚着马面的脑袋说道。“下次请不要那么调皮了好吗?玉衣先生!”马面有些不满的看着玉衣说道,“这可是阎王大人给我赐给我的武器啊。”

“啊,我回去给你整一件更厉害的。你不是看中了武器铺的一把长剑了吗?”玉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走走走,快点回去吧。”

两人回到地府,玉衣来到阎王殿面前,推开门,看见的是常灵:“今天你值班啊,你哥呢?”“哦哦!是玉衣叔叔啊!”常灵正在玩弄毛笔的手突然停住,笑着道,“我哥在家里,你找他有事啊?”“去,什么玉衣叔叔!都给叫老了!你也年轻不到哪去!”玉衣有些生气的嘟了嘟嘴,说,“那我去找他了,值好你的班!不然,我向你哥告状。”

玉衣来到一间偌大的中式府院里,常言正在摆弄着他收集的奇珍异宝,黑色西裤显得他的腿更加修长,毕竟,这一米九几的身高不是盖的。“哼,你还知道回来啊,跑了几回了?嗯?每次我派人去找你,哪一次不是你溜了就是你溜了。”常言冷笑几声。“我又不是你笼子里的鸟。为什么我不能自己随便走走,你这话说的我跟你媳妇似的!”玉衣不满的反驳道,“你这次找我又有什么事?”

“找到了一个好东西。”常言放下手中的东西,慢慢走到玉衣面前弯下腰说。“什么啊?”玉衣笑了笑,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个丢失的上古神灵。怎么样?”常言眯着眼,紧紧地盯着玉衣。玉衣推开常言说:“有点意思,但我劝你最好别靠得那么近。我可不想动用武力来制服你这样的痞子。”

“要打你也打不过我。”常言戏谑道。

“切,谁赢倒是不知道,但是我一打起来,你这地府都要被我毁掉一半!”玉衣轻笑道。

相关资讯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