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总有刁妇想拉朕去种田

总有刁妇想拉朕去种田

总有刁妇想拉朕去种田

  • 作者:飞沙
  • 分类:穿越
  • 来源:魔情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穿越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
开始阅读
简介
总有刁妇想拉朕去种田ͼ0
总有刁妇想拉朕去种田ͼ1

古代穿越言情小说《总有刁妇想拉朕去种田》的主角是沈曼如白沐川,是作者飞沙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沈曼如怎么也没想到穿越这种事情也能让自己给碰上,还变成离开两个孩子的妈妈,丈夫回家,发现老公怎么变了?

精彩节选:

“这是疖子,也叫火疖子的,多半发生在夏天。因为夏天天气热,雨水多,比较潮湿,人容易出汗;我看你整天也不怎么运动,抵抗力有些差,身子虚弱容易长这个。”

沈曼如又看了看其他地方的,还好只有胳膊上的严重些,其他地方没有太多,而且都已经流脓了。

“家里有酒吗?回去可以用干净的棉布蘸酒轻轻的敷,然后再用温热的水敷,回去以后要把被子和衣服都用热水泡泡再洗干净,尽量不要去摸它。”

沈曼如只告诉她这些,如果有青霉素和消炎药效果会更好,可惜这里是没有的,她突然想到曾在一本中医书中看到的,问道:“你知道马齿苋吗?可以吃点那个,能减少疖子的发生,相对也能减轻病情。”

樱桃却摇了摇头:“我没听说过马齿苋。”

沈曼如看了看天色,对她说道:“你先回家用酒和热水敷敷,我去找找看附近山脚有没有。”

古代人对于植物的认识和种植,并没有那么深入,沈曼如想大概是有马齿苋这种植物,但是村民们并不认识,或者是叫法不同。

她再次出门,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她在山脚的一片菜园旁边,找到了几株马齿苋,有些枯黄,但还能看出样子。

她摘了一大片,用布裹着去了樱桃家,吩咐她分次吃一段时间,应该就会有很大的效果。

过了大概十多天,樱桃身上的囊肿全都消了,只剩一下红色的痕迹,虽然还没痊愈,但其他地方已经不再起了,也不痒了。

樱桃和老秀才傍晚来的时候,沈曼玉正和白沐川商量明天去集市买什么。

樱桃上来就拉着沈曼如感谢,说是自己难受了这么久,没想到沈曼如一支招就全好了,她非要给沈曼如行医费,沈曼玉也没推辞,接过来了。

两人走后,白沐川看她的眼神意味不明。

这眼神看的沈曼如浑身不舒服,每次两人对视,这男人气势太强,她总是会败下阵来,真是纳了闷了,她什么人没见过,怎么老是被白沐川给镇住。

“我竟不知道,娘子你还会看病,什么时候学的。”

沈曼如打哈哈的唬弄他:“这哪是病,不过是皮肤起了点东西,我恰好之前也长过,吃了一种植物的叶子就好了,就碰巧给她说了说,没想到真的好了。”

白沐川哪里看不出来她是在唬弄自己,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他甚至有些看不透,不知道这女人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白沐川很是好奇。

不过他不会追着剖根问底,反倒要看看这女人在瞒着些什么。

“原来如此,竟有这么多碰巧。”

沈曼如把樱桃拿来的碎银子塞到白沐川手里:“喏,这银子拿着,明天给亦禾和景容买些好吃的。”

翌日。

白沐川很早就起了床,带上银子去上镇上的集市了,他要添置一些家当,马上要入冬了,也要买几身厚衣服;他这十多天每日都上山,天还没入冬,还能捕到野兔野鸡什么的,卖了一笔不少的钱。

白沐川前脚刚走,沈曼如也悄悄跟着出了门,她想多采点马齿苋可以研制出治疗火疖子的药膏来,说不定是个好商机。

围绕着昨日发现马齿苋的地方,沈曼如方圆几里都看了个遍,摘了大半布包马齿苋,意外的又看到了一些野生枸杞,索性也摘了下来,回去可以泡茶喝,补身体嘛!

正当她满载而归,灰头土脸的抱着布包下山时,迎面过来一个人,扑通一声给她跪下来。

“沐川媳妇,以前都是我不对,婶子给你赔个不是了,你可要救救俺家豆豆!”

王大婶哭的鼻涕横流,豆豆是她的大孙子,今天早上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叫也叫不醒,嘴边还一直冒出白色的唾液,她吓的不清,但是村子里又没有大夫,还要跑到镇上去找,她眼看着孙子嘴里唾液越来越多,儿子去镇上请大夫还没回来,她直接跑来找沈曼如了。

她亲眼看到沈曼如那日救了人,现在很是后悔以前跟沈曼如过不去,还诅咒沈曼如医死人。

本来王大婶以为自己要被沈曼玉拒绝,毕竟沈曼如这人可是一点亏都不吃的人。

没想到沈曼如居然把她扶了起来,语气并没有厌恶和高高在上,她温声说道:“我们现在回去,你给我说说豆豆是个什么情况。”

“是这样的,豆豆昨晚上和几个小子去那边的树林里玩了,回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他一会来就说自己困,晚饭都没吃就睡了,我还以为他是玩的太累了,没想到今天早上我一看,脸都白了,怎么叫也叫不醒,嘴里还一直冒白色的泡……”

王大婶一路上嘴都不停,只怕沈曼如听不明白或者错过什么。

他们两家挨着,刚到王家门口,沈曼如看见亦禾和景容都在门口等着,她把布包递给白亦禾,让他们先回家等会儿,她看完病就回去。

这边她看到豆豆的第一眼就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中毒了,昨天晚上他都吃了什么东西?”沈曼如用帕子擦掉豆豆嘴边的唾液,开始催吐。

不过豆豆已经神志不清,她尝试着掐了人中,豆豆还有反应,呜咽的哼了一声。

沈曼玉放下心来:“幸好还有神志,去端如碗温水拿一双筷子,快去。”

王大婶的儿媳妇杏梅本来跪在床边哭的双眼朦胧,听见沈曼如命令式的语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出去端温水去了。

沈曼如又问道:“现在能找到皂荚吗?”

王大婶连连点头:“能,能,我这就去!”

杏梅端来温水,拿了双筷子递给沈曼如:“沐川媳妇,你真的能救豆豆吗?我可就这一个儿子,豆豆要是死了,我可活不了了……”

沈曼如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就变得格外严厉,最烦这个罗里吧嗦的话,直截了当的说道:“要想救你儿子就按照我说的做。”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