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小说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 作者:莫浅笑
  • 分类:穿越
  • 来源:魔情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穿越变成太子妃
开始阅读
简介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图1
太子今天归西了没图2

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太子今天归西了没》的主角是步晚晚帝云冥,是作者莫浅笑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步晚晚竟然穿越成了当朝的太子妃,但是这个太子是个爹娘不爱,还是一个瞎眼体弱,步晚晚每天一问:太子今天归西了没?

精彩节选:

此时早朝已下,帝云冥也不没去御书房,带着人直赴后宫。

“听说后宫的雪桅开了。”他歪在辇上,和宫里的大总管方公公说话。

方公公连忙说:“是,昨晚开的,比雪团儿还要白。”

“走,去瞧瞧。”帝云冥兴致勃勃。

“可是,太子您不去听政?”方公公犹豫着。

“有摄政王在,我北商万年屹立。”帝云冥淡然说了一句,让人抬着辇往御花园走。

方公公只好回去报信。

园子里果然一片白色,树枝却绿得让人心醉。这种植物太奇特了,步晚晚还从未见过。听人说雪桅极难成活,十年才会露牙,百年才会开花。这样一大片,得要多少年才长成?

“太子殿下,我扶您。”鱼霞娇滴滴地扶着帝云冥的手臂,二人往雪桅林中走去。

步晚晚走到最近的雪桅树边,踮起脚尖去闻枝头雪桅的香。

她不想和帝云冥那伙人走得太近,赏了一会雪桅,独自在人群后面慢慢吞吞地晃着,慢慢的,和那群人越离越远,他们穿过了水上小桥,往右一拐,便被遮天蔽日的雪桅林遮去了身影。

满园的雪白,只有她一人慢吞吞地走着,在雪地上踩出一长溜小巧的脚印。

雪又开始下了,先是细细的飘,后来越下越大。

步晚晚穿得并不厚实,尤其是鞋,不小心踩在了雪水坑里,浸透了,小脚丫冻得发麻。走了会儿,她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往哪边看,都是望不到尽头的雪桅树。

糟糕,皇宫一向规矩森严,若她被当成乱闯的丫头捉住,那可大事不妙了。

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一把温和的男声。

“舒昕,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步晚晚快速扭头,只见是七王爷帝凌旭,正手举着一把小伞,笑眯眯地打量她。步晚晚对帝凌旭没什么好感,昨天还在东宫和帝云冥一起寻欢作乐,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迷路了?”

帝凌旭往前走了一步,居然大胆地搂住了她的腰,低头在她的发间深嗅一口。

“放尊重点。”

步晚晚用力推开他,冷冷喝斥。

“尊重?哈哈,舒昕,本王知道,太子体弱,让你们独守香闺,心中苦闷,不如,本王今日让你好好乐乐?”

帝凌旭笑得更邪了,说到底,也就是不把帝云冥那瞎太子放在眼里,所以才这样嚣张。

帝云冥一直体弱多病,又爱玩乐,从不过问国事,其余的王爷蠢蠢欲动也不意外。

只是,这样侮辱女人,那就是罪该万死。

步晚晚眯眼一笑,冲他勾勾手指,那眼神媚得能出水,长长的睫像两把小羽扇,挠得帝凌旭心里发痒,立刻就俯下了头。

“我们……去假山那里。”步晚晚指前面。

帝凌旭眼睛一亮,低笑起来,“舒昕果然体贴懂事。”

步晚晚也笑了起来,快步往假山那里跑,还扭头冲他勾手指。

帝凌旭拔腿就追。

步晚晚的双瞳里杀机闪了闪,迅速隐去,佯装娇羞地指着假山洞里说:“我先进去脱衣裳,你看看四周有没有人,别让人看见了。”

帝凌旭哪会说不,立刻往四周张望起来。

步晚晚心里暗骂,等下让你死得难看。她猫腰钻进了假山洞里,在潮湿冰凉的小石洞里翻找,很快就凭着经验和她超强的嗅觉,找到了一只正在冬眠的蝎子。

“小舒昕,本王来了。”帝凌旭钻了进来,往她身边靠。

“真冷。”步晚晚凑过来,不露声色地拉扯着他的衣服。

帝凌旭哪里还忍得住,扳着她的脸就要吻。步晚晚一根手指拦住他,嘻嘻一笑,开始大力扒起了他的衣裳,然后手指一松,把蝎子给他丢了进去。

“七王爷,好好享受。”步晚晚嘻嘻笑着,转身就往跑。

这时候帝凌旭光着膀子,外衫被她给拿走了,刚要追她,只觉得大腿突然一阵剧痛,差点没让他痛晕过去,扯开亵裤一看,一只蝎子正在挥舞毒钳!

“这小贱婢!”

他心中大骇,怒骂一声,赶紧把蝎子弄出来,封住自己的穴道,快步往外追。

步晚晚抱着他的衣,在假山林中绕了几圈,一头撞进了一个滚烫强硬的怀抱,抬头一看,居然是夜沧澜。

“你怎么在这里乱跑?”夜沧澜看到她,长眉轻拧了一下。

步晚晚有些失神,夜沧澜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和景枫如出一辙。

“你拿的什么?”夜沧澜又看她手里的衣裳。

“没什么。”步晚晚手一抛,把王袍给丢了,勾着头往前走。

“回来。”夜沧澜低喝一声。

步晚晚扭头看他,小声问:“摄政王还有什么吩咐?又要把我送到太子面前去吗?”

夜沧澜的双瞳里微微闪过一抹光,沉声说:“那边不能去,是蕙贵妃的花园。”

“哦,谢了。”步晚晚转过身来,左右看看,又往东边走。

“那边也不能去,没路。”夜沧澜又说。

步晚晚没路走了,南边是高墙,往回走,可要撞上帝凌旭的!

“你又闯了什么祸?”夜沧澜走近她,凝望着她的小脸,低声问她。

“没,就捡了一件衣裳。”步晚晚抿抿唇角。

前方突然就闹腾了起来,夜沧澜深深地看了一眼步晚晚,大步往前走去。步晚晚想了会儿,跟在了他身后。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今天的夜沧澜应该不会把她交出去……

沿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往前踩,突然夜沧澜就转过了头,步晚晚抬起的脚停住,又缓缓地收了回去。

夜沧澜的眉拧得更紧了,沉声说:“跟我来。”

“哦。”步晚晚对景枫是服从惯了,那男人宠她,早上连牙膏都给她挤好,若她赖床,那男人一定会抱她起来,强迫她坐他膝上吃早餐。

就是那样一个男人,步晚晚思念到了骨子里,也不甘心到了骨子里。明明很爱,为何背弃?

夜沧澜突然就拉住了步晚晚的手,步晚晚的背僵直了一下,快速抬眼看他。夜沧澜扫了她一眼,抱她起来,飞快地跃上了假山林,悄然摸进了蕙妃的花园,就在终年不败的紫竹中穿行,很快就绕出了花园。

步晚晚悄悄看他的脸,忍不住地心跳加速。

若真的是景枫就好了!她宁可不计较他松手,让她沉入河底的事!女人在爱情面前,通常很傻,傻到把自己的一切都交付出去……步晚晚就是那种人,只要爱上了,那就是掏心掏肺的勇敢。

她也不后悔,人生在世,哪能不轰轰烈烈爱一场的呢?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