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 >

帝女心劫

帝女心劫小说

帝女心劫

  • 作者:柚安君夏
  • 分类:官场
  • 来源:落初文学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身为最受宠的郡主,身边却尽是阴谋诡计
开始阅读
简介
帝女心劫图1
帝女心劫图2
《帝女心劫》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权谋女强小说,主角是慕今安,主要讲述了:身为最受宠的郡主,慕今安没有感受到所谓的风光荣华,反倒身边尽是阴谋诡计,当以往的经历和身世之谜,在朝堂后宫的明争暗斗下真相逐一浮出水面,慕今安会怎么做?是放下一切江湖游走,还是倾尽全力谋夺属于自己的一片江山。

精彩节选:

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还是先将时间线理清为好。

这样想着,今安开口问道,“十皇子,你可知道安修仪是何时入宫,又是何时被策反?”

十皇子略一思量,对今安说道,“据我所知,安修仪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入的宫。当时宫内最有实力的只有寒昭仪,皇后,贤妃,三人。而她身为西凉细作,在宫内总要行事,可偏偏她又宠冠六宫,被许多双眼睛明里暗里关注着。直到某天不慎漏了马脚,被其中一方发现……”

随着十皇子的描述,今安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有关安修仪的所有经历。

“既如此……当时最可能发现她形迹可疑的,应该是皇后,贤妃,和寒昭仪三人之中的一个。”

“不错,贤妃当时有孕在身,基本无暇顾及其他,可以排除;寒昭仪……是北齐之人,如果是她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皇上以此避嫌。毕竟西凉和北齐关系紧张,刻意隐瞒西凉细作身份,对她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今安听十皇子所言,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么排除两人后,只有皇后,在建兴元年最有时间,精力和动机去关注和接近安修仪。并且在明确她的身份后,有实力去威胁她,将她收归为己用。”

十皇子微微挑眉,“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你可知道皇后究竟是凭何策反的安修仪?”

“……因为她掌握了安修仪的某个把柄,或者软肋?”今安想了想,说道。

十皇子面上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来,“不是软肋,却胜似软肋。”

“你可知道,爱情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盲目,以至于忘记自己的信仰?”他说道,面容上露出几许嘲讽神色。

“你的意思是,安修仪喜欢上了自己最不该喜欢之人,所以才会被皇后找到软肋?”今安恍然道。

十皇子却勾起唇角,“慕今安,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安修仪喜欢上的,不是父皇,而是皇后。”

今安往后撤了一步,皱眉看向十皇子道,“慕容君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安修仪是女子,女子和女子之间,哪来的喜欢爱慕?”

十皇子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神情,他略微歪了歪头,对今安说道:“慕今安,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有时候,女子和女子之间确实会产生情感。”

看今安面上越发露出质疑和不解,十皇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有成长在我的环境,自然想象不出、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正常人被终日禁锢在这四方宫墙里,她所承受的压力,和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安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可就算如此,她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不是吗?她们要争的是同一个人的宠爱,又怎会互相之间产生情感?”

十皇子一时也无法对两人的情感做出更好的解释,于是只好放弃了同她争辩。

“放下这一点不提,我们只需要知道,安修仪被皇后策反,并且在西凉和大雍之间两面周旋。”

今安撇了撇嘴,“好吧,那就先不管安修仪被策反的经过。好好分析一下由她导致的,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十皇子点了点头,“刚刚说到,安修仪既已被策反,接下来便是在建兴三年,提议修建了这处地宫。”

他说着,略微眯了眯眼眸,抬手示意今安看向两人的右前方,“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方向继续向前,会通到父皇的养心殿。而以养心殿为核心,还会连通另外数条通道。”

“……所以这地宫实质上,是一个横跨整个大雍宫的地下通道?”今安面上露出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不错。”十皇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这地宫实质上连通了宫内各个重要宫殿,以至于宫外和长安城门附近,都有此地下通道的出入口。”

今安沉默片刻,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幽暗通道,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当年打造这地下宫殿,父皇他们到底是何目的?这些通道,若是利用好便也罢了,倘若不甚被有心人利用,从外攻入大雍宫内部……这大好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

十皇子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父皇他断没有将卧榻之处拱手让人之理。所以我猜,他们一定对此地宫做了特殊的处理,比如这天青石壁,再比如,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陷阱。”

今安点了点头,“大雍能历久不衰,自然是会有些手段来保证安定的。可安修仪到底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父皇他怎会那般信任于她?”

十皇子眼眸中带着些许深意,“这我虽不知,可就目前来看,安修仪确实帮父皇将西凉在大雍境内潜伏数年之久的势力一扫而空。仅凭这一点,父皇应该已经肯定了安修仪的价值。”

今安不由想到西凉太子曾对自己说的,安修仪将他在大雍的势力全数清空,心下不由有些感叹。

安修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不仅周旋在大雍和西凉两国之间,还能保持着双面间谍的身份如此之久未被察觉。

而她如今落在了二皇子手中,二皇子利用她去要挟皇后……

脑海里的所有线索都在此刻串连成线,以前和她所有有关的经过,也都在这一刻,于今安眼前有了解答:“十皇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安修仪和皇后身上,只是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被二皇兄威胁着答应了什么?”

十皇子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二皇兄,已和西凉达成协议,趁这几天长安城换防频繁,皇城司人手不足,且诸位皇兄皆在外的时机动手,行大逆不道之事。”

今安有些诧异的看向十皇子,却发现他此时眼眸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而两人手中火折上的暖色光焰,和石壁隐隐散发出的微弱蓝色光芒混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他,今安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安。仿佛此刻眼前之人,转瞬间便会消失在原地;又好像即便他与自己站在一处,心中的所思所想,却永远都与自己南辕北辙。

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还是先将时间线理清为好。

这样想着,今安开口问道,“十皇子,你可知道安修仪是何时入宫,又是何时被策反?”

十皇子略一思量,对今安说道,“据我所知,安修仪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入的宫。当时宫内最有实力的只有寒昭仪,皇后,贤妃,三人。而她身为西凉细作,在宫内总要行事,可偏偏她又宠冠六宫,被许多双眼睛明里暗里关注着。直到某天不慎漏了马脚,被其中一方发现……”

随着十皇子的描述,今安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有关安修仪的所有经历。

“既如此……当时最可能发现她形迹可疑的,应该是皇后,贤妃,和寒昭仪三人之中的一个。”

“不错,贤妃当时有孕在身,基本无暇顾及其他,可以排除;寒昭仪……是北齐之人,如果是她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皇上以此避嫌。毕竟西凉和北齐关系紧张,刻意隐瞒西凉细作身份,对她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今安听十皇子所言,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么排除两人后,只有皇后,在建兴元年最有时间,精力和动机去关注和接近安修仪。并且在明确她的身份后,有实力去威胁她,将她收归为己用。”

十皇子微微挑眉,“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你可知道皇后究竟是凭何策反的安修仪?”

“……因为她掌握了安修仪的某个把柄,或者软肋?”今安想了想,说道。

十皇子面上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来,“不是软肋,却胜似软肋。”

“你可知道,爱情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盲目,以至于忘记自己的信仰?”他说道,面容上露出几许嘲讽神色。

“你的意思是,安修仪喜欢上了自己最不该喜欢之人,所以才会被皇后找到软肋?”今安恍然道。

十皇子却勾起唇角,“慕今安,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安修仪喜欢上的,不是父皇,而是皇后。”

今安往后撤了一步,皱眉看向十皇子道,“慕容君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安修仪是女子,女子和女子之间,哪来的喜欢爱慕?”

十皇子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神情,他略微歪了歪头,对今安说道:“慕今安,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有时候,女子和女子之间确实会产生情感。”

看今安面上越发露出质疑和不解,十皇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有成长在我的环境,自然想象不出、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正常人被终日禁锢在这四方宫墙里,她所承受的压力,和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安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可就算如此,她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不是吗?她们要争的是同一个人的宠爱,又怎会互相之间产生情感?”

十皇子一时也无法对两人的情感做出更好的解释,于是只好放弃了同她争辩。

“放下这一点不提,我们只需要知道,安修仪被皇后策反,并且在西凉和大雍之间两面周旋。”

今安撇了撇嘴,“好吧,那就先不管安修仪被策反的经过。好好分析一下由她导致的,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十皇子点了点头,“刚刚说到,安修仪既已被策反,接下来便是在建兴三年,提议修建了这处地宫。”

他说着,略微眯了眯眼眸,抬手示意今安看向两人的右前方,“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方向继续向前,会通到父皇的养心殿。而以养心殿为核心,还会连通另外数条通道。”

“……所以这地宫实质上,是一个横跨整个大雍宫的地下通道?”今安面上露出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不错。”十皇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这地宫实质上连通了宫内各个重要宫殿,以至于宫外和长安城门附近,都有此地下通道的出入口。”

今安沉默片刻,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幽暗通道,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当年打造这地下宫殿,父皇他们到底是何目的?这些通道,若是利用好便也罢了,倘若不甚被有心人利用,从外攻入大雍宫内部……这大好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

十皇子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父皇他断没有将卧榻之处拱手让人之理。所以我猜,他们一定对此地宫做了特殊的处理,比如这天青石壁,再比如,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陷阱。”

今安点了点头,“大雍能历久不衰,自然是会有些手段来保证安定的。可安修仪到底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父皇他怎会那般信任于她?”

十皇子眼眸中带着些许深意,“这我虽不知,可就目前来看,安修仪确实帮父皇将西凉在大雍境内潜伏数年之久的势力一扫而空。仅凭这一点,父皇应该已经肯定了安修仪的价值。”

今安不由想到西凉太子曾对自己说的,安修仪将他在大雍的势力全数清空,心下不由有些感叹。

安修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不仅周旋在大雍和西凉两国之间,还能保持着双面间谍的身份如此之久未被察觉。

而她如今落在了二皇子手中,二皇子利用她去要挟皇后……

脑海里的所有线索都在此刻串连成线,以前和她所有有关的经过,也都在这一刻,于今安眼前有了解答:“十皇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安修仪和皇后身上,只是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被二皇兄威胁着答应了什么?”

十皇子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二皇兄,已和西凉达成协议,趁这几天长安城换防频繁,皇城司人手不足,且诸位皇兄皆在外的时机动手,行大逆不道之事。”

今安有些诧异的看向十皇子,却发现他此时眼眸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而两人手中火折上的暖色光焰,和石壁隐隐散发出的微弱蓝色光芒混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他,今安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安。仿佛此刻眼前之人,转瞬间便会消失在原地;又好像即便他与自己站在一处,心中的所思所想,却永远都与自己南辕北辙。

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还是先将时间线理清为好。

这样想着,今安开口问道,“十皇子,你可知道安修仪是何时入宫,又是何时被策反?”

十皇子略一思量,对今安说道,“据我所知,安修仪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入的宫。当时宫内最有实力的只有寒昭仪,皇后,贤妃,三人。而她身为西凉细作,在宫内总要行事,可偏偏她又宠冠六宫,被许多双眼睛明里暗里关注着。直到某天不慎漏了马脚,被其中一方发现……”

随着十皇子的描述,今安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有关安修仪的所有经历。

“既如此……当时最可能发现她形迹可疑的,应该是皇后,贤妃,和寒昭仪三人之中的一个。”

“不错,贤妃当时有孕在身,基本无暇顾及其他,可以排除;寒昭仪……是北齐之人,如果是她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皇上以此避嫌。毕竟西凉和北齐关系紧张,刻意隐瞒西凉细作身份,对她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今安听十皇子所言,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么排除两人后,只有皇后,在建兴元年最有时间,精力和动机去关注和接近安修仪。并且在明确她的身份后,有实力去威胁她,将她收归为己用。”

十皇子微微挑眉,“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你可知道皇后究竟是凭何策反的安修仪?”

“……因为她掌握了安修仪的某个把柄,或者软肋?”今安想了想,说道。

十皇子面上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来,“不是软肋,却胜似软肋。”

“你可知道,爱情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盲目,以至于忘记自己的信仰?”他说道,面容上露出几许嘲讽神色。

“你的意思是,安修仪喜欢上了自己最不该喜欢之人,所以才会被皇后找到软肋?”今安恍然道。

十皇子却勾起唇角,“慕今安,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安修仪喜欢上的,不是父皇,而是皇后。”

今安往后撤了一步,皱眉看向十皇子道,“慕容君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安修仪是女子,女子和女子之间,哪来的喜欢爱慕?”

十皇子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神情,他略微歪了歪头,对今安说道:“慕今安,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有时候,女子和女子之间确实会产生情感。”

看今安面上越发露出质疑和不解,十皇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有成长在我的环境,自然想象不出、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正常人被终日禁锢在这四方宫墙里,她所承受的压力,和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安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可就算如此,她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不是吗?她们要争的是同一个人的宠爱,又怎会互相之间产生情感?”

十皇子一时也无法对两人的情感做出更好的解释,于是只好放弃了同她争辩。

“放下这一点不提,我们只需要知道,安修仪被皇后策反,并且在西凉和大雍之间两面周旋。”

今安撇了撇嘴,“好吧,那就先不管安修仪被策反的经过。好好分析一下由她导致的,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十皇子点了点头,“刚刚说到,安修仪既已被策反,接下来便是在建兴三年,提议修建了这处地宫。”

他说着,略微眯了眯眼眸,抬手示意今安看向两人的右前方,“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方向继续向前,会通到父皇的养心殿。而以养心殿为核心,还会连通另外数条通道。”

“……所以这地宫实质上,是一个横跨整个大雍宫的地下通道?”今安面上露出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不错。”十皇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这地宫实质上连通了宫内各个重要宫殿,以至于宫外和长安城门附近,都有此地下通道的出入口。”

今安沉默片刻,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幽暗通道,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当年打造这地下宫殿,父皇他们到底是何目的?这些通道,若是利用好便也罢了,倘若不甚被有心人利用,从外攻入大雍宫内部……这大好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

十皇子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父皇他断没有将卧榻之处拱手让人之理。所以我猜,他们一定对此地宫做了特殊的处理,比如这天青石壁,再比如,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陷阱。”

今安点了点头,“大雍能历久不衰,自然是会有些手段来保证安定的。可安修仪到底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父皇他怎会那般信任于她?”

十皇子眼眸中带着些许深意,“这我虽不知,可就目前来看,安修仪确实帮父皇将西凉在大雍境内潜伏数年之久的势力一扫而空。仅凭这一点,父皇应该已经肯定了安修仪的价值。”

今安不由想到西凉太子曾对自己说的,安修仪将他在大雍的势力全数清空,心下不由有些感叹。

安修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不仅周旋在大雍和西凉两国之间,还能保持着双面间谍的身份如此之久未被察觉。

而她如今落在了二皇子手中,二皇子利用她去要挟皇后……

脑海里的所有线索都在此刻串连成线,以前和她所有有关的经过,也都在这一刻,于今安眼前有了解答:“十皇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安修仪和皇后身上,只是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被二皇兄威胁着答应了什么?”

十皇子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二皇兄,已和西凉达成协议,趁这几天长安城换防频繁,皇城司人手不足,且诸位皇兄皆在外的时机动手,行大逆不道之事。”

今安有些诧异的看向十皇子,却发现他此时眼眸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而两人手中火折上的暖色光焰,和石壁隐隐散发出的微弱蓝色光芒混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他,今安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安。仿佛此刻眼前之人,转瞬间便会消失在原地;又好像即便他与自己站在一处,心中的所思所想,却永远都与自己南辕北辙。

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还是先将时间线理清为好。

这样想着,今安开口问道,“十皇子,你可知道安修仪是何时入宫,又是何时被策反?”

十皇子略一思量,对今安说道,“据我所知,安修仪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入的宫。当时宫内最有实力的只有寒昭仪,皇后,贤妃,三人。而她身为西凉细作,在宫内总要行事,可偏偏她又宠冠六宫,被许多双眼睛明里暗里关注着。直到某天不慎漏了马脚,被其中一方发现……”

随着十皇子的描述,今安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有关安修仪的所有经历。

“既如此……当时最可能发现她形迹可疑的,应该是皇后,贤妃,和寒昭仪三人之中的一个。”

“不错,贤妃当时有孕在身,基本无暇顾及其他,可以排除;寒昭仪……是北齐之人,如果是她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皇上以此避嫌。毕竟西凉和北齐关系紧张,刻意隐瞒西凉细作身份,对她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今安听十皇子所言,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么排除两人后,只有皇后,在建兴元年最有时间,精力和动机去关注和接近安修仪。并且在明确她的身份后,有实力去威胁她,将她收归为己用。”

十皇子微微挑眉,“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你可知道皇后究竟是凭何策反的安修仪?”

“……因为她掌握了安修仪的某个把柄,或者软肋?”今安想了想,说道。

十皇子面上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来,“不是软肋,却胜似软肋。”

“你可知道,爱情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盲目,以至于忘记自己的信仰?”他说道,面容上露出几许嘲讽神色。

“你的意思是,安修仪喜欢上了自己最不该喜欢之人,所以才会被皇后找到软肋?”今安恍然道。

十皇子却勾起唇角,“慕今安,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安修仪喜欢上的,不是父皇,而是皇后。”

今安往后撤了一步,皱眉看向十皇子道,“慕容君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安修仪是女子,女子和女子之间,哪来的喜欢爱慕?”

十皇子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神情,他略微歪了歪头,对今安说道:“慕今安,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有时候,女子和女子之间确实会产生情感。”

看今安面上越发露出质疑和不解,十皇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有成长在我的环境,自然想象不出、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正常人被终日禁锢在这四方宫墙里,她所承受的压力,和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安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可就算如此,她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不是吗?她们要争的是同一个人的宠爱,又怎会互相之间产生情感?”

十皇子一时也无法对两人的情感做出更好的解释,于是只好放弃了同她争辩。

“放下这一点不提,我们只需要知道,安修仪被皇后策反,并且在西凉和大雍之间两面周旋。”

今安撇了撇嘴,“好吧,那就先不管安修仪被策反的经过。好好分析一下由她导致的,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十皇子点了点头,“刚刚说到,安修仪既已被策反,接下来便是在建兴三年,提议修建了这处地宫。”

他说着,略微眯了眯眼眸,抬手示意今安看向两人的右前方,“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方向继续向前,会通到父皇的养心殿。而以养心殿为核心,还会连通另外数条通道。”

“……所以这地宫实质上,是一个横跨整个大雍宫的地下通道?”今安面上露出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不错。”十皇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这地宫实质上连通了宫内各个重要宫殿,以至于宫外和长安城门附近,都有此地下通道的出入口。”

今安沉默片刻,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幽暗通道,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当年打造这地下宫殿,父皇他们到底是何目的?这些通道,若是利用好便也罢了,倘若不甚被有心人利用,从外攻入大雍宫内部……这大好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

十皇子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父皇他断没有将卧榻之处拱手让人之理。所以我猜,他们一定对此地宫做了特殊的处理,比如这天青石壁,再比如,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陷阱。”

今安点了点头,“大雍能历久不衰,自然是会有些手段来保证安定的。可安修仪到底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父皇他怎会那般信任于她?”

十皇子眼眸中带着些许深意,“这我虽不知,可就目前来看,安修仪确实帮父皇将西凉在大雍境内潜伏数年之久的势力一扫而空。仅凭这一点,父皇应该已经肯定了安修仪的价值。”

今安不由想到西凉太子曾对自己说的,安修仪将他在大雍的势力全数清空,心下不由有些感叹。

安修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不仅周旋在大雍和西凉两国之间,还能保持着双面间谍的身份如此之久未被察觉。

而她如今落在了二皇子手中,二皇子利用她去要挟皇后……

脑海里的所有线索都在此刻串连成线,以前和她所有有关的经过,也都在这一刻,于今安眼前有了解答:“十皇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安修仪和皇后身上,只是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被二皇兄威胁着答应了什么?”

十皇子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二皇兄,已和西凉达成协议,趁这几天长安城换防频繁,皇城司人手不足,且诸位皇兄皆在外的时机动手,行大逆不道之事。”

今安有些诧异的看向十皇子,却发现他此时眼眸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而两人手中火折上的暖色光焰,和石壁隐隐散发出的微弱蓝色光芒混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他,今安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安。仿佛此刻眼前之人,转瞬间便会消失在原地;又好像即便他与自己站在一处,心中的所思所想,却永远都与自己南辕北辙。

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还是先将时间线理清为好。

这样想着,今安开口问道,“十皇子,你可知道安修仪是何时入宫,又是何时被策反?”

十皇子略一思量,对今安说道,“据我所知,安修仪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入的宫。当时宫内最有实力的只有寒昭仪,皇后,贤妃,三人。而她身为西凉细作,在宫内总要行事,可偏偏她又宠冠六宫,被许多双眼睛明里暗里关注着。直到某天不慎漏了马脚,被其中一方发现……”

随着十皇子的描述,今安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有关安修仪的所有经历。

“既如此……当时最可能发现她形迹可疑的,应该是皇后,贤妃,和寒昭仪三人之中的一个。”

“不错,贤妃当时有孕在身,基本无暇顾及其他,可以排除;寒昭仪……是北齐之人,如果是她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皇上以此避嫌。毕竟西凉和北齐关系紧张,刻意隐瞒西凉细作身份,对她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今安听十皇子所言,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么排除两人后,只有皇后,在建兴元年最有时间,精力和动机去关注和接近安修仪。并且在明确她的身份后,有实力去威胁她,将她收归为己用。”

十皇子微微挑眉,“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你可知道皇后究竟是凭何策反的安修仪?”

“……因为她掌握了安修仪的某个把柄,或者软肋?”今安想了想,说道。

十皇子面上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来,“不是软肋,却胜似软肋。”

“你可知道,爱情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盲目,以至于忘记自己的信仰?”他说道,面容上露出几许嘲讽神色。

“你的意思是,安修仪喜欢上了自己最不该喜欢之人,所以才会被皇后找到软肋?”今安恍然道。

十皇子却勾起唇角,“慕今安,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安修仪喜欢上的,不是父皇,而是皇后。”

今安往后撤了一步,皱眉看向十皇子道,“慕容君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安修仪是女子,女子和女子之间,哪来的喜欢爱慕?”

十皇子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神情,他略微歪了歪头,对今安说道:“慕今安,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有时候,女子和女子之间确实会产生情感。”

看今安面上越发露出质疑和不解,十皇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有成长在我的环境,自然想象不出、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正常人被终日禁锢在这四方宫墙里,她所承受的压力,和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安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可就算如此,她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不是吗?她们要争的是同一个人的宠爱,又怎会互相之间产生情感?”

十皇子一时也无法对两人的情感做出更好的解释,于是只好放弃了同她争辩。

“放下这一点不提,我们只需要知道,安修仪被皇后策反,并且在西凉和大雍之间两面周旋。”

今安撇了撇嘴,“好吧,那就先不管安修仪被策反的经过。好好分析一下由她导致的,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十皇子点了点头,“刚刚说到,安修仪既已被策反,接下来便是在建兴三年,提议修建了这处地宫。”

他说着,略微眯了眯眼眸,抬手示意今安看向两人的右前方,“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方向继续向前,会通到父皇的养心殿。而以养心殿为核心,还会连通另外数条通道。”

“……所以这地宫实质上,是一个横跨整个大雍宫的地下通道?”今安面上露出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不错。”十皇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这地宫实质上连通了宫内各个重要宫殿,以至于宫外和长安城门附近,都有此地下通道的出入口。”

今安沉默片刻,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幽暗通道,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当年打造这地下宫殿,父皇他们到底是何目的?这些通道,若是利用好便也罢了,倘若不甚被有心人利用,从外攻入大雍宫内部……这大好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

十皇子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父皇他断没有将卧榻之处拱手让人之理。所以我猜,他们一定对此地宫做了特殊的处理,比如这天青石壁,再比如,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陷阱。”

今安点了点头,“大雍能历久不衰,自然是会有些手段来保证安定的。可安修仪到底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父皇他怎会那般信任于她?”

十皇子眼眸中带着些许深意,“这我虽不知,可就目前来看,安修仪确实帮父皇将西凉在大雍境内潜伏数年之久的势力一扫而空。仅凭这一点,父皇应该已经肯定了安修仪的价值。”

今安不由想到西凉太子曾对自己说的,安修仪将他在大雍的势力全数清空,心下不由有些感叹。

安修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不仅周旋在大雍和西凉两国之间,还能保持着双面间谍的身份如此之久未被察觉。

而她如今落在了二皇子手中,二皇子利用她去要挟皇后……

脑海里的所有线索都在此刻串连成线,以前和她所有有关的经过,也都在这一刻,于今安眼前有了解答:“十皇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安修仪和皇后身上,只是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被二皇兄威胁着答应了什么?”

十皇子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二皇兄,已和西凉达成协议,趁这几天长安城换防频繁,皇城司人手不足,且诸位皇兄皆在外的时机动手,行大逆不道之事。”

今安有些诧异的看向十皇子,却发现他此时眼眸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而两人手中火折上的暖色光焰,和石壁隐隐散发出的微弱蓝色光芒混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他,今安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安。仿佛此刻眼前之人,转瞬间便会消失在原地;又好像即便他与自己站在一处,心中的所思所想,却永远都与自己南辕北辙。

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还是先将时间线理清为好。

这样想着,今安开口问道,“十皇子,你可知道安修仪是何时入宫,又是何时被策反?”

十皇子略一思量,对今安说道,“据我所知,安修仪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入的宫。当时宫内最有实力的只有寒昭仪,皇后,贤妃,三人。而她身为西凉细作,在宫内总要行事,可偏偏她又宠冠六宫,被许多双眼睛明里暗里关注着。直到某天不慎漏了马脚,被其中一方发现……”

随着十皇子的描述,今安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有关安修仪的所有经历。

“既如此……当时最可能发现她形迹可疑的,应该是皇后,贤妃,和寒昭仪三人之中的一个。”

“不错,贤妃当时有孕在身,基本无暇顾及其他,可以排除;寒昭仪……是北齐之人,如果是她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皇上以此避嫌。毕竟西凉和北齐关系紧张,刻意隐瞒西凉细作身份,对她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今安听十皇子所言,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么排除两人后,只有皇后,在建兴元年最有时间,精力和动机去关注和接近安修仪。并且在明确她的身份后,有实力去威胁她,将她收归为己用。”

十皇子微微挑眉,“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你可知道皇后究竟是凭何策反的安修仪?”

“……因为她掌握了安修仪的某个把柄,或者软肋?”今安想了想,说道。

十皇子面上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来,“不是软肋,却胜似软肋。”

“你可知道,爱情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盲目,以至于忘记自己的信仰?”他说道,面容上露出几许嘲讽神色。

“你的意思是,安修仪喜欢上了自己最不该喜欢之人,所以才会被皇后找到软肋?”今安恍然道。

十皇子却勾起唇角,“慕今安,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安修仪喜欢上的,不是父皇,而是皇后。”

今安往后撤了一步,皱眉看向十皇子道,“慕容君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安修仪是女子,女子和女子之间,哪来的喜欢爱慕?”

十皇子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神情,他略微歪了歪头,对今安说道:“慕今安,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有时候,女子和女子之间确实会产生情感。”

看今安面上越发露出质疑和不解,十皇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有成长在我的环境,自然想象不出、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正常人被终日禁锢在这四方宫墙里,她所承受的压力,和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安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可就算如此,她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不是吗?她们要争的是同一个人的宠爱,又怎会互相之间产生情感?”

十皇子一时也无法对两人的情感做出更好的解释,于是只好放弃了同她争辩。

“放下这一点不提,我们只需要知道,安修仪被皇后策反,并且在西凉和大雍之间两面周旋。”

今安撇了撇嘴,“好吧,那就先不管安修仪被策反的经过。好好分析一下由她导致的,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十皇子点了点头,“刚刚说到,安修仪既已被策反,接下来便是在建兴三年,提议修建了这处地宫。”

他说着,略微眯了眯眼眸,抬手示意今安看向两人的右前方,“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方向继续向前,会通到父皇的养心殿。而以养心殿为核心,还会连通另外数条通道。”

“……所以这地宫实质上,是一个横跨整个大雍宫的地下通道?”今安面上露出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不错。”十皇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这地宫实质上连通了宫内各个重要宫殿,以至于宫外和长安城门附近,都有此地下通道的出入口。”

今安沉默片刻,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幽暗通道,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当年打造这地下宫殿,父皇他们到底是何目的?这些通道,若是利用好便也罢了,倘若不甚被有心人利用,从外攻入大雍宫内部……这大好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

十皇子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父皇他断没有将卧榻之处拱手让人之理。所以我猜,他们一定对此地宫做了特殊的处理,比如这天青石壁,再比如,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陷阱。”

今安点了点头,“大雍能历久不衰,自然是会有些手段来保证安定的。可安修仪到底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父皇他怎会那般信任于她?”

十皇子眼眸中带着些许深意,“这我虽不知,可就目前来看,安修仪确实帮父皇将西凉在大雍境内潜伏数年之久的势力一扫而空。仅凭这一点,父皇应该已经肯定了安修仪的价值。”

今安不由想到西凉太子曾对自己说的,安修仪将他在大雍的势力全数清空,心下不由有些感叹。

安修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不仅周旋在大雍和西凉两国之间,还能保持着双面间谍的身份如此之久未被察觉。

而她如今落在了二皇子手中,二皇子利用她去要挟皇后……

脑海里的所有线索都在此刻串连成线,以前和她所有有关的经过,也都在这一刻,于今安眼前有了解答:“十皇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安修仪和皇后身上,只是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被二皇兄威胁着答应了什么?”

十皇子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二皇兄,已和西凉达成协议,趁这几天长安城换防频繁,皇城司人手不足,且诸位皇兄皆在外的时机动手,行大逆不道之事。”

今安有些诧异的看向十皇子,却发现他此时眼眸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而两人手中火折上的暖色光焰,和石壁隐隐散发出的微弱蓝色光芒混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他,今安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安。仿佛此刻眼前之人,转瞬间便会消失在原地;又好像即便他与自己站在一处,心中的所思所想,却永远都与自己南辕北辙。

皱了皱眉,她觉得自己还是先将时间线理清为好。

这样想着,今安开口问道,“十皇子,你可知道安修仪是何时入宫,又是何时被策反?”

十皇子略一思量,对今安说道,“据我所知,安修仪应该是在建兴元年入的宫。当时宫内最有实力的只有寒昭仪,皇后,贤妃,三人。而她身为西凉细作,在宫内总要行事,可偏偏她又宠冠六宫,被许多双眼睛明里暗里关注着。直到某天不慎漏了马脚,被其中一方发现……”

随着十皇子的描述,今安眼前不由浮现出了有关安修仪的所有经历。

“既如此……当时最可能发现她形迹可疑的,应该是皇后,贤妃,和寒昭仪三人之中的一个。”

“不错,贤妃当时有孕在身,基本无暇顾及其他,可以排除;寒昭仪……是北齐之人,如果是她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告知皇上以此避嫌。毕竟西凉和北齐关系紧张,刻意隐瞒西凉细作身份,对她本身没有任何好处。”

今安听十皇子所言,思路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那么排除两人后,只有皇后,在建兴元年最有时间,精力和动机去关注和接近安修仪。并且在明确她的身份后,有实力去威胁她,将她收归为己用。”

十皇子微微挑眉,“确实如此。不过有一点,你可知道皇后究竟是凭何策反的安修仪?”

“……因为她掌握了安修仪的某个把柄,或者软肋?”今安想了想,说道。

十皇子面上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神情来,“不是软肋,却胜似软肋。”

“你可知道,爱情有时候可以让一个人盲目,以至于忘记自己的信仰?”他说道,面容上露出几许嘲讽神色。

“你的意思是,安修仪喜欢上了自己最不该喜欢之人,所以才会被皇后找到软肋?”今安恍然道。

十皇子却勾起唇角,“慕今安,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可能会觉得不能接受,但是事实却是如此。……安修仪喜欢上的,不是父皇,而是皇后。”

今安往后撤了一步,皱眉看向十皇子道,“慕容君衍,你在和我开玩笑吗?安修仪是女子,女子和女子之间,哪来的喜欢爱慕?”

十皇子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会如此的神情,他略微歪了歪头,对今安说道:“慕今安,我知道你不理解,但有时候,女子和女子之间确实会产生情感。”

看今安面上越发露出质疑和不解,十皇子叹了口气,说道:“你没有成长在我的环境,自然想象不出、也无法体会到,一个正常人被终日禁锢在这四方宫墙里,她所承受的压力,和度日如年的煎熬。”

今安深吸一口气,摇头说道,“可就算如此,她们之间是竞争关系,不是吗?她们要争的是同一个人的宠爱,又怎会互相之间产生情感?”

十皇子一时也无法对两人的情感做出更好的解释,于是只好放弃了同她争辩。

“放下这一点不提,我们只需要知道,安修仪被皇后策反,并且在西凉和大雍之间两面周旋。”

今安撇了撇嘴,“好吧,那就先不管安修仪被策反的经过。好好分析一下由她导致的,发生在我们眼皮子底下的事情。”

十皇子点了点头,“刚刚说到,安修仪既已被策反,接下来便是在建兴三年,提议修建了这处地宫。”

他说着,略微眯了眯眼眸,抬手示意今安看向两人的右前方,“如果我没记错,这个方向继续向前,会通到父皇的养心殿。而以养心殿为核心,还会连通另外数条通道。”

“……所以这地宫实质上,是一个横跨整个大雍宫的地下通道?”今安面上露出了惊讶和不敢置信。

“不错。”十皇子换了个舒适的坐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这地宫实质上连通了宫内各个重要宫殿,以至于宫外和长安城门附近,都有此地下通道的出入口。”

今安沉默片刻,看着前方深不见底的幽暗通道,心中的疑惑也越积越多,“当年打造这地下宫殿,父皇他们到底是何目的?这些通道,若是利用好便也罢了,倘若不甚被有心人利用,从外攻入大雍宫内部……这大好江山岂不是要拱手让人?”

十皇子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父皇他断没有将卧榻之处拱手让人之理。所以我猜,他们一定对此地宫做了特殊的处理,比如这天青石壁,再比如,一些隐藏在暗处的机关陷阱。”

今安点了点头,“大雍能历久不衰,自然是会有些手段来保证安定的。可安修仪到底是一个不安定因素,父皇他怎会那般信任于她?”

十皇子眼眸中带着些许深意,“这我虽不知,可就目前来看,安修仪确实帮父皇将西凉在大雍境内潜伏数年之久的势力一扫而空。仅凭这一点,父皇应该已经肯定了安修仪的价值。”

今安不由想到西凉太子曾对自己说的,安修仪将他在大雍的势力全数清空,心下不由有些感叹。

安修仪,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不仅周旋在大雍和西凉两国之间,还能保持着双面间谍的身份如此之久未被察觉。

而她如今落在了二皇子手中,二皇子利用她去要挟皇后……

脑海里的所有线索都在此刻串连成线,以前和她所有有关的经过,也都在这一刻,于今安眼前有了解答:“十皇子,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在安修仪和皇后身上,只是不知皇后娘娘,是否已被二皇兄威胁着答应了什么?”

十皇子沉默了许久,开口说道:“二皇兄,已和西凉达成协议,趁这几天长安城换防频繁,皇城司人手不足,且诸位皇兄皆在外的时机动手,行大逆不道之事。”

今安有些诧异的看向十皇子,却发现他此时眼眸中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而两人手中火折上的暖色光焰,和石壁隐隐散发出的微弱蓝色光芒混合在一起,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不真实。

看着这样的他,今安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不安。仿佛此刻眼前之人,转瞬间便会消失在原地;又好像即便他与自己站在一处,心中的所思所想,却永远都与自己南辕北辙。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