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邪王霸宠:弃妃要休夫

邪王霸宠:弃妃要休夫

邪王霸宠:弃妃要休夫

  • 作者:苏小酥
  • 分类:穿越
  • 来源:红薯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是本王不够帅吗?
开始阅读
简介
邪王霸宠:弃妃要休夫ͼ0
邪王霸宠:弃妃要休夫ͼ1

古代穿越言情小说《邪王霸宠:弃妃要休夫》的主角是君祁佑和姜若兮,是作者苏小酥的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当君祁佑得知自己的夫人姜若兮举办了一场美男大赛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为什么没有人通知他,也不知君祁佑为何这么自信。

精彩节选:

这一声过后,君祁佑足足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只见她提着裙裾小心翼翼接近,抬头时眼中的爱慕之情简直都要溢出来了,竟与从前没什么两样……

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没等反应过来,太后和皇后的仪仗便入了门,他快步迎了上去:“见过皇祖母,母后。”

皇后凤眸微扬,瞧着便是个不好惹的,此刻冷冷盯着他,斥责道:“胡闹!”

四下俱寂,姜若兮作壁上观,仔细思索着,三皇子并非皇后所出,大抵是忌惮他,预备用此事打压。

果不其然,君祁佑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光,垂头道:“回母后,这桩事……”

“哀家说了,若兮是个好姑娘,你要善待她,可你都做了什么?”太后素来喜爱原主,是以如今也替她说话:“祁佑,你实在刻薄了些!”

太后出言,他也不得不跪下认错:“皇祖母息怒,是孙儿的过失,吃醉了酒,才对姜氏……”

一旁,姜若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对她一口一个姜氏,对那绿茶婊就叫若离,这人还真是亲疏分明!

皇后叹了口气,上前握住姜若兮的手,怜惜不已:“好孩子,才落了水,就这般出来见礼,真是深明大义……”

她怔了怔,心中千思百转,“其实……”

一开口,众人的注意力便都落在了她身上,尤其是君祁佑,直勾勾的目光令人想忽视都难。

这个女人惯会告状谄媚,今日恐怕只会当面打他的脸!

一想到她又要在太后面前搬弄是非,君祁佑原本阴沉的脸色,此时更加浓郁了。

姜若兮扫了君祁佑一眼,心中一阵冷笑,面上却倏而露出笑颜:“其实这不过是场误会。京都的天实在太热了些,儿臣想要下水沐浴,却不慎呛了水,幸得殿下相救,这才安然无恙。”

此言一出,君祁佑浑身一僵,不禁讶然,她这是在帮自己解围?

闻言,皇后眼底明显闪过几分失望,她不甘心地追问道:“当真如此?若兮,你别怕,太后娘娘和母后在这,没人能逼迫你。”

姜若兮一阵腹诽:“若是你们真能治住君祁佑,真正的姜若兮如何会含恨投水?想把我当枪使,没门!”

秀颈低垂,姜若兮似是有几分羞怯:“母后,殿下对儿臣疼惜得紧,怎么会置儿臣于不顾?”

后几个字刻意放轻了些,君祁佑眼神微眯,随后拱手附和道:“正是,若兮落了水,儿臣前去相救,小事而已,不知怎么就传到了母后耳朵里。”

见二人都如此说,皇后一时间也没了法子。

太后看了眼二人,轻咳一声道:“既然如此,日后就留神些,别再吵吵闹闹惹人猜疑。”

“是,儿臣谨记。”

训斥完了,皇后和太后便准备启程回宫。

君祁佑和姜若兮将二人送至门口,姜若兮帕子甩了一程又一程:“恭送皇祖母,恭送母后!”

见人已经走远了,君祁佑冷下神色道:“得了,人已经走了,你不必再装了。”

“呀,你瞧出来了?”姜若兮将帕子塞回去,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罢了,正好我也累了,就不奉陪了。”

说完竟准备转身往回走,却被他拦住:“站住!谁教你的规矩?本殿下没让你走,你竟然敢走?”

姜若兮偏着头看他:“妾身这也是为殿下着想。您厌恶妾身,瞧一眼便心气不顺,妾身早些离开,对您的身子也有好处。”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君祁佑有些气恼:“谁说本殿下厌恶你了?”

此言一出口,她面上便浮现出些许冷色:“妾身并非眼盲心盲之人。”

想到从前那些事,他微微一顿,随后沉声道:“罢了,看在今日你帮了本殿下的份上,就不同你计较了。日后若是再敢生事,定不轻饶。”

言罢,他利落地转身离去,独留姜若兮在原地磨牙:“狼心狗肺,真是糟蹋了这模样!”

心中郁结无处解,她愤愤踏上了小径。

此时,秋月正在门前等她,姜若兮抬眸一瞧,不经意间瞥见几道人影,瞬间双眼放光,有些激动地道:“秋月,那些美男子都是什么人?”

“回皇子妃……是府里的侍卫……”

“你快,快让他们到我院子里来!”她兴奋不已,这一个个英武非凡的美男子,光是站在那便是一副画!

若是以他们为原型画漫画,定会大卖的!

秋月吓得一愣一愣的:“皇子妃,您别是被殿下气傻了吧,若是真都叫过去,殿下只怕是要大发雷霆……”

她认真思索片刻,给出了答案:“管他的。”

没了法子,秋月只得依言,上前同侍卫说了几句。

片刻过后,只见一向沉默寡言的三皇子妃姜若兮,领着一队浩浩荡荡的侍卫回了院子……

翌日,君祁佑立在书房之中练字,他书画极好,最擅仿各位大家。

宣纸之上笔走龙蛇,看得管家连连称赞:“殿下这字真是妙极。”

他未曾抬头,开口却道:“姜氏,如今在做什么?”

管家面色一沉,支支吾吾道:“皇子妃她……她在……”

“本殿下最厌恶说话吞吞吐吐的人,你知道的。”君祁佑眸光微冷:“说,她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

眼见这位活阎王又要发怒,管家将心一横,脱口而出:“皇子妃近日在搜罗府中美男,挨个叫去院子里,给他们画像,还派了自己的贴身侍婢出府,有意招相貌秀美的男子入府,月银十两……”

此言一出,君祁佑的手便僵住了,“绿竹猗猗”的绿字生生拖出极长的一笔。

他抬起头来,面色像是要吃人一般:“搜罗美男,还给月银,姜家给她的嫁妆,就是让她这么用的?”

“老奴惶恐……”

“啪—”

白玉狼毫生生断在手里,君祁佑大手一挥,厉声道:“走,去落英居瞧瞧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皇子妃!”

后院。

“别动!端好了!”

“那边那个,保持住,再坐下银子不给了啊!”

落英居门前的空地上站满了人,仔细看去,一个个英武的男子危襟正坐,有的头上插了牡丹,有的别着剑,还有的背后栓了个毛茸茸的尾巴……

姜若兮伏在案上,笔走龙蛇,神思泉涌。秋月抱着一摞又一摞的画稿离开,场面诡异而有序。

管家引着君祁佑进来时,根本没人注意到。

他一眼便瞧见了案前双目放光的女子,心中越发愤恨,她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妇德!

“这里在闹什么!”

君祁佑怒喝一声,却没想到这话被姜若兮的声音盖了过去:“穿绿衣裳那个!别乱动!”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青葱色的衣裳,“绿”这个字深深戳进了他心里。

压着怒火一步步上前,周围人四下散开,谁也不敢出言,可姜若兮依然埋首于画卷之中,不曾留心他越走越近……

“不曾想,皇子妃还有这等技艺,还真是叫人大开眼界啊……”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