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猛虎出笼

猛虎出笼

猛虎出笼

  • 作者:大红大紫
  • 分类:都市
  • 来源:阳光书城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国之重器,猛虎出笼
开始阅读
简介
猛虎出笼ͼ0
猛虎出笼ͼ1

现代都市生活小说《猛虎出笼》的主角是陈六合和苏婉玥,是作者大红大紫的正在连载中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陈六合也想要过平静的生活,可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命运,看他一生辉煌。

精彩节选:

啊,杀人了,出人命了。”有陪酒妹惊声尖叫了起来,看着那倒在血泊中的保安,恐慌至极。

“快跑,赶紧报警。”有安保喊到,转身就朝包间外夺路而去,而站在包间外的一些人这时也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都想第一时间离开这个地方,离那三个凶神恶煞的刽子手远一点。

他们这个时候似乎才后知后觉的知道这三个中年男子的吓人之处,他们也似乎明白为什么刚才陈六合与黄百万即便在对方接连羞辱的情况下还在卖力讨好息事宁人,他们或许早就看出了这三个人不好惹。

这样一想,陈六合和黄百万两个人不是废物窝囊废,反倒他们好像成了大傻子,在娱乐场所混了这么久,连一点察言观色的本事都没有,还不如那两个看上去跟农民工大叔一样没见过市面的人。

不过,在眼前这个形势下,也没人会去想那么多,他们只想离开这个地方。

可就在他们还没有消失在包间门口的时候,徒然,一声巨响让得他们双脚发软,差点没直接跌倒在地,生生的停住了身体,竟是不敢再走一步。

因为包间内那名疤脸男,此刻手中正拿着把漆黑的手枪,对着天花板放空了一枪,把天花板都打出了一个窟窿,这是真枪!

“还想报警?嘿嘿,他吗的谁敢走出这个包间一步,老子就一枪打爆他的脑袋!”疤脸男满脸狞笑的说道。

说着话,疤脸男用枪指着外面那三四个人,狠声道:“都给我老老实实滚进来,别忘了把门关好,敢玩花样,老子第一个送他去见阎王爷。”

等所有人都进了包间,包间门被反锁起来,地上的血腥味是如此刺鼻,吓的那些陪酒妹与保安胆寒失色,甚至有些人都开始抽泣。

做为普通人,谁见过这种阵仗?

包间仿佛与世隔绝,空气中都充斥着恐惧的气味,有人在瑟瑟发抖,有人甚至被吓的大小便失禁。

恐怕整个包间内,最古井无波的就属陈六合这只老鸟了,他站在墙角风轻云淡,嘴角上那一抹懒散的弧度都没消失,好像这件事情与他无关一般,他就是一个吃瓜群众。

“一帮蠢货。”站在陈六合身边的黄百万脸色也是有些惨白,他也是一个普通人,是普通人就没有不怕死的,他也怕死。

“六哥,我们怎么办?”黄百万轻声问道,陈六合就是他的主心骨,能让他还能保持几分镇定,就是因为身边站着这位充满神秘的六哥。

“先看看再说。”陈六合轻轻吐出几个字,这些人自己要找刺激,现在想让他当救世主,可没那么简单,他又不是傻缺。

斜看了黄百万一眼,发现这家伙脑门在直冒冷汗,陈六合轻声道:“老黄,这点小场面就吓不住了?这可不行,以后怎么跟着我干大事?”

陈六合的一句话让黄百万神情一震,旋即狠狠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他咧嘴道:“六哥,胆子是练出来的,就冲你刚才那句话,老黄我就会死卵朝天。”

“完了完了,这次死定了......”蹲在地下的保安中,有人恐慌失色,嘴里不停的念叨着。

“三位老大,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我们就是打工的,一个月才拿两千多块钱工资,我们可不想死啊。”一名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魁梧保安此刻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饶着,俨然没了刚才的气势。

眼前这三个中年男子,绝对是属于亡命徒一类的狠角色,不然怎么可能随身带枪?不然怎么可能一刀捅进别人腹部而面不改色?

他们知道,他们今天惹了不该惹的人,很可能把小命都搭进去,他们除了求饶,就没有任何办法。

此刻,他们心里已经恨透了强当出头鸟的付剑锋,要不是这个人,他们怎么可能惹急了这三个狠人?怎么可能沦落到现在这个性命堪忧的下场?

如果这件事情仍然让陈六合与黄百万来解决,或许根本不会出现现在这一幕。

“哈哈,一群软蛋,刚才不是很凶吗?来啊,现在再给老子凶一个看看。”疤脸男最为猖狂,他一脚踹翻一名保安,满脸狰狞的环视众人。

当他的眼神扫到陈六合的时候,猛的一楞,用枪口指着陈六合道:“看什么看?你他吗是不是想死?”

陈六合无可奈何苦涩一笑,说道:“大哥,你这话说的有点太没道理了,眼睛不就是拿来看东西的吗?谁让三位大哥现在最显眼......”

“你胆子很肥啊?还敢顶嘴?”疤脸男怒骂一声,走上前来就要收拾陈六合。

黄百万下意识的往前挪了一下步伐,他虽然怕死,可他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表衷心,这个时候如果退缩了,以后恐怕就很难再和六哥交心了。

“老三,回来。”那名看似三人中排行老大的中年男子低喝了一声,眼神却在陈六合的身上仔细打量了几眼。

半响后,他忽然开口:“没想到我刚才还看走眼了,兄弟,不简单啊,见过大场面吧?”

“这位大哥说笑了,我就一个普通老百姓,哪来的大场面见识?”陈六合诚惶诚恐的说道。

“可你看他们都吓成这样,你却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中年男子说道。

“那你就错了,我比他们都害怕,只不过我心理素质稍微过硬一些。”陈六合胡乱扯着。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也没继续询问什么,而是指了指蹲在地下的那群人,说道:“你们两也过来蹲着,老实一点,不然子弹不长眼。”

“只要能饶我们一条狗命,你说了算。”陈六合带着黄百万赶忙蹲到人群一起。

这时,刀疤脸来到了早已经吓的面无血色的付剑锋身前,一把抓起对方的头发,嘿嘿笑道:“总经理,怎么样?你觉得我们有资格蛮横不?”

“有......有,几位老大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是我们有眼无珠不识泰山,你们就把我当成一个屁放了行吗?”付剑锋带着哭腔哀求道,他怕死,他比任何人都怕死,在枪口下,什么尊严,什么威严,都他吗是狗屎。

“草!你刚才不是很凶吗?到头来也是个没卵蛋的窝囊废?”刀疤男嗤笑一声,一枪托砸在付剑锋的脑袋上。

不等付剑锋惨叫,刀疤男就把他生生拽起,说道:“哥三个现在的心请很不好,需要发泄,你把我们惹生气了,你说怎么办吧?”

付剑锋惊慌失色道:“好办好办,三位大哥不是要玩吗?咱们这不是还有其他人吗?”

这话一出,包间内其他人都怨恨的瞪着付剑锋,这个畜生,就这样把他们全都卖出去了。

“嘿嘿,玩是一定要玩的,不过这还远远不够,不杀几个人,老子心中的火消不下去啊。”刀疤男用枪顶着付剑锋的脑袋。

付剑锋被吓的肝胆欲裂,尿意汹涌,他慌乱的求饶着,指着陈六合和黄百万道:“老大,千万别杀我,你杀他们,对,就是那两个人,他们一个是总经理,一个是保安队队长,都是他们没跟三位老大交涉好,都是他们的错,要杀就杀他们,他们才该死。”

这话一出,蹲在陈六合与黄百万身边的那些人全都恐慌的远离,生怕会殃及池鱼,瞬间陈六合跟黄百万身边就形成了一个真空地带。

黄百万恼火的骂道:“付剑锋,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雷是你点的,想让我和六哥帮你顶?滚你妈比,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放屁,你身为保安队队长,不是你扛谁来扛?”付剑锋彻底暴露出了人性最丑陋的一面。

陈六合也是脸色一白,满脸恐慌的说道:“三位老大,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一定要明察秋毫啊。”

刀疤男看了看陈六合,又看了看付剑锋,狞笑道:“这话说的有道理,你们三个都该死。”

说着话,刀疤男的枪口还指在付剑锋的脑袋上:“不过先从谁开始杀呢?我看你还是从你开始吧!”

“别......别啊,大哥,你要是杀了我,你也逃不掉的,你把我放了,我保证不报警,保证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付剑锋痛哭流涕的祈求道。

疤脸男一脚就踹翻了付剑锋:“报警?老子会怕那些巡捕?实话告诉你,哥三的身上都背着命案呢,多杀一个也是杀,怕个球!”

这一下,包间内的人就更加恐慌了,这三个果然是杀过人的亡命徒,他们万念俱灰,恐怕今晚真的完了,看过这三个人的样子,他们绝对不会放过目击者的。

“老三,杀人的事情先等等,赶紧找人过来陪二哥玩,有死人在旁边玩着晦气。”排行老二的男子说道。

“哈哈,这话说的不错,咱哥三先好好去去火,让这帮人看看什么才叫厉害。”

说着话,疤脸男果断放弃付剑锋,凶目一扫,直接从人群中粗鲁的拽起两名惊声尖叫的陪酒妹。

施爆间,看到陈六合的目光盯来,刀疤脸凶怒:“曹你玛!看什么看?还敢看我,老子现在就一枪打死你!”

刀疤男一脚把蹲在地下的陈六合踹翻在地,用枪指着陈六合的脑袋,眼看就要忍不住的扣动扳机。

“老大,恭喜你,已经成功进入对方领地,如果以这样的速度前进,必然会在十秒以后碰到保安。”

在耳麦里,胖子又一声猥琐的声音。

钱锋面无表情,依旧用这个速度前进着,因为他很了解自己的伙伴。

果然,胖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如果你想要成功躲开他们,请靠右行,直接进去总裁专用电梯。”

本来是只有总裁才能通行的电梯,在钱锋走近的时候自动打开,顺理成章的进去。

本来也是,对于能进侵入五角大楼安全系统的人来说,这种东西简直是小儿科。

他从来没有想着一层一层打上去,那样恐怕要累死他,所谓擒贼先擒王,直奔主题比较好。

说实话,一个勉强算作一流的黑帮势力他还不算在眼里。

“叮咚。”

电梯在十一层停了下来,因为十二层只有一间办公室,不过没人,那他就没有去的必要了。

“胖子,报告他们的位置。”

“向左拐,在345方向,会议室。”

钱锋真的想抽死这堆肉,直接说走廊尽头有多好,偏偏要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正好从拐角处转过,有些尴尬,因为前方走廊里全部是武装的保安。

“你是谁,这里不允许通过。”

保安看到有可疑人员,连忙警戒起来。

还真没想到,他们准备这么周全,竟然在整个楼道都有人,不过无所谓,因为对于他来说,在这一刻他们已经变成了尸体。

钱锋将头慢慢地抬起来,对着众人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之后便是一个个的倒地。

至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当然不是钱锋杀的,他又不是神,不可能在如此密集的枪弹中飞过去。

那就要说另外俩个小伙伴了,在远处的大楼上,王飞和伯爵对点射击,挨个点名。

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死亡吓傻了,好一阵子对方都没有行动。

“大家给我冲,我就不行一个人还能上天不行。”终于,其中有个清醒了过来,在人群中大喊了一声。

所有人明白,无论他们躲在那里都免不了一死,既然这样,那就没有必要留手,说不定还有一些生存的希望。

所有人一股脑的冲上厉来。

钱锋皱了皱眉头,真的有点想不通,安安稳稳地死去有什么不好,偏要向着深渊地地狱来闯一闯。

对待朋友,赤诚相见,对待敌人,从来不会手软。

幽魂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上,随意的挽出几个刀花,在下一瞬间,直接穿过一个人脖颈。

有的时候死并不是太可怕的,可怕的是在恐惧中慢慢死去,那种感觉更加痛苦。

很不幸,现在这些保安便是如此状态,他们只是冲过来,然后连对方的动作都没有看清楚,然后抱着流血的脖子倒在地上。

这边这么大的动作,会议室里当然看到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面容,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钱锋是怎么进来的。

随手一推,将最后你个保安推到在地上,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向着里面走去。

很意外,吊在他手里的幽魂上并没有一丝血迹,这是它的特性,血不入刀,不过并不用去质疑它的能力。

又是一个门,直接将其一脚踹开。

胖子被这一声直接炸了耳朵,将耳机放下来掏着耳屎,嘴里还嘟嘟着,以后能不能在发出大动静的时候提个醒。

他什么都担心,唯一不担心的便是钱锋的安危。

果然又是几个人倒在地上,这一次还好一些,并没有一招秒杀。

“你们应该是那所谓的八大护法剩下的几位吧,不错,还有点本事。”

他们看钱锋的眼神像是在看恶魔,这已经超出了认知,绝对不是人可以做出来的。

同时对付他们四人,只是一招,四人都成重伤,这样的能力,怪不得之前的人会死。

他已经没有那个耐心去和这些人玩游戏了。

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用很有节奏的步伐走过去。

扑通,一个一个倒地,已经没有反抗的欲望,或许能够在有生之年见到这样的力量算是不错了。

嗯?

就在此时,钱锋突然感受到一股杀气,身子出于本能,向着旁边闪过去。

对方的人影率先出现在俩位狙击手的倍镜里。

俩人几乎同时开枪,不知道是不是运气的成分,对方尽然躲开攻击。

站在眼前的是一个老头,手里拿着一把武士刀,看起来有点本领。

“你杀了我徒弟,所以今天很不好意思,我可能要留下你的命。”

老头子说的很平静,好像在他的眼里钱锋已经是个死人了。

徒弟,努力想了一下,用刀的,刀法相似的,好像就只有六堂主身边的那一位了,有点意思。

“你的徒弟很菜。”钱锋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话,冥想了一下,很认真的说道。

这并不是在嘲笑对方,而是说出了一个事实,很严肃事实。

“我知道,不过他依旧是我的徒弟。”

说完,俩个人站在原地没动,双方相互看着对方。

楼顶上,王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一直盯着对方的身子,“伯爵,我们怎么办,这个位置可以射击,”

令王飞惊讶的是,此刻的伯爵早已经站了起来,向着楼下走去,“飞,可以离开了,我们去里面接应老大就行了。”

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因为相信,所以连看都不需要看一下。

更何况,作为一个武者,最重要便是一颗武者的心,无论生死,他们都应该用他们的方法来解决。

如果有人注意,在老头和钱锋的周围已经了形成两股强烈的气场,寻常人恐怕刚进去便被吓得走不了路。

在某一刻,双方都动了,只是有火花不断的生成,然后看到的便是俩人极快的速度。

钱锋单腿踢在墙上,手里的匕首反拿,紧接着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旋转。

老头拿的是长刀,对于钱锋这种极为擅长近战的人家说,刚好克制。

“嘭……”

老头的身子碰到身后的墙上,眼神凝重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这是多年来他遇到的最厉害的一个。

“你很强,我收回刚才的话,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

钱锋知道,他说的是哪个称号,“放心,我尊重你的意愿,会让你知道我的名字,不过不是这个时候。”

说完,幽魂突然像是被唤醒的恶魔一般,用极快的速度对着对方的胸口射去。

从裤兜里摸出烟慢慢地点上,老人眼睛里全是不甘,不过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战斗,感觉生机能在快速的流逝。

“你是个不错的家伙,如果非要定位的话,必然在杀手榜前百。”钱锋在快要离开的时候,又停了下来,“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叫杀神。”

霍天此时无比的兴奋,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魏兴身上,并没有注意到手环在报警。

他觉得这个魏兴的实力很不错,比国际杀手的头目,能够一比。

可惜的是,上次国际杀手头目跟他比试,被他打怕了,以后再也不敢跟他交手。

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厉害点的,说什么都要好好的玩玩。

“去死把小杂碎!”

魏兴此时已经完全被愤怒给冲昏了头脑,他连最强大的杀招都给忘记了,只记得用刀去劈。

“来,再来,加快速度。”

霍天躲闪的很开心,对方一刀一刀砍下来,速度快准狠,力气巨大,能把一棵树给砍断。

咻咻!

冷光在黑夜中一闪而过,魏兴的刀如快如闪电,普通人肉眼根本就捕捉不到它的速度。

但这种刀法在霍天眼里,也就比普通高手厉害一些,他躲闪数十次以后,魏兴累的气喘吁吁。

“你有种别躲!”魏兴眦目欲裂:“你只会躲吗,有种的你站着别动!”

“好,那我不动。”霍天果真站在了原地,魏兴心中狂喜,他把刀当做剑用,直接刺向肚子。

霍天伸手,啪的抓住魏兴手腕,借力用力,把魏兴推向了身后。

魏兴一愣,刚刚发生了什么,他这一刀,刺空了?

“继续,别停啊,我刚来劲,你可别怂了。”

霍天朝着他勾了勾手指,他还没玩够呢,不想就这么快结束。

魏兴一双眼球已经红的充血,脸上青筋暴起,身上冰冷的杀气越来越浓郁,几十米外的野狗,都吓的夹着尾巴逃窜了。

“咦,气息变了。”

霍天慢慢收起脸上玩味的笑容,这股气息,似曾相识,好像在某个古老的坟墓里面感受过。

“这一刀,乃是我师傅所创,此刀法现世以来,从未有人逃脱过。”

魏兴身上的寒意凝聚成了实质一般,霍天感受到了一股冷空气袭来,吹得汗毛都起来了。

“废话少说,赶紧施展这一刀,让我……”

后面“见识”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魏兴如鬼魅一样就在原地消失了,眼皮眨动半秒间,一把刀,已经悬空在脑门上。

霍天脸色一变,几乎是本能的往旁边移动了身子,嗤拉一声,这一刀劈在了他的肩膀上,划出一道口子。

霍天连续几个翻滚,躲开了残余的刀锋,他伸手一摸肩膀,流了血。

魏兴脸上慢慢浮现狰狞:“我这一刀如何,害怕了吗?”

霍天把指尖上的血,放进嘴巴里面,笑道:“还不错,我回国以后,好久没有闻到血腥的味道了。”

“感受到了恐惧吗,绝望吗?”魏兴猖狂的大笑。

“还行把,我就是挺激动的。”

霍天的心跳强有力的在抖动,他眼中弥漫了血光,好久没杀人了,尝到血腥味道的他,感觉全身血液都在沸腾。

“能死在我的刀下,是你祖上的运气。”

“记住我魏兴的名字,见到了阎王爷,告诉他是谁取你狗命的。”

魏兴一声狞笑,手中的刀快若雷霆劈下,转眼就要斩碎霍天的脸。

但下一秒钟,魏兴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他的咽喉被霍天给掐住,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双脚悬在空中。

“你动啊,怎么不动了。”

霍天死死掐着他的脖子,魏兴快要憋的窒息了,脸涨红。

“该我了把。”霍天声音冷漠,抬起另外一只手,打出。

嘎巴,魏兴左胳膊断了。

又打出一拳。

咔嚓,魏兴的肋骨断了三根。

噗!

魏兴口中吐出了血,脸色急剧转下,变得惨白。

霍天把人丢垃圾一样仍在了地上,走过去,用脚狠狠的踩在魏兴的胸口上。

魏兴口中哇的吐出了鲜血,一脸惨然恐惧,他感觉到死亡的气息正在逼近,求生欲,让他开始往外面趴。

霍天已经添了自己的血,他杀心已经被激起,不能放过魏兴,但他要好好折磨折磨对方。

捡起地上一块石头,霍天狠狠砸断了魏兴手指头,魏兴刚要惨叫,霍天一脚下去踢歪了他的下巴。

悲惨的魏兴,眼中只剩下了无尽的恐惧,还有心中的悔恨。

“玩够了,你也该死了。”

霍天淡然说着,握紧的拳头,朝着后脑勺打下。

“住手!”

爆喝声突然响起,四周草丛中,突然出现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友,全息红点瞄准指着霍天。

领头队长颤声道:“天哥,你住手,不要杀他。”

别看他们有这么多人,这么多枪指着霍天,但队长心虚的不得了。

因为他知道天哥一旦发怒了,他们这十几个人根本就不够对方打的。

“天哥你千万要冷静,不要杀人。”

军哥从车上跳了下来,哀求道:“天哥你忘记回国的协议了,你不可以在境内杀人的,不然国家会出手的,求你了……”

霍天冰冷的目光,慢慢柔和了一些,他想起来了,自己回国时候签订了一份保密协议。

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允许在境内杀人,不然国家机器会运转起来,碾碎他!

“行吧……”

霍天收起了杀心,放了魏兴一条活路。

魏兴连滚带爬的就跑了。

军哥长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来的及时啊,不然刚刚那个人就死了。

突然,霍天冲动了他们跟前,啪啪几巴掌抽在了脸上。

“他妈的,敢拿枪指着我了是把,还想不想混了。”

霍天笑道。

“见过教官!”

所有特战队员立刻站的笔直,给他敬礼,眼神中都充满了敬仰。

在他们心中,霍天不仅是他们的教官,还是他们心目中的神,谁都取代不了的那种。

霍天挨个的,给了这些曾经的队友一拳头,笑道:“要是你们不来,刚刚那个家伙就死了,放走了我一个仇人。”

“教官,您别开玩笑了,您要是不故意放走他,我们能拦得住您啊?”

几个队员嘿嘿笑了起来,教官的实力他们一清二楚,刚刚那个情况下,就差打下最后一拳了,而且那一拳本来就可以打下去的。

“我手上这个东西戴着,算是被你们随时监视了,想杀个人都难。”

霍天很鄙夷的说。

此时,魏兴已经开着车逃走了,逃得很远,他去找另外一个同门师兄。

这个师兄实力比魏兴厉害几十倍,他一定要用最恶毒的手段杀死那个小保安。

他魏兴要报仇雪耻!

“冷月盈,你疯了!”冷小霜一怔,身子剧烈颤抖起来。

“等我取下你的脸,你就是一团血糊,你猜,这世上还有哪个男人会爱你?哈哈,哈哈哈哈!”女人说着,疯狂大笑起来,整个囚室都回荡着她阴森恐怖的笑声。

“张大夫,还不快给本宫进行这易容之术?”冷月盈斜睨了旁边人一眼,正是之前剥了冷小霜皮的大夫。

“娘娘,这冷小霜气寒体虚,上次剥皮之术,就留下病根,如今实行这易容术,恐怕撑不过手术结束,就死了啊……”张大夫为难道。

“你别管!”冷月盈猛然打断他,美眸如同一条毒蛇一般,“是王爷亲自下令本宫割了她的脸!没了这张脸,看她还如何迷惑当朝皇帝!”

冷小霜身子猛然一颤。

竟然是云澈要割她的脸!

他难道不知道她会死?还是他宁愿她死,也不愿她和云熙在一起!

为什么他要这么对她!为什么!

“云澈在哪里?我要见他!”冷小霜突然疯狂地挣扎起来,嘶声厉吼,“我要问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我都已经退到如此境地了,他为什么还要如此折磨我!”

然而,根本没有人听她讲什么……

张大夫拿起刀片,犹如魔鬼般,缓缓向她走来……

——

男人的书房的大门被人一脚猛地踹开。

“小霜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云熙剑眉怒张,愤怒无比地望着云澈。

他英俊的脸上全是焦急!

“皇兄,你未来的皇后不见了,你不去别处到处找她,到我这里来找算什么?”云澈冷然一笑,盯着云熙,嘴角勾出一丝嘲讽。

“云澈,你还不知道?你那个疯狂的王妃冷月盈,要割下小霜的脸挪到她脸上去?她用这种残忍的招数折磨小霜,她还有命吗?”云熙捏紧双拳,双眼通红。

云澈瞳孔骤然一缩,俊脸顿时变得惨铁青!

“你知不知道,她从进我宫中的第一刻,就是杀我,为的就是替你这个家伙卖命!”云熙哽咽一声,“她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对她!她来我这里月余不到,就高烧不断,好几次差点进了鬼门关,她这种身子,怎么吃得消你们这种折磨!”

未等云熙说完,云澈如同一头豹子般疯狂地冲了出去。

他一路狂奔——

“砰”地一声,囚室的门被一脚踹开,男人满是焦急残暴地盯着眼前的一切。

“冷小霜呢?她人在哪里?”他厉声怒喝。

“王……王爷……”刘大夫回身,大惊失色,恐慌不已,瞥了眼眼前巨怒的男人,垂着头不敢说话。

“狗东西,滚开!”云澈气急攻心,一脚踹开了他,直直往里面奔去……

可走入内室,他浑身立时剧烈地颤抖起来——

整个视线,唯见血腥一片……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