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沈繁星薄景川小说

沈繁星薄景川小说

沈繁星薄景川小说

  • 作者:楠楠李
  • 分类:言情
  • 来源:阅文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沈小姐忙着吃饭, 睡觉, 教渣渣如何做人!
开始阅读
简介
沈繁星薄景川小说ͼ0
沈繁星薄景川小说ͼ1

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别闹,薄先生!》的主角是沈繁星和薄景川,是作者楠楠李的正在连载中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沈繁星看着薄景川明明冰冷禁欲系,但又离不开她的薄景川,感觉就是逼她就范。

精彩节选:

薄老夫人放下电话,笑着搓了搓手,转头对身边的来蓉说道:

“去,给少爷打个电话。让他回来陪我吃晚餐。”

“好的,老夫人。”

来蓉笑着应了一声,转身笑眯眯的走了。

因为要去见人,所以出于礼貌,沈繁星还是换了衣服。

只不过衣服是清知准备的新的,但是,住了这么多天的医院,却没有好好洗过一次澡。

意识到这个问题,沈繁星微微皱了皱眉。

正在犹疑之间,房门被敲响。

“沈小姐,老夫人让我来接您。”

“好的,稍等!”沈繁星加快了手下的动作。

-

跟着俞松直接从上次跟老夫人见面的地方走过。

栅栏处有道门,之前她倒是没有注意。

俞松打开门,让她先跨过去。

看到跟着医院公园只有一栅栏之隔的另一方天地,沈繁星有些惊讶。

周围高大的树木围绕着偌大的院子,绿植修剪的很整齐,各种花草栽种的井然有序。

虽然沈繁星不太懂园艺艺术,但是这入目既不繁琐又多样化的布置定是出自高级园艺大师之手。

这是一处低调却又格外精致的住所。

“老夫人是住在这里吗?”

“是的,沈小姐。”

沈繁星不由地转身看了一眼身后,明明不是很远的医院大楼,如今只能在林中的缝隙中看到一点局部。

“这是捷径,老夫人嫌孤单,命人在这里开了一扇门,有时候会来医院公园跟人聊聊天。”

穿过绿植中央的小径,俞松一边解释一边把人带进了别墅。

“老夫人,沈小姐到了。”

“赶紧进来!”

屋内传来老夫人急切又和蔼的声音,沈繁星连忙走了进去。

老夫人一见到沈繁星,就拉过了她的手。

老人的手已然变得粗糙,但是那份温度,却让沈繁星的心神微微动了动。

走进客厅——

看到偌大的别墅只有几个佣人在默声有条不紊地工作,沈繁心中的愧疚更深。

“抱歉老夫人,耽误了这么多天……”

“没关系,早就习惯了。你能想着来陪我,就够我高兴好几天了。”

看着沈繁星清丽的脸上染上的几分愧疚,让薄老夫人更加怜惜这个善良的孩子。

沈繁星被老夫人拉到沙发上坐下,老夫人坐在她对面,拉着她的手依旧不肯放手。

一脸的满意和爱怜让沈繁星受宠若惊。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热络的对待过。

相反,她面对最多的,是在知道她是沈家的大小姐之后,得来的厌恶和鄙夷……

“跟奶奶说说,你为什么住院?”

沈繁星神情微微僵了僵。

“……没什么,不小心……”

薄老夫人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为什么不说实话呢?孩子?”

沈繁星纤长的睫毛狠狠颤了颤,似是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碰触一般,涩的发疼。

她转头,神色淡漠地望着窗外,声音有些发凉的苦涩。

“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既然都知道结果,又何必抱有期待。

“傻孩子,你这想法太偏执了。你只是把自己套牢在了那个固定的圈子里,接触的也始终只有那么几个人。你得从里面真正地跳脱出来,满是污秽的地方,你何必留恋?”

医院。

“先生,病人是稀有的P血型,现在血库没有这种血源了。”妇产科的主治医师跑了出来,对着走廊上沉默不语的男人焦急道。

霍司霆闻言,呆愣,好一会,问道:“要是病人没有血缘供给,病人会怎样?”

“病人跟孩子之间只能保住一个。”

只能保住一个?

“那就全力保住大人!”男人不假思索的回道。

p血型是一种罕见血型,能有这种血型的人不多,但就是这么刚好,贺宁跟她是一样的血型。

当初去追求黎晚,就是因为她的血型跟贺宁一样。霍宁从小身体不好,为了贺宁的以后,他果断包养了她。

而怀孕,并不在他的计划当中。

现在,霍宁虽然只是出了一个小的车祸,但是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抽血。

孩子没有了以后还会有的。

是的,以后还会有的,自己只会跟黎晚有孩子!

似乎坚定了内心所想,他再次跟医生强调:“只要全力保住大人就可以了,孩子随意。”

医生诧异的看着他,但一分钟就是一条生命,也不多说,转身进了手术室。

……

黎晚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透过窗外的枝条,隐隐约约。

天气彻底寒冷,冬天来了。

手直接摸像肚子,竟然还在?

这个孩子可真命大,跟着她这样的母亲,遭受这么多罪,竟然还在自己的肚子里。

“不用摸了,孩子还在。”床边传来一道低沉嘶哑的男声。

双眸充满血丝,满脸疲惫,身上的衣服也褶皱不堪,甚至还带着血迹。

他这是在医院待了一晚上?这么洁癖的一个人竟然能忍受自己身上这么脏乱?

黎晚静静的看着床边的男人,不说话。

霍司霆看着黎晚这样,心里有片刻的慌乱,平时本就寡言的人这会更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知道她对孩子的看中,想安慰,可想到昨晚自己的决定……

沉默良久,斟酌着开口:“孩子很健康,医生说,只要之后你在床上静养到生产,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黎晚不想跟他讨论孩子健不健康这个问题,他是如何对待自己孩子的,她心里一清二楚。

垂眸看向自己的肚子,平静问道:“你怎么处理薛青青?”

“昨晚上是个意外,她也不是故意的,所以这件事……”

“所以我摔下楼梯就是我自己活该,就是我孩子的活该是不是?是不是在你心里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是天真善良的好人,就我是一个蛮不讲理的泼妇?”黎晚听到他这么说,心里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期待,自己就是薛青青推下去的,可他现在竟然在为那个女人开脱。

也是,一个是自己未来的妻子,一个只是自己包养的情妇,孰轻孰重?

可让自己成为一个人人喊打的情妇,是谁的错?要是自己刚开始知道自己只是他包养的一个情妇,自己还会跟他在一起吗?

答案,显而易见。

看到黎晚这么激动,霍司霆也知道这件事不对劲,可没有证据证明她是薛青青推下去的。

“别激动,这件事我会好好查,你在安心养胎。吴妈回去给你煮早餐了,等会就会过来。”

说完,就往门外走去,那急促的脚步有丝落荒而逃的意味。

他怕,怕最后彻底失去她。

……

“诶你是给这个病房的人打针啊,听说这个孕妇昨晚上浑身是血的送过来的,可吓人了。”

“是啊,幸亏他们命大,我昨晚值班。下了七个病危通知书,那个男人也是个心狠的,竟然只要大人,丝毫不考虑自己的孩子。”

“你们在说什么?病人的病情也是你们可以随便讨论的吗?”病房外突然传来吴妈的叱呵声。

两个护士立马相觑声。

“夫人,我给你煮了粥,你起来趁热吃。”吴妈呵斥他们后,推门进来,热络的说着,生怕黎晚听到他们两个人的说话。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