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豪门总裁宠妻之路

豪门总裁宠妻之路

豪门总裁宠妻之路

  • 作者:落尘宝宝
  • 分类:言情
  • 来源:麦子云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女孩子要懂得保护自己
开始阅读
简介
豪门总裁宠妻之路ͼ0
豪门总裁宠妻之路ͼ1

现代豪门总裁言情小说《豪门总裁宠妻之路》的主角是简安然和聂清远,是作者落尘宝宝的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简安然一朝重生变成了恶毒叛逆少女,拥有超能力的简安然还能被困在这个身体里吗?不可能的。

精彩节选:

聂清远淡笑,没吱声。

柳媚瞪眼,一脸怒气。

“孩子都这么大了还出来相亲,这不是祸害人吗?本身年纪就这么大,还带个拖油瓶,不相了!”

她把包包一甩,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哒哒哒扭头就走。

这变脸速度堪称极品,走时那步子仿佛在躲瘟疫一样迫不及待,令人怀疑她刚刚是不是都装出来的。

简安然也懵了下,随后意识到一个问题,“拖油瓶是什么意思?”

聂清远执着高脚杯,深红色酒液在杯中打着旋,迎光而流。

十指修长,骨节分明,带着平稳的劲道,格外养眼。

“说你好。”他垂眸。

小丫头脸颊粉嫩嫩,细腻的像剥壳的鸡蛋,光滑柔顺,让人有想伸手捏捏的冲动。

侧脸上仿佛还残留着飘忽的触感。

简安然眨眨眼睛。

“那你也是拖油瓶,徐林也是拖油瓶,大家都是拖油瓶。”

以为她听不出来吗,拖油瓶肯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还想忽悠她。

聂清远轻呵,放下酒杯转而拿起餐桌上的香烟抽出一根点燃,久久不言。

简安然盯他面前那盘牛排好久了,刀叉整整齐齐摆着,没有动过的痕迹。

看上去也比刚刚她吃的那种精致,还点缀着胡萝卜雕的小花。

聂清远沉思不知道在想什么,简安然就悄悄伸出爪子,移向牛排。

刚摸到叉子,男人深沉的眼神扫视过来,她立马若无其事地挪开目光,指尖在叉子上掠了一圈收回来。

聂清远瞅她,轻点烟灰,薄唇轻启,“想吃?”

简安然小不舍地瞟了牛排一眼,硬撑着,“不想吃。”

“那我们走。”

聂清远捞了旁边的西装外套,叼着烟,作势要起身。

简安然盯着牛排,不动。

可怜巴巴的表情简直要溢出来。

牛排已经凉了,聂清远招来服务员,又上了一份。

她还是不动。

聂清远望她。

简安然才委屈地切牛排,牛排被她横着切,竖着切,斜着切,就是切不出方方正正的形状。

啪!

用力过度,一小块酱汁落到聂清远洁白的衬衫上。

聂清远拿烟的手顿了顿,眸子微低。

“我帮你?”

简安然耸拉着小脑袋。

聂清远手指捏紧钢刀,一手拿叉,三两下划下去牛排就被切的方方正正,漂亮极了,跟艺术品似的。

狂风卷云般扫荡了牛排,摸着圆滚滚的小肚子,一个饱嗝从嘴里冒出来。

简安然连忙捂住嘴,眸子圆溜溜,像个偷吃被发现的小动物。

见聂清远一直看着她怀里的熊宝宝,她得意地拿起来在他眼前晃。

“我的熊宝宝找回来了,是不是很好看?”

那小下巴微微抬着,骄傲的表情怎么都掩饰不住,明晃晃的炫耀。

接着,悲剧发生了。

简安然用力过度,拿着熊宝宝的地方出现了分裂,大的一块偏重,吧嗒一声掉进了聂清远前面那盘没动过的牛排里。

嘤!

她的熊宝宝!

简安然泪眼汪汪把熊宝宝从盘子里捞出来,心都要碎了。

“老板,您下午还有个会。”徐林适时上前提醒。

聂清远轻轻颔首,“你送安然回去。”

“那您……”

“我打车。”

徐林了解了,带着精神萎缩的简安然和熊宝宝先走一步。

回到家里,简安然专注于清理熊宝宝的污渍和扩充熊宝宝的体积。

拿云棉硬生生把熊宝宝填充到单人床那么大,横着都可以当沙发,思来想去,她把它竖在落地窗边,偶尔那么一靠,那叫一个身心舒服。

聂清远一连几天都没回家,没有人管制,简安然活的潇洒自在。

正吃着午饭,张姨收拾了一行李箱的衣服和生活用品从三楼下来。

简安然多看了几眼,“张姨,你去哪儿?”

“这些是先生需要的,打电话让我送去。”张姨兴致不高,看上去有些勉强。

简安然一听聂清远要的就没多问,吃完饭溜去了房间,琢磨怎么弄点钱来花。

以前爷爷给她零花钱都是六位数起步,轮到聂清远就急剧缩水,还不够填饱肚子。

克扣别人的口粮是会遭天谴的,她暗暗想。

小A从床底冒出来,“小A饿了。”

简安然眼神一亮,捧起小A,“小A,你说你能卖多少钱?”

小A眼睛上的灯瞬间熄灭,捧在手里重量都沉了沉。

“……小A已阵亡。”机械声响断断续续。

简安然撇撇嘴,把小A随手往后一扔,快要落地时小A眼睛亮起,伸出两个轮子嗖地钻到床底,隐隐传出回音。

“珍惜生命,远离危险。”

余光一扫,看到墙角堆着的一小堆从简家打劫来的东西,眼珠滴溜溜一转,主意上来了。

三个小时后。

捂着新出炉的二十万块,简安然的身影从天桥底下冒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数着手里的红钞票,咧着嘴笑。

路过广场,大屏幕上正放着最新的新闻报道。

“距今了解,聂氏集团掌权人聂清远发生车祸在医院已经昏迷三天,尚未清醒,聂氏最新正在洽谈的项目被霍氏趁机拿下,股票一路下滑,我们将继续追踪。”

屏幕下不少人驻足观看,议论纷纷。

聂清远闻名于华京贵圈与商界,时常登上财经版,眼下聂氏出了这种事,隐瞒三天突然被爆出,引起的轰动可想而知,不亚于地震。

好多人说聂家风水不好,聂老夫人年纪轻轻癌症去世了,两个继承人聂清鸿车祸成了植物人,现在聂清远也出事。

若聂清远醒不过来,聂家的辉煌恐怕要就此终结。

简安然脑袋有些卡壳,琢磨半天。

聂清远出车祸住院了?

皆大欢喜!

要是醒不过来往后就没人管她了。

她为此特意去买了一挂鞭炮,在别墅门口点燃,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彻半个未央公馆。

拉着脸看鞭炮一点点烧完。

路过遛弯儿的老大爷好奇,“哟,丫头,有喜事儿呀?”

“有啊,我讨厌的人住院了。”

“那挺可贺的,是你什么人啊?”

“我以前的监护人呀。”

老大爷目光诡异,望着她的眼神一言难尽,最后幽幽叹了句世风日下,转头走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