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我心昭昭向明月

我心昭昭向明月小说

我心昭昭向明月

  • 作者:时白呀
  • 分类:言情
  • 来源:红袖添香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等待着时间,将一切腐化。
开始阅读
简介
我心昭昭向明月图1
我心昭昭向明月图2

《我心昭昭向明月》是一本热门连载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时申温瑞,主要讲述了:时申和温瑞从小便认识,长大了之后,两人之间互生暧昧,再一次新年夜,时申突然失约,去了部队,后边就没有他的消息了,仿佛像失踪了一样,正当温瑞慢慢慢慢适应没有他的日子时,他却又突然的出现了。

精彩节选:

这个月月底是时申的生日,温瑞看着日历上显示的日期,正好和自己在邻市举办的一场签售会行程撞上了,撞上了……也好,那天应该有很多人帮他庆生,也不差她一个。

温瑞从李乔的口中得知,时申这次生日,时家有意在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里为他举办一场生日宴会,据说是时叔叔想将自己这个从国外回来的小儿子推荐给更多人认识,也方便日后的事业发展,而这场隆重的生日宴,现在似乎已经在筹备了。

温瑞听完李乔说的这些,下意识的就想到那个人的反应,时申他,必然是非常厌恶在自己生日那天举行这样暗藏着利益往来的宴会,不知道他会不会又跟自己的父亲大吵一架,但既然现在已经在筹办阶段,他应该是已经默许了吧。

温瑞和时申这几天晚上都有在微信上聊天,都是聊一些日常的琐碎小事,他不像往日那般在言语上有任何的逾矩和亲昵,只是很正常的作为朋友之间的沟通交流,温瑞也能毫无负担地跟他聊天。

几天下来,时申也渐渐能掌握了她所能接受的度在哪里,只要他的言辞和话题不超过这个度,温瑞就能跟他继续保持友好的作为朋友之间的来往。

现阶段,这样就足够了。

温瑞这天晚上从浴室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时申给她发的微信:“我今天无聊的时候编写了一款小游戏,发给你看看,你帮我个忙,试玩一下,我想测试程序。”

这是一个小时前他发过来的,温瑞看到之后回复了一句:“好。”

她点开时申设计的那款小游戏,这次不再是各种各样花花绿绿的界面了,这款游戏的界面很干净整洁,操作简易,主屏幕上显示着游戏玩法,温瑞大致看了一下,就点了开始。

过了二十分钟之后,时申发来微信问她:“在玩吗?”

温瑞退出游戏,回复他:“嗯。”

时申:“怎么样,通关了吧?”

温瑞:“没有。”

他设计的这款游戏很简单,只有五个关卡,完全适合像温瑞这种毫无经验的游戏小白,按理说应该二十分钟左右就能通关了,看到她的回复,时申问:“是程序有问题吗?”

温瑞:“不是,我还卡在第三关过不去。”

她将这句话发过去,等了一会儿,时申才回复:“笨!”

温瑞一顿,下一秒,就看见他飞快地将这个字撤了回去,换了另一句话发过来,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是哪里过不去?”

温瑞过了半晌给他截图,时申指点她将这一关顺利过了,他问:“要不要我帮你过下一关?”

温瑞想起他刚才发过来的那个隐约透着些许亲昵的字眼,她回道:“时申,不早了,我想休息了,你找别人测试吧。”

时申不知道是否也察觉到什么,他没说什么,只是道:“好,晚安。”

温瑞:“晚安。”

温瑞关掉聊天界面,收起手机,她不太确定自己和时申总是这样在微信上聊天合不合适,尽管每次都是他主动来找她,她总感觉这样不太好,但时申发来的消息,她不回又显得没有礼貌,所以她只能宽慰自己,两人现在是普通朋友,只要不逾越了那条线,就没关系。

-

这天,温瑞在茶舍里招待客人的时候接到了岑琋的电话,岑琋在电话里说,想让她陪她去一趟百货商城,温瑞问:“去那里做什么?”

岑琋说:“我今天正好有空,想去帮时申买件衣服当生日礼物。”

温瑞静了会儿:“哦。”

岑琋问她:“小瑞,你可以陪我去吗?”

温瑞正想说自己‘有事,去不了’,岑琋已经开口道:“我下午还要回公司开会,现在没多少时间了,你发个定位给我,我让司机去接你。先这样,我有个电话进来,我们等见面再说。”

温瑞拒绝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岑琋说完,就已经兀自挂断了电话,她在原地沉默了一阵,给她发了个定位。

岑琋的司机接到定位很快就往这边赶来,温瑞一上车,司机就对她说:“温小姐,岑总还有点事,让我先送您去百货商城,她晚点到。”

温瑞:“好。”

司机送她到百货商城之后,她刚下车,就接到了岑琋的消息,她大概还有二十分钟才到,让她自己先在附近逛一逛,温瑞平时不喜欢逛街,自己一个人也不知道逛些什么,所以就在一楼漫无目的地走走停停。

温瑞走着逛着,看到了一家非常知名的打火机品牌店,她脚步一停,转身走进了这家门店。

店内只来了她一位顾客,导购员很快就迎了上来:“小姐,您好,请问想找什么样式的打火机呢?”

温瑞朝她恬淡一笑:“我想自己先看看。”

温瑞在摆满了火机的玻璃柜台前一一浏览,这家品牌店将每个火机的样式和图案都打造的非常漂亮精致,而且全都是独一无二的,温瑞很快挑中了其中她认为最好看的一款。

这款火机是古银材质的,上方雕刻着一个字母‘s’的图案,字母周围点缀着繁复的花纹,倒过来看时,有点像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

这非常具有象征意义了,温瑞选中之后立马就买了下来,导购员将包好的礼盒装进袋子里递给她:“小姐,冒昧地请问一句,这是您买来送给男朋友的吗?”

“不是,是送给朋友的。”温瑞说。

导购员:“那您朋友真的是太幸运了,这是我们八十周年的典藏版,全世界仅售八个,我相信您的朋友收到这份礼物之后一定会非常开心的。”

温瑞温淡一笑。

她走出这家门店的时候,距离刚才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她预估着岑琋也快到了,便走去商城的正门口等她,结果她刚走没几步,就看见岑琋迎面走过来。

“抱歉小瑞,让你久等了。”岑琋走到她跟前,说道。

温瑞说:“没事。”

岑琋的时间挺紧急的,她直接道:“我们走吧。”

整座商城的男士服装品牌都集中在了三楼,岑琋带着她径直去往了这一楼层,温瑞跟在她身旁,陪着她从电梯出来之后的第一家门店开始逛起,然后她就看见一向行事非常有魄力和主见的岑琋也陷入了挑选衣服的迷茫中。

“小瑞,你帮我看看这套怎么样?”岑琋从一侧的架子上拿了套休闲装。

温瑞:“挺好的。”

岑琋沉吟了一会儿,说:“好像有点不太像他的风格。”话落,她还是觉得不太合适,把手里的休闲装挂回去,继续在店内浏览别的衣服。

温瑞站在后方,看着眼前有些手忙脚乱的人,这样的岑琋,呈现的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另一面,像是另外一个人,像一个真正的坠入爱情长河中的女人,会考虑心上人的喜好,会在意自己挑选的服饰是否是对方所喜欢的,也会慌乱,也会着急……

但是,这样的她,眼中所呈现出来的光彩是温瑞所无法忽视的,在解除了职场女强人的身份之后所呈现出的属于女人的那份柔软细腻的小心思……还有,在某些不经意的时刻流露的欢欣和憧憬。这些,都是真正喜欢一个人才会有的真挚表现。

于是,温瑞的脑海里不受控制地回想起了在她大二暑假那年,岑琋对她提到的关于她和时申从小就订了婚约的事情,虽然只是两户人家之间的玩笑话,但岑琋对她说,她一直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她说,她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喜欢时申了。

温瑞无法忘记,在她提及喜欢的那一瞬间,眼神里透露出的清澈光亮如同夏夜里最明媚动人的银河流光,足以让世间所有都黯然失色。

所以,这就是她将自己剥离在情感之外,一次一次冷静克制着和时申之间的距离的原因,为的就是能让自己永远保持清醒和理智。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生都可以跟时申在一起,但唯独在看到过那样一双眼睛之后的温瑞,无法做到坦荡地接受时申的情感。

她只是无法做到心安理得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一往无前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的喜欢,有更多时候,我们,因为某些人和事,都只能被迫选择缄默不言,将心事永远收藏于心底。

唯一能做的,就是静静等待着时间,将一切腐化。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