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海棠依旧画东风

海棠依旧画东风

海棠依旧画东风

  • 作者:呦呦鹿鸣
  • 分类:短篇
  • 来源:墨溪小说
  • 状态:完结
  • 评语:他只愿倾尽所有,换她一世欢颜
开始阅读
简介
海棠依旧画东风ͼ0
海棠依旧画东风ͼ1

古代虐恋言情小说《海棠依旧画东风》的主角是南挽月楚煜,是作者呦呦鹿鸣的一本火热完结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南挽月想问楚煜,是否还记得曾经对她的许诺,是否还记得他们曾经也是那么相爱的。

精彩节选:

南挽月躺在柴房里,身下是已干涸的血迹。

铁链穿透她的琵琶骨钉在墙头,将她牢牢锁住。

血肉模糊的锁骨带着钻心般的疼,她面无人色,干裂的嘴翕动着:“茯苓......”

为了保证她暂时不死,每日都有人给她强行灌下食物。她却仍是消瘦下去,几乎瘦骨嶙峋。

“她不会死了吧?”下人瞥了地上的人一眼,慌张道。

另一人答:“应该不会,这么重的伤都拖着没死,命硬!”

“走走走,这里晦气,还有半个月哥几个就解脱了。”

脚步声彻底消失后,地上的女人睁开了眸子。

艰难坐起身,抬起手心,淡淡的灵力聚集,她暗向自己挺着的腹部。

冷汗大地滚落,入市了头发,腹部的阵痛袭来。

她将养了许久才恢复的微弱灵力,用来改为自己催生。

预产期还有大半个月,她却不能再等。

她与楚怀约定,今晚,一定要将孩子生下来,交给楚怀带走!

腹部的绞痛犹如刀割,她疼得翻来覆去,紧咬的嘴唇已是一片血肉模糊。

她双腿间的血水不断涌出,惨叫每每到了嗓子里,又强行咽下,头上暴起青筋。

几次将近昏厥绝,她便将指甲插进掌心,强迫着自己清醒。

反复折腾了大半夜,一声嘹亮的哭声响起,传透了宁静的雨夜。

她用藏着的刀隔断脐带,又撕下衣裳包住孩子,紧紧抱在怀里。

血从身下大量涌出,她却丝毫不在意。

她生的,是个女儿,是她血脉相连的女儿......

泪,大滴的落下来。

柴房的门被推开,黑色的身影闪了进来。

“挽月!”楚怀看到眼前的场景,瞳孔一缩,将锁链斩断,颤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南挽月喜极而泣,“你终于来了,孩子交给你了,帮我带她离开!”

“我们一起走!”楚怀小心接过孩子,又一把拉住南挽月的手,

“我们一起!大巫师已经来京,他会救你父亲的,你赶紧跟我走!”

他们刚走出门,却猛然顿住了脚步。

庭院正中央,男人的神色凛冽如霜。

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一步步逼近,宛若修罗。

“南挽月,你拼死相护的奸夫,就是本王的四皇兄?!”

楚怀面色冷然,低声对南挽月道:“等我的暗卫出手时,你迅速跟他们上马离开。”

南挽月面色苍白,拉住楚怀的手臂,说不出话来。

楚煜眸中厉光更甚,抽出佩剑直接刺了上去。

“竟敢当着本王的面苟且,找死!”

楚怀迅速上前迎战:“禽兽!若早知你如此心狠,我怎会让她嫁给你!”

“她是我的人,你碰了,就得死!”楚煜眸子猩红,又是一剑刺出,势如破竹。

楚怀面色一变,用手格挡,长剑刺入了他的臂膀。

“楚怀!”南挽月惊呼出声,挪步上前,落下一地血迹。

而雨夜里刀光剑影交斥,无人理会于她。

楚煜的眼中嗜血愈重,心口燃烧着熊熊妒火,他暴喝一声:“去死吧!”

冰冷的剑刃逼近,楚怀护着怀里的孩子,却再躲不开。

危急时刻,一道削瘦的身影挡在了他身前。

噗嗤一声,利刃刺入骨血的声音响起。

霎时鲜血四溅。

南挽月不可置信的低头。

长剑从她的胸口穿透,大片的血迹漫开。

随风摇晃的剑穗,还是由她当年亲手编织。

他曾发誓用这柄剑护她一生,最后却用这把剑,亲手杀了她......

意识渐渐消散,南挽月倒在地上,雨水砸进她的眼,带着泪滑落下来。

眼前白茫茫一片,好像回到了她与他初遇的那一天。

“在下楚煜,不知姑娘芳名。”

“我名...清儿...”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