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女配想开了

女配想开了小说

女配想开了

  • 作者:五朵蘑菇
  • 分类:穿越
  • 来源:掌阅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为女主改变结局
开始阅读
简介
女配想开了图1
女配想开了图2

古代穿越言情小说《女配想开了》的主角是于寒舟,是作者五朵蘑菇的一本正在火热连载中的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于寒舟接到一个任务,穿越成女主,要为女主改变故事的结局,演绎另外一种人生。

精彩节选:

谈瑞麟甚至怀疑,说妹妹坏话的两个女人,就是于寒舟唆使的。这样的手段,他在商场上见得多了。

“可是她帮了我。”谈笑道,看着谈瑞麟的眼神带着不解,“哥哥为什么这么说?”

谈瑞麟见妹妹实在单纯,就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想让妹妹知道太多阴暗的事:“你不要跟她走得太近就是了。”

谈笑皱了皱眉。明明于寒舟帮了她,哥哥怎么这样?但是她并没有于寒舟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她住哪里,就算想要答谢她,也没有方式。

于寒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回到剧组后,便一心拍戏,一转眼就过了半个多月。

这一天,是谈母的生日。谈家没有大办,就一家四口在家里,温馨亲厚地庆祝。

倒是有很多人送来礼物,谈母坐在沙发上,保养良好的白皙手指优雅地拆着礼物,一边拆一边跟旁边的女儿说笑。忽然,她拆到一个没有署名的礼物。

打开一看,是一套自己平时用的护肤品。

谈母用的护肤品,价格都很昂贵,这样的礼物却没有署名?谈母想了想,在包装盒里翻了翻,翻到一张卡片,上面写着:“祝夫人生日快乐,岁岁平安,身体康健。”

卡片做得并不花哨,简约而雅致,上面的祝福语也不是手写的,而是打印体。由此,更难猜出送礼物的人是谁了。

但是谈母心头却浮现出一个名字,顿时红了眼眶。

她放在心尖上疼爱了多年的孩子,哪能说放下就放下了?

她被赶出去时,手上还有伤,才刚刚出院。她长这么大,从没吃过这样的苦头,就连手指头被刮到一道口子,都要娇气地哭,要她抱着哄才行。

虽然这伤是她自己作的,但她后来也没再闹,很配合地离去了,谈母早就不怪她了。她看着腿上的这套化妆品,心里被剜似的疼。

她从前不送她这样的礼物,她从前都是送她珠宝,她知道她喜欢珠宝,每年自己设计样式,找人定做了送给她,讨她欢心。

今年送这样的礼物,是手里没钱吗?谈母心想,她怎么可能有钱呢?她走的时候,家里一分钱也没有给她。可即便这样,她还是送来了一套昂贵的化妆品。这是她能送的最好的礼物了吧?

谈母难过极了。难过的不仅仅是于寒舟送她这样的礼物,更因为她没有署名。她刻意避免染上嫌疑,不想他们误会。这个孩子,如今这样敏感,她从前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些?

谈母心里难过极了。一转头,看见谈笑有些担忧的脸庞:“妈,你怎么了?”

谈母抿了抿唇,压下鼻头的酸涩,说道:“忽然有点不舒服,我先回房了。”她起身时,手里还抱着那套护肤品。

谈父察觉到什么,站起来道:“我陪你妈妈一起。”

夫妻两个上了楼。

“哥哥,那个礼物是谁送的?”谈笑就坐在一旁,当然看出谈母的情绪从何而来。

谈瑞麟漫不经心地回答:“谁知道呢?你别管。”

他猜到那是于寒舟送的了。心想,早知道就检查一下,不拿到谈母面前了。

谈笑见他不说,心中未必没有猜测。见谈瑞麟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坐在那里忙公事,就起身往楼上走去。

走到谈母的房间门口,顿了顿,她握住门把轻轻转动。将卧室的门推开一条缝,站在门外,听了起来。

谈母在压抑地哭:“那个孩子,三个月了,她从没来找过我们,电话也没打过一次,她那么骄傲,我们那时赶她,她一定受伤了,她一个人在外头,一定吃苦头了。”

谈母不怕别的,最怕她在外面难死,也倔强的不往家里打一个电话。

她其实没有那么狠心,心里不是一点也没有她了,她心里还是想着她的,她希望那个孩子困难了,会来找她,她不会不管她。

谈父揽着她,轻声哄道:“她不来找我们,未必是坏事。她走的时候,陈家的小子还来接她,她已经不是我们家的女儿了,还有朋友照顾她,这是好事啊,她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不通人情世故,你不要太担心。”

当初于寒舟走的时候,谈父和谈母就站在落地窗后面,看着她离开。陈豪对她殷勤的样子,他们都看在眼里,都觉得欣慰。这些年来,她虽然很嚣张,很骄纵,很任性,倒也不是没有人真心待她,这让他们感到欣慰不已。

只是,三个月过去了,他们没有她的一点儿消息,不知道她住哪里,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谈母心里难受极了。

可是,他们又不能去找她。他们的亲生女儿回来了,他们再惦记别人,叫他们的亲生女儿怎么想?

谈母偎在谈父怀里,捂着眼睛,压抑地哭着。

谈笑站在门外,把这些都听在耳中,心里有点难受。哪怕他们平时装的好像家里从来没有过另一个女儿,可是有就是有。

她并不怪于寒舟,只怪自己的命不好,一生下来就被坏人抱走了,离开自己的亲生父母多年。她想,既然爸爸妈妈这样喜欢于寒舟,说明她很孝顺,否则他们才不会这样挂念她。

又想起刚才谈母无意透露出的话,于寒舟是被赶走的,谈笑心里渐渐装了事情。

她轻轻地离开了,没有惊动屋里的人。

走到厨房里,煲了一锅甜汤,端着上楼。敲了敲谈母的房门,说道:“妈妈,我煮了汤,你要不要喝?”

谈母这会儿的情绪已经好多了,打开房门,笑着说道:“呀,笑笑给妈妈煲了汤?”

一手接过,一手牵着女儿,走到桌边坐下,喝了一口,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我真幸福,我女儿这样贴心,给我煲了这么好喝的汤。”

谈笑便笑着道:“我还会煲很多汤,以后经常给妈妈做!”

她很会哄人。还在姜家的时候,就哄得爷爷奶奶很开心,哪怕姜父和姜母不同意,也供着她上了高中,读了大学。现在哄起自己的亲生母亲来,更是小菜一碟。

她很快哄得谈母高兴了,眉开眼笑,搂着她叫宝贝儿。

哄好了谈母,谈笑下了楼,见谈瑞麟还在拿着电脑不知道在忙什么,想了想,她叫道:“哥哥。”

谈瑞麟抬起头:“怎么?有事?”

“嗯,有点事。”谈笑说道,往他那边坐了坐。

谈瑞麟见状便把电脑一扣,放到一旁:“什么事?”

谈笑斟酌了一下,说道:“哥,我们去看看她吧。”

她没说是谁,但谈瑞麟愣了一下,就懂了,他皱了皱眉:“看她干什么?”

“爸爸妈妈挂念她。”谈笑说道,“我们去看看她吧?如果她过得好,我们就拍几张照片回来,给爸爸妈妈看,让他们放心,如果她过得不好,我们可以帮帮她。”

谈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待她这么好,不求回报,不用她哄,掏心掏肺地对她好,所以她也想对谈父和谈母好。既然他们挂念于寒舟,那就成全他们。

谈瑞麟皱起眉头:“不去。”

“哥哥!去嘛!”谈笑抓起他的手臂,摇了几下。

谈瑞麟的眉眼一下子软和下来。从小到大,他一直想有这样一个妹妹,软绵绵地冲着他撒娇,让他干什么他都愿意。现在谈笑这样对他,他的一颗心瞬间软成了棉花。

于寒舟正在剧组拍戏。

她这会儿跟女二拍对手戏。她的身份是残疾男主身边的小丫鬟,他亲生母亲买给他的,从小跟他一起长大,忠心耿耿。

而一直喜欢男主的女二,因为男主对她爱答不理,经常欺负他身边的小丫鬟撒气。这一回,便是女二抓着小丫鬟来到水池前,摁着她的头,往水里涮。

本来这个场景,做做样子就算了,不用来真格的。但是于寒舟跟女二不大对付,或者说女二莫名其妙看她不顺眼,非要动真格的。

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导演想管,却不敢管。饰演女二的是当下比较红的一个小花,颇有些名气不说,背后还有不好惹的金主。于是,导演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好了好了!”导演喊道,“这一幕可以过了!”

在于寒舟被女二摁着脑袋在水里涮了三次之后,导演看不过去了,起身喊道。

女二却道:“我觉得不好,导演,我们要精益求精,才能拍出好作品来,我觉得这一幕还可以再拍几条。”

导演见她没玩够,只得对于寒舟做了个自求多福的表情。

“哥哥,她好过分啊。”不远处,拉着谈瑞麟来到剧组的谈笑,指着饰演女二的小花说道。

谈瑞麟抱着手,淡淡道:“拍戏就是这样。”

就算不是这样,又怎么样呢?让她嚣张那么多年,现在吃点苦头又怎样?他心里冷酷地想。

“怎么可能是这样?”谈笑气道,“她明明在故意欺负人!”

谈瑞麟不说话。

这时,小花终于把于寒舟收拾够了,停了手。

“拍下一条!”导演喊道。

下一条,更过分。

小丫鬟被从水池里拉起来后,说道:“公子是清白的,他没有拿那本书!”

残疾的男主,悄悄派自己的丫鬟为自己偷取秘籍,想要练习武功,被女二发现了。女二喜欢他,但是他一直冷冰冰的,所以女二想借着这个把柄要挟他,让他对自己好一点。

见小丫鬟不识相,女二扬手给了她一巴掌。

于寒舟的脸上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她捂着脸,湿漉漉的头发挡住了她的眼睛,嘶哑的声音说道:“公子就是清白的,你就算打死我,公子也是清白的!”

她是个十分忠心的小丫鬟,也是男主心中的白月光。被女二整死之后,男主彻底走上了逆袭之路。

“导演,我刚刚手滑了,打的位置不准,这一条重新拍!”小花向后看去,对导演说道。

于寒舟捂着火辣辣的脸,猛地扭过头来,冷冷地注视着小花。

小花轻蔑地看着她,一言不发,眼神里透着,你瞪我又怎么样,你能拿我怎么样?我让你拍几条你就得拍几条!

她嫉妒于寒舟的脸,嫉妒于寒舟的演技,处处看她不顺眼,故意整治她。

导演没办法,只得说:“太晚了,你们好好表现,争取这次一条过。”

于是又开拍起来。

“小贱人,还敢撒谎?”小花扬起手,又要狠狠地打下来。

然而这一次,她的手被一只修长有力的男人的手抓住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