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小说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

  • 作者:魏子馨
  • 分类:短篇
  • 来源:若初
  • 状态:完结
  • 评语:我们两清。
开始阅读
简介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图1
谁的心事说与风听图2

现代短篇虐恋言情小说《谁的心事说与风听》的主角是江晚辛傅擎,是作者魏子馨最新原创小说,该小说主要讲述了:江晚辛永远都不会忘记,傅擎亲自将她送进疯人院关起来时,那样冷漠的眼神。是她爱错人,三年后从那里面出来,江晚辛第一件事就是找傅擎算账。

精彩节选:

是,江晚辛...疯了!

傅擎想过无数种多年以后俩人再次重逢的画面。

可是那些画面里,无论如何也没有这样的一幕。

这样的江晚辛让傅擎一夜未眠。

第二日清早。

他依旧未去公司,手机关机。

公司里需要他签字的合同太多。

便找上了江露离。

晚上江露离按了门铃来见他。

俩人一门之隔。

他却一声不坑。

昨天是去选婚戒的日子。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他应该给江露离一个说法的。

可是他不想见她。

对傅擎来说,江露离和他都是江家刽子手。

这些年俩人绝口不提江晚辛的事,就好像这件事真的就可以当做从未发生。

傅擎一直以为,只要是他想要的,都可以不择手段得到。

所以当初利用江晚辛,害死江家两条命。

他都觉得不算什么。

成功的路上他需要无数个垫脚石,刚好是江家而已。

他欠她的,可以以另一种方式偿还。

例如,金钱。

例如,地位。

可是现在..

他亲眼目睹..

这样的江晚辛..

他再也不能当做理所当然

他惊觉,有些东西无法偿还。

这一认知,让他突然慌了心神。

江露离...

隔着门。

江露离感觉到了傅擎前所未有的慌乱。

就像从前的那许多年,每当傅擎不知如何做了,便会这般叫着她的名字。

江露离是有公寓指纹的,只是她从未用过,在她看来,她那所谓的教养不允许她这样做。

但是今天和往日不同。指纹锁,滴滴两声。大门缓缓而开。

他未动。

她也未动。

是因为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女人。

齐耳短发。

肩膀瘦弱。

......江晚辛?

穿着七年前,入狱时的那件衣服。

那件刺眼的暖色毛衣,是她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江晚辛低着头一动不动。

站在门口,几乎能看到她瘦骨嶙峋的背。

从前江晚辛对江露离是很好的。

一声声的姐姐,唤了很多年。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对江家多残忍。

江母将她从孤儿院那种泥泞之地带离出来。

给了她一个完美的家庭。

她不报答也就算了,却跟着傅擎一起伤害江家。

伤害江家唯一的亲生女儿。

抢了她最爱的男人。

江露离知道,欠下的东西,是必须要还的。

她什么都可以还给江晚辛,唯独傅擎不行。

她从小到大陪着傅擎。

尽心尽力辅佐他。

眼看着江晚辛入狱。

又等了他七年。

他也是答应了的,要跟她结婚。

可事到跟前,因为一个江晚辛,全都变了?

她不允许。

绝不!!

江露离脚步有些慌乱,高跟鞋刮在地板上发出了难听的声音。

她强装镇定,快速的走了进去,走到江晚辛身边。

她的眼中充满了愤怒,死死的捏着手里的文件。

蹲下身子时,脸上已经挂上了久违又心疼的笑,她摸了摸江晚辛的头,晚辛...

她侧过头看了一眼站在门边低着头的傅擎,压低了嗓音,江晚辛,你不该出来的。

江露离盯着她许久发觉江晚辛一动不动。

这才缓缓站起身,走到门边,临走才说,傅擎,没关系,这件事我去解决。

解决什么。

解决江晚辛么?

江露离明白,傅擎需要她的时候又一次来了。

所以,她没问傅擎,为什么说好的去选婚戒的日子去接了江晚辛出狱。

就如同这么多年来,他身边情人不断,她也从未问过他为什么这么对自己一样。

因为在江露离看来,过程不重要,只要最后的结局她是傅太太就好了。

第二日清晨。

傅擎站在客厅,看着还是躲在角落里的江晚辛,只觉头疼。

他的手机是开着的。

江露离的电话再未打进来。

嗯。

江露离,很识趣。

...

傅擎已经很多年没去过菜市场了。

他想,在送江晚辛离开这里前,起码应该为她做点什么好弥补自己多年来的愧疚。

也好为自己对江家以及江晚辛做过的那些不堪划上圆满的句号。

他一身名贵的西装,站在那里,格格不入。

他努力的想着,江晚辛从前是喜欢吃什么来着。

他竟然完全想不起来江晚辛的喜好。

他只记得,从前的江晚辛总是捧着一堆,跑过来丢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笑脸相迎,傅擎,你看,喜欢吗?

那一桌子的零食全部被她丢在电脑桌上。

键盘上堆得高高的。

挡住了他在做的企划案。

我不要,拿走。

江晚辛态度极其好,对傅擎总是充满了无限的耐心,她压低脑袋,在他耳边低语,昨晚看电影时,你吃了这东西两袋,我想你肯定是喜欢这个味道的,超市都快被我搬空了,傅擎,你收下吧。

傅擎从零食堆里抬起头,侧过脸,看到两旁的同事窃窃私语,一颗本就烦躁的心越发焦灼,他抬起手,将所有零食全部推倒在地,我说了我不要。

江晚辛同样被吓得歪在一旁。

有同事过来扶起她,不争气的江晚辛却只顾着将一地凌乱抱在怀里,怎么了呢,心情不好?发生什么事了...

她低眉顺眼,轻声软语的样子,让傅擎更加讨厌。

不用你管我。

江晚辛站在一旁,看着傅擎将她一遍一遍捡起来的东西最后全部丢进垃圾桶,一颗热腾腾的心跌入冰窟。

后来她去打听了,那是因为他走了江晚辛的后门,在公司里同事面前,让他丢了脸。

她生气的去见江父,俩人吵了起来,江父一气之下,昏倒住院,再也没醒过来。

傅擎站在嘈杂的菜市场,随便买了一堆,开着车回了家。

江晚辛的姿势好似从未变过。

傅擎蹙眉,走过去,欲将她拽起,地上凉,你坐在沙发上好不好。

江晚辛猛的摇了摇头,沙哑着嗓子,不,不。

傅擎突然心情烦乱。

说不出的压抑。

他无奈的盯着她许久。

缓缓神,站起身子,走去厨房。

满屋飘香时。

厨房玻璃窗上铺了一层淡淡的雾气。

他甚至开始产生错觉。

那年江父去世后。

用了不到一年,傅擎便坐稳了位子。

他便有了恻隐之心。

他第一次有了想买份礼物哄她的想法。

那是一份巨大的乐高。

他让人抬进来放在客厅里。

江晚辛那天笑的很开心。

就是这样,坐在一个角落。

她笑,他站在厨房心情也不错的样子。

他站在厨房透过雾气的玻璃窗,盯着她许久,江晚辛都未曾回一次头。

甚至都未曾动过半分。

晚辛,吃饭了。

江晚辛一动不动,盯着他将饭菜放在昨天一样的位置。

她才快速的爬过去,不小心打翻了地上的饭菜。

却不顾一切,将脑袋埋在那堆饭菜里,不停的吞咽。

傅擎大惊。

快速走过去,用手去挡。

却被江晚辛张开嘴,一口咬住手腕。

眼底凶狠的样子,彻底惊了傅擎。

江晚辛愣愣的松开嘴,好像知道自己做错了事。

不舍的看了眼饭菜,又看了眼傅擎,快速的躲回角落。

盯着那一地残渣。又惊又俱。

屋子里有那么一瞬,十分安静。

不,是寂静。

仿佛能听见空气流动的声音。

傅擎无奈的将手指埋进发根。

像是悲痛。

又像哀伤。

呵。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会为江晚辛哀伤。

当年他联手江露离推她入狱时,他是想过的,江晚辛得吃几年苦。

可他从没想过,江晚辛在监狱里会受到非人待遇。

他更不敢想,这场七年牢狱,对江晚辛来说是场灭顶之灾。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