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小说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 作者:月伶伶
  • 分类:穿越
  • 来源:万读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带着一家人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开始阅读
简介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图1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图2

穿越重生小说《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的作者是月伶伶,该书主要人物是云馥,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小说讲述了:云馥穿越了,然而别人穿越是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她却穿越成了一个农家女,吃不饱穿不暖的,于是她决定自力更生,带着家人过上好生活!

精彩节选:

“云馥,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奶奶吗?”云老夫人气得脸色铁青。

以前这大房母子,哪个不是任凭她搓圆捏扁的。现在这云馥也不知道究竟是中了什么邪祟,竟然三番两次的对她大呼小叫。

“孙女儿不敢。”云馥说道,“咱们云家好歹也出了几个读书人,也算是书香门第,奶奶,您说是吧?”

云老夫人除了偏爱两个小儿子以外,就是最看中面子了。

所以她不冷不淡的没开口,算是应下了云馥口中的书香门第,只听她继续说。

“书香门第讲究的东西多了去了,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应是公平二字。

我娘自从嫁到咱们家来,一日复一日,三餐都是我娘做的,谈何公平?所以,孙女儿斗胆求奶奶一件事。

咱们三房,每日轮流做饭,以免外人晓得了,说二娘三娘欺负我娘亲,尽让我娘亲下厨。”

云李氏和云江氏互看一眼,都有几分不乐意:“云馥,你个丫头片子能知道些什么,除了这下厨,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我们看大嫂除了会做饭菜之外,其他的也不会做了吧。”

云馥眸子微微眯成一条缝隙:“除了下厨之外,恐怕其他的事都是二娘和三娘屋子里的分内事,也跟我娘和全家人没关系吧?”

云江氏虽然有着傲气的性子,但如果让她做这些粗活,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所以,云江氏硬挤出一个笑脸来:“云馥,你就别逗我们玩儿了,你是不是生气今日我说饭菜不好吃?

都是三娘我不好,我以往在家吃习惯了白米饭,现在却经常吃面糊糊,所以才有些不开心。

但你要知道,这其中绝对没有针对大嫂的意思。我以前从未下过厨,这要是让我来给全家人做饭,难免会闹出洋相来。”

云馥却淡淡一笑:“没有谁生下来都会下厨,若是三娘不会,我倒是可以教一下三娘。”

要一个晚辈来教长辈做饭,这要是传出去,不得让村子里的人全都笑掉大牙?

云江氏的脸都快气黑了,只能抬眼去看云老夫人的脸色:“婆婆,您就说这件事情怎么办吧。”

云老夫人虽然偏爱二儿子云伟、三儿子云友,但是却并不喜欢这两个儿媳。

所以,她眼皮耷拉着:“既然这是那些个书香门第家的规矩,那咱们就按着云馥说的做吧。”

左右,也轮不到她这个老太婆下厨。

云江氏嘴儿都给气歪了:“人家那些有钱人家,都是请丫鬟婆子来伺候的,您怎么不去请几个丫鬟婆子来?”

她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云家人都吃不饱穿不暖,还妄想着请下人。

云老夫人冷冷睨了她一眼,她也就不敢乱说话了,只能气愤的继续吃面糊糊。

而云李氏暗地里狠狠宛了云馥一眼,目光随后就落在了一旁的空位上:“既然婆婆要讲一个公平二字,那我也就说了。

四妹在家也住了这么久了,这做饭下厨的事情,总也得要她也轮一次吧。”

话音刚落,厨房门口就传来砰的一声,云馥望去,才看见原来是四姑云念回来了。

她脚边正放着一箩筐满满当当的麦子,一看就是刚刚才收了麦子回来。

云念和云家妯娌不同,她虽然也不下厨,但田野里的农活,几乎都落在了她身上。

云馥连忙去盛了一碗面糊糊递给云念,笑道:“四姑累坏了吧,快来吃饭。”

“嗯。”云念点头,却望向了云李氏,“方才二嫂在说什么,什么我也要轮一天?”

“还能有什么,也不知道云馥这丫头从哪儿学来的一门子歪门邪道,说什么大嫂做饭辛苦,要我们一人一天轮流做饭。”

云念喝了一口清汤寡水的疙瘩汤,才点头:“嗯,我看大嫂这段时间病好像更重一些了,多有些时间养身子,也是应该的。”

云李氏气得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她本来还以为可以坐山观虎斗,却没想到云念居然同意了。

这顿饭估计是云馥自打穿越以来,吃得最香的一顿饭了。

先是让云森受了伤,又让二房和三房的人也来分担一点家务。

云馥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山中天气不比村子里凉快,那藏在破庙里的野鹿,明儿就得拉去镇上卖。

这个世界肉类是个稀罕物,哪怕是殷实之家,也不会顿顿都能的吃肉。

所以,她的鹿肉可以卖得比普通的猪肉便宜一些,也许很快就能卖完,这样也能挣点银子给秦婉看病。

清晨,天还未大亮,草席上睡着的少女已经缓缓睁开了眸子。

为了不被云家人撞见,云馥特意早醒,随后留了一张字条给云谷,就拖着板车悄声离开。

山中未天明时,多浓雾,路上还湿滑得很。云馥将板车的绳子挂在胸前,然后一步步的往山上而去。

不得不说,没有被污染过的世界就是舒服,哪怕深吸一口气,也全是自然的味道。

花香,泥土,青叶的味道紊绕在鼻尖,久久不能散去。

很快,云馥就走到了破庙门口,这时候正好天已大亮。她终于站直了身子,柔荑一抹额头,就抹了一把汗。

那头野鹿只是幼仔,纵然还不大,云馥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只野鹿给拖出了破庙,放上了板车。

血水流淌了满地,在这荒郊野外看着格外瘆人。

这里是深山老林之中,人迹罕至。头顶上的翠鸟儿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却让云馥心中一紧。

不过,她深呼了一口气,拍拍手将草屑拍掉,望着野鹿不由得心花怒放。

她虽然是穿越人士,但脑子里全是云馥以前的记忆。根据以前的记忆来计算,这样的一头野鹿,估摸着能卖个十两银子。

十个铜板够买一串冰糖葫芦,而一千个铜板等于一吊钱,也就等于一两银子。而同时,十两银子就等于一两黄金。

喜滋滋的推着板车往山下方向走的云馥,压根没有察觉到有什么异样。

直到她走到一棵不起眼儿的大树下面,突然额头一凉,一滴温热的液体就顺着她的额头流淌了下来。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