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八零锦鲤小甜妹

八零锦鲤小甜妹

八零锦鲤小甜妹

  • 作者:化雪掌
  • 分类:言情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爱笑的女孩运气总不会太差。
开始阅读
简介
八零锦鲤小甜妹ͼ0
八零锦鲤小甜妹ͼ1

现代言情小说《八零锦鲤小甜妹》的男女主是许甜杏贺归鸿,该文是作者化雪掌的连载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八零锦鲤小甜妹主要讲述了:许甜杏是一个早产儿,她的出身不仅花费了全家所有的积蓄甚至还欠了外债,可许甜杏虽体弱多病,但很爱笑,而她一笑似乎就会给家人带来好运。

精彩节选:

孙玉兰一下子有了理由发难了。

“三弟妹,你们吃卤肉啦?哎哟,巧仙跟大虎提了好些次,说想吃肉,咱家哪里有肉呢?把孩子给馋的,三弟妹你若是知道怎么弄得来肉,也告诉二嫂一声呗。”

田翠莲端着碗喝稀粥一声不吭,王彩云则是悄悄地观察两个弟媳妇,林霞脸色涨得通红:“二嫂,就是……就是卫红救了胡医生的侄子,胡医生给了一小块卤肉,几个孩子想吃,便分着吃了,实在是没有多少就没有拿出来了。”

其实平时大房二房的孩子在外头捡到了些什么好东西,也都是私下里藏着自己享受,哪里想过三房?

这都是家里不成型的规矩了,可如今到了孙玉兰这里就是林霞小气了。

许巧仙刚吃完一只窝头,听说梅子他们吃了卤肉,上去一把抢过去梅子手里的窝头:“你吃了卤肉,窝头给我吃吧!”

她抢过来就咬了一口,梅子哇地一声哭了。

林霞原本还想忍耐,这下却忍不住了,上去搂住梅子,冷声说道:“二嫂,家里窝头是一个人一个的,巧仙抢了梅子的窝头,梅子吃什么?你没教过她不能抢别人的东西么?”

孙玉兰随意一笑:“小孩子间打打闹闹有什么呢?弟妹你也太小气了,梅子都吃了卤肉了,哪里还需要吃窝头?她哪有那么大的肚子?”

梅子哭得呜呜呜的:“娘,我饿……”

林霞心里更难受,一把从孙玉兰手里夺过来窝头:“二嫂,孩子不懂事,你该是懂事的,既然你觉得一个窝头没什么,那便把你的窝头赔给梅子吧!”

孙玉兰完全没有想到林霞敢跟自己对着干,她想到林霞在许家一向没有地位,便站起来叉着腰说道:“林霞!你想干什么?还有没有规矩了?我是你二嫂,你不仅教训我还从我手里抢东西?”

林霞气得浑身发抖,却努力镇定地去反驳:“别说原本巧仙抢东西就不对,就只说这窝头,都是咱娘从我娘家那里借钱买来的红薯面,如今孩子不仅没有多吃些什么,反倒还要吃亏,有这样的道理吗?”

她说着说着哭了,看向田翠莲:“娘,若是不行,那就分家!”

田翠莲猛地一怔,皱起眉头,把碗往桌上一顿:“分家?分什么家?林霞,我是借了你爹几块钱,可你也不要整日挂在嘴上,我又没说不还,怎么了?你还惦记上了?”

林霞脸上发烫:“娘,您从我爹那里借的钱还过了几次?我爹不计较,那是为着我能在许家过得好一些,可您问问自己,我过得好么?”

她据理力争,胸口起伏,梅子和桃子都依偎到她怀里,卫红和卫星则是站在她两侧。

田翠莲很气,儿媳妇当着一大家子这样跟自己对着干,无论事情的缘由是什么,她都不能接受。

“林霞,你是我儿子娶进来的媳妇,谁给你的胆子这样对我说话!”

田翠莲刚吼完,旁边的许老头就开口了:“不能分家。但这个家也要改一改风气了。”

他平日里很难得会说话,一辈子都没什么大出息,但也好好地把几个儿子抚养成人了,许老头这人不喜欢掺和女人之间的纠纷,但眼前的事情让他坐不住了。

“老二家的,你欺负老三家的欺负惯了,连个窝头都要抢啊?这个家里还有没有公平了?老婆子,虽然说家里是穷了些,老三家也不喜欢争抢,但一碗水还是要想法子端平的,否则这日子是过不安稳的。”

田翠莲下意识地想反驳自己没有一碗水端不平,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腰酸背痛,腿也疼得厉害,一动就不舒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被公爹教训,孙玉兰脸都臊红了:“爹,这,这……这也是因为孩子们都在长身体,实在是吃不饱呀。”

她说着开始抹眼泪,王彩云赶紧打圆场:“二弟妹,三弟妹,咱们都是一家人,就别争了,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许老头咳了一声:“是啊,你们大嫂说的对,日子总会好起来的,就像老三家的大出血也活过来了,还有比那更危险的事情吗?只要一家子齐齐整整地努力,就总有吃得饱的时候,林霞,你上过学,找张纸替我们写张欠条,从前在你爹那里借的钱,咱们家里都会还的。”

林霞没说话,她是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忍让毫无用处了,还不如把该争取的都争取到手才有用。

许老头把自己手里的窝头递给梅子:“来,梅子,吃爷爷的。”

梅子乖巧地走过去,小声说:“谢谢爷爷。”

许老头和蔼地笑了,看了看三个儿媳说道:“我知道家里艰难,他们仨出去挖河工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就算是能挣到钱寄回来也要一段日子,咱们不能坐以待毙,我明天就上山去砍柳树枝,回头好编写筐卖。也好补贴家里。”

他确实是会这门编筐的手艺,但因为前些年胳膊受伤没有力气,已经好几年没有做过这事儿了。

王彩云有些担忧:“爹,您胳膊不好,还能编筐么?”

许老头挥挥胳膊:“甜杏出生那天,我无意间试了试,自己胳膊比从前有力气多了,编筐应当没问题的。”

许卫星忽然心里一动:“爷爷,那天咱家的鸡忽然下蛋了,您胳膊有力气了,是不是因为我妹妹生下来是件大喜事儿?”

许老头笑呵呵的:“是啊,大喜事,甜杏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王彩云跟孙玉兰自然不赞同,但也不敢再说什么,都在心里希望公爹赶紧编筐赚些钱回来,大家生活也会好一些。

林霞得了许老头这些话,安心了许多,往后她会努力保护好自己的孩子的。

虽然暂时不能分家,但等许振华回来之后她一定要跟他好好地计划一番分家的事情。

许卫星因为这回没有发病十分庆幸,上蹿下跳的,还要跟着许老头一道去山上砍柳枝儿。

林霞也默许了,卫红也要跟着上山,许老头去砍柳枝,他们小孩子也可以看看山里有没有什么野菜什么的搞一点回来。

许卫星临走之时亲亲甜杏的小手:“哥哥跟大姐去山上了,甜杏你在家要乖哦,别惹咱娘生气,你要祝哥哥顺利些,多捡到些好吃的!最好呀,捡到一只大野鸡!”

卫红也拉着甜杏另外一只小手:“那你就祝大姐都捡些干柴,有野鸡也得有柴火烧呀。”

甜杏躺在红色的襁褓里,小手挥舞着咿咿呀呀,仿佛是在说加油,小样儿可爱极了。

听见孩子们逗趣的话,林霞忍不住笑了,叮嘱了几句才放他们走。

隔壁的许珍珠急了,她记得上辈子爷爷去砍柳树枝是带着许卫星去的,许卫星发现了一只山旮子,爷爷拿去卖了些钱,好好地把三房夸了一顿,从那以后三房的气运就跟被打开了似的,今天发生个这样的好事,明天发生个那样的好事,反正是顺利得让人眼红。

不行,今天她要想尽办法让自己的哥哥卫兵成为那个小功臣。

许珍珠拉着卫兵的衣角,非要去上山,最后卫兵无奈之下只能带着许珍珠上山。

一行人到了山上,卫兵有些烦躁:“珍珠,都怪你!你非要跟着来,自己又走不动,好了吧,爷爷他们都走远了,咱们只能落后!”

许珍珠不敢说太多的话,只能尽力去指挥:“往前,山旮子……”

卫兵不知道山旮子是什么东西,只能背着许珍珠继续往前,而许卫星他们已经到了要砍柳树枝的地方忙活起来了。

许珍珠一本正经地看着卫兵:“哥哥……你找……山旮子……”

卫兵以为是她要玩的东西,只能起身去找,而许珍珠则是不住地缠着许卫星:“卫星哥哥,玩……”

她不想让许卫星先找到山旮子,希望拖延时间让自己的哥哥卫兵先找到。

结果,出人意料的是,卫红发现了一处山旮子,叫了爷爷去看,爷爷惊喜地瞬间放下了砍刀:“哎呀,这可是宝贝!”

这东西拿到集上去卖,能卖不少钱呢!

爷爷把山旮子砍下了装好,带着一群小孩下山了,许珍珠一脸不快,她只恨自己的哥哥怎么这么蠢呢?

山旮子卖了三块钱,这让许老头跟田翠莲都很意外了,这三块钱买了些红薯面,家里最近的窝头是够吃了,一个人可以分上两个。

许老头把这事儿的功劳算到了三房的头上,虽然大房二房不服气,但也无话可说。

田翠莲把红薯面放一半在厨房,另外一半收起来,一边嘀咕:“运气倒是不错,连山旮子都碰的上。”

许老头啪嗒啪嗒地抽旱烟,一边问:“老婆子啊,我咋觉得有些事情不大对劲呢。”

田翠莲扭头过来:“咋了?”

“你这几天去看甜杏了没?我去看了两眼,这孩子长得,跟一般孩子不太一样呢。”

“不也是一个鼻子两个眼,就是白了些,一个丫头片子,有啥了!”

许老头磕磕烟袋:“你知道吗?我那天去砍柳树枝的地方,不是什么隐蔽的,村里不知道多少人去过了,可为啥山旮子偏被卫红发现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