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

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

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

  • 作者:一字眉
  • 分类:言情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任性富婆在线逐梦娱乐圈。
开始阅读
简介
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ͼ0
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ͼ1

现代言情小说《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的男女主是姜沅凌霍,该文是作者一字眉的连载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不小心坐了影帝大腿主要讲述了:小富婆姜沅如果不好好闯荡娱乐圈的话就只能回家继承家产了,可不曾想,姜沅没能征服娱乐圈巅峰而是征服了站在娱乐圈巅峰的男人。

精彩节选:

定妆照发上网后反响还不错。

有凌霍在,就不缺热度。姜沅外形条件极佳,又是编剧认证过的“南歌”,凭着定妆照涨了一小波粉丝,但看不上她,觉得她拉低影帝档次的大有人在。

【虽然不知道凌霍为什么接这部戏,但投了那么多钱,拜托剧组请个好点的女明星跟他搭戏OK?】

【景念桐都配不上凌霍的档次,何况这个糊咖】

【我觉得还挺有cp感的(小声bb】

【又来了又来了,果然开始捆绑了,谁跟你家糊b正主有cp感,蹭热度的滚】

【#抵制糊咖##抵制糊咖##抵制糊咖#】

【路人都看不下去了,凌霍都没说什么,你们这些粉丝在这高潮个什么劲,姜沅也是得过奖的,跟你家影帝演个戏怎么不够格了】

【你拿新人奖跟小金人比?说话之前先看看自己脑子是不是被门夹成了三角形】

姜沅刷微博的时候看到这个评论,想象了一下三角形的头长什么样儿,然后就忍不住乐了,笑着给这条评论点了个赞。

新人奖和影帝影后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更何况,凌霍手握的不只有小金人,还有金狮奖、金棕榈奖等等,不光自己,娱乐圈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与他比肩。

不能比,但是可以学习。

“饭圈就是这样的,好多粉丝戾气重,见人就撕,别跟他们一般见识。”齐欢趴过来看着凌霍背着姜沅的那张照片,一脸羡慕,“这是凌老师的荧幕初背啊!你运气怎么这么好?”

姜沅表达了一下自己的震惊:“是吗?还有这种东西?”

荧幕初吻就算了,荧幕初背也要纪念一下?那照这么说,她还是荧幕初被背呢。

“对啊,他所有的电影我都看过,吻戏床戏都有过,但从来没有背过女生哦!你拥有了一个凌老师的第一次,开心不开心!”

齐欢兴奋的样子,仿佛姜沅敢说一个“不”字,就要立刻给她上一趟思想教育课。

姜沅跟两个小朋友一块回化妆间换衣服:“只是背一下,又不是吻戏床戏,你干嘛这么激动。”

“你竟然还想和凌老师拍吻戏床戏?啧啧啧……”

姜沅弹了一下齐欢的脸蛋:“整个娱乐圈有哪个女明星不想的吗?”

凌霍出道九年,就蝉联了九年的“最想睡男明星”榜首。

他在出道的警匪动作片《风暴》中,饰演的亦正亦邪的卧底刑仂,曾是一代人心中的白月光。

姜沅看《风暴》时才13岁,后来无数次重温。

电影最终决战前一夜,刑仂裸着上身站在灯下,往受伤的右手心一圈一圈地缠纱布。没有台词,没有音乐。浑黄沉郁的出租屋,男人脊背蜜色的肌肉和交错的疤痕——是姜沅心中最早对于性感的定义。

不止她,那个动图至今还在网络上流传甚广。小鲜肉统治流量的年代,凌霍凭着阳刚性感的男性魅力在娱乐圈一枝独秀。

齐欢对姜沅的观点深表赞同:“别说女明星了,想睡他的男人都数不胜数。”

姜沅噗嗤一声乐了,揶揄她:“我说拍戏呢,你怎么说到睡他了?想什么呢小朋友。”

齐欢小脸一红:“……我说的是真的。”

“小心他抓你去坐牢。”辰柯在旁边说。

“这是什么梗?”姜沅来了兴致。

“你不知道?”八卦小能手辰柯一看两人求知若渴的脸,看了看化妆间没人,关上门给两个人科普。

——

四年前,凌霍事业最如日中天的时候,就被一个男性富商看上过。

娱乐圈的大明星说起来光鲜亮丽,其实在真正的资本面前,什么都不是。即便凌霍当时已经是享誉中外的大影帝,坐拥顶层资源,但那富商依然没把他放在眼里,听说人有点地位,动用了一些手段,想逼凌霍就范。

最后肯定是失败了,凌霍一点面子没给,富商恼羞成怒之下,让人爆出他吸du的丑闻。

吸du不同于其他负面行为,这两个字一旦沾上,演艺生涯就直接over。对方这一出手,就是冲着整死凌霍去的,有照片和证人,“证据确凿”。

以凌霍的知名度,这桩丑闻传播的速度之快、引起的反响之激烈,震动了整个娱乐圈。大半个媒体圈铺天盖地的大肆报道,数千万粉丝的倒戈谩骂,一夜之间使他从云端跌落神坛。

四年前,刚好是姜沅身边变故陡生的时间,没精力关注其他事,竟然不知道凌霍也曾经有过跟她一样的遭遇。

不过一对比,惨还是凌老师更惨。

“怎么还有这样抹黑人的呀,凌老师太可怜了,倒了血霉碰上这种人!好心疼。”齐欢愤愤不平地说。

“别心疼了,你凌老师比你厉害多了。”辰柯扎心道。

当时的情况几乎是绝路,舆论压力太大,凌霍的经纪公司无力回天,最终不得不选择弃车保帅,发布了与凌霍终止合约的声明。

凌霍的手段就雷厉风行多了。

他将诽谤他的媒体起诉至法院——所有参与造谣、传播的媒体与营销号,全部起诉,一个没放过。

这是一件工作量极其庞大复杂、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但他就这样做了,且态度强硬,不接受任何和解请求。

凌霍做的第二件事,是高调收购谣言源头的《星光日报》。案子审理期间,每天在头版跟进审理详细进展,剩余板块则全部放上嫌疑人的照片与过往黑历史起底:诸如网暴素人致人自杀、出轨朋友的妻子、包养的小三小四撕b最后发现是原配在暗中搞鬼……什么猎奇的事情都有。

这样的高调反击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许多人被影帝的雷霆手段折服,一部分出于猎奇心理,在纸媒没落的年代,《星光日报》的发行量竟然节节攀升,破了纪录。

最后法院判决下来,被告道歉的道歉、赔偿的赔偿、坐牢的坐牢,凌霍送了他们一份大礼——将所有人的判决结果公布在报纸上,附上高清正面直拍照,打上姓名,印刷500万份全国免费赠送。

在几乎每天都不断有丑闻曝光的娱乐圈,凌霍的做法是破天荒头一遭,可以说非常强势,且嚣张。

姜沅发自内心地想给他鼓掌。

“干得好!那那个死老头呢,怎么不把他一起告了?”齐欢迫不及待地问。

“傻孩子。”姜沅搓搓她的头说,“造谣这个罪名对他来说太轻了,关个三五年就放出来,不是便宜他了。”

“对。”辰柯说到这儿眼睛里都是对偶像的崇拜,“这事儿过去没多久,死老头也被调查了,最后因为非法经营罪、行贿罪等等数罪并罚,判了14年。不知道凌老师怎么做到的。”

话音一落,姜沅和齐欢啪啪啪默契地鼓掌。

凌老师——一个狠人。

不过拍完手,姜沅想起一个问题。

那天她都对凌霍霸王硬上弓了,他怎么没把她抓去坐牢?

——

吃完夜宵回酒店,齐欢喝了点酒,等电梯的时候一直在闹姜沅,抱着她的腰。

“凌老师是不是没外表那么冷啊,我看到他好像跟你话还挺多的。”

“不多啊。”姜沅想了想,其实也就两三句,还动不动就是骚话。姜沅深深觉得他话少点挺好的,沉默是金。

齐欢抗议:“已经很多了!他跟别人都不说话的,我想和他说话都不敢说。”

“想听听我的建议吗?”姜沅说。

不论是之前当众摔贾总房卡,还是面对凌霍时的不卑不亢,齐欢都莫名有点崇拜姜沅,一听这话眼睛一亮:“想!”

姜沅拍拍她的头:“我的建议是,不要和他说话。”

“……你又耍我玩是不是!”齐欢气呼呼地要挠她。

“哈哈哈。”

电梯门霍然打开,嘻嘻哈哈的三个人仿佛遇到教导主任,一秒恢复正经。

凌霍站在电梯里,外套搭在手臂上,没什么情绪的眼睛望向他们。

他不说话的时候,整个人周围的气压能降几个度,电梯间忽然都变得像停尸间了。

姜沅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脸上,若无其事地打了个招呼,抬脚进去。

齐欢和辰柯也乖乖跟凌霍问了好,跟进去。两人在凌霍面前明显局促,不敢多说话。

安静一直持续到4楼,齐欢喊了声“凌老师再见,甜甜姐晚安!”拉着辰柯就跑了。

姜沅闻到了空间里淡淡的酒味,猜测凌霍应该是陪人应酬了,想了想,决定找个话题打破沉默。

刚要开口,听到凌霍低低的声线:“你叫甜甜?”

“……小名。”从小家里人都是这么叫的,齐欢知道后就改叫她甜甜姐,姜沅觉得挺亲切,不知为何轮到凌霍,就不是很想让他知道。

总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

“甜甜。”凌霍又在唇齿间慢慢咀嚼了一遍。

换个人被他用低沉的嗓音这样叫昵称,怕是当场就要软了。姜沅转移话题:“凌老师,您下午那句话好像没说完,为什么让我留着鞭子?”

给他个台阶,让他把骚话说完,免得憋着憋坏了。

不然姜沅觉得他说不定会憋个大的。

正在这时,叮——电梯到了。

凌霍右手扯了扯领带,往前迈了一步,看起来是要出电梯的动作,但刚好逼近姜沅面前。她往后退,背抵到墙壁。

凌霍略一低头,声音贴着她耳畔:

“下次找不到领带绑我,急哭的时候,姜老师可以试试鞭子。”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