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

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

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

  • 作者:时星草
  • 分类:言情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有钱有势还当什么恶毒女配?
开始阅读
简介
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ͼ0
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ͼ1

现代言情小说《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的男女主是黎一宁霍深,该文是作者时星草的连载作品,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主要讲述了:黎一宁穿书了,当她看见这个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的时候就该有这个觉悟的,可是她没有当回事,于是命运眷顾了她。

精彩节选:

这条消息一出,微博有十几分钟的瘫痪。

黎一宁虽然被大家称为十八线,但实际上她热度很高,不然也不会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让人骂的狗血淋头。

没错,就是黑红的热度。

星河娱乐这个通知,简直是赤裸裸的打了千万网友的脸,他们爱豆都签约不进去的公司,竟然签了黎一宁?!

这其中,属原本万股娱乐的江原和童苒的粉丝跳的最欢。

【星河娱乐是眼瞎了吗?竟然签这样的一个艺人,你们是为了黑红热度,所以连最基本的职业道德都不要了是吗!】

【卧槽卧槽,黎一宁这是抱上了多大的金大腿啊,才有这样的资源。】

【从现在开始,星河娱乐进入我的黑名单,以前还以为你们选艺人标准很不错,今天一看——呵呵了,有钱有大腿就能进去是吧。】

【黎一宁真的签约星河娱乐了?这消息简直震撼我全家啊!】

【作为一个路人,其实我觉得黎一宁好像也没做错什么吧?】

【楼上的水军滚粗,黎婊给了你多少钱?说出来让我们一起赚!】

【星河娱乐黎一宁一生黑!】

微博上大家骂的起劲,黎一宁和星河娱乐签约后,自然而然的看到了@自己的消息。

宋静看了她眼,低眸一笑:“觉得难受吗?”

黎一宁弯唇一笑,摇了摇头:“不难受。”

她晃了晃手机,看向宋静:“我能转发吧?”

“当然。”

@黎一宁V:合作愉快。//@星河娱乐V:……

宋静看了眼她此刻的模样,颇有点意外。

说实话,在被通知要带黎一宁之前,宋静对她的了解也仅限于是网络,对她第一印象自然不好,唯一的好感大概是她这张脸,纯而媚,只要她稍微提升一下演技,无论是清纯高中生还是成熟妩媚的都市女人,她都驾驭得住。

但现在,宋静觉得自己错了。

黎一宁和网络上流传的那些评价,相差太多了。

想着,宋静突然对她这个新艺人多了点隐约的期待,很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她这几年带的艺人都比较顺利,这还是多年后再遇到这么大的挑战,一下子,她连内心都被激发了战斗力。

拍了拍黎一宁肩膀,宋静道:“从今天开始,我会给你安排一系列计划。”

她顿了顿,低声问:“你之前是不是没学过表演?”

“嗯。”原主没有。

宋静点了点头,看着她道:“我晚点给你找几个老师,短时间内先上课,之后我再给你选几个剧本。”她停顿了下,看向黎一宁:“别想着一蹴而就,先从小角色开始历练,积攒起来了,我会给你找有重要角色的剧本。”

闻言,黎一宁淡淡一笑:“我知道。”

她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宋静,瞳眸平静:“我不着急。”

宋静静默了几秒,“嗯”了声:“那就好。”想了想,宋静问:“你对参加综艺有什么想法吗?现在综艺吸粉比较快,而且这是最好能先给你脱掉一些标签的工作。”

现在综艺流行,不少人都爱看。

综艺比电视剧电影好一点,能让你更深一层的了解到一个艺人。而且大概是艺人和粉丝距离太远的问题,粉丝很喜欢看自己偶像的综艺,总觉得这样才会给他们一种真实感,原来自己的爱豆也是个普通人。

黎一宁眼睛亮了亮,眉眼弯弯着:“我可以。”

宋静颔首:“那我看看有什么合适的综艺。”

“好。”

说了下未来工作计划后,宋静掏出手机:“我待会转发你微博,待会估计网友会对你进行新一轮的谩骂,别去看,你现在这会处于风口浪尖,说什么都是错的。”

“我明白。”

几分钟后,骂黎一宁骂得正欢的网友惊奇发现,黎一宁不仅仅签约了星河娱乐,星河娱乐甚至让金牌经纪人宋静带她,瞬间,网友们更怒了!

凭什么啊?!

他们爱豆那么优秀,为什么星河娱乐不签约,不仅如此,星河娱乐竟然还让宋静带她,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所有人——我们星河娱乐就是要捧黎一宁吗!

网友怒骂着,宣泄着自己心中的不满。

一整天,黎一宁和各种不同词条一起挂在热搜上,只不过渐渐地,关于谩骂她的言论越发减少,不少人开始疯狂发黎一宁美图夸颜值。

不明所以的网友:?

我们在吵架发什么美图?!

——

听到助理回过来的消息后,霍深眉头紧蹙着,接过平板看了眼那些污言秽语,他面色冷峻:“撤下去。”

助理略微担心:“霍总,撤下去恐怕不太好。”

霍深掀起眼皮,淡漠看向助理。

助理解释:“撤下去只会让网友们认为夫人有背景,更让网友愤怒,倒不如买点水军转移大家注意力。”

霍深缄默片刻,赞同了这个提议:“注意点。”

“是。”

末了,霍深看向他:“夫人现在在哪?”

助理想着刚刚司机回过来的消息,连忙道:“夫人刚回家。”

霍深闻言,没再多问。

“出去吧。”

“是。”

等助理走后,霍深才拧紧着眉头沉思着。一个人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引得性情大变?

霍深想不明白。

——

接下来的几天,黎一宁都早出晚归的上课。

宋静给安排的老师都是业内非常有名的,而且属于不存在太多偏见的那种。

老师不太爱上网,自然也不知道网络上那些不入流的言论。不过对黎一宁倒是赞许有加。

宋静过来接她,顺便询问情况:“老师,她感觉怎么样?”

老师点了点头,赞许道:“不错,你这次送来的这个苗子,比前面几个都有灵性。”

“是吗?”宋静无比惊讶,扭头看向另一侧还在练习站姿的黎一宁,有点不敢相信。

“怎么说?”

老师思忖了须臾,摇摇头:“说不出来,但总而言之,她适合演戏。”

宋静了然:“那她现在……能拍戏了吗?”

老师一笑,“嗯”了声:“小角色可以试一试。”

“明白了,谢谢老师。”

两人上车后,宋静扭头看向她:“老师说你很有灵性,适合这一行。”

黎一宁点了点头:“还好,挺有趣的。”

宋静从文件袋里掏出两份资料递给她:“现在这里有两个综艺,我可以为你争取一个名额,你看看你比较想去哪一个。”

星河娱乐的资源向来好,即便是黎一宁没暴露自己身份,但宋静想要拿到几个综艺给自己艺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黎一宁低头一看,手里的这两个综艺非常不同。

一个是去旅游区经营一家客栈,当客栈员工,给一笔启动资金,到最后除了要赚回来一笔启动资金之外,还要尽可能的多赚一些,赚来的钱节目组会直接捐给当地做慈善,而另一个比较刺激了,是艺人七十二小时的生活直播。

宋静补充道:“先看看,想想,明天再给我答复,这个不着急。”

“好。”

“对了,还有个剧本我觉得不错,虽然你就三场戏,但人设不错。待会回去你也看看。”

“行。”

到家后,黎一宁整个人都累瘫了。

这几天上课说累不累,但偶尔还有形体课,好在原主从小到大被培养的好,各种体态和形态都比一般人好很多,困难倒是不困难,就是觉得有点累。

回到没有佣人的房间,她刚瘫倒在沙发床上,霍深便回来了。

黎一宁抬头,尴尬地和他对视。

霍深目光淡淡地扫视她一眼,在看到她翘起来的二郎腿时候,轻哂了声。

黎一宁:“……”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霍深“嗯”了声,扯了扯领带:“有个活动。”他顿了下,看向黎一宁:“你要不要去?”

黎一宁怔忪了下,颇有点意外。

霍深竟然邀请她参加活动?!

霍深看她变化莫测的神色,淡淡补充:“陈宙让我问问你。”

闻言,黎一宁记忆里出现了关于这个人的所有信息,陈宙——霍深少有的好友之一,也是某集团老板,两人从小认识,属于一起干坏事的那种人。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陈宙和黎一宁关系不错,不少次黎一宁有点什么事,都是陈宙帮忙处理的,只不过在她坚持为追星进娱乐圈时候,和陈宙大吵了一架,然后两人互相拉黑。

算算时间,黎一宁和陈宙有一个多月没见了,以前陈宙有什么活动,必然会请她的。

她想了想,觉得是时候缓解缓解和陈宙紧张的关系了。

“好啊,圆圆她们会去吗?”

霍深瞥了她眼,冷冷淡淡地:“不清楚。”

黎一宁:“……”

——

聚会的地方在市区某知名玩乐场所,夜晚那里比其他地方都活跃。

黎一宁和霍深一到,便被领上了三层,这一层楼今天都被陈宙包了下来,完全不用担心被人打扰。

在黎一宁和霍深抵达门口时候,里头背对自己的人正讨论着他们。

“霍爷今天会来吗?”

“会吧,宙哥都请了肯定来。”

“那黎一宁呢?”

“不会来吧,她不是跟宙哥吵架了吗。”

“那是她活该吧,真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所有人就都得宠着她啊,要没有她爸妈纵容着,我看她能有什么,现在还去混娱乐圈,也不怕掉了自己身价。”

蓦地,有人发现了黎一宁和霍深,猛的给那人使眼色。可惜那人没注意到,自顾自道:“据说她还出轨——”

“霍爷,宁宁你们来了啊。”

猝不及防地,有人打断了。

说话的人一顿,身子僵硬地扭头看向门口的两人。

在对上霍深那双深不见底眸子时候,她脸色煞白,颤巍巍地跟着喊了声:“霍爷。”

黎一宁站在一侧,挑了挑眉一笑:“只有霍爷?”

那女生白了白脸,连忙喊了句:“宁宁你也来了呀。”

“是呀。”

黎一宁做作的撩了下头发,勾唇一笑:“不来也听不到大家对我这么高的点评。”

她唇角弯弯地,一脸笑眯眯模样:“对了,你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我出轨什么了?”

她看向霍深,晃了晃霍深手臂:“老公,你快问问她,我出轨什么了,今天要是不说清楚,那我清白怎么办?”

霍深:“……”

他垂眸,和女人对视了眼,莫名其妙地,霍深好像看到了她眼底的诉求。

顿了顿,霍深眼神凌厉地看向那女人。

还没等霍深说话,女人的脸就更白了,甚至连整个人都在发抖。

她颤抖着身子,在霍深强势压迫下道歉:“对不起宁宁姐,我刚刚就是乱说的,你没有出轨,我就是一时间脑子不清醒胡说八道。”

“哦?”

黎一宁扬了扬眉,顺势在一侧坐下:“胡说八道?”

“是。”

黎一宁晃了晃面前酒杯,和霍深如出一辙的轻哂,眼底讥讽明显:“陈小姐,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祸从口出。”

她微微笑:“如果我今天没来,明天是不是整个圈子都要谣传我婚内出轨了?你这是多不把我和我老公放在眼里啊。”

话一落,整个包厢内都霎时间静下来了。

没有人敢说话,甚至连呼吸他们都轻了不少。

陈宙听到动静后从另一边过来,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他侧目,看向旁边人:“怎么回事?”

那人无声说:宁宁姐和陈婉起冲突了。

陈宙皱眉,刚想说话,霍深便冷冷地看他一眼。

这一眼,瞬间让陈宙明白了点什么。

陈婉脸越发的泛白,她嘴唇颤抖着,连忙起身对黎一宁弯腰:“宁宁姐,我说错话了,希望您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黎一宁轻笑,在大家期盼之下应了声:“抱歉。”

她耸肩:“我不是大人,更没有大量,你今天说的这话,恕我原谅不了。”

“宁宁。”

一侧有人看不下去出声:“算了吧,陈婉也就是一是心直口快,没别的意思。”

黎一宁微笑。

那人看向霍深:“深哥,陈婉就说错了两句话而已,没必要这样吧?你帮忙劝劝宁宁姐吧?”

闻言,所有人齐刷刷看向霍深,试图在他这里找到希望。

他们想,黎一宁目中无人,骄纵任性。但再怎么的,霍深的面子她会给吧。

对着一众人视线,霍深掀起眼皮看了一圈,对上黎一宁那双漂亮的杏眸,刚想说话,就被黎一宁打断了。

黎一宁嗤笑了声,把玩着自己出门时候戴上的钻石耳环,她摸着玩了下,淡声问:“劝什么?劝我给我老公戴绿帽这个谣言不值得生气是吗?”

她顿了顿,一字一字地:“第一,我没有出轨,第二,劝也没用。”

说完,她佯装生气地看向霍深:“你还要劝吗?”

霍深一顿,冷冷地扫过一圈,沉声道:“不会,你看着处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