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

  • 作者:颜素素
  • 分类:言情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几世地寻觅换来今世的果。
开始阅读
简介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ͼ0
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ͼ1

玄幻言情小说《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的男女主是顾婉秦志军,该文是作者颜素素的连载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八零年代之媳妇是只狐狸精主要讲述了:顾婉突然长出了个胎记,还是狐狸形状的,然后她真的像狐狸精一样变漂亮了,原来四万年的因缘导致了今生的遇见。

精彩节选:

扛着锄头匆匆赶回来的林春华一进了院门就听到这句话,再看到村里最爱八卦的两人组,只觉得脑门突突的跳。

她把锄头往院墙角落一扔,边往里走边道:“这是赵家的姑娘吧,咱俩家有什么亲事需要你认啊?”

赵娟听得声音回头,看林春华面上没有一点客气和煦的神色,垂了头叫了声婶子。

林春华没应,先看了看张荷花和王茶花,笑着道:“这也晌午了,你们不回去准备做晌午饭啊?”

张荷花有些讪讪,毕竟一开始也不晓得秦家被人给退了亲啊,撞见这事还让林春华开口逐客是有些尴尬,王茶花就没这意识了,她笑着道:“我家的饭都是儿媳妇做,我说你也早早把几个儿媳妇娶进门来,早点享享清福。”

张荷花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二傻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林春华也知王茶花一惯看不懂什么眉眼高低的,也不意她们现在就走,别听了一小半不清不楚再到外边乱传一气更麻烦。于是顺着她的话头道:“可不是,咱们这把年纪的,可就盼着抱抱孙子喽,我家老大这腿养养好就得成亲了,到时我也能享享儿孙福。”

说完,她看向赵娟道:“我头先在外边听人说我家志军对象来了,赵家姑娘,你可算不着我家志军的对象,毕竟就像你爹妈说的,就是相看了一回,也没过礼也没下定的,算不着定亲了,自然也没有什么要你认不认的。”

赵娟一张脸叫她说得乍红乍白,好不难堪,心里委屈得不行。

她喜欢秦志军,相看那天就看上了,秦志军高大俊朗,身上有军人的阳刚硬气,就是秦志军瘸了她也还是喜欢。

可她没料到自己带着礼物上门,表示自己还是要嫁秦志军时会被秦家婶子这么说,在她想来,她不嫌弃秦志军,还愿意嫁给秦志军,秦家人应该对她心存感激的,怎么会是这样的反应。

其实她不知道,自己儿子伤了腿前程没了,赵家凉薄马上毁婚让她迁怒是其一。

这其二嘛,本来秦志军有对象这事也还没来得及传出去,退也就退了,到底就亲近的几家人知道,偏她一个姑娘家大张旗鼓的从进村就跟人说她是秦志军的对象,还引得张荷花王茶花在这里看了个全场,不出今天下午,满村人都能知道她家志军被退亲了。

到时候村里人会怎么嚼舌根,什么前程没了,腿也瘸了,连亲事都黄了,比这更难听的只多不少。

她怎么能不气。

想到这里,她看着赵娟道:“别说亲事本就没定,就是定了,你们赵家这么势力的作派,我也要不起这样的亲家,这也中午了,你赶紧回吧。”

这就是直接张嘴赶人了。

秦志军冲自己妹妹招招手,低声耳语几句,秦晓妹点点头进了他房间,将桌子上那几包糕点和罐头都拿了出来递给了赵娟。

赵娟是个要强的,被林春华一点情面不留的赶客,见秦家人把她带来的东西都还了回来,也没脸再说什么,接过东西狼狈的走了。

林春华平时算是个性子好的,今天倒是厉害,三两句话就把人给臊走了,不过张荷花想想倒能理解,最出息的儿子摊上这样的事,这人刚回村里赵家人转天就过来说亲事不作数,难怪她没给那姑娘好脸。

她笑着对林春华解释道:“那姑娘进村来的时候,我们一帮人坐在老槐树那边呢,她上来问路问到你们家了,我就多嘴问了下是不是你家的亲戚,那姑娘就说是志军的对象,我这才给她带了路领着到你家来,这不是当时只有志军在家嘛,我寻思着到底还没结婚吧,志军腿又还伤着,就多留了会儿。”

她这么一解释,话倒是说得漂亮了。林春华也是个和气人,不会真跟谁扯得不痛快,就笑着感谢她想得周到,又道:“也就相看时见过那么一面,当时我看着姑娘还行,也想我家志军早些定下来。哪料到志军这腿伤了,我们回来第二天上午,他们家就巴巴的喊介绍人来赶紧撇清,方才也是听老田头跟我说志军的对象来家里了,我进院子就听到她那样说话,能不气嘛。”

“这人的口舌哪里肯饶人的,我志军这会儿不走时运伤着了腿,再叫外面乱传他亲事黄了算怎么回事。”

张荷花表示理解,安慰道:“你放心,这事我今儿算是看着的,回头村里要有那起子嚼瞎话的,我见着了肯定帮着说清楚,没有定婚走礼的算哪门子亲事,谁家结婚前不相看几趟呢。”

王茶花也在边上附合,她不是完全没有眉眼高低,她只是反应上比旁人慢一些。

林春华要的就是她们这话,笑着端了自家晒的花生出来,跟俩人道:“你们都是有福气的,现在就能享到儿孙福,即是不急着回家做饭的,就在我家坐坐喝杯茶。”

秦晓妹挺有眼色的,见她妈去端花生,自己就拿了两个杯子泡了热茶端了出来。

茶自然不是什么多好的茶,是碎茶叶沫子,但在乡下已经是顶好的东西了,来了重要客人才舍得拿出来招待的。

可即便如此,当天下午村里几个和王茶花张荷花走得近的妇人也把这事听了个十二三分,什么叫十二三分呢,十分是张王二人听到看到的,还有那两三分是传播过程中不知怎么加上去的。

林春华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秦家秦志军在青湖村又成了村人茶余饭后的热门。

等到下午三四点多顾婉抱着刚睡醒闹着要找妈的牛牛去找她大嫂时,就见大青湖边四五个在洗东西的妇人说起秦志军的对象说得有声有色的。

“我听说啊,三家湾那闺女是县城印刷厂的工人,她爸妈看秦志军这腿要瘸了就请了媒人上门说这门亲不作数了,可这姑娘是个好的,人今天在秦家可是放话了,说她爹娘那么做不厚道,亲事黄了这事她不认,秦志军就是瘸了她也还是要嫁给他!”

那妇女说得绘声绘色,把王茶花给她学的赵家那闺女的语气神态都学了个三分像,几个人听得哈哈的笑。

“你说那闺女图啥呀,秦志军在部队是官,这部队呆不了了还不如个农民呢,腿还瘸了。”有妇人这般说道。

头先学话的那个就冲她几个挤眉弄眼的道:“你不懂了吧,小姑娘就喜欢那俊哥儿,秦志军生得好啊,又人高马大的,只是脚有点跛嘛,又不是瘫了,可不影响什么的。”

她旁边的妇女不知道意会到了什么,拿半湿的手就去拍了下那个妇人,指着她笑道:“你可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蹦啊。”

几个人又笑作一团。

顾婉没有再听下去,抱着牛牛走开了。

第一次跌到秦志军怀里是个意外,今天早上这次却是她有意为之,可她敢这样行事的前提是她在半年后会嫁给秦志军。

如果秦志军跟三家湾赵家姑娘的亲事没黄,那她再像今天早上那样子可就是不要脸了。

赵家姑娘有高中文化,还是个工人,又是秦志军自己相中的,现在人家对他的腿也不介意,父母不同意也要嫁,更是情深义重了,他应该会很感动。

原本笃定自己会嫁给秦志军的顾婉现在不确定了,她有些难过无措,不能嫁给秦志军的话,她要怎么办,不知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或者别的和秦志军一样对她有益的人。

她正自想着,耳边忽有一道声音响起。

“九小姐,转过多少世了,你行事还是没有狐族的风范啊。”

顾婉吓了一跳,说话之人的声音听着是成年男子的,可她身边只有懵懂的小侄子,顾婉觉得后颈发凉头皮发麻。

她颤抖着低声问:“谁?”

牛牛懵懂的看着自己姑姑满脸紧张,当然,话都还说不利索的牛牛也不懂什么是紧张。

“无需害怕,我在你识海中,你要跟我对话只需要在心中说即可。”

顾婉哪里敢跟他对什么话,惊慌的只想捂住自己的耳朵,奈何手里抱着孩子一时腾不出来。

男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你曾是赤狐族长之女,我是你的契约兽,生生世世与你共生共存,不能伤害于你的,此界灵气稀薄,你如今凡胎不曾修炼,你未入修炼之门我每次清醒都需燃烧我自己的魂力,所以时间有限。上次清醒勉强给了你一些狐族传承,此番我是要告知于你,秦志军是千年难遇的纯阳之体,纯阳之体不止对人修大有裨益,于狐族女子而言亦是大补之物。你想要血脉融合得更快更好,他是最佳选择,你是狐族,无需讲究世俗界的这些规矩。”

顾婉听他说什么赤狐族长之女,契约兽,灵气,纯阳之体,听得云里雾里,但大致还是能明白意思。

男子与她不知相伴了多少岁月,对她的秉性是极了解的,接着道:“你若一时不好与他太过亲密,时常在他附近呆着多少也有些助益的,三丈之内越近越好,但此法比之双修助益甚微。”

顾婉闻言眼睛一亮,三丈之内,那就是近十米的距离,这个却是不难的。

男子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道:“这世间有灵根者不多了,何况还是纯阳之体,九小姐,听我一句劝,不过是个男人,能得你选中是他之幸,有用的话抢过来便是了。”

顾婉下意识摇头。

那人似乎早就猜到了她的反应,叮嘱道:“我魂力不多了,九小姐切记,赤狐印未消之前,切莫嫁给凡人男子,届时恐怕你会害了凡人性命。”

男子声音渐说渐低,至最后几个字几乎低不可闻。

“赤狐印?我身上那个胎记吗?为什么会害了人性命?是我会妖化吗?”

顾婉一连发问,只是脑中却再无声音传出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