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虐恋 >

你是我的心头刺

你是我的心头刺

你是我的心头刺

  • 作者:加州
  • 分类:虐恋
  • 来源:奇热小说
  • 状态:完结
  • 评语:
开始阅读
简介
你是我的心头刺ͼ0
你是我的心头刺ͼ1

胡杨秦涧小说叫《你是我的心头刺》,作者:加州,提供胡杨秦涧小说阅读。许你是我的心头刺小说主要讲述了:那晚,胡杨费尽心机和秦涧睡在了一张床上,并让所有人知晓了这件事。再后来,她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如愿以偿的嫁进了秦家,开始了她的报复。

精彩节选:

相比于我的拘谨,秦涧和赵美音都十分放得开,秦涧一贯优雅温和,赵美音又活泼大方,他们俩从国内聊到国外,显得都很合拍的样子,我在旁边什么都插不上嘴,只能干巴巴的笑着。

吃饭的时候,赵美音还聊了很多关于设计这方面特别专业的事情,引起了秦涧的不小的兴趣,看得我心里十分别扭,我也想说点什么,但我几乎都插不上嘴。

等我们吃饭吃到一半儿的时候,赵美音去洗手间补妆了,我才有机会跟秦涧说上几句话。

“之前美音还想让我跟她一起做工作室呢。”我捡起来赵美音刚才跟秦涧说话的话头,继续说道:“只可惜我什么都不会,只能在她工作室当个吉祥物了。”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秦涧突然冲我伸手,摸了一下我的嘴角。

他伸手过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僵住了,直到他帮我擦去了我唇边的橙汁我才反应过来。

“服装设计其实很简单,大多数的设计师都是大同小异的,真正有灵气的很少。”秦涧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平常的事儿一样,漫不经心的收回了手,继续说道:“如果你有兴趣,我可以给你推荐几个老师去学,你可以试着跟赵美音多做一做,她很有想法,虽然人比较跳脱,但是对于市场把握还比较精准,是个潜力股。”

秦涧说的这些话我都听不进去了,我满脑袋都是他探身过来的模样,唇角处被他摸过的地方开始发烫,烫的我口干舌燥,我慌忙垂下头,一边用刀叉切割牛排,一边语无伦次的说:“是,我也可以学学,美音她一直都很厉害,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

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彼时我们正坐在一个靠窗户的位置,我和赵美音坐在一侧,秦涧坐在一侧,现在赵美音不在,我就和秦涧面对面的坐着,我回过头,正看到有一个穿着运动装运动鞋,戴着口罩帽子的男人冲着我冲过来。

他的架势太吓人了,直勾勾的冲着我过来,我当时没反应过来,傻兮兮的看着他。

而这个男人在冲到我三米左右的距离的时候,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了一个矿泉水瓶,拧开了矿泉水的瓶盖,直接冲我将矿泉水里的液体甩了过来。

我当时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身体虽然下意识地后仰,但是还没有躲开那一滩液体,眼见着这些液体都要扑到我的脸上来了,突然间,一道身影扑到了我身前。

一股冲撞力随着对方的身体压过来,压得我倒在了座位上,与此同时,我听见了压在我身上的秦涧的一声痛哼,与此同时我还听见了保安怒吼着的声音和服务员的尖叫。

“秦涧?”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了?秦涧?”

秦涧脸色苍白,好看的眉头紧紧的蹙起来,一言不发的撑着长椅的椅背站了起来,这时候我才看见几个保安摁住了刚才冲过来的那个男子,牢牢地把那个男子给摁在了地上。

那个男子还在拼命地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发出怒吼的声音,仔细听,我还能听见他在骂我。

“你这个贱女人,去死,去死!”

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顿时被吓得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只会死死的抓着秦涧的胳膊,躲在秦涧的胳膊后面。

“不好意思秦先生,不好意思,刚才这个人突然就冲进来了,我没有反应过来。”说话的是门口的保安,一副十分害怕的样子,像是害怕秦涧责怪他。

“没事。”秦涧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门口距离,从门口到我们吃饭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如果有人突然冲进来的话,保安没反应过来也是正常的。

他没有责怪保安,而是跟旁边的服务员说道:“你先去报警。”

服务员连忙转头去报警了。

秦涧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用眼神问我地上的人是谁。

而这个时候,保安也扯掉了这个人脸上的口罩和帽子,我仔细的看了看这个人的脸,这是一个年轻的男孩,但我根本不认识他。

“你是谁?”看到了我迷茫的模样,秦涧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地上的人,脸上浮现出几丝冷锐:“谁派你来的?”

地上的人被秦涧的表情给吓到了,他大概明白了秦涧是他惹不起的人,虽然有些害怕,但他还是恶狠狠的看着我:“我是伸张正义的人!这个女人污蔑我们小雅的名声!她栽赃诬陷我们小雅!我只是替小雅报仇!”

“小雅?”

我一听到这个称呼就觉得耳熟,秦涧还没反应过来,我请拉着秦涧的胳膊说:“他说的是秦雅。”

“秦雅?你跟秦雅是什么关系?”听到秦雅的名字,秦涧的神色更难看了,他之前只是觉得诧异和疑惑,现在却明显的带上了几分敌意。

任何跟秦雅有关的男人,秦涧都是排斥的。

“我是秦雅的粉丝!”被摁在地上的人又开始剧烈挣扎:“你这个贱女人,骚货,母!狗!居然敢污蔑我们小雅,你等着,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

秦雅的粉丝吗?

我一下子想到了当时砸破了我家玻璃、一直给我发辱骂短信的人,难道也是眼前这个不大的男孩子吗?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些不可思议,诧异的打量他,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视线刺激了他,他突然开始剧烈挣扎了起来。

他挣扎起来的时候几个保安都险些摁不住他,眼睛通红,看上去很吓人。

我被他骂的一阵心惊肉跳,下意识地继续往秦涧的身后躲,但是当我无意间看到秦涧的后背的时候,顿时惊得尖叫起来!

“秦涧,你的后背流血了!”

不知道那个人泼上来的液体是什么,秦涧的衬衫已经被腐蚀出了一个个小洞洞,秦涧的皮肤都被损坏了!

我伸手想要去摸,但是秦涧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蹙眉低声说:“别乱摸,当心受伤。”

滚烫的大手包裹着我冰凉的手指,我的心也跟着紧紧地皱缩起来,一股说不出的恼火顺着我的胸膛冒了出来,我恶狠狠地看着地上的那个人,恨不得一脚踩到他的脸上,大声的问道:“你泼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