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勿扰飞升

勿扰飞升

勿扰飞升

  • 作者:月下蝶影
  • 分类:言情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很多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
开始阅读
简介
勿扰飞升ͼ0
勿扰飞升ͼ1

玄幻修真小说《勿扰飞升》的男女主是箜篌,该文是作者月下蝶影的作品,目前正在火热连载中,勿扰飞升主要讲述了:箜篌踏上修仙的道路之后才发现修仙和话本里写的太不一样了,没有奇遇,没有秘籍,掉崖估计也得死,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打坐修炼,但是箜篌觉得自己至少得像话本里一样行侠仗义。

精彩节选:

五行堂外,箜篌站在门口不动。

“怎么了?”成易见箜篌蹭在门口不敢进去的样子,现在知道怕了?他还以为她真的天不怕地不怕,把话本内容当真理走天下呢。

“没、没什么。”箜篌是不会承认,她在担心自己没有话本主角里的好运气,她理了理身上的皮毛坎肩,外强中干道,“我就是整理一下衣服。”

成易笑出声,牵起她的手:“师妹,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资质,都是我的师妹,云华门上下没人敢让你受委屈。”

箜篌咬着下唇:“没用的人,也有价值吗?”

宫里的人说,景洪帝能让她活着,是因为她还有点用,才留下她这个前朝血脉。尚且年幼的她很早就明白,母后西去后,世上便再也没有人不计报酬对她好了。

来到云华门,她不敢乱走,也不敢乱说话,怕给师父带来麻烦,也怕师父师兄嫌弃她。

看着箜篌不安的模样,成易蹲下身,与她双眼平视:“箜篌,师兄资质并不算顶级。若你拥有傲人的天资,师兄对你而言也是没什么用处的,那时候师兄是不是没价值?”

箜篌连连摇头:“不是,大师兄很好,师父与二师兄也好。”

“所以说,在我们眼里,箜篌也很好,不管你是什么样的资质。”成易温和一笑,把手伸到箜篌面前,“不要怕,师兄陪你进去。”

箜篌慢慢把手放进成易的掌心,大师兄的手很大,很暖和,可以把她的手完完整整包裹起来。像是……像是父亲的手,给了她无限的勇气。

五行堂的管事看到成易牵着箜篌进来,把正在玩的七巧板偷偷塞进袖子里:“见过两位师叔。”这几天宗门里的事情少,他闲得没事做,刚拿出七巧板还没玩到一刻钟,就被两位师叔发现了,实在是太寸了。

成易装作没有看到管事的小动作:“小师妹刚到师门,我带她来测一下资质。”

管事心想,上次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成易师叔瞪了回去,这会儿又主动送上门,栖月峰做事,总让人摸不到头脑。

他把师兄妹二人引到后院,里面摆着画了符阵的五行石,有灵根的人只要把灵石放到额间,便可以测出资质来。这位小师叔来自凡尘界,举行拜师典礼前连资质都不敢测,恐怕资质好不到哪儿去。

听管事说完要怎么做以后,箜篌在桌上拿起了第五块五行石,她觉得五这个字跟她有缘,说不定能给她带来好运。

五行石触手冰凉,贴到额头上的那一刻,箜篌觉得有股凉气窜进她脑子里,有些冷,但是更多的却是舒适,就像是大水冲走石板上的污泥,变得清爽通透起来。

“闭上眼睛,放松身心。”成易见五行石没有动静,“慢慢来。”

院子里安静极了,除了飘扬的雪花落到树叶上发出簌簌声,便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传来。

等了片刻,五行石仍旧没有动静,管事想说,这位小师叔根本没有灵根,也就无法踏上修真路。可是看着小师叔认真的模样,他选择了沉默。

也许再多等一等,五行石就有反应了。

又稍等了片刻,成易深吸一口气,把手搭在箜篌肩上:“师妹……”

忽然箜篌周身气流涌动,地上的雪花被卷到空中,成易被这股气流吹得往后连连退了两步,才勉强站稳身体:“师妹!”

箜篌听不到成易的呼唤声,她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十分舒适的境界中,像是被某种很舒服的气体包裹着,全身上下都在畅快的呼吸,轻飘飘的仿佛在天空中飞翔。

等她再度睁开眼时,看到的是狼藉一片的后院,还有被吹了满头满脸积雪的管事,回头看大师兄,看起来虽然没有管事狼狈,但是衣袍上也沾了雪花。眼前的一切让箜篌十分茫然,难道这是她造成的?

“你们有没有什么事?”箜篌连忙把五行石放回桌上,有些心虚,弄坏这么多东西,不会让她赔吧?

“我没事,你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成易大步上前,把手搭在箜篌脉门上,确认她没有受伤以后,才松了口气,幸好没什么事。师妹年幼,若是经脉出现什么问题,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五、五行石!”管事手里捏着箜篌刚才放回桌上的五行石,声音都开始结巴了。

成易朝管事手上看去,就看到那块五行石碎了,斑驳的裂纹浮现在石头表面,里面的灵气泄得干干净净。

箜篌揪着成易的衣角,往成易身后躲了躲。完蛋了,她来修真界不到十天,就要让师兄帮她赔钱了。

成易掏出传讯符,用灵力在上面一点,几道符纹如闪电般飞出去。按照规矩,在门派内后辈请教长辈,应该亲自到洞府门口拜见的,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他也顾不上这些了。

箜篌见大师兄跟管事神情凝重,声如蚊蝇道:“大师兄,我是不是惹大祸了?”

“没有。”成易从震惊中清醒过来,连忙安抚箜篌的情绪,对她笑道,“师妹,你有灵根,日后可以跟我们一起修炼了。”

就是小师妹的灵根可能有些复杂,需要等长老们过来才能弄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那……”箜篌拉了拉成易袖子,让他低下头听她说悄悄话,“那这里弄坏了,要赔多少钱啊?”

“宗门就是你的家,你在家弄坏了什么东西,难道还要你赔?”成易失笑,“万事有师父与师兄在,你不用操心这些。”

“我在宫里弄坏了东西,是不用赔钱,但会扣月俸。”按照规矩箜篌每年也有帝后赏赐下来的珍宝,但是这些都被身边的女官管着,明面上是她的,可是她连摸都没机会摸到。好不容易在地上捡到一粒不知道是哪位贵女丢的银花生,结果买糖画那天,她觉得数九寒天还要做糖画的老人可怜,就把整颗银花生都给了他。

现在虽然知道老人就是师父,但是那粒银花生,她是不好意思向师父要回来了。

“这里跟皇宫不一样,你会越来越喜欢这里的。”成易揉了揉箜篌的头顶,箜篌今天的头发是他扎的,左右两个团子看起来简单,他却扎了好几天,才勉强能看。

箜篌把一根断掉的桌腿悄悄踢进桌子下面,安下心来。

忘通与两位长老来得很快,忘通走进后院看到这里满地狼藉,神情顿时紧张起来:“箜篌有没有事?”

“师父,我没事。”箜篌从成易身后伸出脑袋,看起来有些怯生生。

“人没事就好。”忘通走到箜篌身边,把她拉到自己身后,十分无赖地对管事道,“如果需要赔偿,就从栖月峰总账上扣灵石。”

管事:……

栖月峰欠宗门的灵石,早已经扣到五十年后了,账面上哪还有灵石可以扣。

“师父,这次的事情不怪师妹。”成易把事情牵引后果跟忘通说了一遍。

“五行石碎了?”谷雨拿起桌上的五行石看了几眼,从收纳袋中取出一枚晶石,走到箜篌面前,“你怕吗?”

箜篌拽着忘通衣角:“师叔祖,我不怕。”

谷雨弯腰摸了摸她的头顶,把晶石放在了上面。瞬间晶石就亮了起来,四周再次卷起狂风,雪花肆意飞舞。见状,谷雨连忙收起晶石,表情十分微妙的看着忘通。

“师祖,我小徒弟资质怎么样?”忘通被谷雨盯得心里发毛,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谷雨师叔看着他,这会让他想起八百年前被师叔关在小黑屋里盯了三天三夜的恐惧感。

“天地有五行,相生相克,只要生在这天地间,就不能逃脱这五行,也离不开这五行。”谷雨低头看着还年幼的小姑娘,“有很少一部分生来受到天地厚爱,身负五行,攻守兼备。但是这既是福,也是祸。这种人若是吃不得苦,连普通的修士都不如,但若他们潜心修炼,便是修真界的佼佼者,几乎无人能敌。”

忘通若有所思,半晌道:“师叔,你把话说得简单些。”

谷雨把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道:“我的意思是说,你收了一个好徒弟,她身上有五灵根。”

两千年前,修真界还觉得五灵根是最废的资质,但是随着一位又一位五灵根修士成为大能,各大门派才反应过来,原来五灵根修士只要愿意吃苦,修炼到后期比单灵根还要厉害。

然而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当大家不看重五灵根修士时,还有少量的五灵根修士出现。当所有宗门意识到五灵根修士的重要性,开始大肆招收五灵根弟子后,拥有五灵根的修士却越来越少,几乎绝迹。偶有五灵根修士出现,也被最显赫的几个宗门抢走,怎么也轮不到云华门。

所有现在修真界最吃香的就是五灵根修士,其次才是单灵根修士,真可谓是三千年河东,三千年河西,永远没有定数。

现在忘通随随便便从凡尘界带个小姑娘回来,就身负五灵根,而且经脉强大,连五行石都撑不住对方身上对灵气的吸引力,这比剑修炼出一炉顶级丹药还要稀罕。

“你……”谷雨拍了拍忘通的肩膀,“以后不要乱跑,好好待在宗门教徒弟吧。”

难怪平时运道这么差,这是把所有好运气都攒在一块,用来收徒弟了。

忘通愣了半晌,忽然弯腰抱起箜篌:“乖徒儿,你是天才!”

被师父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尖叫一声,箜篌搂住忘通的脖子,回过神后对忘通身后的成易道:“大师兄,话本果然没有骗我!”

成易:“……”

不,小师妹,话本真不能信啊,这只是巧合而已!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