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在山里养妖精

我在山里养妖精

我在山里养妖精

  • 作者:亦狸
  • 分类:玄幻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说好的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呢?
开始阅读
简介
我在山里养妖精ͼ0
我在山里养妖精ͼ1

都市玄幻小说《我在山里养妖精》的主角是宋福泽,该文是作者亦狸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我在山里养妖精主要讲述了:宋福泽去山里支教了,可是开学三天了一个学生都还没有来,校长派她去山里找学生还顺便把校长之位传给了她,说什么自己要飞升了,宋福泽觉得校长就是跑路了,但是这烂摊子她还是得接着。

精彩节选:

当一个老师,主要做的是教书育人,而当一个校长,要做的事情可就多了。

宋福泽当晚秉烛做计划,首先列出来的,不是什么建设校园,而是定做校服!

她现在收了四个学生,分别是烛阴、貔貅、穷奇,以及今天刚出生不知道叫什么的人参精,四个小孩子无一例外都没有鞋子穿。他们穿的衣服也都非常破旧,简简单单的短袖裤子,像是随意敷衍穿上的。

之前她认为这是她的学生而已,所以衣裳之类并不属于自己的管辖范围,但是,现在知道这些事无家可归的妖精之后,不得不将“衣服”这件事儿提上日程了。

校长地图上会显示刚开启灵智的学生位置,以及开了灵智的学生位置,她需要随时招新,以后也许会来更多的学生,那么兴许都是这样的孩子,总不能让他们都光着脚、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

宋福泽在自己的校长笔记上记下来:“订做未来小学的校服若干套。”

除此之外……当然是新课本了!

据李主任所说,小学阶段的一二年级主修修行跟阵法,一本一块晶玉,折合人民币一本13500,三年级往上多了化形等课,这四个学生年纪都小,之前没有上过学,所以统一上一年级的课,那么只需要修行课本与阵法课本。

四个学生共需要八本课本,也就是人民币108000……

宋福泽数着这一串零,有些懂得当时烛阴恨不得打貔貅的感觉了!如果貔貅肯将学费拿出来,完全不用愁了。可是总归不能欺负小学生,答应了貔貅就要做到。

她当时卖了人参得了六万块,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花了几百块,现在的总额也不够孩子们的书本费。

八本书,划掉。宋福泽写上:“先买四套书,两个人用一套书,一人一本。”

本来觉着六万块是巨款了,现在看来,还是一个大窟窿!

宋福泽总觉着自己忘记了什么,她往前翻了好几页,才找到当时做的笔记:“房子漏雨,需要修葺。”

好吧,这又是一笔开销。

宋福泽愁的挠头发,这下,霸王也拯救不了她的发量了!

第二天一早,人参精带着她一后背的根须推门喊宋福泽起床。

天色还没亮,小人参精看宋福泽在赖床,利索地去掀宋福泽的被子。

宋福泽被冷风激得打了一个哆嗦。

欲哭无泪,她怎么就忘了买一个锁呢!

她起床洗漱,打扫学校的卫生,天色渐渐亮起来了。小人参精也学着宋福泽的样子打扫卫生,“老师,你看我做的对不对?”

“你做的真棒!”对于年龄小的小孩子,宋福泽真诚的夸赞。他们年龄小,听到赤·裸·裸的赞赏会非常高兴,能够有效地调动起他们的积极性。

“对了,你刚出生,又没有名字,怎么称呼你啊?要不然给你起个名字?”

“好呀,”小人参精有些激动,大大的眼睛里顿时氤氲着雾气,“老师,你对我真好!”

“叫你幼荷吧。”

“幼荷?……真好听!”

“有一首诗,其中有这么一句话,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等咱们正式上课了,老师教给你,好不好?”

“好呀!”幼荷高兴地手舞足蹈,就在这时候,从校门看去,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个沉默的的小男孩。

他光着脚,穿着白色的短袖与黑色的裤子,往学校这边走。

他看到宋福泽,扬起一丝笑意,“老师好。”

宋福泽深深地盯着他看,直把烛阴看到云里雾里。

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等到了学校门口,他发现老师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个子矮矮的小女孩。小女孩看到他,有些羞涩地躲在宋老师的身后,而小女孩的身后,竟然飞舞着几根根须!

烛阴的瞳孔一缩,他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躲在宋福泽身后的小女孩,再看看淡定的宋福泽,心里如同闪电一般,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化形还化不好!怎么修炼的!”烛阴阴沉沉地盯着幼荷。

身为妖精,在化形的时候,都可以自由地变换妖体与人体,如果出现化形不完全的情况,就是先天有缺陷或者是修炼的时候偷懒了!

本来宋老师就对此茫然无知,他们只要保持好人体,就不会被发现,这一切,都让这个愚蠢的人参精给搞砸了!

恶狠狠的视线盯着小人参精,幼荷被吓坏了!

她认识烛阴,这是凶狠的烛龙!

传说烛龙非常可怕!他有着人的脸,红色的皮肤,蛇的身子,足足有千里那么长!他睁眼就是白天,闭上眼就会变成晚上!还能呼风唤雨!想要对付一个可怜弱小的人参精,怕是一张嘴连渣渣都不剩了!

人参精被吓得要死,她瘪了瘪嘴,哇的一声哭起来了!

宋福泽连忙去哄幼荷,就在此刻,貔貅与穷奇也到了学校门口。

他们俩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们的人类老师在手忙脚乱地哄着一个刚出生的人参精,与阴沉着脸的烛阴对视一眼,三个人顿时有了突如其来的默契。

三个人凑在一起。

学生们:“老师是个凡人,我们不能吓走她!”

“是啊!好不容易来个冤大头,不收我们学费,假如把她吓走了,再来新校长肯定要交钱,就没法上学了!”

貔貅插嘴:“好大一笔学费!”

烛阴脾气暴躁地说:“滚!就知道钱!”

“那现在怎么办嘛!看宋老师的样子,好像什么都知道了……她会不会走呀?宋老师要是走了,咱们就没学上了!”

“是没免费的学上了吧!”烛阴冷声说。

貔貅叹了一口气,“要是宋老师走了,隔壁的光明小学校长肯定要来找我们……我才不愿意去那里。他那副尖嘴猴腮、奸诈的样子,最讨厌了!”

……

宋福泽总算是将幼荷哄好了,她肃着脸,“貔貅、穷奇、烛阴,你们三个过来!”

三个小孩子乖乖地站在宋福泽的面前。

幼荷躲在宋福泽的身后,刚刚哭过的双眼湿漉漉的,她瑟缩的又看了两眼新同学。

忽然,崩溃地大哭起来,“她杀了好多人参!杀了好多参参!”

这声音,凄惨无比。

肉嘟嘟的小手指着貔貅,哇哇大哭起来!

貔貅有些不知所措,冲天小揪揪也怂拉下来。看样子这个草精是老师新收的学生,她之前可没想到最近还有草会成精!要知道,植物类的成精要比动物类的成精要困难,没想到竟然拜入了同一门下。

“……我之前不知道你成精了嘛,大不了以后我不祸害小草了,行不行呀?”

幼荷哭得直打嗝。

在她漫长的幼生阶段,东躲西藏,深山沟沟、悬崖峭壁……各种凶险的地方都藏身过,就怕被人抓走吃掉。

她之前见过很多可爱的同类,都是跟她一样大的小娃娃,可是越来越少,最后都不见了!

她好不容易长到这么大,终于成精了,却再也没有看到一个同类!

没想到,刽子手就在这里!

“你为什么要杀掉可爱的人参!我们从来没有犯过错!呜呜呜呜呜……”

揉着湿漉漉的眼睛,幼荷抱紧宋福泽的大腿,“老师,他们杀了好多人参!就是想卖钱,想吃掉我们!她身上有许多人参的杀气,是不是也要杀掉我?”

宋老师:突然心虚。

“咳咳……”宋福泽摸了摸幼荷的头发,“以前你是株草药,现在呢,你是一个可爱的小妖精,你们俩是同学,所以不会杀掉你的。至于以前的么……以前的事情,咱们迈进校门就不讲了好不好?毕竟之前你们也不认识。”

听到宋福泽的话,幼荷抽噎着,从手指缝里看貔貅。

宋福泽立刻明白幼荷松动了,于是和蔼地看向貔貅,“以后不要欺负幼荷,好不好?”

貔貅哼了一声,“她这么弱小,我才不欺负她!”

两个人最终握手言和,宋福泽一方面欣喜,一方面也有些失落。

从此之后,她怕是无法卖野山参挣钱了!

妖界的小孩子们,在上学前,总是存在各种过节,各种关系交错纠缠,理都理不清。

自貔貅与人参精的事件之后,从此,未来小学定下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一入校门,前尘皆空。

宋福泽让人参精幼荷去一边玩,她刚刚成精,最是懵懂无知,问她不会问出来什么的。

她领着三个学生去了办公室。

身后的三个小孩子面面相窥,没人敢吭声。

到了办公室,宋福泽让三个人站好,板着脸,脸色如同寒冬一样冷酷,“你们之前还不肯说实话,你们都是什么身份,都好好说明白了!”

“……老师,我们就是学生啊!”穷奇竭力让自己表现出可信度。

“废话!你们当然是学生!”

宋福泽才不会被这几个学生给忽悠,“不招的人,抄写声母韵母表一百遍!”

这话的杀伤力可比刚才好言好语大多了,穷奇一个哆嗦,控诉地看着宋福泽,“上次我抄写十遍,累的手疼,怎么还让抄?”

“说清楚了有奖励,说不清楚就罚抄,”宋福泽凝视着几个人。

然后看向烛阴,“烛阴,你先说。”

烛阴沉默半晌,轻叹一口气,“我是烛龙……是个……妖精。”

接下来的话,饶是有心理准备,还是让宋福泽听的懵了。

这世界分为天界、人界、妖界以及鬼界,在远古时期,妖族繁盛,后来人族盛兴,在各种原因之下,妖界衰落,发展到最后,甚至再无能人辈出。

当时妖界的领袖妖王当机立断,进行妖界革新,这万万年间,努力吸收各种知识,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世界。如今的妖界,与人类的教育体系相似,不仅学习修炼,还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务必要使妖族有更多就业选择机会,想要融入人族也可以顺利融入。

鉴于在这万万年间,大妖精基本陨落,所以在后来的校长、老师吸收过程中,也吸收了一些人族精英。这些人族精英与妖界订立契约,若是背叛妖界则会受到惩罚。

鉴于现在的妖界也就是一点大的地盘,也没有什么利润可图,这些年间,一切还算是安稳。

宋福泽惊讶地指了指自己,“人族精英,是指我么?”

烛阴点了点头,“老校长虽然忙于修炼,但是他却是一个知识渊博的人,他选择你,想必有他的理由。”

人族精英·宋福泽:“……”

真的很不想当这个精英了!

接受了一个新的世界观,宋福泽需要再冷静冷静。

她蹲在屋檐下,怔怔的看着灰兔子。

烛阴不知道何时也跟了过来,“它叫犰狳,最擅长装死。”

话音刚落,灰兔子犰狳立刻“qiuyu”一声,吧唧躺下,露出柔软的肚皮,不动了!

宋福泽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原来它总是发出的这个叫声,就是灰兔子的名字。

“它如果修炼的话,是不是以后也会成精?”

犰狳一咕噜从笼子里坐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宋福泽,两爪作揖!

“……你不会也想学习吧?”宋福泽惊了。她可是把这家伙当做宠物兔来看待的!

烛阴紧绷的小脸上也浮现一丝笑,“它正在修炼中,如果修炼成功,以后也会化为人形的。不过修炼日长,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成功,有时候缺的只是机缘,没找到机缘的话,或许千百年也不会化形成功。”

这妖界,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妖。

宋福泽看着它频频作揖,有些不忍心,“那好吧,你没事儿来旁听吧。”

灰兔子犰狳高兴地手舞足蹈,然后它低着头,往笼子缝里钻。

宋福泽and烛阴:“?”

就见灰兔子犰狳的头格外顺溜的往两根木棍之间钻,然后,浑身蓬松的绒毛仿佛被挤压,一眨眼,兔子头就钻出来了!

这兔子要越狱!

下一秒,灰兔子犰狳再接再厉,两个短后腿一蹬,左右脚交替用力,直接挤了出来!

犰狳得意洋洋地看着两人,站起来扒在宋福泽的膝盖上,仿佛在说什么时候可以旁听?

宋福泽and烛阴:……

兔子这种生物,也太虚胖了吧!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