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菩提启妖录

菩提启妖录

菩提启妖录

  • 作者:浮蔺令
  • 分类:玄幻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活的太久了也很令妖苦恼。
开始阅读
简介
菩提启妖录ͼ0
菩提启妖录ͼ1

玄幻言情小说《菩提启妖录》的男女主是相欢风澜,该文是作者浮蔺令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菩提启妖录主要讲述了:经历了千万年的轮转相欢已经忘了许多事,毕竟有些事情时间已经很久远了,包括曾经让相欢心动不已的风澜,相欢只有开着一家古朴的店铺静静地寻找着。

精彩节选:

无风无动,刹那间后院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

瞧着面前这个翩若出尘的白衣银发美男子,相欢像是顿住了一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个人,也是神仙么?周身是纯明的气息,与这个世界的人类很不一样……看着这人的这一瞬间,相欢感到一阵莫名的熟悉。

这人拥有这么绝美的银发,与她脑海中闪过多次的银发并无差别。可她却不能确定,面前这个拥有银发的人是不是她记忆之中屡屡出现的那人。

面前的人同样瞧着她,眸光似乎朦胧却又像是早就看明白了一切,让她很是疑惑。

少年这双瑰紫色的眼瞳像是有足够勾人摄魄的能力一般,仿佛只要多看他一眼就会沉沦而下。即便这样,相欢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看他。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却有种久别重逢的欣慰感在她心底缓缓生出。

他的眼,他的发,他这副神情,他这般身姿,似乎她都见过。可,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渐渐升起的阳光隐隐刺痛了他的眼,让他不由得微微转头躲避却还是执意瞧着她。

缓了好长一会时间,她终于回过神来,与此同时口袋里的妖灵光芒渐渐息下。

微微向着他迈一步,相欢结巴问:“我,我……我们见过么?”

此言一出,白衣少年那双好看的瑰紫眼眸顿时一紧,带出几分不满愤怒却又相惜的意味,总之异常纠结复杂,更是让她看不明白。

他没出声,也没有向她行去一步。

站在竹叶湖边上,更是让他看上去仙气飘飘。只是,总有种莫名的情绪在搅乱她的心情。相欢试图控制,却总要在汇上他眸光的那一秒以失败而告终。

“你怎么不说话?”相欢再进一步,再是问:“你是谁?沧澜剑是你拿走的?”

白衣少年蹙着眉头,唇齿终于微启却让一阵警笛声盖过了他微微发出的声音。

相欢被警笛声惊动,猛然一回头去看菩提斋的情况。而等她再回过身来时,这白衣少年已然不见身影。

“这……”相欢惊讶,莫名失落。

竹叶湖周遭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同样什么都没有留下。

在她解释一番之后,没过多久警察就离开了。

相欢站在菩提斋门口送警察出去,是路过的人看见菩提斋这家店一时之间狂风大作,打开的门呼呼乱撞,也是出于好心就报了警。

虽费了些劲解释,但总算是将这些警察给请了出去。

相欢自问在这个世界当中最不敢与之打交道的就是警察,总归她看着这些人就冒冷汗。

邻居几人来问她刚才是怎么回事,相欢笑笑随便说了几句搪塞过去,心思却依旧停留在刚才那银发男子身上。

一直静不下心来,早早就关了店门,心里还想着最好也不要有妖精找上门来,她也不想去点菩提香。

坐在摇椅上,掏出妖灵看了又看,再是转了视线去看沧澜剑的空位。

直觉告诉她就是那白衣银发少年带走了沧澜剑。想起浅幽说过的一个“他”同样是银发美男子,相欢便启程去找浅幽。

这家伙定然知道些什么。心道,这人该说的话不说,平日里不想让他说话的时候偏偏说个不停……

一路快走一路碎碎念,半个小时后,相欢去到浅幽在这方世界的落脚点。

是处比较偏僻的小型别墅,说起来相欢也还是第一次按照他给的地址寻来……又念叨一遍,这神仙还真是会享福啊。

欲敲门才发现这人都不带关门的……嘛,虽然说她平常也是这样……

一进门二胖就一溜烟的飞了过来,在她眼前晃晃悠悠,顺便道:“不在,不在。”

“他去哪了?”相欢抓了二胖,帮他顺顺毛,问问题的时候格外温柔。

二胖一哆嗦,按照浅幽交给它的话说:“要是相欢问了,你就说不知道,不知道……”

……

好吧,她明白了。

碎碎念一番:“看来这家伙是早有预谋啊!说他不是躲我我都不信!”

“躲你,就是躲你。”二胖真相了。

四下瞧一眼,这里这么偏,用一用灵力应该不会引起什么严重的后果吧……相欢一边想着,手上已然有灵力化开。

二胖见状一下往她身后躲去,又忍不住探出头来看看她要做什么。

幽蓝色灵力生出,不出一会便形成一面水镜,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浅幽的行踪。

一看到浅幽的背影她就忍不住大声开口:“你倒是会躲啊!都躲到天上去了是不是?怎么不早告诉我是沧澜剑丢了!”

看浅幽穿的是仙气飘飘的长袍她便晓得这风流神仙定是回了天族,眼下不知道有多逍遥快活。

一听见相欢这像是要夺命的声音,浅幽冷不防一颤,转过身来时却像是在遮挡什么东西,笑得好不自然。

浅幽开口:“这么凶干什么,要吃人啊……我不是告诉你了,我要暂时离开一段时间,难道才这么半天你就想我了?”

“想你个大头鬼啊!”相欢没好气开口,先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一字不差的说了一遍,再是问:“你什么时候把你说的那位银发美男子带来给我瞧瞧?经过今天这么一出,我可好奇得很。”

浅幽明显有些为难,说话之前下意识先往后看看,好像身后藏了个了不得的人物。

他道:“这个嘛……我上回不是跟你说了嘛,我这位朋友最近麻烦事特别多,待他空闲了,我带他来见你就是了。”

相欢眼眸一动,似信非信。

看浅幽那稍显为难的神情,她也晓得再继续强迫下去也没什么好结果,便说:“我可是将你这句话当作答应我了。”

“那是自然。”浅幽很快接话,含笑道:“我比谁都希望你见上他一面呢。”

言至于此他又赶紧佯咳两声,果真是个大嘴巴,看样子又是一副说漏了嘴的圆场模样。

相欢不死磕这些,一边帮二胖顺毛,一边出神想事情。

浅幽忽然想到一件好玩的事,遂又喊了她,开口:“我今儿个走的时候从你那菩提斋顺了点东西。”

相欢甚是附和一笑,话语满是打趣:“你这帮工做得可真是尽心尽力,都不用我说你就会自己顺东西了呀……但,我琢磨了下,我这菩提斋内的宝贝对你来说应该算不上什么好东西吧,不晓得你拿了什么呀?”

听相欢故意用这种语气说话浅幽就发笑,“我瞧上回给你捎的菩提香中有那么一根怨念特别重,我怕影响了你启用妖灵的心绪便将其捎了出来,你不感谢感谢我?”

“哦。”相欢平淡开口:“感谢你啊。”

言归正传,浅幽开口:“我看这柱香里的妖精是憋不住了,总归你来了我这里也是闲着,不若我点燃这香,你在水镜那头好生看着,顺便将其渡了一了百了。”

相欢倒不怎么介意。

浅幽还补充道:“顺便让你那只重明鸟也开心开心,据我所知,它可比你这个主人还喜欢听故事。”

二胖一听即刻来了精神,分分钟要挣脱相欢的手,恨不得立马飞起来转两圈表示兴奋之意。

相欢咳一声,“那你便点吧,我倒想看看这憋不住的妖精究竟受了多大的憋屈。”

浅幽一声笑,点了香很是自觉往水镜这处靠近几分,让她看得清楚些。

浅幽这么一动,她才隐隐注意到他身后似乎没藏东西……又或者,是在她不注意的时候已经离开了。

相欢回神,只见这柱被点燃的菩提香中渐渐显出一个男子身形来。

是个穿蓝色衬衫外加一件深色马褂的男人,好似文青模样。

男子声音很低沉,咬牙开口:“有个妖精,她害了我!是个恶女妖精!她在茶杯里,一直在害我!”

相欢提神一分,原来是个妖精害人的故事啊,那可得好好听听了。

她开口:“告诉我吧,你的故事是什么?”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