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逐王

逐王

逐王

  • 作者:水千丞
  • 分类:都市
  • 来源:掌阅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一个小人物的传奇故事。
开始阅读
简介
逐王ͼ0
逐王ͼ1

古代武侠小说《逐王》的主角是燕思空元卯,该文是作者水千丞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逐王主要讲述了:十岁的燕思空遇战乱,举村迁徙,在行走途中家人染上瘟疫惨死,燕思空家里的财物吃食被灾民洗劫一空,等燕思空到达目的地也依旧无依无靠,就在燕思空快要饿死的时候元卯觉得他神似自己死去的儿子,救了他。

精彩节选:

抵达练兵场时,将士们正在演示火铳。

但见一排靶子面朝于前,士卒们举着火铳,对准射击。筒内的石弹喷射而出,靶子有的被击穿,有的被打缺,而后成片地倒下,威力不俗。

封剑平冲封野道:“这火铳的有效距离不足三十丈,最好是在二十余丈,越远越是没有准头。”

众人见封剑平来了,纷纷施礼。

元卯要跪,封剑平挥手制止:“元卯,你身体不便,免礼吧。”

“谢殿下。”元卯一边躬身,一边以疑问地眼神看向元思空,元思空露齿一笑。

“李大人,韩将军。”封剑平朝李伯允和韩兆兴回礼。

“殿下何以去而复返啊?”

“我家小儿吵着要看火铳,带他来见识见识……”封剑平道,“再来一发瞧瞧。”

士卒们得令,装填火药,点火,对准新竖起的靶子,再次射击。

这次离得近,火铳发出砰砰砰地巨响,震得人鼓膜发颤,脚底都有轻微地抖动,只见那些石弹将靶子打得千疮百孔,让人不能不联想到血肉之躯,受此痛击,怕是不死也残。

封剑平的大手晃了晃封野细瘦的肩膀,笑道:“狼儿,怕不怕?”

封野反问道:“何惧之有?”

李伯允摸了摸胡子,恭维道:“小殿下不愧是将门虎子,小小年纪,竟有如此气魄,大器天成啊。”

封剑平哈哈大笑道:“李大人过誉了,他不过孩子心性,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无畏好啊。”韩兆兴忙接过话头,“勇者无畏。”

封剑平低头看了看尚且懵懂的封野,淡笑:“勇者可以无畏,为将者不可无畏。”

韩兆兴讪笑一下,有些尴尬。

元思空静静地看着韩兆兴,心中充满了不屑。就是眼前这个人,丢了身为辽北门户的擎州,拍马屁都拍不到点子上,果然如他想象中一样,难堪大用。

封野拽了拽封剑平的袖子:“父亲,我能试试火铳吗?”

“不可,会伤到你。”

封野“哦”了一声,有些失望。

“可以让他们再演示一次,辽东将士若学会使用火铳,能阻金人的骑兵。”

士卒们又演示了一次。

封剑平的下属在一旁为辽东将领们讲解。

元思空看得入神,突然插上一句:“换火药的时间太长了。”

众人一愣,元卯低声呵斥道:“无礼。”

元思空慌忙跪下:“草民莽撞。”

封剑平笑道:“无妨,大冷天的,别动不动就跪,起来吧。”

元思空这才站起来。

封剑平道:“思空,说下去。”

“草民见将士们装填火药需半分时间,再快也只能快上一弹指,火铳的有效射程为三十丈,将士们最多只能射上两次,马蹄就到眼前了。”

“不错,你一眼便看出了火铳的弊处。”封剑平满意地点点头,“所以使用火铳,要训练士卒们填充火药的速度。火铳能够抵挡首波骑兵先锋,在战场上要灵活调派,方可御敌。”

元思空看着那东倒西歪的靶子们,陷入思考,也许会有更巧的方法,将火铳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相对游牧民族骁勇善战的骑兵部队,多生长在平原地带的华夏子民,举军以步兵为主,步兵对骑兵,形如以卵击石,所以抵御蛮夷的骑兵,千百年来一直是中原政权对外战争的首要障碍。

正因如此,放弃辽北七州才祸害千秋,无险可守的辽东将士,要在千里平原上面对女真骑兵的冲击。

封野悄悄凑到元思空身边,小声说:“你真的九岁童试?”

元思空点点头。当年他爹跟同乡一名贡生打了个赌,原本只是酒席间的玩笑,谁也没想到他真的能中,一时间为各种目的前来拜谒的人快要踏破他家门槛,他爹才严肃地要求他十年不准乡试。

“那你今后便要做官。”

元思空再次点头,一双漂亮的眼眸深邃又不乏灵动,昭示着他的大志。

封野用那编贝一般细白的小牙咬了咬嘴唇,笑了:“你我一文一武,岂不是能做一番大事业。”

元思空也笑了。他知道自己才华过人,但自从寄人篱下,分毫不敢骄狂,可封野敢,封野尊贵的出身,让其敢想、敢说、敢做,他很是羡慕。

——

那日之后,俩人的关系亲近许多。封剑平那一句“小孩子家家”说得极对,他们早把滚在泥粪堆里打架的事儿抛在了脑后。

元思空要去马场干活儿,封野也喜欢马场,于是俩人天天在马场玩儿,当然,元思空很清楚,陪封野玩儿比相马重要。

这日,元思空把封野带到一个马棚,神神秘秘地说:“今日有好玩儿的。”

封野眼前一亮:“什么好玩儿的?”

“母马要生小马,你看不看?”元思空一脸的激动。

“看!”封野喜道,“怎么生?”

“这要如何说,你一看便知。”元思空拉着封野走进马棚。

只见一匹母马躺在地上,鼻子里不断发出轻哼,四肢也躁动不安地扒拉着草堆,马场的两个人正围着母马接生。

俩人凑了过去,封野有些紧张。

元思空仔细瞧着:“母马妊娠的时间跟人差不多,一年通常只能生一胎,能碰上可不容易呢。”

正说着,接生的一人助力,一人开始往外掏。

封野顿时又想起那日元思空诊他的马时干的事儿了,他皱起眉,嫌恶道:“也要从那地儿出来?真恶心。”

元思空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封野有些羞恼:“元思空你笑什么!”

元思空把封野拽到一边:“那地儿,和这地儿不一样。”

封野不解:“哪里不一样?”

“公马和母马不一样。”

封野皱起眉:“究竟哪里不一样。”

元思空没想到封野穷追不舍,顿时也窘迫起来,他尚年少,耻于谈论男女之别,哪怕说的是马。

接生的人自然听懂了,禁不住闷笑起来,封野怒道:“不准笑!”

元思空脸红了:“母马能生马崽儿,公马不能,所以不一样。”

封野似懂非懂:“所以娶妻都娶女人。”

有个接生的人粗鄙又胆大,看封野年幼,又没有侍卫在旁,竟然调笑道:“小殿下,男人虽不能生,倒也不是不能……”说完低低笑了起来。

封野被绕懵了,有些生气:“我去问我大哥。”

“使不得。”元思空急道,“你千万别问。”

“为何啊。”

“反正你不要问,你问了我就不带你玩儿了。”

封野撇了撇嘴:“不问就不问嘛。”

元思空也不敢再带封野看下去了,生怕被问出更多让自己难以启齿的问题,便带封野去跑马。

跑了一圈儿马,封野果然把母马分娩的事儿给忘光了,还正巧碰上来马场训练的封猎。

封猎领着自己的几名亲兵在马上切磋,他们各个手持长枪,驭马交战,马蹄的哒哒、男人的低吼和兵刃碰撞的声音竟交织出了一小片沙场争锋的画面。

元思空和封野蹲在一旁,看得目不转睛。

封猎休息时,坐到了封野旁边,边喝着驱寒的黄酒,边笑道:“野儿,大哥打得怎么样?”

“大哥真威风。”封野由衷说道。

“这次回去,父亲便让我自己领兵了。”少年目露盛气,英姿焕发,口吻充满了壮志豪情。

封野简直比封猎还激动:“真的吗,大哥可以自己领兵了!”

“嗯。”封猎用力点头。

封野眨了眨眼睛,好生羡慕地说:“大哥,我几时能像你一样上阵杀敌?”

封猎笑了:“等你……比这马儿高。”他宠溺地揉了揉封野的脑袋。

“我几时能比这马儿高?”

“你先不要挑食,多吃青菜。”

封野不乐意了,跳了起来,挺着小胸脯,大声道:“大丈夫当餐胡虏肉,饮匈奴血,兔子才吃青菜呢!”

元思空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封野恼羞成怒:“大胆!”

元思空早已直呼封野名讳,现在根本不怕他。

封猎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大哥也嘲笑我!”封野真的生气了,“难道野儿不会长大吗,难道野儿长大了,不能带兵杀敌吗!”

封猎含笑道:“野儿当然会长大,长大了,当然也会像父亲、像大哥一样带兵杀敌,也定会成为一代名将。但你现在呢,要好好地长大,勤读兵法,勤练武艺,对吗。”

封野用力点头:“对!”

元思空看着尽管年幼,却无比坚定、认真地封野,其实心中甚为感动。靖远王的两个儿子,都如此深明大义、胸怀天下,有封家军在,确是万民之福啊。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