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

  • 作者:雏之浔
  • 分类:玄幻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当天之岛坠落里面的人该何去何从。
开始阅读
简介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ͼ0
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ͼ1

都市玄幻小说《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的主角是艾蒙德,该文是作者雏之浔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我所见到的童话与小时候的不一样主要讲述了:艾蒙德可以看见生命的重量,这个技能除了徒添伤悲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大用,毕竟看见生命体征弱的你也做不了什么。

精彩节选:

行人往来的大街上,一个少女独自走着,她有一头美丽的茶色长发,穿着简单的束腰短裙,长裤也属于修身的类型,所以看起来格外娇弱。

忽然,不远出传出孩子的啼哭声,她走过去,发现是一个小男孩因为手里的糖掉到地上摔成几半碎片而难过哭泣。

于是她走到卖糖的商铺门口,买了一支糖递到他面前。

“给。”

小男孩的脸上淌满了泪水,突然听到有人的声音,急忙睁开眼睛,没想到面前是一个美丽的大姐姐。

他愣了愣,正要接过糖果,却听见面前的大姐姐说: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爸爸妈妈呢?告诉姐姐好不好?”

小男孩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

维尔莉特没有反应过来,以为他是不愿接受自己的好意,往前走了一步,想先把糖果给他,但是下一秒,小男孩大哭着跑了。

为什么?

张开嘴想说话,然后发现自己无法发出声音,这时她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失声了五年。

对于不了解心灵魔法的普通人来说,声音不从嘴巴里说出来,而是直接在脑中响起,那将是多么恐怖?

刚才那个小男孩一定是因为害怕自己才逃跑的吧。

看到周围人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她赶紧逃进最近的小巷,然后不知道跑了多久,觉得自己很累,她才扶着墙停下休息。

呼呼呼——

维尔莉特喘着大气,另一只手扶着膝盖,胸腔在剧烈的喘气声中鼓动。

口干舌燥的时候,她想起了酒。

五年前,因为波特外出游历,维尔莉特正式接手了波特酒馆。最初并没有察觉,但是过了几个月,她才发现地窖里有秘制的酒。

艾蒙德尝过之后告诉她,这些都是难得一见的好酒,而且分很多种类,而这些酒的酿造方式全部在波特留下的手札的有记载,并有著明自创。

这时候她才明白,为什么酒馆里卖的都是劣质的下等酒。

因为波特勇于尝试,酿了很多酒,但是酿造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失败品的数量远远多于成功品,为了挽回一点损失,也因为喜好收藏,他把好酒藏起来,最差的酒才拿出来卖。

这样一来,也就有了臭名昭著的波特酒馆。

这几年自己根据手札学习酿酒术,维持着波特酒馆的运行,然而始终没有波特消息,心中的感激无以报答。

前两天,艾蒙德老师告诉她,自己想喝酒,而且是以前波特老师酿的酒,今天有空,正好可以过去一趟,顺便把地窖里的老酒送过去。

维尔莉特回到酒馆,将酒从地窖里取出来,放进更小的酒桶,然后离开。现在她招了几个侍者,所以不用担心自己不在的时候,有人去酒馆而买不到酒,也不用像以前一样,稍微离开一会儿就要关紧门窗。

出门,抱着小小的一坛酒,抬头看看四周,发现有两个人指着她悄悄议论。

至于议论什么,其实她是知道的。

前年年终的那个月,她曾经遇见了一个大婶,大婶家和自己家相距不远,但是自己跟她一直没有交集,大婶突然上来交谈,自己非常错愕。

她大概说了一些类似请多关照,邻居比亲戚有用的话,维尔莉特想,自己一句话都不回也不好,于是用心念话应了一句,却把大婶吓了一跳。

大婶一开始有点错愕,以为自己眼花,又把同样的话重复一边,结果发现维尔莉特并没有用嘴巴说话,声音是直接传进自己脑袋里的!

表面上没有什么,但实际上大婶心里非常警惕,过了一会就借口有事匆匆离开。

那天以后,有人开始试探维尔莉特,再然后就有了不好的传闻,年轻成了那些人攻讦她的理由。

最初传言说她披着十七岁女孩的皮囊,内里却是三十岁女人的灵魂,之后变成了四十岁、五十岁……越来越过分。

本来女人十七岁和二十二岁的变化不大,可能稍微成熟一点也看不出来,她又不能说话,真是很难辩解。

酒馆里的酒变好喝也成了她的「功劳」。

比如说她施了邪恶的魔法,人喝下去就会肠穿肚烂什么的。

有的小孩子会叫她「巫女」。

其实这么称呼她也没错,巫女意指会魔法的年轻女孩,所以她就是巫女,前提是没有贬义包含在其中。

维尔莉特自嘲一笑,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资格想贬义不贬义呢,活着已经是上天对她的最大恩赐。

这么想着,她已经来到庭院前。

“艾蒙德老师在吗?”传入书房的心念话没有收到回应。

“那我进去喽。”

维尔莉特发现不仅庭院的大门开着,内部房屋的门也没有开,客厅或是其他地方都没有人在,她想了想,带着小木桶的酒走向二楼书房。

平时艾蒙德在家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书房里,客厅和厨房反而不常去,如果把东西留在书房,他回来以后一定会第一时间发现。

这么想着,她打开书房,却发现一个人悄无声息地趴在书桌上,后脑勺朝着门的方向。

步履艰难地走到书桌前,伸手查探鼻息后,终于确认这位教会自己心灵魔法和后来的幻觉魔法,让她有了保护自己的能力的恩师已经死去。

桌上并不是空无一物,临死前,艾蒙德正在用笔画着什么,她取出被身体盖住的那张图纸,发现那是一张热气球的制造图纸。

除此之外,还有放在桌角的两封信和一本书。

看到那上面熟悉的字迹,再拆开封口,摊开取出的信纸,赫然是她自己的亲笔信。

另外,书的名字叫做多德传记,它不是印制好的成品书,而是手稿!

维尔莉特的手微微颤抖,只感觉这里的空间寂静得可怕,似乎周围存在着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在侵蚀她的灵魂。

哐当——

下一秒,木桶打翻在地,维尔莉特就像孩子一样痛哭流涕。

她无助地跪着,伸手去擦的泪水下一刻又会涌出来,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想说道歉的话,但喉咙却只是蠕动,发不出真正的声音,难以吐露倾泻的心情。

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捉弄于她?

为什么让她在这个时间点想起那件事?

为什么他明明知道,却不责怪她?

哪怕补偿一点也好啊,至少让她心安理得地活下去,可是现在呢?

维尔莉特呆呆地看着飘零落地的图纸,无力再思考。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