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诡异墨宝

诡异墨宝

诡异墨宝

  • 作者:笑七七
  • 分类:玄幻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阴阳脸老板娘的背后藏着什么?
开始阅读
简介
诡异墨宝ͼ0
诡异墨宝ͼ1

都市玄幻小说《诡异墨宝》的男女主是关关三玄,该文是作者笑七七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诡异墨宝主要讲述了:关关是镇上新来的女老板,开着一间不温不火的笔墨店,相传老板娘长了张阴阳脸,半张脸美若天仙,另外半张遮了才好,这天山上下来一个小和尚三玄来店里打听个买了墨的姑娘。

精彩节选:

桃夭从未伤害过任何一个人,他孤独了数千年,不就是自己帮自己创造出了一个相伴一生的人么?为什么就天理难容了?为什么那些人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要来讨伐他?

“你没做错什么,但是你已经死了,灼灼也已经转生了,你们人鬼殊途,不能在一起,你该去六道轮回,她也该有自己的人生。”

桃夭愤怒地喝道:“凭什么?她是我创造出来,凭什么去过她自己的人生,她嫁给别人了,我怎么办?”

随着桃夭的爆喝之声,那棵巨大的桃树也变得愤怒起来,甩着粗壮的枝条向着三玄和宝墨袭来,枝条密密麻麻的,布下了天罗地网,根本就不给他们逃脱的机会。

三玄迅速消失,附在里衣服上,衣服灵巧地一飘,从枝条密密麻麻的缝隙里钻了出去,要不然他现在已经被搅成了肉泥,他担心宝墨,心有余悸地往后看了一眼,看到宝墨也在苦苦支撑着,暂时也还没有性命之忧。

宝墨披头散发,刚刚在情急之余,她左手拔下了头上用来当做发簪的那支毛笔,右手引出了脸上的那团墨色胎记,胎记到了她的手上服帖地缩成了一团墨,乖巧地悬于她的手心之上,她左手执笔,蘸了右手手心上的墨,然后在空中随意地挥洒了几笔,那几笔墨痕凝成盾牌,将向她袭来的枝条挡住了。

桃夭的法术远在他们之上,宝墨的墨盾并没有能够支撑多久,便被桃树的枝条打出了裂痕,她赶紧在墨盾裂痕处补上几笔,将盾补牢,冲着三玄大声喊道:“你还不快来帮忙!”

三玄对着手腕上的金线念道:“天定地静,心神合一,降妖伏魔,万变皆惊,起!”

金线昂然起身,便成了一柄一尺多长的金色小剑,他口中念念有词,金剑在他的催动之下,疯狂地砍着四面八方袭来的桃树枝条,可是剑实在太短了,威力有限,砍的速度根本就没有桃树纸条生长的速度快。

“大师,想办法与我汇合!”

三玄跟宝墨之间隔着数重枝条,他们只能听到彼此的声音,很难看清对方的身形,只能从桃树枝条之间的缝隙里看到一点模模糊糊的影子。

三玄知道自己仅凭一人之力,根本打不过桃夭,所以现在只能听宝墨的,他听到了她的那一声喊,便急速催动咒语,小小的金剑愣是把桃树枝条组成的牢笼割开了一条细细的裂缝,三玄立即附身在了衣服上,从那条裂缝中穿了过去,来到了宝墨面前。

“你手上的金莲心威力太弱,拿着这个。”

不知何时,宝墨已经把手上的金线解了开来,扔给了三玄。

这段金线还是关关自己系在胳膊上的,她直觉是个好东西,便不肯给三玄,自己留着准备保命的,哪知道她的身体一被宝墨借用,宝墨就毫不犹豫地把这段金钱给送出去了,她要是醒过来发现金线没了,非被气死不可。

三玄来不及想那么多,一伸手便接住了那截金线,金线上的金光大作,他觉得猛然间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大脑里炸开了,就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一棵桃树,孤零零地在一个山坡上开了满树的花,周围的岁月变幻,沧海变桑田,桑田又变回了沧海,唯一不变的只有他那一树孤独的桃花。

三玄看到了桃夭的记忆,虽然看起来很久,其实时间不过过去了一瞬而已,桃夭的记忆被入侵,有了一瞬间的愣怔,桃树纸条都停止了动作,陷入了孤独的哀伤之中。

宝墨催促道:“快!”

三玄抢在桃夭之前清醒过来,换回了他自己的那一段降妖锁,降妖锁变回金线的模样,发出耀眼的光芒,与他手上的那一段金线遥相呼应,一长一短两根金线在他的手上合二为一,原本只有一尺来长的降妖锁现在已经接近两尺,他赶紧催动咒语:“佛闻十方,广益众生,一切善根,助无上心,收!”

降妖锁变成了巨大的佛掌向着桃夭抓了过去,趁他清醒之前,佛掌将他牢牢地握在了手心。

桃夭已经从哀伤的记忆之中清醒了过来,刚准备反击,三玄再次催动咒语,佛掌变成了锁链,将他牢牢地锁在了原地,不给他任何动弹的机会。

桃夭嘴角轻轻上挑,说道:“没想到几日不见,你的能力渐长,可惜我说过,你手上的这段金莲心是断的,虽然比前几日完整了稍许,但是也不是我的对手。”

他轻轻一笑,便化作了万千桃花从锁链的缝隙里飘散出来,在锁链的旁边重新凝结成了实体,“我说了,你锁不住我的。”

宝墨左手执笔,笔尖蘸满了墨汁,她用力往前一甩,墨汁化成了数千点墨点向着桃夭甩了过去,桃夭躲闪不开,身上沾到了不少墨,脸上露出了愠怒的表情。

三玄再念咒语,金线又变成了巨大的金手向着桃夭抓去,将桃夭再一次握在了手心,然后变成了锁链,将他锁住。

“小秃驴,你来来回回就这点本事么?”

桃夭的话刚说完,他的笑就凝固在了自己脸上,因为他发现他身上所有沾到墨汁的地方都没有办法再幻化成桃花花瓣。

宝墨再接再厉,趁着他尚未反应出来之前,在他身上所有没有沾上墨点的地方都补上了墨点。

三玄将降妖锁收紧,说道:“你不是会跑的么?你再跑啊!”

“你们以为能够锁着我就行了?”

他话音刚落,刚刚沉寂下来的桃树又开始疯狂地扭动起来,桃树枝条无限生长,迅速地向着宝墨和三玄包围而来。

宝墨冷静得说道:“你锁牢他,我来对付这棵老桃树。”

桃夭之前是不知道那些墨点有问题,才会一不小心上了宝墨的当,只要被他挣脱出来,想要再次锁住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宝墨手腕不停,一边蘸墨,一边在空中写写画画,速度十分之快,在枝条抽上她的前一刻,她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道由墨迹形成的帘幕。

“去!”

随着她的一声暴喝,墨色帘幕暴涨成数丈高的屏障,将枝条暂时挡在身后。

屏障很薄,却很坚韧,不管后面的枝条如何进攻,它都坚守阵地,就像一块巨大的幕布一般,不管后面如何汹涌,它都牢牢地守在那里。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