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阴阳宴

阴阳宴

阴阳宴

  • 作者:东惠子
  • 分类:都市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不合常理的事就用不合常理的方法解决。
开始阅读
简介
阴阳宴ͼ0
阴阳宴ͼ1

惊悚恐怖小说《阴阳宴》的主角是林原贺晁衡,该文是作者东惠子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阴阳宴主要讲述了:晁衡是和之国的奇术师,某天接待了来自京兆尹府的林原贺,林原贺家中发生的事已经不能用常理来推测了,于是林原贺不得已之下找到了奇术师晁衡希望得到一个解决。

精彩节选:

珠上缀的伙计三元在两日前便回了老家。至于在此之前他是否有何异常举动言行,伙计小谭和阿五都未有察觉。林原贺见是问不出什么来了,便与一旁一言不发的晁衡对视了一眼。晁衡明白是该自己出场的时候了,立刻上前一步,朝着两个伙计问道:“这是出自贵店的吧。”

镶嵌着青色玉石内有点点紫斑,这样一枚银白色饰物就躺在晁衡的掌心中。小谭和阿五看到这东西一脸讶异。在旁侧的林原贺更是睁大了眼睛。

“这不是紫星青夜月光戒吗?”阿五率先出声。

小谭也答道:“这是我们珠上缀的。不过您这是哪里来的?”他又转头看了看林原贺,只见她似是在发愣。“二娘子,我记得咱们家唯一一枚紫星青夜月光戒是在您那才对?”歪了歪头,小谭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又突然笑了起来。“啊,我忘了。刚才二娘子一进门便喊了一声‘大人’,想必便是喊您吧。”一副懂了的表情,这伙计对晁衡说道。

“这既是二娘子送您的……”阿五也是恍然大悟的神情。

晁衡听了这两人的话,心中也是十分震动的。昨夜二娘子也在场,若是说她掉了戒指也说得过去。然而这枚戒指看起来并不像人还在佩戴的东西。至少在他捡到它之际,上面沾有青苔。这就表示这枚戒指待在水里不是一两日了。晁衡不由地将目光投向了表情不太自然的林原贺的身上。

而林原贺听到三人的对话,眼睛里映着的正是紫星青夜月光戒。在三人目光都集中于她后,她才像是回神似的重新整理了视线。动了动嘴唇,林原贺才勉强开口道:“是我的。”

“我说嘛,这戒指在长安城只此一枚。别家或许有相似的材质做的,一模一样的却是找不出的。”阿五的语气里充满了自豪。他们珠上缀的饰品珠宝享誉长安乃至整个大泽国,每种首饰配品都是与普通店铺的不同的。也正是这种独特的风格,才使得珠上缀深受长安百姓和达官贵人的追捧和喜爱。

然而比起阿五的轻松语调,晁衡明显听出了刚才林原贺的声音的沉重来。看来这其中还有隐情。他如此暗自在心中想到。

“小娘子,走吗?”晁衡收回了戒指。走到了神色异常的林原贺的身旁,问道。

“走。”仍旧是情绪不对,但是她又像是恢复了冷静一般,眼神里满是坚定地闪着光芒。

晁衡先踏出了这间店铺,林原贺同两个伙计告辞后便跟了上去。当两人并肩走到人少的街的尽头时,林原贺才缓缓开口。

“戒指是一年前姐姐和我在珠上缀看中的,挺贵重的。但是姐姐毫不犹豫地买给了我。”抬头看向了前方,她回想着那时的情景慢慢地说了下去。原来这枚戒指林浅言在她年满二十岁那日亲自挑选送给她的礼物。也正因如此,林原贺一直舍不得佩戴,总担心不小心从手指上脱落丢了。所以她一直把它收在自己的小“宝箱”里。但就在姐姐出事之前,她打开小箱子找东西时,却不见了戒指……她当时一下子就急了。左思右想,却毫无头绪。林原贺不觉得林府会有贼,更何况自己屋子的钥匙除了自己便是翠雪拿着的了。但是翠雪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不仅如此,那个小箱子是上了锁的。戒指只有一把是林原贺日常挂在脖子上的。可戒指丢了的时候,锁是完整的。毫无被人动过的迹象。

正在林原贺为这事急不可耐,心情焦躁之时,没两日林浅言便出现了不同寻常的表现。林浅言先是拒绝出屋,即便是一向与她感情深厚的妹妹也不知她是怎么了。为这些事情睡不着觉的林原贺才在晚上独自出去透气,因此才看到了前面她对晁衡描述的情况——姐姐浅言对着腐尸说话。

“戒指很重要,但是比起姐姐的安危,我哪里还顾得上找戒指呢。把这事暂时抛诸了脑后,一心忧虑起了姐姐的事情,我才去找了您来。”林原贺的脸色惨白,声音微微颤抖地问道:“您怎么会有这枚戒指?难道它和姐姐的失踪有关系?”

晁衡安静地听完了林原贺的一番话后,做出了回答:“昨夜在棺材里的尸骨上发现的。但是其中疑点很多。”

“棺材内丝毫没有进水的现象,尸骨也保持着干燥。但唯有这枚戒指表层附有青苔。不是很奇怪吗?加上你刚才所说,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呢。”晁衡特别喜欢双手背在身后,此刻便是如此。他稍作停顿后,像是为了让旁边的人安心一般,又说道:“但是林大娘子在哪,我已经知道了。”

“在哪?”大概是半百和她说过左补阙可能是有了解决办法了,她对于晁衡突然如此表面并不算太意外。只是由于太激动,林原贺马上停下了脚步,抓住了旁侧的男人的衣袖,仰头眼睛里闪烁着泪花。她问:“姐姐怎么样了?那怎么还不把她找回来?”

嘴里一下子问出了几个问题,林原贺的这副样子让晁衡有一瞬间的发愣。

突然他想——眼前的小娘子会不会是在演戏?说起来整件事里比起林浅言,似乎这位林原贺更为关键。如果说林浅言的事情是引线,那么此时一脸焦急的林小娘子的存在更像是事情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比如林浅言和腐尸交谈,比如戒指的事情,再比如城西珠上缀的伙计三元的事情……没有一桩和林原贺脱得了干系的。脑海中不知为何就冒出了这些念头来。晁衡的表情有了一瞬间的微妙变化,他低头看着她的眼睛,不由地专注了起来。

晁衡想要从这位小娘子的眼中看出什么来。然而经过了短暂的沉默后,他一无所获。

“未到时候。”晁衡任由林原贺拽着自己的袖子,脸却转了过去。他如此答道。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