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刺激游戏之荒山高校

刺激游戏之荒山高校

刺激游戏之荒山高校

  • 作者:染卿玖
  • 分类:都市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废弃的荒山上藏着怎样的秘密。
开始阅读
简介
刺激游戏之荒山高校ͼ0
刺激游戏之荒山高校ͼ1

都市生活小说《刺激游戏之荒山高校》的主角是窦鹏范莎涵,该文是作者染卿玖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刺激游戏之荒山高校主要讲述了:窦鹏范莎涵等一行人为了寻求刺激去了一座荒废了很久的山上的学校,破碎的尸块,死去的队友,意见的分歧,一切都很让人崩溃。

精彩节选:

被捂着的琪梦在琪玉说完话之后,突然一愣,然后脸色瞬间变的更加的苍白,眼泪也是几乎同时就流了下来。

琪梦双手使劲的抓着琪玉的手,想要把琪玉的手从自己的口鼻上拿开,一双小脚蹬着地面,像是在借力一样。她眼睛惊恐的睁大,一边流泪一边不住的发出呜呜的声音点着头。

随着长发的浮动,琪梦左耳后一块红色的胎记十分的明显,估计也是她留长发的原因。仿佛现在捂着她的不是她的姐姐,而是一个吃人的魔鬼,她就是那魔鬼手中待宰的羔羊。

“你再不松手,我们今天只能去三楼活动室内睡觉了。”范莎涵略带冷漠的声音,打破这诡异的局面,她抬起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包面巾纸。

“你什么意思?”文运惊恐的看着范莎涵,而其他几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口鼻一起捂上,是会让人因为缺氧窒息而死的……”窦鹏像看一群呆头鹅一样,看着对面的三个人,而且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意味不明了起来。

“那你好好的说就行了,干嘛用这样的语气态度?!”琪玉的脸色很是不好看,她那清澈的眼珠一转:“再说,琪梦她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伤害她呢?你怎么可以这想我?”

说着,她的眼泪就像不要钱一般的往下掉,松开手一侧身就把脸埋在了文运的怀里。

怀抱佳人的文运看着琪玉掉眼泪,也觉得范莎涵与窦鹏的话有些重,还有些轻蔑了他们的意思,瞬间男人的气概就出来了,当时想要开口帮琪玉说话。

可是他一抬头先对上了窦鹏的眼神,然后瞬间就蔫了。他没有注意到,琪玉低头哭泣的眼睛,里面闪过的那一份轻蔑与不甘。

看着这样的场景,窦鹏觉得有点尴尬,他也是因为范莎涵遇袭导致心情很是不好。所以,刚才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主意语气。而范莎涵一直有这样的毛病,这是硬伤了。

“那个琪玉刚才我的语气不对,很是抱歉,至于你莎涵姐她一直有这个方面的硬伤,你也别太在意。”最后,还是窦鹏叹了一口气,决定说点好听的缓和一下气氛。

可是哪成想琪玉根本就没有领情的意思,于是就对范莎涵说道:“不早了,你又受了伤,我先扶你回去休息吧。”

本来也是很尴尬举着面巾纸的范莎涵突然想笑,看着窦鹏窘迫的样子,想着他这么大一个企业的老板,能拉下脸跟个人性学生说小话,也是为了她好。

所以,就很是配合的点了点头,算是救窦鹏这个快要尬死之人一命。

窦鹏与范莎涵坐在范莎涵的帐篷里面,窦鹏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你之前跟我说的,凶手就在他们三个人当中,你更怀疑是谁……”

说到这窦鹏已经噤声,他虽然是公安学院科班出身,也去过多处探险,自认为是艺高人胆大。

可是凶手在身边这样令人发憷的感觉,他可是真的第一次体会到。现在他看到帐篷外面隐隐晃动的人影,总是觉得脊背发凉。

“这个我还真的是抱着暂时每个人都有可能的怀疑态度,因为在案发时间到发现尸体之间的时间内,谁都没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但是,我与你都没有杀人动机,但是我并不能确定他们三人其中,谁没有杀人动机,所以,要是排除第七的话,那么他们三个中的一个,甚至三个都很有可疑之处。”范莎涵双目炯炯有神,看着窦鹏好像要得到他的肯定一般。

“嗯,你分析的没有错,现在仅凭我们手头的这些证据,也不能断定什么,更何况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窦鹏很是赞同范莎涵的分析,他一边说着,一边拉过了一条毯子,准备给范莎涵盖腿。

晚上更深露重,而范莎涵因为常年久坐膝盖供血不足,所以十分的怕冷。

可是,就当着窦鹏给范莎涵盖毯子的时候,他突然看见那本来应该有光招进来的地方,被档上了一片,看着像是一个女人的身影。

“你看你,就不知道照顾好自己,这都几点了,赶紧睡觉吧。”窦鹏一边跟范莎涵打眼色,一边大声的换了一个话题。

看见那个影子,范莎涵也皱了眉头。看来她猜想的一点度没有错,这一到休息时间,就马上有人来听墙根了,这样的行为不仅没有礼貌,还更加增加了他们的嫌疑。

“嗯,你不说我还不累,你一说我还真的有点困了。”范莎涵虽然很不满这样的行为,但是他还是选择了配合窦鹏。

“那就赶紧睡吧,要不我给你讲一个有意思的睡前故事怎么样?”窦鹏示意范莎涵先躺下,自己也跟着趟了下来,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窦鹏怎么看怎么都像在强行尬聊。

调整了一个舒服姿势的范莎涵,勾着嘴角看着窦鹏尬聊,看他这锅要怎么接。

几乎都没有用思考,窦鹏的一个故事就酝酿了出来:“听说城南郊区有一栋叫景星花园的老式别墅区,而这个故事也是在那发生的……”

刚酝酿完情绪的窦鹏一开口,就被帐篷外面的一个声音打断。

“打扰一下,我可以进来吗?”一个轻柔又带着一点怯懦的声音从帐篷外传来,接着就是帐篷被拉开的声音。

窦鹏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对于听墙根这样的事情,窦鹏是十分反感的。更何况,是现在这个人人自危的情况,听别人的墙根,更是令人反感。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情吗?”窦鹏制止了想要起身的范莎涵,对着帐篷外的黑影说道。

“我自己一个人睡害怕,可以跟你们挤一挤吗?”声音的主人说着话就擅做主张的已经爬了进来,正用那双妩媚的大眼睛看着他们。

光线晦暗的帐篷门口,琪梦抱着一张毛毯,幽怨的跪坐在那,活脱脱的一个被欺负了的小媳妇模样。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