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老祖重生以后

老祖重生以后

老祖重生以后

  • 作者:甘梅地瓜条
  • 分类:言情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生生世世的历练终得正果。
开始阅读
简介
老祖重生以后ͼ0
老祖重生以后ͼ1

玄幻言情小说《老祖重生以后》的男女主是叶长清叶老幺,该文是作者甘梅地瓜条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老祖重生以后主要讲述了:叶长清修仙八百年,阳寿将尽,只能选择历雷劫得长生可是,最后两道雷终究是没扛过,一直陪着她的黑鸟用往生令把她送往人界历练收集气运再战雷劫。

精彩节选:

很多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所以她不评判李娘子是对是错还是太过软弱。她看重的是,在这件事上,她能得到什么好处。

因为是大年夜,大家也没多少时间在这里耽误。

再加上也要给李家人脸面,因此街坊们很快就都散了。

叶长清在出李家门的时候,故意问旁边人:“这李娘子怎么都没有娘家人来帮忙劝一劝啊。”

“她哪有什么娘家人。”邻居颇为怜悯的叹了口气道,“李娘子家从前是大官,后来犯了事,一家人全都被抓了。李娘子本来也是要给卖掉的,是李秀才拿了钱把人给买了下来。”

大官?

叶长清眼神一动,没再多问什么,只跟着感叹了一句:“那她真是命苦啊。”

“谁说不是呢。这李秀才也是个没良心的,以前本来就是个穷小子,还是李娘子教着他读书认字,才考中了这秀才的。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说是要休了李娘子。男人啊,都是负心汉。”

这话里的信息有些多,叶长清只当听不懂。

回到家后,一家人一边吃着年夜饭的时候,叶长清一边故意把这件事给说给家人听,其实是重点在观察叶景清的神色。

“也不知道这李娘子的家人是否还活着,不过既然是大官犯了事,应该都不在了吧。”她语气很是怜悯。

不过叶景清却是想到几年前一场贪污的大案子,当时西北这片确实有不少人都被牵连到了。死的话,也死了一些,但也有些是没死的。就是不知道李娘子的父亲是哪个了。

在心里琢磨了片刻后,他依旧低头吃饭。如今他才五六岁的人,他可不能表现的太特异了。

叶长清见他一脸平静,心里猜到他应该是知道这么一件事的。不然的话,按照他的个性,肯定会仔细问清楚。

自从上一次见到那位老者之后,叶长清通过老者的举止以及穿着打扮,就知道老师不是一般人。而叶景清很有可能是老者以前的弟子,那就说明叶景清从前地位也不低。

而今再看叶景清应该也知道李娘家家的事,她心里想着叶景清在夺舍之前,应该某位权贵之家的人。不然一般人,哪里会知道这么多。

吃过年夜饭,叶母给大家分发了压岁钱后,就让他们各自散了。

叶长清有心想去打听关于李娘子的事,因此也就跟着叶母去串门。

还别说,这跟着叶母出去转一圈,还真就听到了不少的秘闻,甚至连李娘子本来的姓氏都给打听到了。

这个李娘子娘家姓张,以前是遥城的县令,因为牵连到了贪污案,全家上下被捉拿归案。

本来李娘子也要被送入教司坊,不过张县令从前的好友在中间运作了一下,勉强把这个女儿给保了下来。不然充作官妓,下场只会更加凄惨。

叶长清听了个大概后,不用问道:“这位张大人原来在当县令的时候,真的贪污了吗?”

“上面证据确凿,那肯定是真的。”话虽然这么说,不过还是有人道:“其实我倒觉得张大人原来还在的时候,整个遥城的百姓都过得挺好的。

他把城外的耕地让我们种,每一年手的租子价格也都很低。自从他离开后,租金过来,如今又变高了。反正我是觉得新都没有旧的好。”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几年前,城里不是发过一场瘟疫,也是这位张大人身先士卒,给我们求了神医过来,这才把瘟疫给压了下去。”

“张大人其实是个好官,至少对我们百姓们来说,他是个好乖乖的。”

“……”

“我知道了。”叶长清心里顿时明白,只怕这所谓的贪污案,背后还有其他的原因,而这位张大人,很可能也只属于其中被牵连的。

官场中人,说一两银子都不贪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除非是巨贪,要么就是政治背景倒台,才会被安上这个罪名。否则的话,以遥城在土地贫瘠的地方,一年下来也刮不了多少银子。

“官员的气运比寻常人更容易得到。”脑海里,二黑再说话,“毕竟他们的一举一动,所关系到的是一方的黎民百姓。做得好,气运加身;做的不好,因果报应。”

“那你的意思是,李秀才身上的气运,很有可能是因为救了李娘子,所以才得到的?”

“十有八九。”

“我明白了。”

大年夜里,周围的邻居一直聊到半夜才渐渐散去。

叶长清也早早的回了房间休息。

接下来,就是走亲戚的时候。叶家在这里并没有清醒,原来的小山村又距离太远了一些,于是一整个春节下来,一家人都窝在家里猫冬。

等到元宵节一结束,叶母就开始去找事做。

如果他是个男人的话,说不定还能去外面干干体力活,但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只能去给别人洗衣裳。

这时候外面依旧天冷,哪怕从井里刚打出来的水也都是冰冰凉的。这时候要在冷水里洗一桶又一桶的衣服,有多痛苦可想而知。

叶景清这么半年来,已经把叶母当作了她的母亲来看待,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她做这么辛劳的事情。

“娘,我们可以在巷子门口摆个摊做买卖。”叶景清道,“无论怎么样,也比你在这里洗衣服要好。”

看着叶母满是冻疮的手,他眼里闪过一丝不忍。

“摆摊?可是我们能卖什么呢?”叶母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道:“再过两天,蒙学就要开了,到时候要让你去读书,这都是要花银子的。而且下个月还有租金要交,做生意的话,我又不太会,也只能做这些简单的体力活。”

说来说去,其实她还是特别不希望去冒险,毕竟手里的金钱有限,如果亏本的话,家里的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但如果只靠这个的话,一个月下来也赚不了多少。”

叶长清也跟着洗了一天衣服,那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叶母有些犹豫,“难道真的要去摆摊?可是我从来都没有试过。”

“那就先做点小成本的生意好了。”叶景清道,“反正一步步来,娘你这么厉害,一定能行的。”

被儿子女儿这么一说,叶母也有些心动。

一家人商量了一晚上,最后决定在巷子口摆个豆腐脑摊。

之所以会选择卖这个,是因为去年地里种的黄豆收成还不错,这次搬家,那些豆子也全都一起带了过来。

因为不确定做生意会不会亏,所以先用这些尝试一下,真要不行的话,亏本也亏不了多少。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