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教练我要学机甲

教练我要学机甲

教练我要学机甲

  • 作者:一陆二西
  • 分类:言情
  • 来源:掌阅
  • 状态:完结
  • 评语: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付出。
开始阅读
简介
教练我要学机甲ͼ0
教练我要学机甲ͼ1

科技小说《教练我要学机甲》的主角是闻纵祁修远,该文是作者一陆二西的作品,目前已经火热完结,教练我要学机甲主要讲述了:尖刀队的闻纵因为任务断了一条腿,然后就退役下来教书了,不过她很不甘心于是秘密研究了手操机甲,可是在去试机甲的路上为了救人把自己的小命搭了进去,再睁眼就到了一个有手操机甲的世界。

精彩节选:

自从训练第一天经历了蓝队同学堪称毁灭性武器的歌声之后,整个机甲系气压低迷了好几天,大脑每天自动播放,且享受VIP环绕立体声,吓得红队再也没敢让蓝队唱歌。

军训朝着周教官理想的节奏逐步增强。

闻纵体能训练天天吊车尾,但可以可贺的是可以在规定时间完成任务量了。

值得一提的是,吊车尾闻纵同学在满是零件的机械组装区、以三分钟组装了七把机用装备的速度打破了机甲系新生记录并震惊全场。

目前这个速度还在提升。

闻纵将组装好的机械放到一边,站起身来的时候浑身的骨头都在劈啪作响。她舒展了下身体,将组装好的机械交给周教官。

距离军训结束还有三天。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对于闻纵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一层薄薄的肌肉,体能也有了一个巨大的提升,打个比方就是,从跟指挥系勉强持平到能吊打指挥系。

#日常diss指挥系#

这天晚饭过后,周教官并没有开始晚训,反而问了一个问题:“你们知道这片基地的另一半是第三军事学院吗?”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基地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租出去赚外快,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同学们:“报告,知道!”

周教官看着新生们,神情微妙:“那你们知道机甲系的结训考核是跟隔壁三院对战吗?”

新生们眼睛闪闪发光:“知道!”

闻纵:“……”

闻纵:“等、等等……”

为什么入学军训会有结训考核,虽然她以前没上过军校但是好歹也见过军校生,新生入学军训不都是用来展现祖国的钢铁花朵是多么抗摔的吗,为什么会有考核这种东西?

但是没有人为她解惑。

周教官接着说道:“既然你们都知道,我也不多说什么,老规矩,全星网直播,模拟器自带人脸伪装功能,到时候除却两个学院的机甲系,其他人都会撤出基地,整个基地被模拟器覆盖,哪一方累计积分多哪一方赢。还有什么问题吗?”

新生们:“没有!”

闻纵:“……”我有!

周教官丝毫不把这当事:“行,比赛从明天上午九点到后天上午九点,今天好好休息,明天照常集合,我给你们讲讲规则,小场面,瞎激动得什么,现在解散!”

闻纵:“不……”

等等,这里还有一个什么也不知道的!

同学们陆陆续续站起来,闻纵手一伸,按下了旁边的季秋。

猝不及防被按了个屁股墩的季秋:“你干嘛?”

闻纵颇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现在没有光脑,通讯器又不能联网,眼看着同学们各回各家,就只能按照就近原则半路截胡了。

“这个,军训考核是什么?”

季秋一脸震惊,连炸毛都忘了:“你填志愿之前都不了解学院风俗的吗?”

闻纵:“了解还是有了解的,比如以我的体能报机甲系肯定不达标……”

——所以之前报了指挥系打算曲线救国来着……

季秋:“……”

季秋回忆起自己在红蓝对战中被反杀的画面,神色一言难尽:“……你还真有自知之明。”

闻纵摆摆手:“过奖过奖!”

季秋:“……”我没有在夸你!

气成河豚。

沉默一会,季秋认命安心坐下:“行吧,我来给你讲一讲咱们一院和隔壁三院的爱恨情仇。”

其实第一军事学院和第三军事学院的恩怨由来已久。

第三军事学院在二十年前还不叫这个名字,叫做“第一军事学院附属南山机甲学院”,可是好巧不巧,南山学院出了一个少年天才——孟斯臣。

孟斯臣毕业后以出色的军事素养、机甲技术以及那张俊俏至极的脸,势不可挡地闯入军部,并在帝国与联邦开战时,一人一机甲干掉了联邦一个队,停战后,孟斯授衔少校,授衔视频流入星网,掀起全民追捧狂潮,并为南山学院带来了数不清的生源。

学生多了,不像以前苦兮兮的还得扒着第一军事学院这颗大树了,于是南山学院的校长一合计,就把大树给踹了,独立成为综合性军事学院,顺着帝国里的学院顺序改名为第十六军事学院。

南山学院都欺负到家门口了,一院肯定不干,附属协议还没到期呢。你不仁别怪我们不义,协商未果后,于是一院转头把南山学院告上了法庭。

开庭当天,少校孟斯臣亲自给南山学院站台,法庭里面都是记者,外面都是迷弟迷妹。结果可想而知,一院赢得毫无悬念,结果出了门被砸了一脑瓜的臭鸡蛋和烂白菜。

成功解约后,南山学院宣布正式独立,听说校长砸锅卖铁、破釜沉舟、倾家荡产外加欠了一屁股外债,蛰伏了整整十五年,带出了几批出色的学生,然后过五关斩六将,从第十六军事学院升级成第三军事学院。

排行上面的还有二院,二院校长见势不好,主动用六分之一的生源来跟一院联盟,共同抵抗这种利用帝国英雄来为自己造势的行为,一院答应得相当爽快。于是两个底蕴深厚的军事学府有样学样,跟三院打起了舆论战。

毕竟一院二院历史悠久,三院最终抵挡不住,没能再进一步。但一系列的事情发展下来,一院和三院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季秋停下来喝了口水润嗓。

闻纵叹了口气,不禁感叹:“惨,这个孟斯臣实在是太惨了。”

季秋难得跟闻纵有共鸣:“是真惨。”

可不是惨吗,附属学院虽然拥有独立教学资格,但是资源方面还得接受主学院的救济,学校本身的教学能力是十分拿不出手的,在这种情况下,孟斯臣能够出头完全是靠着自己堪称那可怕的天赋。

然而一出头就被自己母校给赖上了,这种利用名人效应扩充自己的行为无意间给孟斯臣插了一堆flag,导致孟斯臣成为少校以后没能再进一步,更多是作为军部吉祥物出现的。

一个军人,一个天赋过人的机甲手,无法再上战场,没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了。

闻纵接着问:“那这跟我们考核有什么关系?”

季秋又喝了口水:“这不是背景嘛,一会就说到了。”

虽然三院扩张速度很快,但是越来越多的学生也就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资源供给,首都星面积就在这了,没有多余的地划给三院,三院也没钱买,但是学生总要训练的,整个首都星除了军部,就只有一院有单独的基地,于是三院打起了主意,想长期租赁。

出租这个活儿一院很熟悉,毕竟二院也经常来借,但是一院跟三院有仇啊,于是一院出了高于市场价三倍的价钱,三院没办法,只能咬牙认了。

闻纵抚掌:“这个校长能人啊,能屈能伸。”

季秋表示同意:“还是个狠人呢,要不也做不出拿自己亲学生当靶子的事。”

闻纵:“然后呢?”

季秋:“然后三院有一届作死的新生,觉得自己学校天大的委屈,非要跟咱学校比赛,全星网直播啊,还打着‘孟斯臣母校’的大标题,结果输的一败涂地,紧接着下一届又有人挑战,连续好几年,也算个不大不小的传统了。”

得,全都捋明白了。

闻纵摸着下巴:“话说他们机甲系多少人?”

季秋陷入沉思:“据我经验,应该不会被三倍杀。”

闻纵看着季秋:“你认真的?”

季秋理直气壮:“我们是精英,他们那是流水线产品,能比吗?”

……

第二天,周教官意气风发,还特意换了一套崭新的、整整齐齐的作训服,看起来下一秒就可以直接在皇帝陛下面前做汇报。

周教官背着手站在一个稍高一点的坡上,一脸风轻云淡:“还有两个小时模拟器启动,同时会启动全局监控,画面会直接传输到星网,随便造,不用给他们留面子!”

底下新生热血沸腾:“好!”

周教官非常满意:“现在我来为你们讲解规则。”

“比赛是积分制,时间四十八小时,哪一方累计积分多哪一方获胜。模拟器启动之后,你们的通讯器会自动收到一张全览地图,里面有基础设施坐标,有利于解决各种生理问题。”

“禁止带任何武器进场,但场地中会掉落装备礼包,至于开出的是什么,就要看大家的运气了。毕竟有的装备会加分,有的装备可是会扣分的。”

“入场时每人有一分积分基础,允许相互攻击,被击中要害、非要害击中两次淘汰,击杀者将会继承淘汰者一半的积分,负分同理;允许同队继承积分、但不允许赠送;装备只允许记一次分,转让无效。”

“被淘汰者将自动退出模拟器系统。”

周教官讲解完规则,接着说道:“我会在星网全程观看,不许给我们一院丢人,听到没有!”

“保证完成任务!”

“保持这个气势!”

周教官非常欣慰,军训只是这些小崽子们踏上军旅生涯的第一步,他很有幸充当了这个领路人,军训过后,或许下次就是在军部再见了。

正当周教官老怀大慰,幻想着五年后再遇的画面的时候,偏偏有人在煞风景。

闻纵默默举起了手:“报告教官,我们的对手有多少人?”

周教官很是随意:“不多,也就是我们的三倍。”

不多。

也就是三倍。

闻纵缓缓看向季秋:“想不到啊季秋同学,你还有这天赋……”

季秋:“……”

你听我解释!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