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冥王夜宠:契约娇妻夜夜欢

冥王夜宠:契约娇妻夜夜欢小说

冥王夜宠:契约娇妻夜夜欢

  • 作者:叶清歌
  • 分类:玄幻
  • 来源:言情控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你是我的新娘
开始阅读
简介
冥王夜宠:契约娇妻夜夜欢图1
冥王夜宠:契约娇妻夜夜欢图2

《冥王夜宠:契约娇妻夜夜欢》是一本连载中的恐怖灵异小说,主角是司依晨,主要讲述了:司依晨最近总是做恶梦,几乎每晚都会被鬼压床,直到有一天,她意外发现那个鬼竟是自己出生前据已经死亡的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精彩节选:

“晨儿,你要学会对我服软。”

“凭什么!”

“就凭……你是我的。”

见鬼的!

这个鬼的脸皮究竟是什么做的!

“你还要不要脸了!”

“嘘。”

他一只手轻轻的点在了我的唇上,令我所有的话语都说不出口了。

“我给你一个提示,一切都从最根本的地方想起。”

还没有等我想明白这句话,死鬼就推开了我的身体,下一刻,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看见一片黑暗。

我爬起身来,额头都是汗水,忍不住喘了两口气,脑子里还徘徊着死鬼梦里说的话。

一切都从最根本的地方想起?

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是最根本的?

“滴滴滴哒——”

一阵绵长的唢呐声在窗外响起。

我听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了,忙看向了窗子,发现这个房间的窗户都是锁死的,根本无法打开窗户,而外头的声音越来越响亮了些。

似乎还有很多人在悉悉索索的说着话,唱着歌。

我扭头看向了还躺在旁边呼呼大睡的小兰和妮妮,似乎这样的声音并没有将他们给吵醒了。

只是……

这怎么可能?!

这么大的动静之下怎么还睡得着?还睡得这么沉!

等等,这不对劲,怎么会睡得这么沉,而且我的身体还残留着一种困倦感,十分无力,余光中,我瞄到了放在桌子上的水壶。

那是村民临走前给我们拿过来的,我们三都喝了几杯才睡觉去。

水有问题!

我狠狠的咬住了下唇,这个村子比我想的还要诡异一些,那些村民究竟想隐瞒着什么事?

就在这时,所有的声音都停下来了,那些乐器的声音统统消失,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我扭过头去,从窗户的缝隙里似乎透着一丝丝的火光,而隐约中我似乎听见了有人惨叫的声音。

我翻身下床,拿上了屋子里放着的一把生了锈的镰刀,试着推了推门,万幸这门也没有锁,大概是认为我们起步了床,连门都不用关着了。

出了房间后才发现外面冷的吓人,阵阵冷风吹的人的鸡皮疙瘩都起了,而四周也是静悄悄的,只有屋檐上挂着的灯笼还在一闪一闪的亮着微弱的光。

我紧了紧脖子,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过去,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脚步声。

悉悉索索的说话声从村子中间的祠堂里传出,我张望了一会,一路溜到了祠堂的门口上,快要掉漆的木门从中间裂开了一条缝隙,并没有关紧。

而说话声就是从缝隙里传出来的。

我凑近些,努力的想要听清楚里面的说话声。

“婷婷已经遭遇不测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村长你快下决定吧!”

“大伙都已经等不了,算上这个也才十六条,远远不够的!”

“哎,村长,您就别犹豫了,我看那三个人就挺不错的,要不就干脆是她们了吧?”

“就是,我也赞同,这是她们自己跑过来的,不怪我们!”

“都安静点,让村长说话!”

这完全一头雾水的对话根本听不懂,我换了个姿势,将眼睛凑过去,想要看清楚点,但是一转头,却对上了门缝里的那一只满是惊恐眼睛。

快要涌出口的尖叫都被我给吞进去了,我死死的捂住了嘴巴,后背都出了一身冷汗,猛地后退了几步,却不小心踩到了脚下的树枝。

“咯吱”一声响声,在黑夜中格外的明显。

“有人在外面!”

我再也顾不得其他,转身拔腿就跑,在身后的脚步声响起的时候猛地冲回了原来的房间,跳上床,将被子给遮住了脑袋。

没多久,房门就被推开了,我努力的控制住身体的颤抖,耳朵仔细的听着动静,似乎有人靠近了床边,站定了。

“不是她们,她们还没有醒过来。”

“下的药很足了,不可能是她们的,我们快去别的地方找找。”

“好。”

脚步声离去,房门被关上,我等了一会才缓缓的掀开了被子,喘了几口气,但刚刚看见的画面却怎么都消散不去。

那一双眼睛似乎和马茹婷临死前的眼睛重叠了,一样的惊恐,一样的绝望。

那个人已经死了,在匆匆的一眼中我还看见了门缝底下渗出的血液。

这个村子比我所想的还要可怕。

一夜未眠,天蒙蒙亮我就叫醒了小兰和妮妮,并催促着打算离开,但前来叫醒我们的村民热情的邀请我们吃一顿早饭。

为了避免被怀疑,我还是按捺住了想要离开的焦急,面不改色的跟着一同去了。

早饭是很简单的小米粥和馒头,但因为昨晚的事情我怎么也吃不下,就喝了几口水,倒是小兰和妮妮吃得很开心。

“你们要离开了吗?”

我连忙抢着回答:“对,我们决定不打扰你们了,等等就离开。”

马村长拉长了声音噢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我的后背有些凉,只祈祷希望马村长能够同意这件事。

“那好吧,我让人送你们出去。”

听到马村长这句话,我有些放下心来,只要能离开这里什么都好!

用过了早饭后,马村长倒是依照承诺,派了一个挺年轻的小伙子来带着我们离开村子。

小兰和妮妮也劳累了一路,对于能够早些回家表示很开心,我默默的跟在了队伍里,不知道为何总有点不安,似乎事情都进行的太顺利了,联想到昨晚的事情,这样的顺利又显得有些不同寻常。

我只希望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村子没有什么车辆,一切出行都只靠原始的牛车拉着。

小兰和妮妮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原始的牛车,在发出了很大的感叹声,我站在一旁看着这牛,有些说不上来的感受。

似乎,牛的眼睛有些晶亮的怪异了。

还没有等我凑近,就被那个村子里的小伙子催促着上了牛车,然后驱车离开。

说是牛车也不过是在牛身上套了一个鞍子,后面拖着一个敞开的两轮车,走在泥地上屁股都不安稳了,整个牛车都发出了吭哧吭哧的响声,生怕下一秒整个牛车都散架了。

我抬起头看着村子口那边,马村长还站在那里,似乎是送别我们出去,只是他那干枯瘦弱的身体站在村口凭的多了一丝诡异。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