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小说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

  • 作者:薇薇妮
  • 分类:都市
  • 来源:落尘文学
  • 状态:完结
  • 评语:也许错过,给彼此一些时间会更好
开始阅读
简介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图1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图2

《暖宠鲜妻:总裁超给力!》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顾默白虞欢,作者:薇薇妮。该书主要讲述了:陆安生的心中一直没有她的位置,有的只是她的妹妹,还竟然怀了他的孩子,这让虞欢一时不能接受,至今都不愿碰她一下,哪怕她一丝不挂在他面前,他也无动于衷。结果虞欢跑去醉酒,不料强上了在病床上的顾默白,醒来的她看到满地的血以为她误杀了人,慌乱中跑了。

精彩节选:

“虞欢在哪儿?”

顾默白冷冽的话语响起,顾依依心头猛然一跳。

顾默白没有错过她眼睛里一晃而过的慌乱,心下一沉。

顾依依强忍住心里突然冒出来的忐忑不安绷着唇角讪讪地笑了笑,“二哥,我……”

顾依依的这一声‘二哥’刺激到了顾默白的某条神经,他沉郁的脸色一暗,止步,一转身手便扣住了顾依依的颈脖,力道之狠吓得顾依依一张脸瞬间没有了血色。

“你也配叫我一声‘哥’?”

顾依依被卡住了脖子,接触到顾默白那双近似猩红地瘆人的双眸,满是怒意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杀气。

她吓得惊恐万分,挣扎着去抓扣住她脖子的那只手。

情况跟她和周芸所估计的有了很大的偏差,顾依依怎么也想不到顾默白会对她出手,而她也高估了顾默白作为顾家继承人一向在外表现得气质彬彬的男人会对女人动手。

现在别说是顾依依被吓傻了,连藏在暗处准备拍照的周芸也吓傻了。

她们本来是想拍几张能混淆舆论视听的照片就好,刚才偷拍的效果不怎么好,得知顾默白的秘书找顾依依,她特意跟过来的。

只要两人同个框,后期PS都可以,可不知道顾依依是说了什么让顾默白震怒的话,场面有些失控。

周芸内心着急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眼看着顾依依被顾默白一只手扣住脖子拖向了过道尽头,周芸从暗处冲了出来,急急忙忙地奔了过去。

“顾总,顾总求您高抬贵手,依依如果有得罪您的地方,还求您……”

周芸差点都追不上,小跑着一边追一边求顾默白,被顾默白一手推开踉跄地退后了好几步,看着被卡住脖子的顾依依一张脸因为缺氧地涨得通红,周芸急得不行,只好向同样紧跟着过来的陵川求助。

“凌助理,我们依依如果有冒犯顾总的地方,求您们大人大量……”周芸自从将顾依依捧红以后哪里还有像今天这样低声下气求人的时候,可眼看着顾依依被顾默白拖到了走廊尽头,哗啦一声拉开了裹上上的窗户,还不及周芸反应过来,顾依依便被顾默白一只手推到了窗外。

“啊……”

顾依依的半个身子都被悬空在了窗外,吓得浑身都颤抖了,喉咙里连‘救命’都喊不出来,只是惊恐地捂着双手想要抓住能救命的东西。

“虞欢在哪儿?”

陵川查过酒店的监控录像,虞欢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宴会厅外的过道拐弯处,宴会厅在十九层,上下电梯和楼梯的监控上都没有发现虞欢的身影,唯一能解释的就是,虞欢人还在这一层楼,但是具体在哪儿?

这一层楼包括宴会厅一共有几十个房间,他不可能有耐心等到所有的房间被搜查外。

万一有人对她不利……

一间间的搜房只会错过最佳援救时间。

而顾依依是唯一一个在宴会大厅跟她说过话的人。

虞欢消失时只有顾依依和她的经纪人在过道上出现过。

顾依依半个身体都被悬挂在了窗外,巨大的恐惧迫使她终于忍不住地尖叫大哭,“我说,我说,她在1917休息室里,跟何总在一起……”

何总?

顾默白眼神飞快地朝陵川看了一眼,陵川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顾默白将一半挂在窗外的顾依依一把扯上来狠狠一扔。

“我警告你,在我还没有心情对你下手之前你最好能安分一点,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

虞欢被捆绑在了一把座椅上,她的额头上有血,头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一头柔软的长卷发凌乱不堪。

她的双手被反绑在椅子背后,双脚也被布条捆绑在了椅子腿脚上。

一只白胖的手顺着她精致白皙的脚踝一点点地朝上,指尖哆嗦着,每触摸着一缕肌肤都能听到男人压抑而舒爽的低吟声。

“太完美了,太爽了……”

“你要不是反抗得太激烈我也不至于把你打晕,啧啧,这肌肤,这手感……”

白胖的手在大腿处停下,换了个姿势,手指勾住了虞欢的下颚将她的脸抬起来,一双色眯眯的浑浊眼睛打量着这张精致的小脸。

“啧啧,陆太太,上一次被你跑了,真是遗憾,那酒滋味如何,那晚上你很爽吧?”

男人兴奋地某处开始紧绷起来,上一次也是晚宴,陆安生带着他这位娇滴滴的陆太太出席,他早就瞄上了,几次在陆安生面前出言试探。

老板吗,很多人出来应酬带女人是为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圈子里把女人送来送去玩玩的一点都不新鲜了。

他几次出手都能占到一点小便宜,那位陆家的陆少爷有一次是看到的却没有丝毫的动容。

这不,让他确定了这个女人是可以碰的,正巧,他最近跟陆氏有一大笔合作买卖要谈,今天晚上就算事先拿点福利,想必事后陆安生也不会跟他计较什么。

那天晚上他递给她一杯加了料的红酒,陆安生替她接了,可她虽然喝下了人却跑了,煮熟的鸭子都飞了。

今天这一次,应该不会跑了吧?

男人飞快地从一旁拿起一支针管。

“这个可是个好东西,待会会让你爽得欲仙欲死……”

他邪笑着抓过虞欢的手腕,针头戳进了她白皙的皮肤。

不过几分钟。

虞欢的身体就难受得开始发抖,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冰火两重天地冲击带来的不适感难受得她开始挣扎。

她是昏迷着的,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地扭曲着,红艳艳的唇瓣一掀便溢出一串低柔婉转又缠绵的低吟,她不知道自己正在经历着什么,迷迷糊糊中她挣扎着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个模糊的白晃晃的身影,正在朝她一步步地走来。

近了,近了……

她看到面前的人在脱衣服……

她脑子里有些空白,视线模糊的她看不清面前的人是谁。

紧接着,她看到……

那人的一双手飞快地解开了束缚在腰间的那根皮带……

啪的一声,清脆的皮带扣被拉开的声音怔得虞欢浑浑噩噩的意识一阵激灵。

他是谁,他在做什么?

他为什么要脱……裤子……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