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我用沉默来表白

我用沉默来表白小说

我用沉默来表白

  • 作者:大乌
  • 分类:都市
  • 来源:若初文学
  • 状态:完结
  • 评语:各生欢喜,何必再惹那情殇
开始阅读
简介
我用沉默来表白图1
我用沉默来表白图2

《我用沉默来表白》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主角是秦溯苏沐,作者:大乌。该书主要讲述了:秦溯苏沐的婚姻没有婚礼,秦溯没有给到苏沐时间,日以继夜的加班,连蜜月周都让她从简,他仅仅只待了一天一夜,这已经是第五个年头了,每年来此处,苏沐都会点同样的房间,她是只因这套房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精彩节选:

苏沐懒得反驳,这人心里总有那些个弯弯绕,他住的超豪华景色极致去看看又能怎样。

苏沐洗去一身的烧烤味动身,路上就想起了前两天自己睡了他这事儿,他没恼?

毕竟自己这两天有点放飞自我,心里七上八下!

秦溯住的独栋别墅,进了绿茵遮盖的小院子,门厅前有餐车,苏沐探着脑袋,看看,确实有点饿,刚才都光顾着烤,也没怎么顾着吃。

一侧有两个精致的酒瓶,苏沐拿起来正要仔细看,房门突的打开,秦溯顶着一头湿漉漉的短发,上身真空,肩头搭了一条大毛巾,美男出浴。

苏沐瞟了一眼,那光滑紧实的肌肤肩头,有几道子不明抓痕,她的杰作!

曾做了什么自己是记得一清二楚!

秦溯拧了眉头,冷哼了一声:“那么有劲,把餐车推进来,”说毕潇洒转身进屋。

苏沐的小脸腾的一下红了,这个斯文败类知道她想什么!

他不也一样,要不她泳衣把前面捂得那么严实,作甚!

到了客厅,秦溯甩了一句你先吃,他套好圆领T,提着电脑到侧面的小隔间办公去了。

苏沐从保温大餐盒里拿了海鲜意面,吃着有些干巴巴,顺眼就看见了那两瓶酒饮,一瓶淡粉色一瓶冰蓝,不客气了,她启开冰蓝倒入酒杯,入口有点香草类味道并不凛冽,到很爽口解腻。

秦溯在通话,隐隐约约的,似乎是收购酒店什么的事儿。

苏沐喝了点、整个人有点飘,那种很舒服的漂跟放空似的,眼望向别墅自带的温泉,视野高,夜色浓重,幽静小路上橙黄色的灯影,跟天边海上的繁星融为一体,美不胜收。

不自觉的,苏沐提着酒瓶打开推拉门,坐到了室外的温泉边,脚丫侵入水中,不禁缩了一下脚趾,真舒坦。

“你到会享受,”秦溯今晚上吃的烧烤,他比平日里吃的多些,他又一贯的克制,也不再吃。

遇到苏沐,他再克制,也难免被感染,只要她热乎起来干啥都很带劲。

“不是说,有事儿吗?”苏沐像一只享受的大猫咪,媚眼一挑看向秦溯,那眼光让人抓不住,似近又远。

她千杯不醉啊,怎么有点晕呢。

秦溯在她旁边盘腿席地而坐,拿起一旁的酒杯,随手倒了些淡粉色的,一饮而尽,才开口:“苏沐,离婚协议上,关于现金支付这条,能给我宽限吗?”

秦溯傲娇着呢,从不屈膝求人的主,这话说的不卑不亢!

“啊,奥,具体呢?”苏沐脑子糊住了,声调有点飘。

“之前是签了协议,当月也就是今年最后一天,支付一半,另外一半是次年三月一号付清,现在有个项目需要现金冲兑才能拿下。我的意思,第一次支付百分之三十,其余的百分之七十,七个月明年七月一号前付清,利息高于同类融资产品……”秦溯丝丝入扣,条理清晰的给她讲。

“你给我的部分,其实是高于我应得的,那天我要百分之十,其他百分之九十分到明年底付清,其他的你看着办,我向来分不清这些,你又不会……”

苏沐一股脑的说了,想说又觉得自己说不下去。

秦溯真跟谈合同的架势,可她自个到底是付了真心的若干年感情啊,这么一分一分的算,怎么就觉得割的心口疼呢。

“行,我会让律师草拟好,到时候细说,谢谢你、苏、沐,”秦溯声音有点瑟瑟,举了举杯中酒。

苏沐勉强笑了,不知不觉,把两种不同的酒混合起来,摇了摇,给他斟满,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合作愉快!”

也不知是谁开的头,或者是秦大总裁解决了心头难题,开怀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问了那么多,他竟然给苏沐讲起了挂在天上的这些星座。

苏沐听着听着,心就飞了,时候没对上,什么都不会让人心动和动心了!

渐渐的苏沐觉得恍惚,她这种千杯不醉的都有这感觉,这是什么酒?苏沐眨眼看着一米之外的秦溯,人影憧憧的:“秦先生,这酒味道有点奇妙,后劲很大……“

秦溯的脸染上了醉意:“有问题?“他哼笑一声,说不清道不明的。

苏沐呢喃,有问题,他这是说她有问题?

送给他那么大的好处又要图谋他身体做回报吗,真是呵呵哒,况且一次两次她再笨也知道换个方法啊!

苏沐眼神恍惚,一转头却发现秦溯那张如妖孽般的脸近在眼前,眉眼如画的少年啊,却最最蛊惑人心。

她想推开他,身子一斜脚下一滑,掉进了边上的温泉里,脑子里是热的温泉是热的,她想忘记所有,连呼吸也忘了。

扑通一声,耳边有入水的声响,她被秦溯提留起来,那人眼眸深邃的喊道:“你傻啊,你倒是出气啊!“

是说她吗,她是傻!

苏沐闭上了眼,一张嘴,秦溯落下来的吻淬不及防。

报复那夜也好,突发兴致也好,统统不要想,啪嗒一声四周的灯光灭了。

他那端欲望之火冒起,可以燎原,把她硬是给点燃了!

鱼水之欢吧,更肆无忌惮,看似有点莫名其妙,又有很多的契机碰到一起。

不知道折腾到几时,苏沐被秦溯擦干头发抱回床上。

她累了,细长的手指攀上他赤裸的胸口,贴在他心的位置,那么不由自主的问了:“秦先生,可曾有一点点喜欢过?“那个我字说不出口啊!

一只大而骨节分明的手,覆上她的手,顿了一下,耳边有深深的叹息:“我只会负人……“

再有什么,她听不见,转身脸颊贴着枕头,蹭掉了多余的泪!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