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小说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

  • 作者:痴魅
  • 分类:言情
  • 来源:原创书殿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杀了我,你就自由了
开始阅读
简介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图1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图2

《夜半惊婚:棺人,晚上好!》是一本连载中的悬疑言情小说,作者痴魅,主角是萧诀李媛媛,主要讲述了:李媛媛是一个有着演员梦的女大学生,一次现场拍戏中发生意外,她被拐卖到一个一个贫穷的山村要求嫁给死人,被萧诀意外救下后以为他是天神,没想到却是地狱来的恶魔。

精彩节选:

“这地方,这不就柳夏的坟!”

“主子,这里是哪里?”

“房屋的后面!”

我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宾馆,没想到,这宾馆居然就坐落在柳夏的坟上,还有主子带我来,不然,我就是想破脑袋,也找不到!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主子生气的声音传来,我赶紧收起了杂想。

反正坟已经找到了,明天只要告诉沈然就好了。

“今天,你和那个人的谈话我听到了。”

那个人,沈然吗?

我眨了眨眼睛看着主子,“所以,主子,你是不是也想和我合作?”

主子转过身,他的身影看起来很是落寞。

“其实,我之所以会救你,是有原因的。其一,是你的血唤醒了我,其二,我需要你的帮助。

那个人说的对,你是特殊的存在,只要跟着你,那些鬼自然就会找上门来。我被封印多年,很多记忆都丢失了,我想要报仇,所以,我需要吸收更多的厉鬼功力来增强自己。”

“所以,需要我做什么?”

不管他救我是因为什么,他的的确确救了我很多次。

只要他需要我做的,我都会尽力帮助他。

“我需要你跟着他,帮我寻找更多的厉鬼。当然,作为补偿,我会保护你的。”

沈然这个人有些不靠谱,如果主子愿意保护我,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

不过,见鬼这个事,真的是好吓人的。

“你是只保护我的生命,还是保护我不受伤害。”

主子突然转过身,抬起我的手。

在我手上,那枚墨绿色的扳指正发着绿光。

“这是我的生前的贴身之物,平时我就在里面修炼。遇到致命危险时,我定会救你,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有时可能会让你受点委屈。

不过,你放心,我会替你疗伤的。”

听了主子说了那么多话,我的脸更红了。

这应该是认识以来,他跟我说过最多的话。

“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得回答我三个问题。”

“你说?”主子冷冰冰的看着我,他的脸和他的手一样冷。

“你叫什么?”

“萧诀。”

萧诀,名字不错,一听就很霸气,杀伐果诀。

“你的妻子叫什么?”

萧诀狠狠的瞪着我,“我说了,我被封印多年,早已失去记忆。不过,我应该没有娶亲吧,在我的墓葬里,只有男性物品,并没有看到女性的。”

原来,他还没有娶亲啊。

想到这,我忍不住偷笑。

喂,李媛媛,你这是在做什么!

就算他救过你自己,你也不能乱想啊,他可是鬼,你们是没有未来的。

“你笑什么?”

尴尬了没想到,萧诀居然发现我笑了。

“我在笑,既然你有求于我,那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不是主仆关系了,是吧,萧诀。”

萧诀冷冷的看着我,“你放肆!”

看着他吃人的表情,要不是知道我对他还有利用价值,就要被吓尿了。

“萧大将军,这已经不是古代了。在我们这个时代,人人平等。”

萧诀看着我,叹了一口气,“行吧,就按你说的。”

我笑着扑了过去,给了萧诀一个抱抱。

咦,真它娘的冷。

“你这是在做什么?”

“没啥,合作伙伴之间,抱一下,表示友好,在我们这个时代,很正常。”

“你确定不是在吃我豆腐。”

咦,这个死鬼,这么聪明真的好吗?说好的失忆了,说好的封印呢。

我赶紧松开了萧诀,“我才不是呢。呐,既然是合作,那就得有个期限,两年,两年后,不管你有没有恢复,我都不再跟你合作了。”

两年的时间,应该够我变成大明星了吧。

“好,就两年。虽然跟你合作是两年,但是,我会护你一辈子。”

萧诀说这话时,嘴贴近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的耳朵轰一下就红了。

这个死鬼,死了那么多年,哄人倒是一套一套的。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

“嗯,所以,第三个问题是什么?”

我耸了耸肩,“等我想到再问你,现在先送我回去吧,这里好冷。”

萧诀再次捂住了我的双眼,把我送回了房间。

萧诀的事,我不打算告诉沈然,反正,他也察觉到了,剩下的就由他自己猜吧。

回到房间,萧诀就回到了扳指里面。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但不是不困,就是…心扑通扑通的,而且,脑海里,不由得回想起萧诀。

突然,我想到了一个问题,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哎呀,我怎么那么蠢,刚顾着问他问题,忘了看看他长的怎么样了。

万一,他长的十分丑陋,我在这犯什么花痴呀。

不想了不想了。

我在心里提醒自己,然而,还是一晚上都没睡着。

以至于,第二天早上,沈然来敲我房间门时,吓了他一跳。

“我说,小媛媛,你昨晚上是去偷牛了吗?”

“呸,你才偷牛去了,我就是在想事情。对了,我知道柳夏的坟在哪里了。”

“在哪里?”

沈然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将耳朵贴了过来。

我跺了跺脚。

“问你话,你跺脚几个意思?”

“就在这宾馆下面。”

沈然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小媛媛,有点东西啊,这都被你知道了。”

“你知道?”

沈然掏出他的罗盘扬了扬,“我也是刚刚知道的。”

“既然知道了,柳夏的坟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沈然俯身在我耳朵说了一些悄悄话,随后我们就分开行动了。

到了傍晚时分,我端着一盘从沈然哪里拿来的花生米,拿着几瓶酒,就到了楼下小卖部。

一看到小卖部老板,就开始哭。

“大哥,我失恋了,陪我喝几杯成不。”

小卖部老板,一脸懵逼的看着我,最后,还是陪我喝了起来。

这酒,可不简单,可是沈然特制的,里面加了安眠药的。

几杯酒下肚,小卖部老板就晕了过去。

我根据沈然跟我说的,在那张沾血的柜台上敲打了起来。

果然,这个柜台有机关的。

根据沈然给的示意图,我将柜台上那块模板撬了出来。木板一离开柜台,我就感觉,背后一阵阴凉。

我稳住心绪,抱着木板就往外面跑。

这木板可真沉啊!

我刚走几步,就觉得重的不行!都快把我压扁了。

“重吗?不如我帮你。”

一道阴柔的女声传来,我回头,就看到…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