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余生只要一个你

余生只要一个你

余生只要一个你

  • 作者:童笙
  • 分类:言情
  • 来源:原创书橱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他对她念念不忘
开始阅读
简介
余生只要一个你ͼ0
余生只要一个你ͼ1

《余生只要一个你》是一本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陆经年时笙,作者:童笙,主要讲述了:陆经年是时笙藏在心中的白月光,阴差阳错她代替孪生妹妹嫁给了他,在他心中她就是个替代品,她忍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与他离婚,多年后再次归来,陆经年却对她说他对她念念不忘。

精彩节选:

凌晨两点钟,陆家宅邸,二楼的主卧室内,超大的皮质软床旁台灯还亮着一盏。

时笙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台灯的光将她巴掌大的脸映得略显苍白。

这是她嫁进陆家的第三个晚上,这三天,没有丈夫,只有她独守空房。

除了结婚当天在婚礼上见了她的丈夫陆经年一面,之后,陆经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知道陆经年是在躲她。

感觉今晚陆经年还是不会回来,她叹息一声,刚要关掉台灯,房门就被人一把推开,紧接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就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是陆经年,她的丈夫。

此时的陆经年,双手揣在西裤兜里,如同暗礁一般的墨色双眸透着阴郁的寒光,目不斜视冷漠地注视着她。那张轮廓精致的面宠,没有丝毫的温度,像是覆着万年不化的冰霜,简直冷到骨子里。

“经年,你回来了。”她有点紧张,也有点窃喜。

她终于还是等到他了。

男人却丝毫没有表露出一个新婚丈夫该有的热情,他重重地关上房门大步走到床前,居高临下睥睨着床上面容娇俏的女人。

这是一张多么熟悉的脸,却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人。

“你以为你骗得了我?”男人冰冷的声音,听得时笙心头一沉。

难道,这么快就被他看穿了?

“她呢?”

“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时媛在哪里?”

“我就是啊。”

“你?”男人唇角勾起一丝浅淡的弧度,却不是在笑,“配吗?”

“经年,你怎么了?这是我们的新婚。”时笙硬着头皮演下去。

男人眉头蹙起,二话不说欺身而上,死死抓住她的手腕。

这时,她才闻到男人身上浓烈的酒气。

“你喝酒了?”

男人突然沉默,甚至不给她再开口的机会,俯身吻上她的唇,疯狂而霸道地侵占攫取……

时笙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直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将她吵醒,睁开眼睛,她就看到陆经年往身上披了一件浴袍,直接进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便传出哗哗的流水声。

床头柜上的手机,仍旧铃声聒噪,是她的手机闹钟在响。

她缓缓坐起来,身上酸痛的厉害,想到昨晚的一夜旖旎,她掀开被子,看到床单上那一抹鲜红,澄澈的眼眸渐渐黯然下去,不禁陷入了一阵短暂的失神。

她心里很清楚,陆经年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她。

他一定是把她当成了那个人……

用了几分钟平复复杂的情绪,她穿好衣服下床,这时,陆经年从浴室走了出来,几乎看都没看她一眼,冷漠的如同一个陌生人,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经年,昨晚睡的好吗?”

她鼓足勇气,微笑着说出这句在心中已经酝酿了一会的话,陆经年却不予理睬,进衣帽间换好衣服出来,拉开房间的门就往外走。

“经年,今天是回门的日子,你……”不等她把话说完,陆经年转过脸来,幽暗深邃的冷眸盯住她,声音无起无伏地说:“你可以自己回。”

“可是……”

根据习俗,结婚三天后新娘要携同新郎一起回娘家,她早已将回门的服装都准备好了,就差新郎的人了。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你不过是她的替代品。”陆经年冷漠的话,就像一闷棍重重地打在她的心上,让她霎时如坠深渊。

她整个人僵在那里,垂在身侧的双手指尖微微颤抖。

原来在他心里,她只是一个替代品。

那为何明知她是假的,他还要了她?

时笙眉头皱了皱,牙关紧咬,双手紧攥成拳,她感到很不甘心。从小到大,时媛就受到父母的百般宠爱,不擅言谈性格内敛的她一直备受冷落。

在父母眼中,她就像是个影子,一个可有可无的影子,她的存在只为衬托时媛。

时媛十八岁的时候,就开始跟随父母出席一些宴会,认识社会各界名流,她讨喜的性格,幽默风趣的谈吐总是能让人印象深刻。

时笙没有这样的本领,父母更愿意把她留在家里让她默默一个人,以免她出去丢人现眼。

半个月前,时媛和陆经年的婚事终于订下来,就在婚礼前一天,时媛偷偷出走,有传闻说她跟着一个外国帅哥跑了。

时媛与陆经年的婚姻,本就是商业联姻,时家的生意早在很久之前就出现危机,父母为了化解这次的危险,费尽心机促成这段姻缘。

然而,谁也没料想到时媛会在关键时刻逃跑。

婚礼在即,现场不能没有新娘,父母怂勇她假装成时媛嫁给陆经年。

陆经年一直都是她可望不可即的,他就像天上最闪耀的那颗星,只可远观却永远都无法触及,能够嫁给他,是她这辈子想都不敢想的事。

她有着和时媛一模一样的脸,两人之间唯一的区别,就是她的右耳垂上有一颗黑色的痣,而时媛没有,父母也是这样区分她们两个。

这样微小的区别,加上她小心翼翼扮演着时媛,尽可能让自己举手投足一颦一笑,都向时媛靠拢,她以为陆经年不会发现……

恍然回神,诺大的卧室已不见陆经年的身影,时笙默默去卫生间洗漱,她换上回门的衣服,走出卧室来到客厅,本以为陆经年还在,哪知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好选择独自一人回娘家,奈何刚进家门,看到她是一个人,不见新郎,父母堆起假笑的脸秒变臭。

时胜辉指着时笙:“你啊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时笙委屈地低下头。

陆经年不跟她回来,她能有什么办法?

“如果媛媛在,她肯定能办妥所有的事,根本不用我们操心。”母亲费玉也是振振有词。

时笙心痛不已,自己在关键时刻代替时媛嫁给了陆经年,不管怎样,这门婚事是成了,他们不但不感谢她,还如此咄咄逼人,这简直是在她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时媛就那么好吗?”她忍不住质问眼前的中年男女,与其说他们是她的父母,不如说他们只是跟她同住了二十多年的陌生人。

他们不曾关心过她,不曾尊重过她,一味地拿她与时媛比较,她受够了。

“如果时媛在,轮得到你嫁进陆家吗?”费玉咬牙切齿地说:“你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婚都结了,居然自己回娘家,这话要是传出去,我们时家的脸面何在?”

“时媛就很顾及时家的脸面了是吗?那请问,她人呢?”

时笙反唇相讥,换来的,却是费玉的一记耳光重重打在她的脸上。

半边脸顿时火辣辣地疼。

“养你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派上点用场,没想到你居然是个这么没用的东西,连个男人都拴不住,你怎么有脸把罪名怪到媛媛头上,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才是最大的失策。”

面对父母的打骂,时笙如鲠在喉。

“你们不要逼我,否则,我就跟陆经年离婚!”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