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王妃千千岁:王爷,跪下!

王妃千千岁:王爷,跪下!小说

王妃千千岁:王爷,跪下!

  • 作者:昭明太子
  • 分类:穿越
  • 来源:原创书橱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各种男人防不胜防
开始阅读
简介
王妃千千岁:王爷,跪下!图1
王妃千千岁:王爷,跪下!图2

《王妃千千岁:王爷,跪下!》是一本连载中的穿越言情小说,主角是萧烈顾绾,主要讲述了:顾绾上辈子跟了一个大骗子坑蒙拐骗十几年,最后被大骗子一枪打死,睁眼醒来穿越成了被诬陷出轨的武成王妃,王爷萧烈正马不停蹄的赶回来收拾她,得知此消息的她马上跑路。

精彩节选:

初秋风烈,更何况山雨欲来。

满山的枯枝败叶被山风扯的呜呜作响鬼嚎一样,不大会功夫暴雨就砸下来,声势巨大轰的人头皮发麻。

急骤的暴雨中,十几骑人马不顾危险在山路上狂奔,快如闪电。暴烈的马蹄声甚至压住了天上的雷鸣,只一刹那便冲出去老远,直奔武成王府建在深山中的别院而去。

待马蹄声彻底消失,崖边的枯藤悄悄动了动,露出顾绾那张惨白的巴掌脸。又疼又冷又惊又怕,原本精致的五官此刻团团抽在一起,活像只没卖出去的隔夜包子,眉梢眼角都挂着倒霉二字。

接天连地的暴雨中那队人马已消失的无影无踪,顾绾毫不犹豫的冲他们消失处竖起中指,暗骂王八蛋。

要是她没看错,领头那个戴着鹰翼面具的就是原主的挂名老公武成王萧烈。这货跟原主成亲三年都没露面,当初拜完堂连洞房都没入就躲到边关去装死,一装三年,这会儿顶风冒雨快马加鞭的往回赶?

拿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不是替原主伸张正义来了。纯属急不可耐的回来料理掉原主,给他的真爱沐水柔腾地方!

啧啧啧,渣成这样还敢冒雨赶路,也不怕被雷劈死!

说起来也是顾绾倒霉,上辈子陪着欧阳玦那个大骗子出生入死,十几年真情付出换来的却是杀人灭口,然后穿到了被诬偷人的武成王正妃身上。

武成王听说自己被绿,查都没查,直接下令把原主关进地牢严加看管,还放话要亲手掐死原主。

原主早被地牢里的毒蛇咬死了,换成她这个同名同姓的倒霉催来顶缸。

她总不能先被欧阳玦那王八蛋一枪打死,睁眼再被萧渣渣掐死吧?

那也太倒霉了!

形势比人强,她傻透腔了也不会坐以待毙啊!

槽点多的吐都吐不完,顾绾也懒的再吐飞快的从枯藤遮掩的山洞里钻出来,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只要跑出这座山,她就自由了。然而跑了没多远,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骤的声音,像是鼓声又像是马蹄声。

顾绾回头,卧槽,萧渣渣?!

她一脚踏空,直接从山崖上滚了下去……

萧烈在崖边勒住马,极目四望,滂沱大雨中根本没有人影。

难道是他看错了?

也许,这么大的雨又离的这么远,眼花也有可能。

萧烈默默掉转马头,纵马冲出去的瞬间又回头看了看。说不清为什么,他总感觉顾绾就在附近。

啊~~~~

看你妺啊~~~~

老娘快抓不住了啊喂~~~~

顾绾抓着枯藤吊在山崖下面,差点哇的一声哭出来。忍不住盘算到底是摔下去活命的概率大些,还是被萧渣渣抓回去活命的概率大些?

掉下去摔死是妥妥的,被萧渣渣抓回去兴许还有一线生机,万一呢?

就在顾绾力气用尽准备赌一把喊救命的时候,一名侍卫冲过来大叫,“王爷,不好了,别院着火了!”

话音未落,萧烈已纵马冲了出去,侍卫紧随其后。

顾绾使出吃奶的劲儿爬回崖顶,手脚软的动不了心中却暗暗奇怪。

这么大的雨能着火?真是活见鬼了!

估计是萧渣渣人品太烂,火神爷爷替天行道呢!

顾绾盯着极远处隐约可见的火光幸灾乐祸了一会儿,转身继续往山下跑。就在她跟猴子取经似的,历经千难万险终于跑到山脚下,隐隐看见官道时眼前突然一黑。

卧槽,原主体内残留的蛇毒什么时候发作不好,偏偏这时候发作?

顾绾暗叫一声天要亡我,然后软趴趴的晕倒在路边。

与此同时,诺大的武成王府别院已烧成一片焦土,只剩下半扇大门摇摇欲坠的立在瓦砾废墟中。

萧烈死死盯着那扇大门,一言不发。确切的说,他是死死盯着门上的那几行字,一言不发。

‘萧烈你个王八蛋,你看不上老娘,老娘还看不上你呢。老娘走了,你就等着被绿吧!’落款是顾绾。

字是用烧焦的木棍划上去的,一个比一个潦草一个比一个扎心。

银煅的鹰翼面具遮住萧烈的五官,也遮住了他的表情,唯有一双寒厉的眸子露在面外,漆黑深邃。

像是要把那几个字刻到心里似的,他一笔一划慢慢看过去,看了一遍又一遍。

他身形笔直如长枪一般,透着凛冽寒意。纵然湿透了的袍服紧紧贴在身上,纵然雨水顺着袍角发梢往下流,也不见丝毫狼狈,反倒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自从他身上散发出来,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都有些稀薄。

侍卫们纷纷低头不敢看那门上的字,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刺激到萧烈。

王妃吃啥吃的疯成这样?跟野男人私奔不说,还敢留下这样的话刺激王爷?

生怕王爷饶了她是咋的?

沐水柔垂眸掩住心底的快意,安静的站在旁边,等着萧烈下令追杀顾绾。

然而,等了许久,萧烈依旧死死盯着那几行字,一句话不说,好像要透过那几行字看出点什么似的。

沐水柔眼角微颤,偷瞥了眼气势阴冷喜怒难测的萧烈,她一咬牙借着衣袖的遮掩伸手在自已腿上狠狠的掐一把,眼中瞬间泪意弥漫。

“表哥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姨母和表哥信任我才让我管家,可是我却没管好,让顾氏与人勾搭成奸闹出这么大的丑事,污了萧家的门楣。可我真的没想到,顾氏不但不知廉耻还如此狠毒,为了报复表哥对她这些年的冷落,竟然用猛火油放火,毁了院子不说还害死这么多人,甚至还写下这种恶毒的话羞辱表哥……”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表哥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不敢有半句怨言,只求表哥千万别气坏自已……为这种女人不值得的……”越说越痛,沐水柔呜呜哭着,伸手就去抓住萧烈的袖子。

萧烈目光倏的落在她手上,那目光寒潭一般毫无温度也毫无波澜,却带着森森杀意。

沐水柔头皮一炸飞快的缩回手,幸自已逃过一劫的同时又暗骂自已太蠢、太沉不住气。

猛火油引发的火灾根本没法用水浇灭,越往上泼水烧的越厉害,只能用沙土掩灭。这种特性几乎没人知道,世人只会觉得暴雨中失火是件很诡异的事情,再加上还烧死了七八个救火的下人,这件事无论如何也瞒不住。

顺带着,大门上这些字以及顾绾与奸夫私奔的丑闻,也会传的沸沸扬扬、世人皆知。

这种羞辱是个男人都忍不了,何况是杀神萧烈?

以萧烈的暴戾,一刀刀活剐了顾绾都是轻的。

她又何必多此一举,说这些废话刺激萧烈。就算她一声不吭,萧烈也不会放过顾绾。

果然,她念头还没转完,就听见萧烈冷森森一字一顿的吩咐道:“找、到、顾、绾!”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就算是挖坟三尺,也要把那个该死的女人给我找出来。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