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小说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

  • 作者:一念情起
  • 分类:言情
  • 来源:落尘文学
  • 状态:完结
  • 评语:动了心可是要负责的
开始阅读
简介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图1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图2

《闪婚有毒:老公爱妻如命》是一本已完结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易骁然顾锦昕,主要讲述了:顾锦昕与易骁然签订了结婚契约,本以为是各取所需,没想易骁然帮她疯狂虐渣,宠妻如宝,这该死的心动算怎么回事,既然动了心,那就负责到底吧。

精彩节选:

听见头顶突然传来自己的名字,顾锦昕满脸懵然地抬头一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简直就是吓死个人啊!

她还以为自己在卫城碰见的是哪个老朋友呢,但万万没没想到是,她碰见的竟然会是孙晓珊!

好像自上一次通过江小悠的嘴巴得知孙晓珊无故被辞退后,她就再也没有听见过关于她的任何消息了,就连李健仁他们那一家也在孙晓珊被辞退的第二天举家搬离了老小区,一家三口全部不知去向。

可现在,她居然在这卫城最有名的销金窟内见到了孙晓珊,而且,看她这一身的打扮,浓妆艳抹、衣着暴露,明显就是一坐台陪酒的女人。

怎么回事?

孙晓珊怎么落魄成这样了?

“孙晓珊,你怎么……”

她心中的疑问还未说出口,就见那厢的孙晓珊突然脸色一变,甩开她的手,遮着自己的面容转身就往后跑,一边跑,还一边发着抖说着:“不!不!不不不——我不认识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孙晓珊!不是!”

“哎!你……”

顾锦昕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却没能追上去。

立在原地,她愕然的睁着眼睛环视了自己周围一圈。灯红酒绿,纸醉迷金,不论她怎么想,孙晓珊都不该应该出现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里。

虽然孙晓珊做人的人品是差了点,但是平心而论,她能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坐上“凌志科技”策划部副部长的位置,除了手段了得、爱踩着别人往上爬之外,她自身终归还是有一些真材实料的。

就拿她刚进公司做得那几个策划案来说,真心是做的挺漂亮的,很有心意和突出点。

现在仔细想想,即便她当初被“凌志科技”给开除了,依照她的实力和手段,找一家新的公司重新东山再起也绝非难事。

怎么就……跑到了卫城这里,还到这“阿房宫”当坐台的陪酒小姐来了?

而且,她前面看她的眼神也尤为古怪,就好像她是什么会吃了她的洪水猛兽一般,望过来的眸子里满是恐惧和惊吓。

恐惧?

惊吓?

她顾锦昕虽然不是长得国色天香,但也不至于让人一见到就恐惧万分吧?即便是她曾经跟她有过过节,也确实动过想要把她抓来给揍一顿的念头,可是……她毕竟也还什么都没做啊!

想不通这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顾锦昕微蹙着眉,照着原来的老路摸回到了小包厢。

孰不知,就在她前脚刚离开的几秒后,之前慌张逃走的女人突然从不远处的一个包厢里走了出来,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目光就跟淬了毒的蛇一样,阴狠大露……

回到包厢,顾锦昕对自己遇见孙晓珊的事情只口不提,即便心中疑问连连,表面上却还是摆着一副悠闲的表情,继续跟江小悠和公关妹子喝酒、玩闹。

很快,时间临近午夜的十二点,玩够了的三人收拾好东西,准备打车回酒店。可就在她们即将踏出“阿房宫”大门之时,意外却突然发生了。

“为什么不让我们离开?我们是三个是正常到你们‘阿房宫’里来消费的!又没有闹事,更没有不付钱!为什么不肯让我们走?!”

看着面前几个人高马大的粗壮汉子,顾锦昕骨子里的女汉字属性又悄然苏醒了,将手足无措的江小悠和公关妹子拉到自己身后,顾锦昕寒着一张小脸,理直气壮的冲那群男人吼着。

拦路的几个壮汉生平经历过无数的大风大浪,自然不会把她的这点小小的抗议给放在心上,装聋作哑,脚就像是已经扎根在地板上,怎么也不肯挪动一寸。

实在是不知道这些男人到底要干什么的顾锦昕,只得将身后的两个妹子紧紧地拥在怀里,神色警惕的一直拿眼睛盯着他们,做好了随时突围逃跑的准备。

很快,她们没等多久,一身着全黑西装、戴着一副无框眼睛的干瘦男人就出现在了她们的眼前。

黑衣眼睛男先是在她们三人身上来回的扫了一圈,随后将自己的目光给定在了顾锦昕的身上,一边看,他一边还跟身边的粗壮汉子说着:“就是她么?”

“是的,白爷,雪莉说的女人就是她。”

“哦?”

黑衣眼镜男听言眯起了眼,面上的冷光镜片在头顶的光照下突然频频闪光,晃得立在最前面的顾锦昕不由得开始眼晕了起来。

“看上去确实是挺像的……身份背景呢?查清楚了?”

见黑衣眼镜男又发问,粗壮汉子再度毕恭毕敬的上前回道:“查清楚了,这女人姓顾,这次是到卫城出差开会来的,同行的这两个是她的同事。身份基本上很普通,没什么大问题,但是有一点比较麻烦。”

“哪点比较麻烦?”

“她结婚了。”粗狂汉子抽踌躇了下,最终还是将自己查到的一切说了出来。

黑衣眼镜男和粗壮汉子两人在那厢旁若无人的聊着,这边的顾锦昕听得内心惊悚到了极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就是跟两个同事到这“阿房宫”里喝喝酒、跳跳舞么?怎么就调查起她的身家背景来了?

还有,她是结婚了!但是她结婚碍着他们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他们这一个个的要显露出这么纠结万分的表情出来?!

“喂!我说你们到底放不放我们……”

“算了,结婚也没关系!反正王也就是把她当作一夜的替身,随便玩一玩而已,先把人给我带走!”

顾锦昕话还未说完,那厢的黑衣眼镜男直接大手一挥,指了两个犹为壮硕的汉子上前来,拖着她就朝“阿房宫”里侧走去。

“怎么回事,副部长,他们要带你去哪里?!”

“天呐,锦昕!你们放开她!锦昕!”

江小悠和公关妹子的叫声直接被扔在了身后。被人拖着走的顾锦昕匆忙回头望了照旧被拦着的她俩一眼,一股不知名的恐惧感终是冒了出来。

她扭回头,故作镇静的恐吓着身边的几个男人:“喂喂喂!你们到底想干嘛?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快点放开我!我告诉你们,你们现在的这行为叫非法禁锢!我随时都可以报警抓你们的!不想进局子就快点放了我!”

“呵呵……”

几个男人似是被她的“恐吓”给逗笑了,其中一个肤色较黑的男人还挤起一堆横肉,状似微笑地回着她到:“女人,如果你不想吃苦头的话,我劝你最好还是安分一点!不然,王的脾气可不像我们这几个人一样这么‘温顺’!到时候,你要是一不小心惹到了王,那可不只有今天这么一个晚上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王?

一个晚上?

这到底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顾锦昕咬了咬下唇,再度张开嗓子吼着:“什么王不王的?你们当现在还是封建君主制时期么?识相的赶紧放开我!不然我真的报警了!”

“你报警吧,要不要我给你手机?”

粗壮汉子说着,便满脸狭促地将自己的手机递送到了她的面前,顾锦昕接都还没来得及接过来,那厢一直沉默着走在最前面的黑衣眼镜男突然转过身来,冷冷的目光冲着粗壮汉子随意一扫,汉子周身横肉一抖,收回手,整个人战战兢兢地缩到了一旁,什么话都不敢再说了。

没了救命稻草,顾锦昕当下真是恨不得朝那个黑衣眼镜男直接扑过去,咬他个碎尸万段!

黑衣眼镜男似是猜到了她的心中所想,嗤笑一声,张口道:“顾小姐,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吧!要知道,即便你现在就是拨通了警局的号码,也不会有任何人来救你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乖乖的顺从了王,不然后续吃亏的可就是你自己了!”

“你说什么我压根就听不懂!什么王不王的,我只知道,你们现在的行为是犯法的!赶紧放开我!”顾锦昕呸了他一口,继续伶牙俐齿地吼道。

“看来,还是个呛口的小辣椒!不过这样看……到真像是和云姐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黑衣眼镜男皮笑肉不笑的往她眼前凑了过来,细细地盯着她脸看了几秒后,便大手一挥地冲粗壮汉子们指了个方向,“行了,直接把人送过去吧!记住!路上不管是遇见谁都不许说这事!如果谁不小心走漏了风声到云姐那边,那后果……你们心里都该很清楚!听明白了吗?”

“是,白爷!”粗壮汉子们集体应声道。

顾锦昕简直是要被眼前的这一幕给逼疯了!

先前一个“王”都还没搞清楚到底是谁,怎么又来了个“云姐”?这云姐又是谁?听黑衣眼镜男那口气,貌似她的存在还不能让云姐知道。

那……若是她故意闹得动静大一点,让消息传到云姐的耳朵里,她是不是就有的救了?

说做就做,顾锦昕一路上就跟杀猪一般不停的挣扎、嚎叫着,那宛若割肉一般的嗓音,频频引得包厢内的客人们探头而望。最后,先前的那个黑肤汉子实在是受不了她的魔音摧残了,直接一个手起刀落,顾锦昕便小嘴微张的晕了过去……

热……热……

一阵无边无际的燥热开始在顾锦昕的身上渐渐地烧起来,她很想张开眼睛看看自己身处何处。可眼皮子此时就好像是被人给灌了水银一样,重得她怎么也睁不开。

沉在黑暗里,她身体的五感无形中被放大了数十倍,朦朦胧胧间。顾锦昕似乎感觉到好像有一双布满老茧的大手在她的身上肆意游走,兴风作浪。

这样的感觉维持了片刻,很快,一具坚宛若钢铁般坚硬、冰冷的身体直直地朝她压了下来,紧随而来的,还有一种让她毛骨悚然的湿润感嵌在她右侧的脖颈上。

怎……怎么回事?

这……这感觉……难不成她现在……正在被人侵犯?!

脑子里一想到这个念头,顾锦昕再也顾不及自己此刻脑袋还昏沉、身体炙热的就像火炉里的烧炭一样,狠狠地咬了自己的舌尖,借由巨大的痛感,她用力一使劲儿,终是睁开了眼皮子。

天——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压在她身上的陌生男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顾锦昕心里还没惊讶完,就见上方的男人突然冲她邪魅一笑,随后沉着嗓音对她说道:“醒了?醒了也好,我可不喜欢奸/尸!既然醒了,那我们就……慢慢来!”

靠……靠!

谁要和你慢慢来啊!

“你……你,你走开!我不认识你!你给我从身上滚开!”

顾锦昕手脚并用的挣扎着,几次三番地试图想从男人的身下抽离出来。但这样的举动在男人看来,无异于是催发欲望的调味剂。

男人大掌随意向上一伸,身体开始往下沉,不过一个眨眼间,先前还屡屡挣扎的顾锦昕便再也不能动弹半分,整个人直接僵在了他的身下。

“女人,你最好给我乖一点!如果不是你这张脸,你以为我会容你放肆到现在么?给我听话点!不然……我有的是手段让你臣服!”说着,男人的吻狠狠地朝她压了下来。

顾锦昕被他逼得眼泪都飞出来了,那陌生的气息和触感让她崩溃到了极点,甚至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一边躲着他的吻,一边嘴上不停的嚎叫着:“滚开!我不认识你!你不要碰我!易骁然!易骁然救我!易骁然!救我救我!易骁然——”

“你们在做什么?!”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