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本王不是妻奴

本王不是妻奴小说

本王不是妻奴

  • 作者:北溪浅笑
  • 分类:穿越
  • 来源:落尘文学
  • 状态:完结
  • 评语:北子靖频频被沈若溪打脸。
开始阅读
简介
本王不是妻奴图1
本王不是妻奴图2
《本王不是妻奴》是一本完结的穿越架空小说,男女主是北子靖沈若溪,主要讲述了:毒师沈若溪在营救政府高官时被人伏击,穿越到国公府小姐沈若溪身上,沈若溪提出解除婚约,结果遭羞辱,幸得北子靖相救,入宫之后北子靖竟然放弃储君之位来求取沈若溪,沈若溪渐深感动,却不料一切才是阴谋的开始。

精彩节选:

沈若溪会稀罕国公府这份仰仗?

她不和国公府撕破脸,不过是觉得和他们闹腾太麻烦。

沈若溪淡淡品了口茶,毫不在意:“大夫人,您也把国公府看的太重要了。”

国公府本来就在和北子靖为敌,仰仗着国公府在秦王府站稳脚?

到底是大夫人脑残,还是大夫人以为她是脑残?

沈若溪今个连母亲都懒得叫了,大夫人若听的懂这称呼的差距,就该明白沈若溪已经选择了立场。

可大夫人此时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个上面,听了沈若溪的话,她觉得可笑的很。

大夫人端正了坐姿,神态慈祥,可眼中全是嘲讽:“若溪呀,不管娘家的势力强不强,都是你的娘家,你都是国公府的女儿。”

她这是在提醒沈若溪,她出自国公府,身份和国公府是牵连在一起的。在北子靖,以及无数人眼中,她就是国公府的女儿!

就好比,当初北子靖强求了和沈若溪的婚事,皇上心头也在猜忌国公府是不是靠向了北子靖一样。

像沈若溪这样的叛徒,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沈若溪淡淡朝大夫人看去,那双眼睛清澈明亮,可谁都猜不透她眼底藏着什么。

沈若溪仿佛是仔细斟酌了一番,忽的起身朝大夫人走去,拍拍大夫人的肩膀:“这话说的在理,谢谢大夫人提醒。”

大夫人审视沈若溪,完全搞不懂沈若溪的意思。她当然不会想到,沈若溪对她下毒了……

两人的交谈十分和谐,这个时候,沈若兰带着一大帮汉子约莫十多人,气势汹汹的进来了!

这些人是来强行把沈若溪带走的,沈若溪一见这些人便怔了下。这十多人看的出都有功夫底子,但秦王府的侍卫没道理拦不住这些人啊?

她狐疑的眯起眼睛,北子靖想干什么?

由不得她细想,沈若兰一进门,爪子一挥:“把她抓回去!”

一票人立即杀气腾腾的朝沈若溪过来,沈若溪下意识后退,眼睛扫过四周。

客堂里头只有几个伺候的丫鬟,但她们丝毫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一个个就像是摆设一样杵在原地。

北子靖没打算帮她拦大夫人?

要知道,只有她这个一直住在秦王府的人才最有可能知道王府内的情况,北子靖不怕她被带回去之后,透露他的信息吗?

“站住!”沈若溪瞬间就想了很多,但她可没有时间慢慢琢磨,“老娘自己会走!”

去国公府,她可不惧!

这些人想折磨她,没门!她在国公府内还有个沈若仙呢,那是大夫人的亲身女儿,沈若仙的毒,沈若溪能解。

“不见棺材不掉泪。”沈若兰冷哼,不屑的鄙视过去。

沈若溪看都没有看她,扫了眼大夫人,抬脚就走。

大夫人一脸忧心忡忡,秦王府,没道理那么容易闯啊。虽然她心底觉得秦王可能危在旦夕,更甚至已经死了。可秦王府的侍卫还在的,不可能这么轻易让她把人带走。

正担忧着,突然就一群侍卫冲了出来!

“国公夫人,你想把我们未来的王妃娘娘带去哪儿?”为首的侍卫一脸冷漠,十七八岁的模样,一把长剑直指大夫人。

此人,可不就是清风。

清风之前被送给沈若溪做贴身护卫了,主仆两人相处的还不错。

沈若溪狐疑的看着清风,可清风看都不看她一眼,满眼的杀气,直盯着大夫人。

此时,大夫人才安心了。心头更加像是得知了天大的好消息一般,欢喜的很!

秦王府的侍卫行动这么慢,那肯定是因为秦王出事了,他们顾不过来!

可大夫人面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端足了她国公夫人的架子,冷冷看着清风:“怎么?老生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女儿带回家,你们秦王府都不许吗?”

她这么说,无非就是在给自己找一个可以动手的理由。

清风也明显不想废话,一言不合就开打!

交谈不过一句话呢就打起来了。

沈若溪悄悄的退倒安全地方,北子靖伤势虽然没有康复,但出来应付下大夫人、让那些紧紧盯着他的人知道他身体很健康还是绰绰有余的。

可是他非但不出来,还让清风出来干架,弄的这么麻烦,沈若溪有些纳闷,这家伙想干啥?

大夫人心头已经断定北子靖就算没死也快死了,自然不会手下留情。十多人下手招招狠毒,没多久,竟然把清风他们全打趴下了!

“这位小护卫,告知秦王一声,这个孽女上不尊长辈,下残害庶姐,老生今日必须带她回去管教管教。对秦王府的得罪之处,还请见谅!”

大夫人一向把场面做的足足的,话说的特别在理。她多年的习惯,绝不给人留下把柄。

一场交手,秦王府的人个个身上都挂了彩,不敢贸然往前冲。

清风捂着手臂,伤口上血不断流出,一脸的不甘,却根本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夫人趾高气昂的扫了沈若溪一眼,满是嘲讽:“孩子,你之前说过什么?我把国公府看的太重要了?”是沈若溪把秦王府看的太重要了吧,瞧,今个秦王便没有能力护她。

若之前沈若溪不顶撞她,她还可以留沈若溪这样的废物一条生路。现在嘛,她就等着被沈若兰折磨吧!

大夫人仪态端庄,可眼中满是阴鸷。秦王,他已经嚣张了那么多年,也是时候把位置让出来了吧。

沈若兰上前狠狠推着沈若溪往前走,冷不丁靠近沈若溪:“你之前在大街上羞辱我的时候,可想过会有今天?沈若溪,猜猜等下我会怎么折磨你?”

他们此时已经到了大门口,门前,一辆马车缓缓驶来,停在了门口。

沈若溪冷眼撇向沈若兰,“这么无聊的事情我不猜。”

“啰。”沈若溪下巴一点门口方向,示意沈若兰看过去:“不如你先猜猜马车上坐的是谁?”

那是秦王府主人的车架,驾车的车夫名字叫云峰,他是北子靖的贴身侍卫。

以沈若兰的智商,估计是要好好认真猜一猜才能想到上头坐的人是谁。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