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山月不知心底事

山月不知心底事小说

山月不知心底事

  • 作者:辛夷坞
  • 分类:言情
  • 来源:白马时光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爱是永世不可以忘记的,却是可以放弃的
开始阅读
简介
山月不知心底事图1
山月不知心底事图2

《山月不知心底事》主角是叶骞泽向远,作者是辛夷坞。是一本已经完结的现代都市爱情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十七年前的山月下,叶骞泽对向远说我们永远不分开,后来他失信了。向远曾经以为,分开他们的是时间,是距离,是人生不可控制的转折。后来她才知道,有些人是留不住的。

精彩节选:

是不是除了叶昀之外,这个屋子的每一个人都无法入睡?

火车到达G市是中午,这个陌生的城市烈日炎炎。向远走出车站,用手半遮住刺眼的光线,仍忍不住屏着呼吸张望:她从未在书本和电视外看到这么高的楼房,这么多的车辆。这些高楼和车流,比家乡的山脉和河流更看不到边际。她站在这里,如同无数初来乍到的异乡人,眼前再多的繁华,自己终究是局外人。她一无所有,但终有一天会拥有,她相信自己终有一天会分享这城市繁华的一部分,需要的只是时间。

向远被向前的人潮拥着,不由自主地走了几步。她用眼睛四处搜寻着有可能是叶家派来接她的人。攒动的人头和喧哗的声浪让她有短暂的难以适应感,刚站定,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向远……”

她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欢喜,仿佛这陌生的车站也变得亲切了不少。随着那声呼唤,有一个身影拨开众人,快步走到她面前,瘦瘦的,比她还矮了一点点,原来是叶昀。

“向远姐,总算接到你了。”

在有些雀跃的叶昀面前,向远把自己那点小小的失望隐藏得很好。她暗笑自己没见过世面,在这乱哄哄的地方,竟然连声音都会听错。

“邹……不对,叶昀,怎么是你?”她笑着说,还是不太习惯对他改姓后的称呼。

叶昀对她的口误全然不在意,松了口气似的说:“我真担心接不到你。”

将近一年未见,向远眼里的叶昀长高了一些,脸颊显得丰润了不少。大概是少了过去的日晒雨淋,原本就比村里其他男孩子肤色浅的他更显得白皙了,加上跟过去不可同日而语的整齐衣着,让他看上去像男版的洋娃娃一般俊秀可爱,让向远都有了在他脸上捏一把的冲动。她想,果然是好苗子也要栽到肥沃的田地里才行。要是向遥看到现在的叶昀,还会不会违心地说他长得丑?即使向远私底下向着叶骞泽,也不得不承认这得天独厚的兄弟俩,弟弟长得比哥哥更好看一些。

叶昀说话的时候有些气喘,向远注意到他的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珠,想来是刚才在人群中费心找了她一阵。她很自然地伸手戳了戳他的头,“担心什么?我虽然没到过大城市,但也不至于笨到迷路,让你来找的地步。”

叶昀有些窘,红着脸去接向远的行李,“怎么这么轻?”他边说边指着停车场的方向,“我爸公司的司机把车停在那边。”

“没什么可带的。”向远说。看他的样子,仿佛对新的环境适应得很不错,她感到有些宽慰,至少证明当初她决定帮助叶骞泽的决定不是错误的。他毕竟是小孩子,离开的时候纵有千般不舍,到了更精彩的地方,适应得还是会比想象中的要快。

仿佛为了证实这一点,眼看离叶昀指给她看的车越来越近,向远短暂地停住了脚步,问了一句:“叶昀,这些日子他们对你都还好吧?”

叶昀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困惑,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好,都挺好的,他们一家都是好人。”

“什么‘他们一家’?应该是你们一家。”向远及时纠正他,还想说些什么,只见车门打开了,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向远便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含笑看着这大概就是司机的男人。

“向远姐,这是我爸公司开车的陈叔叔。”叶昀在城里倒没学会少爷的做派,很是乖巧地为他们介绍。

那姓陈的司机看上去是个老实人,礼貌地笑着对向远问了句好,便从叶昀手中拿过向远的行李,领着他们往车子的方向走。

向远道了句谢,坐进陈司机给她打开了门的车后座。倒是叶昀,不知道为什么愣了一会儿,才慢腾腾地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却不坐进去,别扭了一下,还是钻到后座,规规矩矩地坐在向远的身边。在这个过程中,头还不小心被车门碰了一下,疼得一张脸通红。

向远好笑地看着他,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此时离向远开学还有好几天,听叶昀说,叶秉林坚持让她到叶家住上几天,车子这时正朝叶家的方向开。一路上,叶昀不怎么多话,向远的注意力也渐渐地被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致吸引。大概是知道她第一次到这个城市来,陈司机不失时机地给她介绍沿途路过的标志性建筑,她听得很专注,叶昀也和她一样看着窗外。直到陈司机的介绍结束了一阵,向远才随口问了叶昀一句:“你哥哥今天很忙是吗?”

叶昀咦了一声,说:“向远姐,你怎么知道?”他放低了声音,偷偷说:“我哥最近跟爸爸闹得很僵,好像爸爸想让他报的专业他不喜欢,他喜欢的专业爸爸又不同意。前天晚上我还听见他们吵了一架,爸爸一气之下说,要把他送到国外去上学。”

向远的心骤然一沉,难道她来了,他却要走吗?心急之下连忙追问:“那现在怎么样?”

叶昀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家里面阿姨好像也挺支持大哥到国外去的。”

“那你大哥怎么说?”

“我……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叶昀好像被向远的焦虑吓了一跳,“我真的不知道,大哥他什么也没说。”

怎么会这样?向远只觉得心乱如麻,原本以为相见在即,没想到会生如此变故,莫非任凭她怎么努力,注定有距离横在他们中间?不,不会的,事情不是还没定下来吗?说不定骞泽他自己都还没做决定,她何苦自乱阵脚?

向远很快让自己情急之下发热的头脑冷却了下来,意识到刚才兴许有些失态,叶昀还是个孩子,他说不知道是很正常的,她怎么能将自己的不顺心迁怒到他的身上?她笑了笑,转头看了一眼窗外,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已经平稳下来,然后才用尽量轻松的口气对叶昀说:“你哥要出国,还真挺意外的。不过你们兄弟俩,我还以为他有什么心里话会找你说……不好意思啊,叶昀,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叶昀连连摇头,“不是的,我哥的事情可能叶灵知道得会清楚一些。向远姐,我是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向远顺着他的话转移话题,“对了,你跟叶灵相处得怎么样?”

叶昀想了想,似乎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叶灵她……她脾气是有点怪,但是相处久了就习惯了。她跟我话不多……其实除了大哥之外,她和谁的话都不多,连跟阿姨―就是她妈妈在一起时都一样。”他看着向远忽然流露出来的若有所思的表情,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连忙补充了一句:“但是叶灵她不是坏人,真的。”

向远很久都没有接他的话。过了许久,叶昀几乎忘了自己说过什么,才听见她说:“是啊,她不是坏人,我知道,我知道。”

叶家给向远最初的印象,是一幢爬满了不知名的寄生藤的独栋小楼,不算残旧,但看上去也有一些历史,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里,完全称不上气派。村里的乡亲们都说,叶秉林回城后挣了大钱,可年轻的向远走下车,站在同样遍布植物的小院子里,心想,这样的草,这样的树,在山里要多少有多少,所谓有钱人也不过如此。

后来,已经完全拥有了脚下这一切的向远想起自己当初的念头,就禁不住自我调侃地发笑:自己说到底还是个市侩的人,所以叶家的好处她始终不懂得欣赏,就像当年跟着小小的叶昀一步步走进这所房子的时候,丝毫意识不到这所房子对于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后来她已经习惯这个住了许多年的地方,却自始至终也没有办法爱上它。

叶家当时的女主人是一个温婉而娴静的妇人,面容与叶灵颇有几分相似,但看得出年轻的时候她比女儿更为娟秀。向远也跟着叶昀叫她阿姨。

向远和叶昀回来的时候,叶秉林不在家,叶太太客气而礼貌地接待了向远,让一个姓杨的阿姨给两个孩子都倒了茶,并再三感激向远在李村救了落水的叶灵。她给人的整个感觉就是柔柔淡淡的样子,没有刻意的热情,但那种自然而然的和气更让向远感觉到舒服。向远相信这样一个女主人必定也是会善待叶昀的。

寒暄了一阵,叶太太开始摆弄起茶几上的花材,又拿出把长柄的剪刀修修剪剪,许多花都是向远叫不出名字的。一会儿,叶太太打发杨阿姨去做饭,然后边把修剪好的花枝往一个白瓷瓶里插,边随口跟向远闲话家常。没说几句,叶骞泽就从楼上匆匆地走了下来,边看着向远笑,边佯怒道:“怎么来了也不叫我?”

叶太太掸了掸花枝上的露水,笑道:“这不是茶都还没喝一口,你自己就下来了吗?”

叶骞泽坐到向远的对面,“一路都还顺利吧?我本来说好要去接你的……”

“没事的,叶昀跟我说了你很忙。”向远打断了他。

“是吗?”叶骞泽有些惊讶,继而失笑,“阿昀这小子!他非跟我说他一个人去接就好……”

向远瞥了叶昀一眼,只见他整张脸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便知叶骞泽所说不假。

“我,是,是……不是……”叶昀张口结舌地辩解,却一时口拙,什么也说不上来,只得低着个头,眼睛看着地板。

叶骞泽给他解围,拍着他的肩膀说:“这孩子,有什么难为情的?向远以前待你像亲弟弟一样好,你去接她,不是很应该的事吗?”

“那我待你不好吗?”

叶骞泽愣了一下,这才发现向远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的是他。她脸上笑盈盈的,猜不出心里在想什么。

“那是当然的,向远,我还能到哪里去找像你这样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顿了顿,转而去看叶太太快插完的一瓶花。

“骞泽,你觉得我今天这个作品怎么样?”叶太太温和地问道。

叶骞泽看了许久,“阿姨的水准越来越高了,不过好看是好看,我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叶太太托着下巴左右端详着眼前的半成品,然后摘下一枝,又添上几枝,却始终不得要领,“向远,你觉得呢?”

向远见叶太太问到自己,不由得暗自苦笑,觉得插在瓶里的花都大同小异,怎么也比不上漫山遍野疯长的时候好看,然而当然也不能拂了主人家的意,只得说:“阿姨,我对这个不太懂,不过从外行的眼光来看倒是很漂亮。”

几个人又看着叶太太将那些花翻来覆去地摆弄了一阵,杨阿姨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

“算了,就让它这样吧。我们先吃饭。”叶太太拍了拍手站了起来,微笑道,“向远,你叶叔叔今天在外地出差,特意打了电话回来让我好好招待你。开学还早,你放心在这住几天,让骞泽和阿昀带你到处看看,熟悉熟悉环境。我不太会做饭,你今天就尝尝杨阿姨的手艺,她在我们家做了好些年了。”

向远连连点头。几个人上了饭桌,正准备动筷子,叶昀有些奇怪地问了句:“阿姨,今天怎么不见叶灵?”

叶太太说:“她今天去参加学校的合唱团排练,大概会回得晚一些,我让杨阿姨留了饭菜,不用等她。”她继而又对向远解释,“我这个女儿你是见过的,性格太过孤僻,所以我和你叶叔叔都主张让她多参加一些学校的活动,多跟同学接触,这样对她也好。”

向远想起叶灵那张略带苍白的脸,不由得暗暗赞同叶太太的话。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地看了叶骞泽一眼,他低头喝汤,神态如常。

一顿饭吃得差不多之后,叶灵才从大门口走了进来,依旧穿着简简单单的一条裙子。向远跟她打了个照面,觉得她似乎比上次见面时更单薄了,整个人纸片似的。她也看到了向远,态度还是相当友善,点头打了个招呼,“向远,你来了,好久不见。”

“是啊,叶灵,好久不见。”向远看着她跟叶太太说了声晚一点再吃饭,便径直朝楼上走去。经过沙发旁的茶几,叶灵停了下来打量她妈妈插在瓶里的花,皱着眉说了句:“怎么看上去怪怪的。”她说着,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将其中的一枝鸢尾拔高了一些,再抽出一枝大丽菊,自言自语道:“这样不就好多了吗?”

做完了这些,叶灵回过头向餐桌的方向看了一眼。隔了那么远,向远仍然知道她是在朝谁张望,她那眼神分明是在等待着另一个人的认同。而叶骞泽没有作声,只是在放下筷子的时候嘴角忽然微微地上扬,叶灵顿时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一刻,向远恍然觉得她身后的花也黯了颜色。

那天晚上,向远在叶家的客房里翻来覆去地难以入眠。她不是个认床的人,然而每当她的意识开始混沌,白天客厅里的那一瓶花的影像便和两个模糊的笑脸不断变幻重叠,逼迫着她原本疲惫的神志变得无比清明。她是不会看错的,但她宁愿自己看错、猜错、想错,那不是兄妹间的默契和亲昵,那是两心相印才有的、无须言语的交流,那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会心微笑。

她从床上弹坐起来,背上被汗打湿了一片。她伸手揪住了身下的被单,那上好的缎面布料握在手里,滑而冰凉。她使了些力,仍然像什么也抓不住,抓住的也握不牢。

自己真蠢,叶灵姓叶,她的妈妈嫁给了他的爸爸,他们现在是兄妹,然而,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不是!五年了,向远想起自己和骞泽已经在两个不一样的世界生活了五年,最懂他的人已经不再是她。她向远从来没有向任何人认输,只是没有想到,最后会败给距离和时间。

向远从来没有这样冲动过,几乎是立刻掀开被子下了床,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第一次忘了问自己想要干什么,忘了问自己这样做有何意义。她只想站在他的身边,也许她会求证叶灵对于他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也许她会说服他放弃出国留在她的身边,也许她什么也不说,只想看着他,踏踏实实地看着他。

客房在一楼,她扶着温润暗沉的乌木扶手拾阶而上,叶太太送的软缎拖鞋踩在地板上,悄然无声。二楼的第一间房,门缝里还透着一线光,向远静静地靠在门的旁边,听着和灯光一样无意流泻出来的话语声。她想说的话,她想要问的问题,原来已经有人比她更急切地想要找一个答案―

“她是谁?我又是谁?”

“别走,别走好不好!”

“我不想和你分开。”

……

多爱了一点点,就是如此卑微。向远想,现在的自己和门的另一边那个苍白的女孩有何不同?夜里有些凉,这样也好,此前的冲动和盲目也随着手脚慢慢地冷却了下来。她拢紧了衣服,一步步走下楼梯,转身的时候,依稀听到了门背后几声细碎的哭泣。

其实,她和叶灵还是不同,至少,她不需要这样的哭泣。

向远回到房间,熄灭了床头的一盏小灯,周遭的一切立刻向黑暗里陷。她回想起叶灵那一声哭泣后,自己仿佛依稀看到十来米开外的走廊尽头,叶叔叔和叶太太的房间也打开了一条缝,很快又悄无声息地合拢。

是不是除了叶昀之外,这个屋子的每一个人都无法入睡?向远闭上眼睛,睡不习惯的软床,好像下面有双手把她往看不见的深处拽。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城里的夜晚比山间行走的夜路更黑。她记起倒映在溪涧里的月亮,还有那个跟她促膝看月的少年。他那时说:“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可是永远是什么?活着的人谁有资格说永远?无论想还是不想,没有人能承诺“永远”不分开。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