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凰兮凰兮

凰兮凰兮小说

凰兮凰兮

  • 作者:被遗忘的喵
  • 分类:穿越
  • 来源:网易云阅读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凰兮凰兮归故里
开始阅读
简介
凰兮凰兮图1
凰兮凰兮图2

《凰兮凰兮》主角是炎玥小鹄,作者是被遗忘的喵。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穿越爱情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凰鸟啊凰鸟愿你与我起居相依,形影不离,哺育生子,永远做我的配偶。情投意合,两心和睦谐顺。半夜里与我互相追随,又有谁会知晓。在这乱世中你我相逢。

精彩节选:

小鹄微笑着对痞子道:

“是这样吗?可你刚刚也看到,是我家的芙蓉姐三两下功夫就擒住那几个无赖。谁能料到人去了府衙那边会如何?难保官府里也会有刘家收买的人在。”

痞子拿出一包用油纸裹着的土豆饼递给小鹄:

“娘娘还是那么小心谨慎啊。不过这种事,怎么说还是得官府来做。来,尝尝这个,请你吃的!”

“这个…”

看到小鹄的犹豫,痞子自鸣得意地说:

“这是我辛苦赚钱买的,没偷没抢,更没诈。而且今天你们王府上的人来找过我,我就猜到是你派他们来的了。于是一拿到工钱后就去买了你最喜欢的炸土豆饼,知道娘娘喜欢吃。”

小鹄见他很认真的模样,不像是骗人,便笑着道:

“既是你自个辛苦赚来的银钱,何必乱花?应该好好存着自己用。”

痞子笑了笑:

“娘娘你忘了?第一次在王府后门见到娘娘的时候,就是娘娘请我吃了一碗饭。我当时就说,我会还你。这个就当是报你那一饭之恩吧。”

小鹄掩嘴一笑,说道:

“好!那我就不客气,收下了。对了,今天我方知道你去了当帮工,就已惊觉稀奇!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你能自己赚钱了。”

痞子笑笑说道:

“娘娘不是说过,我堂堂七尺男儿,有手有脚,总不能跟着一帮混混过一辈子吧?日子是要过,何不堂堂正正找个工作,踏踏实实过呢?我可是从你的。”

小鹄问:

“你会想就好。不过,你到底去干什么活了?连续干那么多天没见人,也不用整理一下妆容的吗?”

痞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

“哪用那么讲究?只是帮一些人家干点粗活罢了,干完后就有钱,然后就走人了。谁还管我们什么妆容。”

小鹄如像个大姐姐一般劝说道:

“话虽如此,可打扮一下,人家见你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也会给你介绍更多其他的工作,你不就能赚更多的钱吗?人可要看长远的。等日子安稳了,也可以讨个老婆,安个家,不是很好吗?”

痞子笑了笑,竖起大拇指点头道:

“娘娘说得是有道理。”

小鹄建议:

“现下我已学会裁衣,要不我给你添置几件新衣裳,可好?”

痞子忙摇头摆手:

“不不不…你也不是第一日认识我,还不知我不喜欢受人恩惠吗?更何况是女人的恩惠?等我再赚点钱,自会去添置些衣物,届时我便会穿上新衣新鞋给你看!包你眼前一亮!娘娘如有闲情,不如给你家王爷做做新衣裳,讨一下王爷欢心不是更好吗?”

“他?”小鹄轻笑了一下,说:“人影都没见着,如何为他量身裁衣?罢了。”

痞子皱了眉头:

“娘娘这话是…”

小鹄顿感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忙摆了摆手:

“没,没什么…还是我给你做吧,反正我时间多得很,你也好省点钱。”

痞子的脸一下子沉了下去,随后又恢复正常,勉强笑道:

“…我连娘娘的闺名都不知道,又怎么好意思让娘娘为我裁衣呢?”

小鹄直接回答:

“小鹄。我名字叫小鹄。不过以前朋友都直接喊我兰达。”

痞子愣了一下,苦笑道:

“呵呵,没想到娘娘会如此爽快告知我。”

小鹄反倒一脸奇怪:

“刚不是你问我闺名吗?你问我就回回答你咯。”

确实如此,痞子搔了搔后脑勺,笑道:

“也是哦。以前就听闻娘娘是从异国嫁过来的,想必名字也是这么特别。不过,小鹄听着容易记,就不知道是怎么写的?”

小鹄一边用手丈量痞子的身材尺寸,一边回答:

“鹄,吿鸟,天鹅也。”

“天鹅…好名字…”痞子不禁微微笑道。

此时芙蓉发现茶寮门口仍有两名府衙士兵守着,便过去问道:

“你俩在这是干啥的?”

一名士兵恭敬回答:

“回丫鬟姐的话,我家官大人特意让小人二人留在这里,说是王爷有命务必护送娘娘安全回王府。”

“原来是王爷的意思啊!王爷对娘娘还挺细心的哦。”

芙蓉笑眯眯地扭头回看小鹄。

痞子也故作兴奋地附和:

“看,娘娘,王爷这夫君还真不错,人虽不在,却也惦着娘娘在外的安全。”

小鹄脸色不怎么好看:

“是吗?我怎么觉得他是找人来监视我似的…也罢,被这一折腾,我现在确实也累了。我还要想着另觅给孩子们上课的地方。”

说着,她站了起来,毫不顾忌地伸了个小懒腰,便离开了茶寮。

***

出了茶寮后,芙蓉才发话:

“娘娘,那痞子只是个市井混混,您何必对他如此上心?跟他称兄道弟也就罢了,刚刚还说要给他亲自裁衣,这是否有点过了?容易招来闲话。”

小鹄奇怪地看着她:

“哎,我说芙蓉姐啊,你今早不还说我这王妃要跟别人交朋友无需看别人脸色吗?何以现在就改了口风?”

芙蓉沉着脸说道:

“娘娘为人心善厚道,奴婢自然是清楚。可是如今娘娘说要亲手为他缝制衣服,按道理应该先给王爷做吧。而且这个痞子怎么看都像个乞丐,他何德何能要王妃您为他纡尊降贵干这种事呢?”

小鹄理所当然地回答:

“呵呵,只是缝件衣服,举手之劳。而且做朋友,是交心的,不应以貌观人,更无贵贱之分。”

“奴婢自然知道这痞子是个热心肠之人,每回私塾遭难,他都会挺身而出,确是帮了娘娘很多。可他好好一个大男人,不正经工作,整天游手好闲,一点男人气度都没有。还有…那个…娘娘,难道你没闻到他身上那股怪味吗?”

“什么怪味?我怎么闻不到?是臭味吗?”

“也不是臭味…就是刺鼻的味道,奴婢闻着相当不舒服。”

小鹄笑了笑:

“是你多心了!其实这段日子跟痞子相处下来,我感觉他并不像表面那般无知和无能,相反,我更感到他骨子里有一份莫名的气度和内涵,是言语所无法表达的。他在谈吐间约隐约现出一种非凡的智慧。我猜他有可能是出身于名门望族,只因家中变故才沦落至此。难得的是,每次跟他交谈,我都倍感舒服和自在,起码,他并没当我是怪人。”

芙蓉打趣道:

“哎哟,我的娘娘啊,原来您也知道自己平时的言谈举止很怪异哦。奴婢还想着娘娘一直不知呢…”

小鹄无奈地瞄了她一下,无言以对。

了!”小狐狸嘴巴瘪了瘪,不开心。谁呀这是,动手动脚的,烦人。刚还在心里有着好好的形象,这一下就破灭了。

慕凉赶紧放开自己的手,心疼的看了看小狐狸被自己捏红的手腕。

“对不起。”紧张的表情很真实,不像是作假。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反而带着讨好。

小狐狸对这种感觉是最为熟悉的,毕竟捧在手心的几百年不是作假的。

小狐狸皱了皱眉头,正想开口说话的时候,慕凉打断了他!

“我保证下次不会了,罚我多请你吃顿饭赔罪,好不好。”慕凉脑袋转的很快,一下子就又把小狐狸的思绪拉到了吃的这方面。

对于吃,小狐狸没在犹豫,点了点头,算了,给一次原谅你的机会,这可不是看在吃的上面。

慕凉手抵在车框上,将小狐狸请进了副驾驶的座位上。

今天准备没有那么充分,他也不会知道自己会一不小心伤到了她,下次定要随身准备一点药品,花儿的肌肤有些敏感和娇嫩。

慕凉快步的走到另外一头,打开车门,从后座拿出一个小的蛋糕包装盒,打开递给小狐狸。

“尝一下,味道比较棒!”这还是慕凉下楼的时候,无意间听见公司女员工说的,鬼使神差的就专门路过去买了一份,不然也不会这么迟,当然这个时间点也刚刚好。

“给我!”小狐狸有点震惊,但闻到蛋糕的香甜,开心的说了一句谢谢。

莫名其妙的善意,小狐狸对于这种可是接受的多了去了,也就没什么负担。

慕凉突然凑近身子,朝小狐狸的方向靠近。吓得小狐狸一抖,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干,干嘛!

“给你系上安全带!”慕凉耳朵尖红了,被小狐狸不经意间舔嘴给刺激到了。

相比之下,小狐狸也只是惊了一下而已。

“哦!”小狐狸有心安理得的吃起了自己的蛋糕。很好,这个蛋糕可以媲美自己的鸡腿了,甚至是超越,要不中午就吃蛋糕!

这个想法在小狐狸脑袋里转了一圈,又乖乖的消下去了,我现在是白花儿。

白花儿这个形象已经成了小狐狸学习生活技能和为人处世的标杆了,当然,在吃的方面这是绝对不可能被打破的。

开车不认真的慕凉,时不时撇一下小狐狸,这么贪吃,难怪吃个鸡腿还要做到树上,怕别人抢,看来这条路绝对行得通。

,你这么爱吃甜饭啊!”洛米岚忍不住感叹道。

“是啊,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已经习惯成自然,离不开了。”秦亦谦说完后,也从书架中抽出一本,做甜食的菜谱看了起来。

“那你爸妈是做什么的?”洛米岚好奇的问道。

“我爸是大学教授,我妈是公司主管。”秦亦谦边看书边回答。

洛米岚“哦”了一声后,就没再问别的了。

也许是因为离秦亦谦太近了,洛米岚忽然在他的衣服上闻到一股香橙洗衣液的清香,她立刻羞红了脸,那同样也是令她心跳加快的神奇的味道,不过女孩子应有的保守,让她悄悄跟他保持了一大段距离,她怕离他越近,她会陷得越深,深到无法自拔。

不知不觉中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从书店内干净的玻璃窗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夕阳的余晖,此刻已经染红了天空。

“现在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秦亦谦合上书,温柔地看向洛米岚。

“好啊。”洛米岚也看向秦亦谦。

此刻她感觉,他的那双眼睛像大海一样深邃,里面有着让人看不透的光芒。

书店离洛米岚家很近,他们大约才走了十几分钟就到了。

“对了,这个送给你。”来到洛米岚家门口后,秦亦谦就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给洛米岚。

那是用洁白羽毛外形的铁做成的,一个精致小巧的书签,看到它容易让人联想到,这是某个粗心的天使,将自己翅膀上的羽毛,遗忘在了人间。

“哇,真漂亮,你为什么要把它送给我?”洛米岚忍不住从秦亦谦手中拿起书签。

“我听说前天晚上有两个猥琐男纠缠了我妹妹。然后是你帮助了她,所以我把它送给你,是为了向你表示感谢的,谢谢。”秦亦谦很真诚的道谢。

“没什么,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洛米岚不好意思的摆手道。

“那好,我也该回家了,再见。”秦亦谦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洛米岚没有动,而是一直目视着秦亦谦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