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穿越之凰女归来

穿越之凰女归来小说

穿越之凰女归来

  • 作者:慕容夫
  • 分类:穿越
  • 来源:原创书橱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你是最强的,而我是你的
开始阅读
简介
穿越之凰女归来图1
穿越之凰女归来图2

《穿越之凰女归来》主角是苏莞慕容恒,作者是慕容夫。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穿越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苏莞从现代穿越过来本来不应该动情,可是却处处被情所难。苏莞觉得这个世界本来是不应该有她的存在的,但是她既然都来到了这里,那么他就要做最强的那一个。

精彩节选:

看着滑过门框的那紫色衣袂,连背影都带着怒气和排斥,苏莞揉揉眉心,微微叹了口气。

没有谁是喜欢被人讨厌的,更何况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她苏莞向来便不是个软脾气的人,如果不是为了阿念的病,打死她也不会答应回云家的。

云家是世家大族,云玄宗的名声更是响彻整个太渊王朝,响彻整个武林,更何况云家不但祖传剑法了得,更难得是还是个医术世家,阿念卧病多年,这药引,她寻了整整十年才得知就在云玄宗,作为救苏念的交换条件,云家提出的是让在外寄养多年的嫡女苏莞认祖归宗。

并未点灯照明,月色如水,凉凉的倾泻进来,铺了满地,洒在侧卧在床上辗转反侧的黛色身影上。

想起云锦看向那牌匾眼中的温和清煦,想起虞夫人看向那把古琴时脸上特有的母亲的和蔼,再想起云锦看见自己第一眼时眸底深处的那份浅淡疏离,虞夫人方才转身离开时的怒气恨意,苏莞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窝火,有些不可名状的委屈,那个被称为绣绣的女孩儿,在他们心中才是最亲近,最重要的吧。

翻来覆去,睡意全无,苏莞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失眠了,盘腿坐起,看着窗外倾泻的月色,苏莞不知为何脑中竟浮现出那雍容华贵周身风华的男子,一拍脑门记起包袱里还有他赠的一斛春,跳下床拎起酒坛出了门。

足尖轻点,一抹黛色身影掠过,所过之处,花草上露珠晶莹剔透,竟分毫未动,依旧稳稳的栖息在枝叶上。

轻飘飘的落地,苏莞拎着酒坛踢踢踏踏的走着,像是要将心中的烦闷发泄出来一般。

突然苏莞俊秀的眉峰微挑,手中一枚飞刀“咻”的朝右方飞去,“什么人?”

飞刀划破空气,映着月色寒光四起,可这杀气还未散出,便看见周围原本安静宁和的气氛骤然降低,花草微颤,露珠滑落,只一瞬间,那偏偏飞花便直直朝苏莞飞来,竟比那飞刀还厉上几分。

素手一挥,一道真气扫过,方才还戾气满满的飞花便瞬间化成了粉末,随风散在了空气中,与此同时,苏莞足尖一点,似是鬼魅般跃起。

瞥见前方树梢上闪过的一片玫红衣角,苏莞薄唇微勾,素手一转,又是一枚飞刀自袖中飞出。

飞刀破空而发出,直逼前方玫红身影的后心。待到飞刀只差分毫便可划破他的皮肤时,那玫红色身影轻如蝶翼,腾空而起。

伴随着“嗤……”的一声,一片玫红色衣角被裁断,飞刀借着惯性直直钉入前方的树干上,发出“铮”的一声盹响。

玫红色身影施施然落于地面,月色中,那男子身材颀长,及腰的青丝随意的用一根玉簪挽起,散在肩头,那般的美艳瑰丽,却不显丝毫的女气,看着对面黛色身影,低低笑了一声,那双璀璨光芒的桃花目带着与外表不相符的沧桑,瞥了一眼不远处树干上那钉着自己衣角的飞刀,又转回站在对面的苏莞身上,周身散发着邪魅狷狂。

两人隔空远远对视,眼中森森的眸色带了些许的杀气,只一刹,便纷纷腾空而越,两掌打出。

掌风激扬,似是千山万水的波涛汹涌,带着惊天动地的玄力,两道轻盈矫健的身影在半空中过起招来。

那男子掌风凛冽,直劈苏莞面门,一直不敢松懈的苏莞以守为攻,处处紧闭,刹那间已是百招过去。

男子如玉的手腕一转便飞出一把折扇,堪比那凌厉的飞刀,处处攻向苏莞要害,苏莞一个铁板桥闪过,瞅准机会脚尖飞出,狠狠踢出。

目标就是双腿之间。

那邪魅男子不怒反笑,猛地一弓腰避过这下流阴损臭不要脸的招数,看着双腿间的东西还在,吐出一口气,回首阴森一笑,五指成爪,快速伸出。

目标便是挺翘双胸。

苏莞心中狠狠的骂了一句,赶忙一个下腰,侧身避过这同杨下流阴损臭不要脸的招数。

两人隔着数米,愤愤的看了对方一眼,霎时间电光火石,噼里啪啦,然后便是双双“呸”的一声,恨不得纷纷将口水吐到对方脸上,再次对峙,又是一阵汹涌杀气袭来,周遭的空气宁静平和,在两人的打斗中,风声似乎都静止了一般。

突然,两人落地,径直不动,双方脸上都渗出层层冷汗,眼睛瞪得足足有龙眼儿那么大,看着对方掐在自己脖子上的手,狠狠咬牙。

“你先放。”

“凭什么?你先放。”

“那数一二三,一起放。”

“没意见。”

“一,二,三。”

三声过后,一片安静,随即便是一阵吵骂。

“卑鄙,无耻,说好了一起放。”

“下流,阴损,你不也没松?”

苏莞微微一挑眉,邪气的眼眸滴溜溜转动,猛地一口咬上那白玉般的手腕,成功惹来一阵哇哇乱叫。

“小兔崽子,松口松口,出血了出血了……”

直到对方松了手,苏莞才施施然松了手,唇边一点鲜红,更添了几分邪气妖佞。

“小兔崽子,懂不懂的怜香惜玉,老子这肤白如玉吹弹可破的皮肤都被你咬出血了,你属狗的吧?”上官复愤愤道。

苏莞抹了抹唇边的腥甜,无视这男人气急败坏的德行,一个猛子窜到他背上欢喜道,“老不正经的,你咋来了?这云玄宗的防守看来就是个摆设啊。”

上官复原地转了两圈见甩不掉背后鲶鱼一般趴着的苏莞,终于放弃了挣扎,“哼,你不说你师兄武功高强,无人能敌,还有,说谁老不正经呢?老子可是一表人才风华绝代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松手松手,脸都要被你扯烂了……”

“哈哈哈哈……走,本姑娘请你喝酒。”

月色浓郁,满地清华勾勒出两条勾肩搭背的影子,嬉笑声怒骂声,在这空谷珈蓝的云梦峰上竟是满满的温情和谐。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