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驭兽七小姐:国师大人太高冷

驭兽七小姐:国师大人太高冷小说

驭兽七小姐:国师大人太高冷

  • 作者:浅浅童瑶
  • 分类:穿越
  • 来源:松鼠阅读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国师大人,据我目测,你这胸肌似乎不怎么发达啊
开始阅读
简介
驭兽七小姐:国师大人太高冷图1
驭兽七小姐:国师大人太高冷图2

《驭兽七小姐:国师大人太高冷》主角是君行空夏涟星,作者是浅浅童瑶,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穿越玄幻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夏涟星一朝穿越成立辰轩国受尽白眼的废物,而且这个废物还胆大包天的跑到国师府杀人,哼,她堂堂第一杀手,谁怕谁。

精彩节选:

夏涟星冷哼一声,心想,这七日,她也得好好修炼修炼了。

虽然她体内有君行空一半的幻气,但自身的实力悬浮,终究心难安。

…………

殿内烟雾缭绕,汤池中,飘荡着浑厚的幻气,缓缓在夏涟星和君行空周身消失。

睁开眼睛,夏涟星微微叹了一口气,今日的修炼,总算是结束了。

“国师大人。”夏涟星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事相求。

“嗯?”

“你能不能给我一些功法啊?我也想修炼。”夏涟星也不卖关子,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要修炼?”君行空似乎有些意外,“怎么,本尊的一半幻气,还不够你用了?”

夏涟星有理有据地解释道:“你的终究还是要还给你的。不修炼点功法,我心难安啊。”

“呵,还算你有些进取之心。”君行空拂袖,随手丢给她一堆卷轴,“拿回去慢慢看,以你现在的实力和天赋,也只能看得懂这些浅显的功法。”

接过卷轴,夏涟星乐呵呵地道了声感谢,抱着一堆功法,拿去后山研究了。

只是。她把每本卷轴翻开一看,都是些低级的黄阶功法,对她来说,没什么用。

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天阶最高,黄阶最低,这些最低等级的功法,虽然对于一个炼体境来说,已经够了,但还是无法满足夏涟星的要求。

微微叹了一口气,夏涟星又舍不得将这些功法丢弃,只好硬着头皮,开始钻研。

但她并没有一本一本地去钻研,而是选择取其精华,糅合在一起。

闭上眼睛,体内的幻气不断运转,夏涟星仿佛感觉,眼前出现了一盘黑白残局,斑驳的棋子已经有些变了色。

显然,应该很多年没人动过这盘残局,或者说,是无法解开。

夏涟星闭着眸子,走近了一些,拾起一旁棋盒里面的棋子,将眼前的残局完成。

顿时,棋盘突然之间光芒四射,刺得夏涟星睁不开眼睛,那白色的光芒渐渐消失。

眼前的残局仿佛一下子变解开了般,黑白棋子消失不见,在空中化作一颗玲珑剔透的玉珠,落入夏涟星掌心之中。

睁开眼睛,那颗玉珠依然在掌心之中,夏涟星隐约感觉到,这玉珠之中,有隐隐的幻气波动。

这玉珠,是什么东西?

夏涟星凝神静气,将体内的幻气缓缓注入这玉珠之中,企图催动玉珠。

果然,玉珠马上有了反应,透着森白色的光芒,在夏涟星掌心微微颤动着。

夏涟星觉察到,突然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向自己逼近,转过身一看,那只身形巨大,触手无数的乌木兽,竟然出现在了她身后。

“乌木兽!”被乌木兽攻击过一次的夏涟星,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然而这一次,乌木兽竟没有要攻击她的意思,神情缓和地踱步而来,乌黑的眼睛盯着夏涟星手中的玉珠。

接着,乌木兽在夏涟星跟前蹲了下来,用触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身子,看着她掌心的玉珠,似乎想说什么,只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莫非,是这玉珠将你给召唤出来的?”夏涟星像是猜到了什么。

乌木兽好似听懂了一般,兴高采烈地点了点头。

夏涟星眸子里全然写满了不可思议,她隐隐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种能和这些魔兽命脉相连的东西,却又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

乌木兽起身,在她跟前手舞足蹈地挥了挥触手,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

“你要陪我修炼吗?”夏涟星仿佛懂了它的意思。

乌木兽轻轻点了点头,后退了一些,向夏涟星挥了挥触手,看上去蠢萌蠢萌的。

夏涟星一秒正经了起来,周身的幻气缓缓波动,凝聚而起,向乌木兽的面门袭去。

乌木兽轻轻甩动触手,瞬间化解了夏涟星的攻势。

夏涟星微微叹了一口气,心想,现在她的实力实在太弱了,如果没有君行空的幻气撑着,恐怕真的是不堪一击。

所以,她得尽快变得强大起来!

与乌木兽修炼了一下午,夏涟星回到星院,却不知,这星院外,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夏涟星。”只见上官昊一身蓝色华服,剑眉星目,站在星院门前,叫了她一声。

夏涟星压根不想理会他:“哟,不知太子殿下造访,有何贵干啊?”

“本王今日是来拜访国师,无意间经过这里罢了。”其实,上官昊这话是半真半假。

他确实是来拜访国师的,但到君行空的正殿,根本不必经过这个破落的偏院。

之所以走这条路,只是对于外界的传言心生好奇,想来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没想到,你当真住在了国师府?”要不是眼见为实,上官昊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怎么,我住在什么地方,跟太子殿下有什么关系吗?”夏涟星冷冷瞥了他一眼,不屑一顾。

上官昊指骨紧蜷:“夏涟星,你真是不知廉耻!”

“不知廉耻?”夏涟星冷哼一声道,“我跟国师大人是光明正大的主仆关系,你说我不知廉耻,是不是也带着国师一起骂了?”

接着,夏涟星又说道:“再者,我与你解除婚约在先,与国师熟识在后,这两者之间,没有太大关系吧?”

“你!”上官昊气得脸色通红,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接着又问道,“听惜月说,七日后,你要与她决斗场见?”

“没错。”夏涟星心想,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看,你还是知难而退吧,不要去自讨苦吃了。”上官昊随即劝说道,大概是觉得,夏涟星一旦去了,那便是百分百毫无胜算。

只是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女人的行为了。

这个夏涟星,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样,跟以前全然不一样了。

“你这是在心疼你那未婚妻,担心她被我欺负了?”夏涟星不置可否一笑,故作糊涂地反问了这么一句。

“你还真是不知好歹!”上官昊依旧没什么好脸色。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