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小说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

  • 作者:八月
  • 分类:穿越
  • 来源:朵米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穿越千年只为君,一曲离歌荡回肠
开始阅读
简介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图1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图2
《医妃当道:邪王,请自重》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玄幻小说,主角是墨千城跟苏婉儿。讲述了:苏婉儿是海归回来的大夫,医术十分高明,但是刚到洛阳城的时候别人都看不起他。皇子居然怀孕了,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无人知晓是怎么回事,苏婉儿仗着医术高明,治好了皇子的病,从此也走上了人生巅峰。

精彩节选:

“当然可以。”

苏若然并非记仇的人,见他态度良好,也乐意和他科普这些知识。

“太好了。”

齐辉面露喜色,连忙把这两人请到内厅,并吩咐人上了最好的香茶。

袅袅幽香之中,苏若然缓缓开口:“今日我见那病人送过来的时候,面色青紫脉搏微弱,是如你所说中毒已深。这种情况用普通的法子已经无用,还有可能适得其反夺他性命。”

“确实是这样。”齐辉认同地点头,“所以当时我无能为力,根本不知怎么解决。”

“然后就要提到换血这件事了。”苏若然喝了口茶,吐字清晰地说:“若是旁人被毒蛇咬伤,第一想到的也是尽快排出毒血。但是那人中毒太深,若是一昧地放血,毒是排出去了,他体内的血液也会流失大半,同样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你才想到把他儿子的血液换进他的体内?”齐辉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但是脸上还是有些疑惑,“可是这换血并非易事。你是如何轻而易举办到的呢?”

“这个就更简单了。”苏若然抿唇一笑,耐心地解释:“不是有句话叫血脉相连么,他儿子的血型和他一样,自然可以相融。而我所用的输液管正好起到一个引导作用,能让血液成功进入病人体内,得到补充净化的效果。”

“原来如此。”齐辉恍然大悟地点头,接着又问:“对了,我听苏小姐方才说血型,这又是什么东西?”

旁边安静听着的墨千城也露出几分好奇的神色,眼巴巴地等着苏若然解释。

“血型,自然是血液的类型,它分有很多种。”苏若然只觉自己仿佛回到了现代给人讲课的时候,说得也更自然了些。“通俗点讲,就是类型相同的血液就可以相融,反之则不能相融。”

“那,除了用相融来判断,还有什么办法能看出血型是否相同?”

“这个也不难,可用人之间的关系来判断。”苏若然微笑着解释,“通常来说,父子,母子之间的血型必会相同,而同胞兄弟姐妹也会有血型相同的,再远点,同族的表亲之中也能找出血型相同的人,这样你明白了吗?”

“明白了。”齐辉眼中闪着光,试探着做了个总结,“所以今日苏小姐知道那对父子血型相同可以相融,这才用了换血的法子救人性命。”

“没错。”苏若然点头,“许多人觉得换血荒谬,其实如果有充足的血液,人是可以进行换血治疗的,有时候甚至可以救人一命。”

苏若然这一番话无疑给齐辉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眼中的光越发炽热,齐辉突然站起来,冲着她恭敬地行了个礼。

“你这是做什么?”苏若然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也跟着站了起来。

脸上满是诚恳,齐辉一字一顿地道:“请苏小姐收我为徒。”

“这……”苏若然有点为难。

收徒的话就代表着会有一堆事情,而且齐辉这年纪当她叔叔都可以了,一想象他整日跟在自己身后喊师傅,苏若然就觉得浑身不自然。

这样想着,苏若然摇了摇头,露出个和善的笑容,说:“抱歉,我平日里事情也多,而且如你所见,我不日便要嫁人,到时候能教你的就更少了,所以拜师这件事,恕我不能答应。”

在听到“嫁人”这两字后,旁边的墨千城眼睛亮了亮,薄唇勾出个弧度来。

她亲口说嫁人,那岂不是承认自己就是他未来的王妃了?

意识到这一点,墨千城嘴角笑意又浓烈了些,看着她的眼神也越发温和。

而齐辉被拒绝后,原本闪着光的眼睛暗淡下来,低声开口:“好吧,是我考虑不周了,苏小姐不要介怀。”

“无妨。”苏若然淡笑,语气温和地提议:“比起师徒,我倒是更想和齐老板交个朋友,日后可以同你交流一些药理知识,你看怎么样?”

这话无疑又给了齐辉希望,他忙不迭地点头:“好,能和苏小姐结交,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若然微笑。

之前的隔阂烟消云散。苏若然毫无遗漏地给齐辉讲着一些他之前并未听过的知识,对方则认真地听,不时拿笔记录下来,眼中是满满的求知之色。

这颇为和谐的一幕被墨千城看在眼里,他眼中也多了几分兴味。

苏若然看上去纤弱安静,却懂得这么多知识,有些连他都不曾听说过,而她却讲得清楚明白。那眉眼间的自信与明媚令他移不开目光。

长指摩挲着下巴,墨千城饶有兴趣地看着苏若然侃侃而谈的模样,心里对她的兴趣又浓重几分。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转眼天色就暗了下来。

把最后一条药理讲清楚后,苏若然起身告辞:“齐老板,时辰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改日药铺开张,你可以再过来,到时候你我再接着讨论。”

“如此甚好。”齐辉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苏小姐和三皇子慢走,路上小心。”

闻言,苏若然方才想起来墨千城还在自己旁边,脸色忍不住变了变,但没说什么,和他并肩往济仁堂外面走去。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长街上有灯火闪烁。苏若然正腹诽回去会不会被责骂,就听身旁的墨千城淡淡开口:“走吧,本王送你回去。”

苏若然有些诧异地抬眸看去,对方也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勾唇道:“怎么?不愿意?还是说你想自己回去,然后被你家那位大夫人抓住错处责骂一顿?”

“没有。”苏若然忙开口否认,低下了头,“那就多谢殿下了。”

“这就对了。”墨千城唇边笑意浅浅,拉过她的手,朝着不远处已经等候多时的轿子走去。

苏若然想挣扎,但碍于他抓得紧,挣了两下也就没再坚持,沉默地和他坐上轿子往苏府行去。

片刻的沉默后,轿厢内响起墨千城清朗的声音,透着些揶揄地道:“方才你同齐辉说日后会嫁人,可是承认自己的王妃身份了?”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