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小说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

  • 作者:粉红火火兔
  • 分类:穿越
  • 来源:原创书殿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我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对你不离不弃
开始阅读
简介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图1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图2
《夫君难缠放我去种田》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穿越架空小说,男女主是许陌莫拾,主要讲述了:一朝穿越,莫拾原本打算可以混吃等死下去了,结果门前突然晕倒一个人,还自称是她未婚夫,莫拾表示哪里来的骗子,可是在恶霸和骗子面前,莫拾选择了骗子许陌做了她的未婚夫,结果发现许陌的身份大有来头。

精彩节选:

眼看着李二娘哭着嚎着被拖走,只知道喊冤,一句明白话也说不上来,而马车上的人,依然连片衣角也没露,莫拾急了。

对她来说,失去这次机会虽然可惜,却也并不要紧。

可是对于李二娘来说,只要从这里被拖到无人处,可能就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暗暗咬了咬一口整齐的小米牙,莫拾抄起放在一旁的状纸冲了出去,用她平生最大的声音喊道:“流桐镇张家窝藏朝廷重犯!”

她这一嗓子,三里开外怕也听得到了,整条街瞬间安静了下来。

趁着这片刻的安静,莫拾飞快地大喊道:“张家窝藏重犯,鱼肉乡邻,强抢民女,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求裴御史明察秋毫,为民伸冤!”

张嫂惊恐地捂住了嘴,嗫嚅道:“这孩子该不是招了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吧?”

齐婶想要去把莫拾拉回来,被她的儿子儿媳死命地拉住了,“阿娘可别犯傻,冲撞了贵人是要砍头的!”

黄大娘跟柳二娘几个先是一惊,然后就幸灾乐祸的窃窃私语起来。

“莫拾这是傻了吧!”

“我看是想出风头想疯了!”

……

随行而来的许县令,冷汗涔涔。今儿个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都这么不安生?

张宣威面色阴沉。早知这贱人这样会闯祸,就该推家中那兔崽子一把,提早捉进家中。

只骑着马陪在马车旁的阿七,急急忙忙地翻身下马,冲着冲上来抓人的衙役家丁大喝一声“住手”,一边将莫拾护在了身后。

马车的车帷终于被撩开来,露出一张中年男子的脸来。

那中年男子保养得宜,眼长肤白,蓄着美髯,带着黑纱幞头,穿着深蓝圆领长袍,伸手冲周边侍卫衙役略挥了挥,方才慢条斯理地问道:“何事?”

阿七冲着中年男子拱手一揖,“袁刺史,有民喊冤。”

袁刺史淡淡朝着外围的张宣威瞥了一眼,见对方忙不迭地点头哈腰,几不可见地嗤了一声,回头看向阿七,“既是有冤,就当前去县衙,冲撞御史车驾,可是大不敬呐!”

说着,把目光移向了莫拾,眉头微皱,迟疑道:“小娘子是何人?”

莫拾忙行了个福礼,“民女莫家阿拾,见过刺史。拦路喊冤,实在是逼不得已,万望刺史饶恕冲撞之罪。”

袁刺史弯身下了马车,又把莫拾细细打量了一回,道:“说起来这流桐镇是本官治下,有人拦路喊冤乃是本官的失职,小娘子有何冤屈,且慢慢道来。”

莫拾忙俯身称谢,又看向李二娘被拖走的方向,只见几个身影在街尾处转了个弯,瞬间失去了身影。

强抑下心中的焦急,莫拾又向袁刺史行了一礼,语速稍快地说道:“方才喊冤的那位娘子是重要人证,求刺史着人将她带回。”

袁刺史唤了一声“李七”,便有一个侍卫往前两步,拱手一礼,快步往李二娘的方向去了,又有一个侍卫上前,从莫拾手中接过了状纸,送到袁刺史手中。

莫拾心中无奈长叹。

这事闹的,怎么就变成她来当主角了呢?

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不过也好。此间事了,整个流桐镇怕都没人敢招惹她了,她终于能得几天真真正正的安生日子了。

前提是她能将今天这事了了,而不是让今天这事了了她……

莫拾正琢磨着,忽闻袁刺史问,“这状纸是你写的?”

她忙收敛心神,回道:“回刺史话,正是。”

袁刺史深深看了她一眼,轻笑道:“字虽算不得好,可行文流畅,叙事清晰,有理有据,倒是一张好状纸。莫小娘子家中还有何人?做什么营生?”

这与她告状何干?

莫拾虽这样想着,回话却十分恭谨简洁,“回刺史,民女耶娘早逝,仅留民女一人,守着一间小铺子,卖些烧饼度日。”

袁刺史听完,把那状纸卷起来,着人送进马车里面。一抖袖子,冷了声音道:“来人,把张大虎给我拘来!”

莫拾心中暗暗松了半口气。

张宣威则慌了神,磕磕巴巴地喊道:“大兄,这……这是诬告啊!”

莫拾瞬间一惊,却没有转头去看张宣威,也没有去看袁刺史,只低头暗自思量。

她万万没想到,张大虎的远房舅舅竟然就是南宁刺史!

流桐镇小地方,是以她一直以为张大虎口中的“大官”舅舅不过是个府衙属官,在李二娘冲出来之前,她还专门观察了一番,想看看骑马的那些官员谁跟张宣威较为亲近。

如果是这样,方才那一番和风细雨却又不痛不痒的问询,怕就只是形象工程了。

思及此,她抬起来头,望向遮着帷幕的马车。

这个铁面无私的监察御史,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头,会为了她这等蝼蚁小民,驳了当地刺史的面子吗?

不行,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她扯开清亮的嗓子,大声喊道:“裴御史,民女愚昧,但想着既然那张宣威唤袁刺史大兄,为避嫌,求裴御史亲审此案!”

周边的围观群众都惊呆了。

莫拾今天一遍又一遍刷新他们的认知,现在竟然敢这样跟大官说话!

袁刺史也有些惊讶,略压着眼睛看向莫拾,“你不信我?”

这人搞笑呢吧?

在这个亲族几乎大过天的社会,亲戚族人之间相互包庇才是常理,才符合每个人的根本利益。

莫拾从来不敢过高地期待人心中的公平正义,她更愿意相信人性。

可是,当着人家的面,打脸的话却不能说得太直白。

于是,莫拾随口跑起了马车,“袁刺史明鉴,南宁州风调雨顺,人民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都是刺史您的功劳。您为官清正,治理有方,给南宁人民带来了好日子,您是南宁人民心中的青天大老爷,有口皆碑,人人景仰,民女怎敢不信?”

“民女只是想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袁刺史这般的君子,怎能因为民女的小案子而置自身于两难之地呢?”

阿七目瞪口呆。

这马屁拍得也太假了,他简直没有耳朵听啊!

跟阿七一个想法的不在少数,连被拍本尊袁刺史的眼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唯独那个拍马屁都不走心的小娘子,俏生生地立在那里,面不改色心不跳,满脸都写着我说的都是大实话,你们一定要信我。

“袁公啊,你这治下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某定当如实禀告圣上,为你记上一功!”

说话间,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拉开了车帷,走下一个青年郎君来。

但见那人青玉束发,身形修长,长眉细目,唇角含笑,手持一柄玉骨折扇,若非一身獬豸补服,看着更像一位俊逸的贵公子。

那唇角的笑意,看得莫拾一阵心里没底。

怎么看,怎么都像好友之间的打趣。

这两人,私底下竟关系亲近到这个地步吗?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