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欢脱小妻:先生别生气

欢脱小妻:先生别生气小说

欢脱小妻:先生别生气

  • 作者:南宫月
  • 分类:短篇
  • 来源:原创书橱
  • 状态:完结
  • 评语:胁恩求报这种事情,本姑娘是绝对干不出来的
开始阅读
简介
欢脱小妻:先生别生气图1
欢脱小妻:先生别生气图2

《欢脱小妻:先生别生气》主角是池月清冷子旭,作者是南宫月。是一本已经完结的的现代现代都市短篇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池月清被冷子旭害得丢了外卖工作,所以池月清把冷子旭的车给喷花了。结果为了还债不得不成为了他们公司的清洁小工,结果回头发现这个人就是自己四年前救下的那个男人。

精彩节选:

“你会有那种好心才有鬼!”月清嗤之以鼻道。

“池月清,我建议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的耐性可是我限度的。”

抱着胸别过面孔,池月清是铁了心不打算再去理会这个家伙了。

见她这样,坐在车子内的冷子旭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那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睡冷板凳好了。”

发动引擎,他大少爷踩下油门就将车子驶了出去,坐在原位的池月清甚至都懒得去多看他一眼。

将车子已经驶出去有几百米后,就听得公路上出现一个紧急的刹车声,月清循声望去,只见冷子旭的那辆跑车又发神经的在远处停了下来。

然后,她看到对方的车子似乎有向后行驶的意向,还没等她搞清状况,就见冷子旭再次将车开回她的面前,伸过头酷酷的看了她一眼,“哎,你到底上不上车?”

“不、上!”她口齿清晰的冲他喊道。

“好吧。”只见他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打开车门迈出长腿不客气的将摆在她面前的两箱行李一手一个的拎到自己的跑车后座。

“喂……喂……抢劫呀你……喂……”月清跳起身子在那里哇哇大叫。

“冷子旭你要干嘛……”还在叫嚣中的月清感到自己的衣领竟然被他不客气的拎了起来,直到自己被他甩到他跑车的副驾驶座上被强行扣上了安全带,他才停下粗鲁的动作。

“可恶……你要绑架哦?”边喊,她边去解被他强行套在身上的安全扣,从没坐过跑车的她才发现这个扣子的构造还真是复杂,“喂,你放开我啦……”

还在她粗野的叫骂声中,冷子旭已经发动了车子飞速的向前行驶而去了……

月清被他强行拎到了市中心的一幢豪华小区的高层住宅内,这个男人的家住在这幢大厦的二十八楼,才刚刚被他拎进房门,冷子旭就甩下她和她的行李箱独自走向卧室内。

“我去洗个澡,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

说着,他又转过头很认真的看了她一下,“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趁我不在的时候会偷偷溜掉,否则你的下场将会很惨哦……”丢给她一记魅惑人心的浅笑后,他迈着优雅的步子消失在月清的视线之内。

一直站着没动的月清咧着嘴举起拳头在他身后没出息的做了一个要揍人的动作,见他连头都懒得再回一下,她只好无力的收手来回寻视了这庞大而又豪华的空间一圈。

有钱人同普通老百姓住的地方就是不一样,这幢带有楼中楼的高层住宅漂亮的让人不可思议。

内部全部都采用最前卫的设计时尚,月清撇下自己的行李箱东看看西摸摸,他爷爷的凭什么那个自大的臭小子就会住上这样的房子?

池月清走到客厅处,才看到一面雪白的墙壁上竟然挂了一整幅面积庞大的巨照,上面是一个身材健美的年轻男子。

咦?仔细一看,这个帅得就像一个大明星的子男人怎么越看越眼熟啊,咦……他不就是那可恶透顶的冷子旭吗!

真是丧气!月清咧着嘴忍不住冲那幅巨照伸出自己的中指,“摆出这种骚包的姿态给谁看,做秀哦!”

低咒了几声之后,她越过这副照片又走向别处,肚子中再次传来咕咕的呐喊声,已经快要一天没有吃东西的月清有一种要发昏的欲望。

都怪那个冷子旭,白天的时候将她折磨得不成人形,中午因为看他不爽还赌气的没吃午餐,到了晚上,再也受不住的肚子开始大声抗议。

她本能的走到他家的厨房内,天真的希望可以在这里找到些许的食物来充饥。

可是当她走进这间美丽又明亮的大厨房内,才发现这套装有整体厨柜的空间好像有N个世纪没有被人动过一样,老天,那个家伙该不会从来也不在家中吃饭吧!

池月清受不了的来到冰箱处,打开门,才发现里面装满了各式水果和饮品,没有主食,她只能勉强用这些副食来充饥了。

吃力的从冰箱中翻出那些看上去非常昂贵的进口水果,她不客气的大口吃了起来,还真是好饿,再不补充能量,她一定会晕倒的。

没一会儿,一串香蕉、三个大苹果、两个弥猴桃、一小块西瓜还有九个山竹就被她一口气解决掉,正当她开始要对一个看起来熟透了的大芒果进军的时候,由厨房的门口处传来一阵低笑声。

一直蹲在冰箱门前猛吃的的池月清本能的抬起头,就看见身着一件纯白色浴袍的冷子旭披散着湿淋淋的头发玩世不恭的站在玻璃门框旁斜倚在那里,右手随意的插在浴袍的口袋内,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慑人的的魅力。

月清吞了吞自己的口水,这个平日里整天只知道穿西装打领带,没事就将头发用嗜哩水打成酷酷发型的小子现在看起来怎么那么性感啊。

一时间,她感到自己的胸口处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撞了一下似的难受,该不会是刚刚她吃多了吧?

“你……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在你刚刚猛吃我冰箱里水果的时候就一直在看。”唇角的笑意逐渐在扩大,“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能吃的女生呢……”

他边说,边缓缓迈着步子走近她身边,迷人的双眼随意看了一眼地板上残留的水果皮,“呦,差不多消灭了我冰箱中一半的食物……”

“那个我……我只是……”尴尬的蹲在地上的月清小脸被他嘲弄的口吻说得涨起了红潮,真是丢脸死了,心中在低咒的时候,她又抬起头愤怒的迎向他俊美的脸蛋。

“就算是我吃了你们家冰箱里的东西还能怎么样,人家是饿了吗,我吃了你多少东西赔给你就是……喂,你干嘛?”

见到他深邃的目光正死盯着自己,月清忍不住向后退了退身子,“喂……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就在她念叨的时候,只见他的面孔正向着自己凑过来,“救命,非理呀……”

她本能的大喊出声,可是下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小脸被对方的手指轻轻碰触了一下,好温暖的感觉,她的心犹如小鹿四处乱撞了起来。

“原来是西瓜籽,还以为是苍蝇呢!”不理会她的惊诧,冷子旭拈起那个黑黑的东西丢向了垃圾筒内,“我说我家里不会有那种脏兮兮的生物吗,差一点就以为是你这个脏丫头带进来的呢。”

虚惊一场的池月清险些被他的话气到吐血,“谁是脏丫头?”她不满的吼道。

“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无家可归了。”没有理会她的怒气,他将话题转移到别处。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见他的双眉紧紧扰在一起,月清没好气的吞吞口水,“我欠了房东两个月的房租啦……不过我都有帮她带小孩,她竟还那么无情的赶我出来。”

“不要告诉我你现在连房租都缴不起了?”语气似乎有些严厉,“如果今天我不将你带到这里,你打算就在那个地方睡上一夜吗?”

“我又不知道自己会被赶出来……”她冲了他一句后又低下头,“大不了我再去找房子吗。”

“用什么找?”

“所以我要先打工赚钱啊,等我有钱的时候再去租一个更便宜的地方……”

“那没有钱的时候呢?你打算住在什么地方?”

“嗯,也许会去车站先凑合几夜,反正我以前又不是没睡过那种地方……”

月清看到他好看的脸上逐渐变得恐怖起来,“我……我住车站又没说要住你家,你干嘛表现出这张嘴脸?喂……大不了吃你家水果的钱在我的工资里扣掉好了……”

冷子旭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大手一提,他将半蹲在地板上的池月清拎了起来,不理会她的叫声,他直接将她带到家中庞大的客厅内将她丢到柔软豪华的沙发上。

“你也不至于这样子吧,就算是我刚刚吃了你家里的东西大不了我赔钱给你就好了,使用暴力可不是君子的行为……”

被丢在软沙发内的月清张大了双眼警戒的迎向他的脸,“喂……你可不要乱来哦……”

“看样子我似乎捡回了一个大麻烦。”

冷子旭没理会她的碎碎念,只是揉着自己俊俏的下巴思量了几秒钟,“好吧,在你还没有找到房子前,就先住在这里吧!”

他像施了她多大恩惠般扬起下巴道出了这句话,这让正在讲话中的的月清惊讶得张大了喋喋不休的小嘴,她奇怪的歪着脑袋斜眼瞪向冷子旭。

“住在你家?”她不敢相信的询问道。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