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小说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

  • 作者:未燃花火
  • 分类:穿越
  • 来源:落尘文学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为夫摔倒了,要娘子抱着睡觉觉才能起来。
开始阅读
简介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图1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图2

《田园医妃:农女巧当家》主角是林轩久,作者是未燃花火。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穿越架空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国医圣手出车祸死后穿越成为了躺沟里等死的女娃,亲爹是个傻子,亲娘是个瞎子,奶奶还想把她卖了。林轩久表示生活不易。

精彩节选:

林强点头哈腰,连连应是,认错态度诚恳,至于心里究竟作何想法就不得而知了。

林老太替儿子委屈,气的肝疼,她们家何曾这般丢脸过,都是因为阿九那个贱货。

林轩久一直低垂着头,浑身微微颤抖,饶是如此依旧紧紧搂着赵氏,可怜至极。

这么模样周正的孝顺孩子,嫁给打死两个媳妇的瘸子真是可惜了。

朱有贵心里难受的紧,再敲打一番。

“林强,今儿你下个保证!今后不得再磋磨赵氏、阿九,不然就扭送你们去见官,说你们家谋害性命,咱们相邻乡亲的都能当证人!到时候别说你家林田前程毁了,你跟你娘还要被打板子坐大牢的”

一众乡邻也纷纷相应。

“是是,不敢了。”

林强被训得头都不敢抬,今日他面子里子算是都丢干净了!

林轩久恶意的猜测是不是林强怕脸上绷不住,给人看去的端倪,才不敢抬头。

赵氏还想说什么,林轩久凑到她耳边轻声道,“过犹不及,先这样吧。”

“嗯。”赵氏细声细气的应了。

既然赵氏、阿九不再追究,大伯阿奶也都认错,表面上这事就算揭过了。

朱有贵道,“行了,乡亲们都散了吧。”

村民陆陆续续散去,赵氏抓着林轩久,愁眉不展,担心阿九嫁给刘家瘸腿变态的事。

走在最后的朱有贵有心指点她,“赵氏,把你家二郎喊回来吧,他是阿九亲爹,阿九的事让他多跟兄弟老娘商量。”

别的到底不好再多说。

朱有贵的闺女帮林轩久把赵氏抬回了西屋。

“谢谢你。”

林轩久由衷感谢,朱有贵闺女叫朱兰,脸圆圆的,长得十分喜庆,一笑露出了整齐的白牙,“别客气,今后有事来找我。”

“好,朱兰姐姐今后别嫌我烦。”

送走朱兰,林家小院这场风波算是平息,林轩久回转,跟站在东屋门口的林老太对上视线。

没了外人,林老太便再没有保留眼底的憎恶,眼底的怨毒的几乎要冒出火来。

林轩久丝毫不惧的与之对视,还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林老太气的要死,又不敢当场发作,回身进了屋,把门摔的震天响。

林轩久笑容更深,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无比冰冷。

这样也好,留着老虔婆跟她黑心肺的大儿子,一点点折磨他们,才是给原身最好的报仇。

估摸着今夜大房那边应该没胆子再闹幺蛾子,林轩久没有回西屋,而是转脚出了院门,去她师父黎景家。

那里才是她记忆里熟悉的“家”!

原身在师父黎景家里生活了九年,师父故去后,这宅子以及里面的东西,统统都留给了她。

林轩久拿钥匙开了门,黎景行医,家里备着不少草药。

但是抓药时候,林轩久才发现少了几味重要的消炎草药。

这几种都是比较昂贵,且不是他们这块地方能生长的药材,必须得去县里医馆药铺里买。

可这个时辰,哪怕冒险走夜路去县里,药铺也不开张啊。

最后只得先选了几种消炎效果差的草药代替,煎好,趁热端回家。

赵氏对着黑漆漆的苦药只犹豫了片刻,便仰头一饮而尽。

林轩久给她清理了伤口,重新敷了外伤药,安顿她睡下。

刚要离开,赵氏抓了她的手,“阿九,你的头也要上药。”

林轩久心中微暖,“嗯,会的,我自己能行。”

她这个娘软弱归软弱,对她真不错,那会儿厨房闹起来,爬着出来也要维护她。

林轩久决定今后要好好护着这个娘,不让她再吃亏。

她烧了水,擦洗了一番,把自己收拾干净,这才去休息。

林轩久累的狠了,原以为能立即睡着,可辗转反侧大半宿,一直担心赵氏,时不时去看看她,临天明时候发现赵氏还是发烧了。

摸着她滚烫的额头,林轩久烦躁不已,外伤发烧,只怕是伤口感染,炎症刺激所致。

炎症可是会要命的啊!

林轩久攥紧拳头,她得要去买药!

去里正家麻烦朱兰有空照看一下赵氏,林轩久动身去县里。

她一文钱没拿,家里没有,大房不会出钱给赵氏看病,她也不想要。

她也不是空手去的,带了不少药材,都是以前原主跟着黎景进山时候采的,也是她亲手炮制的。

离清水村最近的是响水县,走官道得绕好大一圈路,没有车走那条路太过耗时。

通常村民去县里,走的都是另一条山道,路程能少一大半。

走在山路上,路过自己穿越来时的地方,林轩久眸光微凝,这里是原主的殒命之地,却也给了她新生。

初到这个世界,她也是恐慌的,可是先后遇到了两个良善的人,给了她归属感与活下去的勇气。

昨日救了她的那位贵人,不知是何人呢,若今后有缘再见到,她一定要好好感谢他,还有那日送她回村的小哥儿。

这么想着日子还有盼头。

到县里时,已经是晌午了。

她紧了紧背后的药篓,去了县里转了一圈,选了家人气很高的医馆进去。

这时候尚没有独立经营的药铺,医馆同时售药。

林轩久走进医馆,闹哄哄的,看诊的郎中前排了好长的队,她没去那边凑热闹,站在药材柜台跟前,打量着摆放的药材。

白芷、桔梗、太子参都是大阳山会产出的药材,品相还不错,仅比林轩久自己炮制的次上一线。

柜台后面的伙计问,“要买什么?”

语气冷淡。

林轩久自己穿成这样,也怨不得人瞧不起,并不动怒,“您这里收药材吗?”

“不收!我们益康医馆开的时间虽短,但向来注重品质,对收售的药材质量有严格的把控,只跟老牌的药材商合作,不会从散户手里购药。”

被伙计直接拒绝,林轩久非但不生气,倒是更喜欢这家铺子了,医者对药材负责,便是对病人负责,这铺子的医风很正。

“不若先看看药材再说。”她放下药篓,柔声道。

伙计皱起眉头,“你这人怎么这般?都说不收散户的药材了,你去别处问吧。”

“散户也有好药,就像一直合作的老牌药材商也有不好的。”

伙计不高兴了,“你什么意思?”

“我意思你们合作的药材商有问题。”

林轩久指着柜台上一把五指毛桃,因其煲汤味道类似椰子的香气,深受大家喜爱,是药铺常售的药材。

但是这一把有问题,长得跟五指毛桃很像,实际却是钩吻的根。

钩吻,俗称断肠草,剧毒。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