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小说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

  • 作者:叶欣
  • 分类:言情
  • 来源:网易云阅读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易舒的到来,她便一见倾心
开始阅读
简介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图1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图2

《农家悍妇放开那个男人》的作者是叶欣,主角是易舒穆金,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古代穿越小说,主要讲述了:穆金不是这个世界的,她是魂穿过来的,他秉承着既来之则安之的规则在这里生活了十八年都平安无事,直到易舒的到来,她便一见倾心。

精彩节选:

易舒的眼睛太过好看,笑起来仿若揽尽了星河,穆金有片刻的怔楞,反应过来脸颊泛红,急忙撇开眼,在心里骂自己一句:“没出息的东西!看个男人都能脸红。人机都跟自己说明白了,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自己还巴巴的凑上去做什么。”

“不能假装投诚,那你说待如何?”

易舒镇定自若,颇有大将风范的轻笑道:“且等等,人马上就来了。”

穆金转身,心里有些疑惑,抬眼望去,只见远处隐约看到一个人影晃动,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

那人气喘吁吁,站定,拱手道:“易将军,世子安好,只是世子夫人好像要被迫嫁给山寨二当家的了,柳梦春亲自主婚。”

穆金眉头紧皱,接着问道:“何春梅要嫁给山寨二当家的,你可当真?”

那人疑惑的看着穆金,吞吞吐吐道:“这位姑娘是?”

“穆金”易舒毫!不犹豫,说出的话斩钉截铁。

“原来是穆金,是小的唐突了!何春梅勾引柳梦春不行,反而遭了柳梦春的厌烦,被指给山寨的二当家了,这个二当家早年当过兵,上过战场,少了一只胳膊,无以为继,才上山当了土匪,人也不是很坏。”

穆金有些不好意思,易舒的介绍太过简短,倒不是说不好,只是“穆金”这短短两个字,谁知道这个穆金是何方人也,像别人介绍之前都是有一大串的定冠词,比如那“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孙悟空”,又比如那“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叫出去多响亮。

那人离去之后,气氛变得压抑,穆金抬眼悄悄看向易舒,小声道:“你介绍的也太简短了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武林高手呢!”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而已,如此,更方便你行事!”易舒仔细的研究着手中的地图,修长好看的手骨节分明,骨肉匀称。

“今夜,龙头寨的二当家与何春梅完婚,想必寨子中一定防备松懈,我让内应带上了足量的软筋散,到那时,我们看内应信号行事,必定事半功倍。”

穆金听得云里雾里,道:“那就都听你的吧,你让我打哪儿,我就打哪儿。动脑子我不太行,倒是有把子力气。”

易舒看着穆金浅笑,眼睛里温柔的能溢出水来,穆金觉得脸颊发烫,不动声色的移开眼睛,心里咕咚咕咚响,暗道:“这个易舒好生奇怪,一边让自己离他远些,一边又孔雀开屏,真是让人难以捉摸。”

暮色降临,龙头寨方向的天空上炸开一个漂亮的烟花,易舒右手一挥,黑夜中,一片银光开始移动。

龙头寨子上,处处都是醉倒在地的人,穆金一行人小心前进,绕过人群去寻花青,花青被关在寨子的后面,早已经醉倒不省人事。

易舒命人将花青抱起来,无奈道:“他倒是心大,身处狼窝依然能醉酒酣睡。”

不料,几人还未离去,忽然从天而至一木质笼子,将几人罩了个结实,山寨忽然灯火通明,从四面八方涌出无数手持火把的土匪,将他们团团围住。

从人群中走出一青衫青巾模样的书生公子,脸上带着轻笑,道:“易将军,别来无恙啊,京城一别,你我已经数年不见,如今你为官,我为贼,却不料你这个官入了贼窝,我这个贼倒成了笼外的看客。”

“柳公子满腹经纶,博通经史,高中是迟早的事,为何剑走偏锋,入山做了贼?”

“哼!说什么高中,都不过是骗人的假话,十年寒窗,我自负一方才子,不说状元,榜眼探花是信手拈来,可是呢?京中纨绔,不过动动嘴就将我的文章换了,看他人跨马游街,用着我的锦绣文章,你跟我谈高中。朝廷不仁,我早已经看透,倒不如做一个山大王逍遥自在。易兄,当年京中你我相谈甚欢,如今巧遇,何不留下与柳某作伴,你我二人逍遥渡世,岂不快哉!”

书生一口气说完,满含希冀的看着易舒。

“柳兄,承蒙厚爱,只是我身为朝廷命官,万不敢与贼为伍!”易舒神情淡漠,柳梦春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既然你如此不是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柳梦春大手一挥,无数支火箭齐刷刷的冲着他们,穆金大惊,大喝一声:“柳梦春!”

柳梦春一愣,手上便迟疑了片刻,穆金趁空,使出浑身的力气,奋力朝着笼子劈去,只见那木头笼子瞬间四分五裂,现场之人皆是震惊的看着穆金,传来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几人得救,易舒将穆金的手抬起来,放在掌中,轻声问道:“可痛?”

穆金瞬间抽回手,急促道:“不痛不痛,我们快走。”

两方人瞬间便缠斗在一起,穆金手起刀落,一个个人在自己面前倒下去,远处,柳梦春神情紧张,穆金秉承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不断的朝着柳梦春的方向而去。

柳梦春似乎是发现了穆金的企图,命人取箭,穆金被几人制住,行动受限,眼看那剪就要飞到自己身上,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挡在了自己的面前,箭头穿过易舒的肩膀停在穆金的眼前,鲜血不要命的流下来。

穆金大惊,忽然爆发出一身力气,将周围的人弹开,一把扛起易舒,看着柳梦春可恶的嘴脸,顺便将柳梦春也扛上了,三人离开战圈,向远处行去。

穆金以一人之力扛起两个大男人,在场之人又是一声长叹,手上的动作也迟疑了些。

龙头寨人迹罕至,穆金扛着两人走了好一会儿,体力不支,将两人放到一个山洞,易舒鲜血横流,脸色发白,像一个破败的布娃娃,随时都会倒下去。

穆金凶狠的看了一眼柳梦春,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还是一副读书人的做派,身上一片凌乱,依然坐的笔直,穆金抽出腰带,将柳梦春捆了个结实,书生气十足的柳梦春被捆成一个粽子,再不复之前高高在上的姿态,穆金才觉得心里好受些。

收拾完柳梦春,穆金转身去安置易舒,身后传来柳梦春的声音:“你这女子倒是有意思,虽然脑袋不怎么好使,这把子力气倒是不错的,你若愿意,我便娶你做龙头寨的当家夫人,与我一同掌管龙头寨,穿金戴银随你,吃香喝辣随你,无人管束,潇洒肆意,你觉得如何?”

安置好易舒,穆金将眼神再次转向柳梦春,道:“柳大王说的,小女子恐怕消受不起,不过你这会儿太吵了,若是打扰到易将军休息,我就用臭袜子将你的嘴巴堵上。”

“我出去找些草药,回来易将军若是有个好歹,我就将你的肉一片一片剁下来喂狗!”

穆金离去,柳梦春别有深意的看着易舒,淡淡道:“这便是易将军的红颜知己吗?倒是憨傻可爱,比那个口是心非的何春梅好上许多。”

“烛火之光,怎可与皓月争辉,阿金虽然看上去愚钝,却是一片赤子之心,比你我都好上许多,你十年寒窗为功名,我征战沙场为利禄,与阿金相比,多了一份市侩。”

片刻,穆金回来,抱着一堆红彤彤的小樱桃,煞是可爱,易舒看着穆金轻笑,道:“累了一晚上,你休息些。”

“哪有那么娇气,我扛着你们两个大男人不一样健步如飞,找几个樱桃算什么。”

穆金将洗好的樱桃送到易舒嘴边,易舒张开嘴,将樱桃含入口中,故意触碰了穆金递过来的手指,触感柔软,内心恨恨的震颤了一下,像有无数只小虫子顺着穆金的手指爬进自己的身体里,酥麻难奈,却十分享受。

穆金怔楞,易舒的唇也十分柔软,蜻蜓点水般在自己手指上啄了一下,她知道易舒不是故意的却还是忍不住意动。

“卿卿我我,不成体统!”柳梦春静静看着两人,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穆金内心的悸动瞬间被浇灭,好整以暇的看着柳梦春,道:“柳大王做了土匪还没忘记之乎者也呢,是不是想接着考状元那。”

柳梦春被气得满脸通红,无奈双手被绑着,使不上力气,只能不住的发出“你你……”这一个字,无限次重复

穆金转向易舒说道:“我只是一个平民百姓,死了也就死了,而你是大周的将军,身负国家重任,本不该为我挡这一剪。”

“说什么傻话,你既说了,我是将军,你是百姓,祛除外敌,保卫百姓,本就是我的天职,为护卫百姓而死,与战死沙场本就无甚区别。”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