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 >

万世吾尊

万世吾尊小说

万世吾尊

  • 作者:浮生若梦593465
  • 分类:玄幻
  • 来源:黑岩
  • 状态:未完结
  • 评语:万世浮沉,归来,吾亦为尊
开始阅读
简介
万世吾尊图1
万世吾尊图2

《万世吾尊》主角是方清雪林叶,作者是浮生若梦593465。是一本正在连载中的玄幻修真小说,本书主要讲述了:林叶知道自己信的道要自己来坚守,那些曾经受过的欺辱终有一天会成为他强大的动力。

精彩节选:

不久,整个广陵城因为姚家传出的一个消息,彻底沸腾了。

据说,姚家嫡系子弟姚云被一名凶徒打成重伤,至今生死未卜,姚家放出话来,要凶徒及其全家上门负荆请罪,扬言还要断那人双手双脚,废其气海,若是凶徒三日之内不亲自登门谢罪,那全家就等着一起承受姚家的怒火。

此言一出,立刻就引起轩然大波,不少明白内情的人在心底大骂姚家不要脸、以势欺人、行事太过霸道。

要知道,在如今这个以修行为主的天下,废一个修行者的气海,断其修行之路已经算是很严厉的惩罚了,更何况还要断人双手双脚,这无疑比让人去死还难受。

不过也有明眼人看出来,姚家没有直接出手灭杀此人,而是采取此举,很明显是想以此彰显姚家的威势,让人明白姚家之威,轻易不可冒犯!

此刻,在广陵城西区,一座雕栏玉砌、金光满堂的楼阁内,姚云脸上包着纱布,紧握着一个青年的手,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狠声说道:“大哥!你一定要帮我报仇,你看我的脸都被那家伙打肿了,头也疼死了!”

姚云看起来伤重,但很明显并没有传闻中那般“生死未卜”的样子。

“放心,我已经把风声放出去了,用不了三日,伤你的那小子定然会同他父母亲人一起前来谢罪,到时候要杀要剐,都随你的意!”

青年拍了拍身上的衣袍,淡然说道。

“谢谢大哥,还是大哥厉害!”

姚云奉承道。

“哼!林叶,到时候我已经会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知道惹了我的狭长会有多惨!”

姚云满脸坏意,心中恨意十足。

……

四方学院,四方阁。

此刻一群身穿先生服的男女正因为林叶的事情,彼此交谈着,但是看样子,大多数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这林叶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敢下这么重的手?”有人问道。

“是啊!打谁不好,居然打了姚家的嫡系子弟,这姚云的亲生哥哥姚飞乃是‘姚家五子’之一,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是开灵初期的修为了,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这林叶可是惹了个大麻烦啊!”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子说道。

“听说林叶只是一个破落的家族子弟,差不多是十年前从别的地方搬到广陵城来的。”

“那意思是没什么背景了?没什么背景居然还敢打姚云,现在的少年人还真是后生可畏啊!”一个长得精瘦的中年男人冷哼说道,面上看起来似乎有些愠色。

“关键是这个林叶只是凝气五层的修为,居然能打的姚云毫无还手之力,真是不可思议!”有年纪稍轻的先生感慨。

“我听一些学生说,这林叶当时应该是使用了某种邪术,这才打败了姚云。”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大家就不要道听途说了,方先生乃是林叶班上的导师,想来对此事肯定更为了解,不如听听方先生怎么说?”一直端坐在首位闭目养神的老者忽然睁开眼睛,淡淡说道。

这话顿时让所有人都闭了口,把目光聚集到了方清雪的身上。

一旁的方清雪微微颔首,随后缓声说道:“此事的确是我的学生林叶的不对,不过这件事情的起因乃是姚云出口不逊,辱骂林叶父母,林叶气不过这才出手,属于事出有因,至于邪法一事,则是无稽之谈,林叶一直在我的监督下学习法术,他体内的灵力虽然不够精纯,但是绝对没有一丝邪气的存在!”

“那林叶无声无息伤及姚云和好几个学生的事情怎么说?就凭他凝气五层的修为应该还办不到吧?”

先前那精瘦男子不服地反驳。

方清雪轻蔑说道:“那是我私下交给他的一门秘术,用来辅修神魂的,陈阳,你作为高级导师,不会连这区区的神识攻击都看不出来吧?”

精瘦男子陈阳面色一滞,他确实没朝这方面想,此刻被方清雪质问,顿时有些尴尬,他放不下面子,唯有强撑说道:“我陈某如何看不出?只是此事疑点重重,你这样说纯粹是为了那林叶开脱!我可是听说你和那林叶关系密切,说不定……”

方清雪冷声截口道:“陈阳,注意你的言行!”

陈阳刚想开口,先前那坐在首位的老者抬手打断,说道:“好了,不要再争了,此事还是等苏院长回来再说吧!”

“那姚家要是问起来,我们该怎么交代?”旁边那年纪稍轻的青年面色犹豫。

“为什么要给姚家交代?”

老者面色严肃,原本浑浊的眼中此刻迸发出摄人的光芒,在场之人瞬间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尤其当老者的目光移到精瘦男子陈阳身上的时候,他额头上顿时冒起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我们四方学院乃是整个燕国的四方学院,不是他广陵姚家的学院,此事不过是学生之间的争斗罢了,方先生,林叶是你的学生,到时候姚家若是问起来,就由你出面处理吧。”

“是,许老!”

方清雪回道。

……

与此同时,在广陵城最中心,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院子里。

院中石桌旁,有两个人在对弈,其中一个模样威严的中年男子在棋盘上落了一子后,不经意地说道:“不知苏院长有没有关注城内传的沸沸扬扬那件事情?本府可听说这事情可是在四方学院里面发生的。”

对面的老者淡然说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老夫已经了解过了,的确是那名叫林叶的少年出手在先。”

中年男子说道:“哦?可本府却是听说,是那姚云口出秽言,侮辱那少年的母亲,那少年这才出手伤他的。”

老者沉声说道:“没想到一向日理万机的府君大人居然还关心这些鸡毛蒜皮、打架斗殴的小事,可真是让人诧异呢!”

府君笑道:“只是今天听言儿说起此事,问了几句罢了,苏院长不必挂怀。”

苏院长面色一缓,说道:“老夫倒是忘了令公子也是在我四方书院学习,不过令公子倒是天资惊人,十五岁便已凝气大圆满,相信一年之内定可成功开灵,可喜可贺啊!”

府君摇头笑着说道:“苏院长谬赞了,言儿在这广陵城的确算得上天才,但要拿到整个燕国来比,也只能算勉强还不错罢了。不过今天本府找你来,是想问一下,关于发生在四方书院的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苏院长抬了下眼皮,说道:“姚云虽有错,但那少年却是出手伤人,此事有目共睹,多说无益。”

府君说道:“难道苏院长不怕此举会寒了所有寒门弟子的心?”

府君说完,盯着苏院长,试图从他眼中读出某种情绪。

苏院长叹气道:“大势所趋,老夫也无能为力,要怪,只能怪这世道不公罢了!”

府君说道:“若是给苏院长一个机会,不知苏院长可愿意把握?”

苏院长眼中透出不易察觉的光芒,缓声说道:“哦?老夫愿闻其详。”

府君指了指天上,小声说道:“本府暂时还不能和苏院长透露太多,唯一可以透露的是,上面的人已经开始对楚家不满了!”

苏院长心中一动,垂下眼睑,低声说道:“那老夫就静观其变吧!”

虽然苏院长没有正面回答,但是府君脸上仍旧泛起了笑意,似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右手抬起,在棋盘某处落下一子,随后说道:“苏院长,该你了。”

方院长一看棋盘,无奈摇头:“果然还是府君大人棋高一招,是老夫输了……”

……

林叶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居然躺在家里,床边坐着一个模样憨厚老实的中年男子,正是他的父亲林枫。

林枫不停叹着气,看着林叶的眼神中却满是担忧,并没有林叶想象中的愤怒和埋怨。

看到林叶醒来,林枫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变,所有的担忧蓦然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他面无表情地问道:“你醒了?”

林叶赶忙爬起来,胸口却传来一阵剧痛,他惨叫一声,捂着胸口低头点点头,然后嗫嚅道:“爹,对不起,我……”

林枫抬手打断道:“不必多说了,我从方先生那里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了。”

林叶委屈说道:“他们非要说我有娘生没娘教,我实在忍不住了才出手打他们的!”

林枫眼中泛起一丝惆怅,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叹气了一声,说道:“我知道,男儿在世,忍让是一种品性,但是如果事关尊严和荣辱,奋起反抗也并非是错的。”

林叶没想到一向教导他与人要和善相处的父亲,这次居然没有怪他做错事,他仿佛重新认识了自己的父亲,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那爹……你的意思是……我没做错?!”

林枫乐了,摸着林叶的脑袋,笑着说道:“此事是因他人口出侮言而起,你确实没错,就是出手太重了点……”

“对不起爹,我当时只是感觉很愤怒,胸口里有一团气想要发泄出去,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林叶现在想起来有些自责。

林枫摇了摇头说道:“这不怪你……”

林叶想到那些顽固子弟说的话,试探问道:“爹,你一直不愿意和我谈我娘的事情,那我只想问一句,我娘亲还在不在世?她到底是不是别人说的窑……”

林枫正色道:“叶儿!别人怎么侮辱你娘,我管不了,但是你不能!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你娘是个好女人,而是她现在还活着!”

“那娘为什么不要我!?”

林叶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他不停擦着眼睛,想要止住泪水,因为父亲叶枫曾告诫过他——哭是弱者的行为!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直不争气地往下掉。

扫一扫

手机看初见文学

初见文学

微信公众号